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元婴修士转生后的日常》

  • 作者:圆圈圈圈啊
  • 主角:牛牛,白勤
  • 推荐:243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19-12-31 20:04:54

《元婴修士转生后的日常》 内容简介

《元婴修士转生后的日常》为圆圈圈圈啊笔下,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主要章节节选:那老者手里拿着一个破碗,端了一碗水,见牛牛坐在那里,脸色惨白的样子,便将水递了过来。“小伙子,你家是哪儿的?家里可还有别人吗?”看来他没有看穿牛牛的身份,牛牛那警惕的神识稍微松了一些。但也不接那碗水,

《元婴修士转生后的日常》 章节试读

那老者手里拿着一个破碗,端了一碗水,见牛牛坐在那里,脸色惨白的样子,便将水递了过来。

“小伙子,你家是哪儿的?家里可还有别人吗?”

看来他没有看穿牛牛的身份,牛牛那警惕的神识稍微松了一些。

但也不接那碗水,只回答:“家里还有人,都饿坏了,所以我出来寻寻看,有没有什么能吃的。”牛牛顺着老者误会的方向说,并不解释。

那老者显然听了后更加同情牛牛了的样子,再次把那碗水往牛牛手里递:“老头子我也没有什么别的可以帮你的,想来现在要喝点干净水也不容易,我也只有一些水了,你先喝一些,好歹骗骗肚子。”

牛牛见他一直递,不喝反而露出破绽来,所以神识飞快一扫,发现那碗居然显露一丝灵宝的气息,灵宝可是比法宝更高一层的,等闲修士可炼不出来,起码现在的牛牛炼不出。没有金丹的丹火,别说灵宝,就是法宝也难炼制。

牛牛不由惊诧,但面上不显。先悄悄封住自己的食道周边的穴位,以免水中有什么猫腻,而后谢过那老头儿,将水喝下了。

这水一入口,牛牛便察觉一股精纯的灵力。这么哪里是什么水,分明与灵泉差不多!但味道却是水的味道,牛牛又看了一眼那破碗,心中了然。

那老者见牛牛喝了水,不由乐呵呵的,又交代牛牛晚上在外行走要多加小心后,便走了。

牛牛有些懵,感情这老头是个好人啊!拿灵宝盛水给凡人喝,大约是想让凡人能补些元气生机,好歹多撑几天吧?

可这样一个一个喝过去,能救几个人?

牛牛心知这个老者应该也是个修士,只不过其敛息之法高明或者身上有别的乾元眼看不破的灵宝,牛牛并未看出他身上灵力的波动。

出于对着这老头儿的好奇,牛牛于是快步追上那老头快要走远的背影。

那老头感觉有人便停了下来,见是牛牛追了,便问:“咋了?看你这脸色不好,走这么急有啥事儿吗?”

牛牛被这么一关心,反而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试探这样一个看着慈祥温厚的老人了。但闭了闭眼,想想从前十苍大陆各种狡诈的人,立马就假作喘气,追得辛苦的样子说:“没、没什么事,就是老人家的水好喝,我还有一个妹妹,两个兄弟,都还饿着,想向老人家再讨点水回去。现下到处都没有水了,连水井都是冻子,要化点雪水连柴火都没有干的,实在是……呜呜呜……”

大约是从小就练习着骗周围的人,牛牛自觉这演技也是炉火纯青了。比方说现下,这眼泪就说来就来,哭得很真实啊!

牛牛心里得意,看着却泪流满面的。

那老者不知牛牛是骗他的,被牛牛这一番可怜模样震惊得,只觉得这孩子实在造了孽,心中一软,二话不说从身后一模,摸出一只葫芦来,递给牛牛说:“这葫芦里都是干净水,你只管带回去给家里的姊妹喝,老头子我也没有别的好东西了,唉……”

牛牛一接过那葫芦,就发现那葫芦也是个法器,虽没有自己的七彩斑萝灵葫好,但对于这个资源稀缺的世界来说,这法器也实在难得了。

一时间,牛牛有些不知道该不该接这贵重的葫芦,看那老头儿似乎也有些不舍得,最后犹豫一下,还是接下了。问:“那老人家,我这葫芦明日要还给你吗?”

老头儿可能没想到给出去的东西还能还回来,立马眼神都亮了起来,但又想到了什么似的,说:“不了不了,明日我也不知身在何处了,只怕你找不到我了。”

说完就要走。

牛牛觉得这老头哪哪儿都不对,哪里能让他轻易走了?又跟了上去,说:“可是老人家,我娘教我无功不受禄,你这葫芦明显是个宝贝,若是不还你,我就不敢要了。”

话音刚落,老头忽然一顿,转过来看向牛牛,眼神也犀利起来,全然不见刚才的慈祥,“你知道这是个宝贝?你是那边的人?”

这话牛牛觉得很有些内容啊,那边的人?

他们还有几个阵营不成?

牛牛继续天真的说:“什么?老人家你在说什么啊?葫芦要还吗?我们家可没有这么好的东西,这样好的宝贝您真的不要了吗?”

那老人听了牛牛这个话,似乎失望又似乎松了一口气,长长了叹息了一下,缓缓转过身去,说:“孩子,我们也算有缘,不用还了,这个也不算什么了不得的宝贝。但对于你们家肯定够珍贵了。若你珍之重之,好好保存它,也是这葫芦的一种福分了。”

说完之后,那老者似乎下定什么决心似的,突然又问:“孩子,老头儿我有些本领,可一辈子也没寻到一个合适的传人,这是我一辈子的心得,交给你,若是遇到看得懂的,你就替我转交了,让那人拜我为师就是了。行不?”

随后又从身后摸出了一本似乎是牛皮般外壳的册子。

牛牛一摸,便知道这册子是功法心得一类的东西,皮子也是赤极炎虎与广角斑牛的皮子炼制的,可见这册子里记载的起码是玄阶中品的功法了。

牛牛假装好奇打开那功法一看,确实是玄阶功法,但心得体会却只记载到练气期。

功法既然是货真价实的,不过,一个修士,居然会将心得功法一类交给一个一面之缘的凡人?

只怕有事。

看那老者也是一脸颓丧,可颓丧中似乎还有些坚决。

牛牛就觉得自己不想再偏他了。

当即消了幻影诀,露出真容来。

那老者惊了半晌,发现牛牛是筑基后期的修为,立马准备下跪行礼。嘴里直呼:“难怪天机子说我的机缘在今夜,小人白勤见过仙长。不知仙长如何称呼。”

牛牛见他要行礼,便用灵力托住了他,回到:“我如今不过筑基修为,担不起仙长二字,我姓张,你我互称一声道友即可。”

白勤连连作揖,说:“小人不敢放肆,之前小人不识仙长精妙法术,未看出仙长真身,多有得罪,还望仙长见谅。”

牛牛自然不会怪一个心地醇厚善良的人,便说不怪你。

可牛牛之前并没有看出这老者身上有灵力波动,不由好奇,便问:“我并未察觉你身上有灵力波动,可是用什么法宝遮盖了?”

白勤听了这个问题,瞬间老脸苦哒哒的皱起,说:“仙长不知,小人、小人的丹田被人损毁了,曾经也是练气大圆满的修为,丹田被毁,一切都毁于一旦了。唉!”

牛牛这下明白了,见他还叫自己仙长,态度又这样卑微,听着就很是别扭。又诚恳的和他说:“你不用再叫我仙长了,我现下与凡人生活在一起,你只管叫我名字就是了,不然私下叫一声道友也可行。也不用自称小人,我这里没有这些个规矩,你只管和之前一样说话就是了。”

白勤见牛牛是真心不喜欢这些个礼数,便也改了口,只态度还是谦卑得很。牛牛看他实在改不了,也就算了。

因牛牛从前也没了解过这个世界的修士,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白勤,自然就想了解了解。

“你如今几岁了?这里还有别的修士吗?”

白勤听牛牛发问,先是躬身行礼,才回答到:“回道友的话,我如今一百四十有三了,据我所知,大庆国只我白家一家世代相传修炼之法,有仙缘,可修炼仙法,其他人倒是没听说过。不过按家族典籍记载,北边儿羽俊国应该还有一个世代相传的海家才是,只可惜现在海家没落,已经许久没有出现有仙缘的好苗子了。”

牛牛记得,自己曾在柳家见过一个魔修的魂魄,还被封印着,只是不知那位是本来救有的魔修还是后来堕落成魔的正道同门呢?

想了想,牛牛又问:“那这世上可有魔修吗?或者魔族?”

白勤显然没听过这些,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牛牛,好像没有回答出牛牛的问题犯了什么错一样的,惶恐又无措的就站在那里。

牛牛见他这样,心中叹息,转了个话题,说:“你们说的仙缘,是不是灵根?”

这个问题白勤知道,立马回答:“是的是的,我曾在家传典籍上看过,书上写的便是灵根。但现下我们都称之为仙缘了,至于为何,我也不知道……”

说完害怕牛牛怪罪似的,立马补充:“改天我回家去,立马就去查阅一番,一定给您答复。”

牛牛见这样的白勤,觉得好累。

他也太小心翼翼加卑微恭谨了。

唉!

牛牛摆摆手:“不用了,我随意问问,你不必紧张。”

似乎想到什么,又问:“你说你的家族姓白,大庆国也只有你家族的人才修炼,可大庆君主似乎姓李?你们还受他们辖制吗?”

白勤还是很恭谨,并且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解答到:“我白家世代修炼,只为维护李家的江山。这是我白家的祖训。我白家向来不露人前,也不参与政事,只管保护真龙天子,保护万民之主,其他就一概不知了。”

牛牛听了点点头,突然又想起白勤之前说是有什么天机子说他有机缘,他才来这里的。那个天机子显然就是擅长占卜推演了?岂不和自己同行?那可得好好找他聊聊,万一有什么新奇的道法或心得,令自己悟了呢?

于是又问:“你之前说的天机子是谁?你很信任他吗?”

“天机子算是我的师兄,也是我堂弟。不过他天赋极佳,比我可好多了,他是我白家第五十八代天机子。他说的话向来可信,为人也最公正不过,从来不存私心。”

“哦~你来这里等我,有什么事情?”

白勤见终于问到正题上,立马郑重的跪下了,行了三跪九叩的大礼,连牛牛的灵力都没托住他。

牛牛看他这样郑重,反而有些后悔问这话了。

那白勤拜完,恭敬的答道:“不瞒您,天机子说我的丹田还有救,只这份机缘可遇而不可求。如今遇见您了,可见天不绝我,请您救我!”

完了又邦邦磕了三个头。

磕得牛牛都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练气期的修士,修补丹田,只要又足够多的灵气补充,牛牛确实可以做到。

于是想了一下,也就同意了。

主要这白勤身上没有什么罪孽,乾元眼这么扫来扫去,也没看出他身上有什么怨气魔气之类,看他之前本来只是来等机缘,但见自己可怜,竟将自己的法宝都舍出去了,可见也是个仁善的。

要是他是个有坏心的,牛牛管他去死?最好快些死。

于是牛牛也不拿调子,直接就同意白勤的请求了,不过告诉他,修补丹田可以,灵石要自己备,灵植药材都自己备来,他出药方,帮助治疗,但材料不管。

而且自己也不白做工,治好了他,他得在自己南行一路当保镖,当然管饭,有修炼上的问题可以来问。

白勤听了哪里有不答应的,立马涕泪纵横,又连磕了几个头。

随后,牛牛就与白勤简要说了一番自己现下的处境和情况,还有有哪些身边朋友之类,让他不要再这样小心翼翼了,交代他和自己的朋友好好相处之类。

边说边走,两人很快就回到了小宅。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