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明末不求生》

  • 作者:宇文郡主
  • 主角:李来亨,方以仁
  • 推荐:679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1-06 17:09:57

《明末不求生》 内容简介

《明末不求生》由网络作家宇文郡主所著,终于迎来了新颖的大结局,李来亨,方以仁这两位主人翁会有怎样的剧情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内容都将在这章震古烁今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哈啾!”南阳府城附近,伏牛山南麓的白土岗寨里,今日是阳光明媚,气候温和。可不知道为什么,李来亨却突然打了好大一口喷嚏,让郝摇旗嬉笑道:“这是有什么人,在背后讲管队你的坏话吧!”“谁让你说话的,这样多

《明末不求生》 章节试读

“哈啾!”

南阳府城附近,伏牛山南麓的白土岗寨里,今日是阳光明媚,气候温和。可不知道为什么,李来亨却突然打了好大一口喷嚏,让郝摇旗嬉笑道:“这是有什么人,在背后讲管队你的坏话吧!”

“谁让你说话的,这样多嘴,快去好好操练小虎队的兄弟们。”

李来亨训斥了郝摇旗一句后,便看向寨中,一家土豪头子的宅前,高高飘扬着面虎头大旗,那是小虎队的标志。

白土岗的寨内和寨外,到处都是小虎队的将士们驻扎。方圆数里内,有多达数百名步兵战士和近百名骑兵战士,正在加紧操练。往往隔着丘陵,就可以听到有正在操练的人声和马蹄声,较近处还可以听见兵器的碰击声。

而白土岗的寨门外或寨中的大街上,有人从南阳府各处川流不息地前来投军,前来诉冤,又从城里和四乡来了很多小商小贩,像赶会一般热闹。

自从崇祯十三年年初的暮冬里,闯军在杨嗣昌的压力下,被迫离开夷陵以后。他们就昼伏夜出,由鄂西先到商洛山区潜伏踪迹,再抓准杨嗣昌调秦兵南下的空当,经过陕西省的平利、洵阳、商州,迅速突入到河南的淅川、内乡一带。

从此彻底摆脱了杨嗣昌围剿的重压,得以进入到遍地干柴烈火的中州大地,纵横驰骋于熊耳山和伏牛山山区,收服了这里的大批土寇山寨,实力得到了迅猛壮大。

李自成考虑到豫西一带山寨众多,便决定分兵行动,令田见秀和袁宗第带兵向北,往方城一带攻打山寨、收编饥民;令刘芳亮在邓州一带活动,连续攻破了邓州境内的九重堰、文渠等处;又令李过和刘体纯到南阳府城附近发展,一只虎和二只虎现在刚刚攻破镇平,李来亨则留在了南召县一带平定山寨。

除了小虎队的战兵以外,老营的人马也大多和李来亨一起留在了熊耳山和伏牛山山区之中。包括做军帐、号衣、盔甲、弓箭和各种兵器的工匠,也包括李来亨命令方以仁培训出来的一批火药、火铳匠人——当然,为了让方以仁能够服服帖帖听话办事,自然又免不了要让郝摇旗拿夹棍将他恐吓一番了。

李来亨负责的任务虽然是留守山区老营,但他并没有一动不动。相反,李来亨利用了熊耳山和伏牛山中聚集了大量土寇和豪强,分为相互攻战不休的几十个山寨这一有力形势。以纵横卑阖的手腕,拉一寨、打一寨,分化拉拢、无所不用其极,很快就在山区中打开了局面。

小虎队先将伏牛山山区的土寨平定,然后将富裕山寨中缴获的粮食发给饥民,收拢饥民到山间谷地耕种,很快便成了气候,实力越发强大起来。不仅小虎队被伏牛山中的土寇豪强们称为“伏牛山三十六寨之首小虎寨”,李来亨更因为仿佛读过许多书“满腹经纶”的样子,被寨民呼为“李公子”。

等到山区中的“李公子”传说再经饥民之口,传到南阳府后,就更加荒腔走板了。南阳府的士民们不相信一个陕北的民夫,能够有“李公子”这般的韬略和才干,便为李来亨创造了一整套“人设”。给他安排了一个尚书老爹、一个秀才弟弟、一个侠女红娘子老婆,甚至连他的名字都被改造为李岩,本名来亨反而成了表字。

李来亨自己久居深山之中,成日盘算着如何勾结某家山寨,去阴另外一家山寨,要不然就是在考虑饥民开阔山谷田地的问题。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河南士民从头到脚安排得妥妥当当,不仅被安排了全套“人设”,送了老婆弟弟,还被安排了一个司马亲爹(李精白官至兵部尚书,明朝时多尊称为大司马)。

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纳闷道:“是不是天气要转冷了?这一年来我日日受刘师傅的操练,一天都不敢松懈打熬筋骨,怎么还会这样弱不禁风呢?”

这会儿将士们都在严格操练兵马刀枪之中,闯军在伏牛山和熊耳山山区稳定下来之后,便加紧了对士卒们军阵队列的训练。李来亨还提议,每过一段时间,各标、各队之间要进行军阵大比武,比赛队列、骑射、步战、行军等等项目,胜者则该队该标,全都可以多吃一顿晚饭,人人与有荣焉。

郝摇旗走回队列中操练士卒后,张皮绠又跟了过来。距离夷陵之战已经过去了大半年了,张皮绠这个半大小子到河南以后,吃得比之前蜗居郧西山区不知好了多少倍,连带着他的个头也一天赛过一天,现在都已经长到李来亨眼睑的位置了。

张皮绠手里提着一袋破了洞的米麦,满脸哭丧,极是无奈地对李来亨说道:“管队,咱们小虎寨的粮仓又遭了鼠灾啦!”

小虎队驻扎的山寨,本来是南召县中一位豪强乡绅建立起来的。这位豪强乡绅的父亲是已经退休致仕的举人,他仗着父荫,在县中巧取豪夺、为非作歹,串通白土岗的土寇劫掠行商。后来干脆便搬出县城去,举家到白土岗建了一座山寨,雄霸一方,成为了南召县最大的一条地头蛇。

当时李来亨刚刚率领小虎队到伏牛山南麓活动,他决心用民愤最大的白土岗寨开刀,打开自己在伏牛山众多山寨里纵横卑阖的局面。他让庆叔带一队士兵伪装成从陕西过来的行商,引诱白土岗寨的兵马出寨劫掠。趁机将其歼灭以后,自己便亲领精兵,扮成为土寇运送缴获财物的民夫,混入寨内,里应外合,一举消灭了这条地头蛇。

攻破白土岗寨以后,小虎队立刻便在伏牛山山区声名鹊起。在这片山区中有好几十家山寨据地自雄,虽然人们经常将之统称为“伏牛山三十六寨”,但这其实就像“熊耳山四十八寨”、“蕲黄四十八寨”一样,并非实数,而只是虚指。

但这也足以说明伏牛山中山寨数量之多了,小虎队占据白土岗寨后,由于李来亨打着的虎头大旗,寨民们便称这座山寨为小虎寨。郝摇旗、张皮绠这些小虎队的战士们,自己也觉得小虎寨比白土岗寨好听很多,因此也喜欢这样自称。

李来亨看着张皮绠手上那条破了洞的袋子,大感头疼,揉着眉心问道:“如今咱们的粮食越来越多,却又来了一桩新烦恼。这每日都有老鼠偷吃走大批大批的米麦,实在叫人心疼,你们便都没有一点办法吗!”

张皮绠挠挠自己的后脑勺,呆呆地回答道:“这、这……对了!方军师在粮仓上贴了一张符纸,说不定有驱赶老鼠、消灭鼠患的神力!”

“什么方军师,方以仁那厮就是一个在咱们小虎队吃闲饭的人,你们瞎叫什么军师。”李来亨用力拍了张皮绠肩膀一下,说一边推着他往前走一边说道,“走,带我去看看方以仁贴的符纸是什么鬼画符。”

这不看还行,一看李来亨几乎要笑破了肚子。原来方以仁贴在粮仓门口的并非是张皮绠口中的什么“符纸”,而是一张榜文,榜文的内容十分诙谐,题目叫做《讨猫檄》:

捕鼠将狸奴者,性成㦏懦,貌托仁慈。学雪衣娘之诵经,冒尾君子之守矩。花阴昼懒,不管翻盆;竹簟宵慵,由他凿壁。甚至呼朋引类,九子环魔母之宫,迭辈登肩,六贼戏弥陀之崖。而犹似老僧入定,不见不闻;傀儡登场,无声无臭。优柔寡断,姑息养奸。遂占灭鼻之凶,反中磨牙之毒。阎罗怕鬼,扫尽威风;大将怯兵,丧其纪律。自甘唾面,实为纵恶之尤,谁生厉阶,尽出沽名之辈。是用排楚人犬牙之阵,整蔡州骡子之军。佐以牛箠,加之马索。轻则同于执豕,重则等于鞭羊。悬诸狐首竿头,留作前车之鉴;缚身麒麟楦上,且观后效之图。共奋虎威,勿教兔脱。

这是一篇“痛骂”狸奴不好好履行捕鼠猫职责的宣战檄文,方以仁生花妙手,将这篇写得颇有几分气势。本来依照李来亨对狸奴的偏爱,方以仁敢这样辱骂小猫,免不了又要拿夹棍恐吓恐吓他了。但是因为这篇文章写得实在好看又诙谐,李来亨大笑之余,便让张皮绠将方以仁叫来,夸赞了他几句。

方以仁听到自己被李来亨传唤,一看是在粮仓边上,以为是自己写《讨猫檄》的事情触怒了李来亨。便急忙作揖,连声解释说:“小李头领,我手草这篇檄文,全因为您前日要郝头领整治鼠灾,他气愤狸奴……啊不、猫兄,郝头领气愤猫兄不尽心尽力为他办事,便要我规劝猫兄一番,我才草拟此文,绝无捕风捉影、构陷猫兄之意。”

“哈哈,”李来亨又忍不住笑了两声,对方以仁说道,“方以仁你还真是个妙人!小虎队中赏罚分明,狸奴成日偷奸耍滑,捕鼠不力,确实应该好好骂骂。你的这篇檄文也写得十分有趣,我看想来必定传为佳话。”

方以仁讪笑两声,解释说:“我只是效仿古人前智,模仿胡侍先生的《骂猫文》,偶成一篇,实在无足挂齿。”

“方以仁你也不用过谦。”李来亨嘴上叫方以仁不必过谦,但实际上还是直呼方以仁的名字,不叫他什么方先生、方军师甚至老方的名号,显然对这位被裹挟入小虎队之中的秀才,还是很不放心。

只是闯军中熟悉火器的人才几乎没有,小虎队中更加没有一人知道如何制作火药、火器,如何培训火器射法等等问题,李来亨才不得不一直留着方以仁的性命。

他揭过《讨猫檄》的话题后,便直接问方以仁火器相关的问题,说道:“小虎队不日又将攻打别家山寨,必须用到火器,你和庆叔与典器械的白鸠鹤,将火器的问题研究到什么地步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明末不求生》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