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谋明天下》

  • 作者:风中的失落
  • 主角:寒鸣寺,老衲
  • 推荐:841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1-04 12:10:13

《谋明天下》 内容简介

《谋明天下》是风中的失落所编写的一本历史故事,主线精彩,文笔点石成金,值得品味。《谋明天下》书中主要讲述 江西赣州,安远县,南郊,寒鸣寺。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粗布衣服,头发略微的凌乱,坐在空地的石墩上,双目呆滞,喃喃自语,面无表情。几个匆匆走来、面带菜色的僧人,看着面容呆滞、喃喃自语的少

《谋明天下》 章节试读

江西赣州,安远县,南郊,寒鸣寺。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粗布衣服,头发略微的凌乱,坐在空地的石墩上,双目呆滞,喃喃自语,面无表情。

几个匆匆走来、面带菜色的僧人,看着面容呆滞、喃喃自语的少年,欲言又止,他们仔细观察少年片刻,摇摇头放慢脚步,转身轻轻走开。

三个月之前,这个少年进入寒鸣寺带发修行,举止就有些怪异,不是特别正常,时常有疯癫之举,就在诸多僧人已经适应、习以为常的时候,三日之前,少年突然跳进寺院后方的池塘之中,待到僧人努力将其打捞上来的时候,已经是气息全无。

寺院的僧人准备为少年超度,将其魂魄送去极乐世界,少年突然又醒过来了,手舞足蹈,状若疯狂,说着一些大家听不懂的话语。

这让念惯了佛经的僧人惊慌失措,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形,嚷嚷着要将少年撵出寺院,押送到官府去处置,要不是住持的维护,少年怕是被当做妖孽乱棍打死了。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少年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喃喃自语,不与其他的任何人说话,也不用正眼看其他任何人。

少年的房间里面,桌椅全部被砸碎,碎纸满地都是,已经是惨不忍睹。

这让寒鸣寺诸位僧人认为,少年妖孽附身、完全魔障,无可救药了。

“刘宁,救你我无悔,因此殒命也是我的选择,可我为什么穿越了,穿越到崇祯元年,人命如草芥的乱世,天大的讽刺和笑话。”

“不错,我是为大明王朝惋惜和悲哀,可我清楚大明王朝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就算是没有满清的崛起,这个王朝也即将寿终正寝,被其他的朝代所取代。”

“改变历史,那是网络小说才能够完成的事业,我怎么可能做到。”

“我和你争辩,也就是逞一时的嘴快,我压根没有想到过穿越,更没有想到改变历史。”

“我写过几本关于明末的网络小说,但那都是我想象的,其中还有一本太监了,后来我也认真看了这几本穿越明末的网络小说,越看越觉得幼稚,太多想当然的情节,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正准备重新开始认认真真的写一本明末的穿越小说,了却心愿,不辜负读者大大的期望,谁知道穿越了。”

“老天,你别玩我了,我真的不想穿越到明末。”

。。。

一个眉清目秀的小沙弥,蹑手蹑脚走过来,盯着少年看了好一会,终于小心开口了。

“施主,住持请您去一趟。。。”

少年扭头,看见脸上带着害怕和不懈神情的小沙弥,露出了苦笑的神情。

“我知道了,这就去住持那里。”

少年站起身来,准备跟随小沙弥一同前往住持房间,小沙弥却如同兔子一般开溜,转眼就看不见踪影了。

少年的脸上,再次露出苦笑的神情。

“我被寺里的僧人当做妖孽了,就连小沙弥都怕我,不知道在寺院里做了多少癫狂之事,也罢,既来之则安之,走一步看一步吧。”

寒鸣寺很小,整个寺院只有八个僧人,寺院拥有官府划拨的十来亩薄田,平日里僧人除了念经祈福,还要种田维持生计,这些年光景不好,田地里几乎没有什么收获,寒鸣寺的僧人只能依靠香客的布施勉强维持生计。

安远县本就是下等县,全县人口不足两万,香客数量很少,布施也不多,这让寒鸣寺的僧人更加的难以维持。

住持的房间在寒鸣寺的后院,单独的一间屋子。

少年进入住持的房间,还没有来得及行礼问候,住持就开口了。

“阿弥陀佛,三个月时间过去,施主应该放下了。。。”

少年看着须发皆白的住持,楞了一下。

“住持,我很好啊,也就是这几天有些烦闷,发泄了一下,现在完全好了。”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施主在寒鸣寺带发修行已经满三月,老衲以为,施主还是没有放下。”

少年的神情显得肃穆了一些,双手合十,略微思索,对着住持恭恭敬敬开口了。

“住持,我已经放下,迷时师度,悟时自度,住持三个月来的度化,已经让我顿悟。”

住持略微的睁大眼睛,看了看眼前态度恭敬的少年,轻轻摇头。

“也罢,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老衲穷尽办法,也无法化解施主心中孽怨,看来寒鸣寺太小,无法为施主超度,施主收拾一下,明日就回家去吧。”

“这个,住持让我回家去吗。”

住持看着少年,微微的点头。

少年的神色更加的肃穆,甚至带有一丝的沉重。

“住持不相信我已经顿悟,我也没有办法,三日之前,我还一直认为,前世若不相欠,今生又怎会相见,既然有缘,为何相杀,故而我的孽怨并非凭空而生,乃是老天对我的惩罚,这种执着让我陷入困顿之中无法自拔,三日前失足坠入池塘,也就在那一刻,我突然明悟,感觉到了佛光普照,明白了住持的告诫,佛祖云: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住持眯着的眼睛突然睁开,看着少年。

“阿弥陀佛,施主造化,得到佛祖的照拂,果然有明悟,佛祖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施主可有向佛之心了。”

少年微微点头。

“住持,我既已经明悟,佛就在心中。”

“施主年少,老衲以为,遁入空门,与世无争,自此脱离苦海,一心向佛,方可完全放下心中孽怨,得到重生。”

少年微微摇头。

“住持,佛祖告诫我,空门就是红尘,红尘就是空门,佛道就在吃饭穿衣、声色犬马之间,所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才是向佛的最高之道。”

住持慢慢站起身,看着眼前的少年,眼神里面迸射一丝的光芒。

“既然施主已然明悟,老衲有几个问题,还请施主好生回答,可否。”

少年点点头,看着住持。

“何为佛道。”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春来花自清,秋至叶飘零,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自然。”

“何为向佛。”

“此身已在含元殿,更像何处问长安。”

“何为顿悟。”

“见性成佛,不可说。”

“何为修行。”

“红尘中修行,普度众生,方显我佛慈悲。”

住持双手合十。

“我佛慈悲,施主骨骼清奇,遭遇我佛点化,老衲本想将一身衣钵传于你,光大佛门,奈何奈何,可惜可惜,你虽已经放下心中孽怨,俗事未必能了,老衲留不住你,寒鸣寺留不住你,红尘才是你的去处,自此以后,老衲只希望你能够真心向佛。”

“住持教诲,我记住了,佛云:若人知必行,普造诸世间,是人则见佛,了佛真实性,心不住于身,身亦不住心,而能作佛事,自在未曾有。请住持放心,不管是身在佛门,还是红尘中,我都会一心向善。。。”

。。。

回到房间,少年擦去了额头上细密的汗滴,看着手中住持的信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如果没有住持的这份信函,少年就算是回到家中,也会被乱棍打出,甚至可能被当做妖孽,遭遇家法处置,可少年没有选择,留在寒鸣寺是不可能的,出家为僧更是不可能,目前来说,唯一的安身立命之所,还是回家。

凭借着对佛理的些许了解,少年经过了住持的考校,这不过是侥幸,也许是因为一个十多岁的少年,能够张嘴说出大段的佛语经典,让住持感觉到了吃惊。

看着房间内凌乱的情形,少年止不住苦笑着摇头,他清楚记得,三天之前,醒来的他,被另外的一份记忆主宰大脑,那份绝望的心情让他忍不住疯狂,砸碎了房间的桌椅,撕碎了桌上的书本。

一直到现在,手臂还在隐隐的作痛。

谁不知道,明朝末年,大明王朝僵化腐朽,满清强势崛起,农民起义风起云涌,让人命变成了草芥,极端的小冰期灾害气候,让寻常百姓几乎找不到活路。

越是熟悉、越是了解,就越是感觉到害怕和艰难。

将住持的信函小心的放置在胸前,少年开始收拾房内的物品,此刻他的思绪非常的清晰,什么大富大贵、什么改变历史,那都是扯淡,现如今最为关键的还是回到家中,化解可能遭遇到的麻烦,好好的活下去。

崇祯元年二月初一,一个少年、一个小沙弥,背着包裹离开寒鸣寺。

少年和小沙弥离开之后,住持在寒鸣寺经书上面专门记载:

天启七年十月初一,安远县新龙乡新龙里十四岁生员吴宗睿,困于内心孽怨,无法自拔,于寒鸣寺带发修行,崇祯元年正月二十六日,吴宗睿失足落水,气息全无,恰逢此时,天降瑞祥,附于吴宗睿之身,崇祯元年二月初一,吴宗睿感受我佛教化,顿悟,离开寒鸣寺,回归家中,老衲觉远敬禀我佛,此子不凡,得上天照应,必定搅起一番风云,但愿我佛慈悲,化解一切冤孽。

三日后,寒鸣寺住持觉远大师于寺中坐化。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谋明天下》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