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飞天舞剑》

  • 作者:死神舞
  • 主角:陈维,唐振
  • 推荐:919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1-09 12:03:51

《飞天舞剑》 内容简介

《飞天舞剑》为死神舞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小说剧情回顾:益州府,城内,神州楼神州楼本为七星派所有,七星派掌门人何大海令副掌门何春经营管理,何春后来被魔教十大长老的胖瘦长老所杀,神州楼因此被魔教霸占。不久后,益王派兵围剿益州府的魔教教众,如今神州楼又归益王所

《飞天舞剑》 章节试读

益州府,城内,神州楼

神州楼本为七星派所有,七星派掌门人何大海令副掌门何春经营管理,何春后来被魔教十大长老的胖瘦长老所杀,神州楼因此被魔教霸占。不久后,益王派兵围剿益州府的魔教教众,如今神州楼又归益王所有。

陈维藏在暗处,远远的观察着神州楼,陷入了沉思。虽然神州楼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但是内里却是暗潮汹涌。此刻,不到半柱香的功夫,就已经有多方势力进入了神州楼内。

这些势力中有有一些来自四川本地,蜀中唐门唐振,七星派新掌门人何仇,朝堂益王,还有一些外来势力,少林玄仁方丈,武当冲冠道人,天山掌门人独孤天下,魔教教主阴天养。

看到阴天养,陈维想起昨夜魔教如此轻易闯入唐家堡,想必是唐家堡内有人接应,如今看到唐振进入神州楼,看来昨夜之事恐怕和唐振脱不了关系。

陈维一直观察到月上枝头,就是没有发现黄袍男子和颜如霜的身影,想起早些时候,陈真说在神州楼发现了二女一男,心中顿时疑惑万分。难道是陈真欺骗我?可是陈长风父子看起来不像是伪善之人。

就在此时,一位白衣人瞬间跃进了神州楼。

陈维望着白衣人的背影,心中惊疑道:“叶逸!难道他也跟这些人有关系?”

神州楼

片刻后,陈维步入了神州楼。此刻的神州楼内人声鼎沸,店小二正忙得晕头转向,看见有客人进来也不过去招呼。

陈维站在一楼大堂内看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人,便向楼梯走去,心想他们既然不在楼下,那么肯定就要楼上。

陈维来到楼上后,发现楼上跟楼下真是天壤之别,楼下是人声鼎沸,楼上却是异常寂静,安静到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此刻,陈维突然闻到了一股异香,他不由得望了一眼传出异香的客房,只见里面横七竖八的躺满了尸体,每个尸体身上都是浑身冒血。

陈维顿时一惊,急忙返回到楼梯口,结果发现楼梯竟然消失不见了,原来的楼梯口处变成了一堵墙。

陈维连忙抻出手去触摸墙壁,不禁疑惑地说道:“发生了何事?”

手中传来的感觉异常真实,这面墙是真实的墙。不过,虽然身体感觉极度真实,但是陈维的脑中却是异常清醒。此刻,他已经可以确定,自己应该是被人下了幻术。只是不知道自己是何时被人发的幻术,是在进入神州楼之后,还是在进入神州楼之前就已经中了幻术。

就在此时,一位红衣女子向陈维走了过来,边走边说道:“复生哥哥,你终于来救我了!”

陈维望着站在面前的红衣女子,惊讶的说道:“颜如霜?”

此刻,颜如霜笑靥如花,陈维却忍不住地往后退,直到后背被墙顶住才不再动。

不远处,颜如霜不禁露齿一笑。竟向陈维招手,说道:“这位公子,请过来一叙。”

望着笑靥如花的颜如霜,陈维身体轻颤,竟然慢慢地向她走了过去。

颜如霜望着陈维,突然紧紧地抱住他,高兴的大笑道:“复生哥哥,我们俩以后再也不分开了。”

陈维面露微笑,说道:“我们俩以后再也不会分开。”

听到陈维如此说,颜如霜慢慢地推开了他,突然朝他大喊道:“复生哥哥,你快回去吧!“

陈维望着颜如霜,疑惑地说道:“回去?去哪里?“

突然,一位黑衣人提着大刀向颜如霜砍来。

陈维顿时大惊,喊道:“小心!“急忙纵身跃了过去,拔出身后金剑拦住了黑衣人的大刀。

啵的一声,黑衣人的大刀被陈维手中的金剑一分为二,连着黑衣人的身体也被一分为二,一股殷红色的血洒了下来,瞬间落在了颜如霜的身上。

陈维望着站着不动的颜如霜,此刻,她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身上的一袭红衣更是红若夕阳。

此时,又有数位黑衣人提着大刀冲了出来,顿时将陈维和颜如霜围在了中间。

陈维一只手握着金剑,另一只手抱着颜如霜,双眼紧紧地盯着这些手提大刀黑衣人。

这些黑衣人全部都是黑衣蒙面,看不清楚他们的面孔,只露出了赤色双眼,闪耀着诡异的光芒。

突然,这些黑衣人双眼的血色光芒大盛,接着大吼一声,全部挥着大刀劈向陈维和颜如霜。

陈维拔剑应战,转眼间,已将数名黑衣人击杀,白色的衣衫上顿时沾满了黑衣人的血渍。

正拼杀间,陈维突然感到胸口一痛,他低下头,望着插在胸口处的尖刀,颜如霜的双手还握在刀柄上,双眼冷冷地望着陈维。

陈维顿时感到全身无力,双眼发黑,就在快要倒下去的时候。

一道剑光突然亮起,照亮了整个神州楼。

来人一掌将颜如霜震退,瞬间点了陈维身上的穴道,接着抱起陈维往神州楼外跃去。

陈维被人抱在怀里,不停的在黑衣人之间游走,昏昏沉沉间看了此人一眼,心想此人竟然会救我?接着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神州楼外

益王坐在马上,怒声吼道:“唐振,你答应过本王,不会阻止本王杀他?为何如今又要出尔反尔?“

唐振看了一眼怀中的陈维,接着看向益王,冷声说道:“本座曾经是答应过王爷,不会阻止王爷杀此人,可是本座却并没有答应王爷,不会搭救此人。“

益王冷笑道:“唐振,你竟然敢跟本王做对,还好本王早就料到你有这一招。“

益王突然朝身后喊道:“各位掌门,接下来看你们的了!“

此时,从益王身后走出三人,将唐振围在中间。

唐振望着面前的三人,冷声说道:“你们何时成了朝庭的鹰犬了?“

听到唐振如此说,独孤天下不怒反笑,说道:“唐振,十五年不见,别来无恙啊!“

玄仁方丈此时复杂的望着唐振,他实在想不到,唐振非但没事,武功修为反而一日千里,远远地超过了他们三人。

冲冠道人冷冷地望着唐振,说道:“唐振,十五年前你杀了贫道的爱徒,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唐振冷笑道:“冲冠,当年之事,本座也是受害者,但是本座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杀你爱徒的另有其人。“唐振说完冷冷地望着玄仁方丈。

听到唐振如此说,玄仁方丈连忙喝道:“唐振!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要敢当!“

唐振冷笑道:“玄仁方丈,你当年做了如此多的错事,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心中是否会有愧疚?“

玄仁方丈大怒,突然挥拳攻向唐振,少林长拳,舞的是虎虎生风。

望着攻向前的玄仁方丈,唐振看似毫不在乎,其实他在找准时机,准备迅速脱身。

玄仁方丈看到唐振不动,心中顿时大喜,连忙偷偷的加大了攻击力量,双拳顿时势如破竹的击向唐振面门。

突然,唐振挥拳相拼,一出手就是唐拳,瞬间跟玄仁方丈的双拳碰在一起。

玄仁方丈面色潮红,突然喷出一口气,迅速倒退。

唐振抱着陈维,突然纵身跃去,几个起落间,瞬间消失于街道上。

冲冠道人和独孤天下大吃一惊,急忙追了上去。

益王望着坐在地上调息的玄仁方丈,不由得怒道:“玄仁方丈,你也太轻敌了!“

城内

唐振抱着陈维,一路疾驰,眼看着离唐家堡越来越近。

突然,一道龙吟声响起,一位黄袍男子瞬间攻向唐振面门。

唐振被龙吟声一震,顿时头脑发晕,急忙提气稳定身形,拔剑刺向黄袍男子。

黄袍男子不退反进,一掌将唐振击飞。

唐振全身一震,手中的陈维不由得往外飞去,顿时大惊,急忙深呼一口气,向陈维跃去。

黄袍男子怒喝一声,一道龙吟声瞬间击向唐振,接着瞬间出现在陈维面前,抱住陈维就要往回走。

唐振急忙纵身跃去,险险地闪避开龙吟声,追了过去。

突然,暗处一道破风声响起,一支冒着寒光的箭瞬间就到了唐振的面门。

唐振急忙拔剑抵挡,将手中的剑舞的是密不透风。

啵~~弓箭撞在剑网上,瞬间弹了回去。

黑暗中,一位女子收回弓箭,瞬间消失于夜色中。

益州府,西域方向

两匹快马正疾驰在官道上,龙吟望着趴在马背上的陈维,面露冷笑。

凤舞望着马趴上的颜如霜,面露诡异笑容。

突然,从蒿草中接连射出几百枚暗器,这暗器从四面八方而来,去势又急,眼见四人就要丧身于此。龙吟怒喝一声,身形暴涨,他一阵掌风掠过,暗器纷纷跌落。

龙吟跃回马上,示意凤舞小心趴在马上的陈维和颜如霜。

与此同时,一阵诡异的笛声响起,从蒿草中跃出几百条毒蛇,这些蛇瞬间扑向四人。龙吟仰天喝了一声,顿时一道龙吟声响起,瞬间将这些毒蛇震成粉未。

此时,从蒿草中跃出数百条黑衣人影,这些黑衣人全部手提大刀,从四面八方扑向四人。

龙吟和凤舞两人一边护着陈维和颜如霜,一边跟这些黑衣人斗在一起。

这些黑衣人紧紧地贴着龙吟和凤舞,似知道他们俩人的来历,不让他们有机会使出看家本领。

龙吟和凤舞两人招式受限,顿时被这群黑衣人稳稳的围在中间。

不远处,蒿草中的男人看到龙吟和凤舞被困住,顿时大喜道:“想不到今日如此好运,竟然让本王接二连三的遇到极品血脉,待本王擒住他们四人,定要吸光了他们四人身上的血!“

突然,龙吟朝天怒吼一声,顿时将围着他们的黑衣人震散。接着和凤舞抱起陈维和颜如霜,纵身向蒿草中跃去。

看到龙吟和凤舞两人朝蒿草中跃了过来,蒿草中的男子顿时大吃一惊,急忙纵身向后退去。

凤舞见到男子,立马拔出背在身后的弓箭,瞬间射向了男子。

感受到身后传来的劲风,男子惊恐的喊道:“国师救我!“

突然,一把月牙铲从蒿草中飞出,瞬间将弓箭击飞。接着一个光头男子冲了出来,握住月牙铲后纵身刺向空中的凤舞。

凤舞一惊,急忙在空中翻转数圈,险险的避开月牙铲,然后退在龙吟身后。

见一击不中,光头男子提着月牙铲,又刺向了龙吟。

龙吟眼满精光,仰天怒吼一声,一道龙吟声瞬间击中了光头男子。

光头男子摔在地上,忍不住喷了一口血,急忙捡起地上的月牙铲,向蒿草中跃了过去,几个起落间,瞬间消失于蒿草中。

其他的黑衣人见状,急忙四散而逃。

龙吟和凤舞两人看到黑衣人四散而逃,顿时松了一口气,相视一笑,连忙走向趴在马背上的陈维和颜如霜。

待两人走到跟前时,却大吃一惊,马背上已经空无一人,陈维和颜如霜都已不见了踪影。

龙吟和凤舞两人相视苦笑,他们两人望着已经空无一人的官道,顿时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凤舞突然纵身跃起,朝蒿草中接连射出几箭,结果没有任何反应。

龙吟看到凤舞落下身来,苦笑着说道:“本座真是想不到,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还比一山高。“

凤舞望着龙吟,沉声说道:“他们带着陈维和颜如霜两个人,绝对跑不远,我们俩可以分头去追,本座倒要看看,掳走他们两人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望着怒气冲冲的凤舞,龙吟大笑道:“本座今夜就舍命陪君子!”

两人商议完后,分头追了出去。

待龙吟和凤舞两人走了半柱香的时候,从蒿草中慢慢的走出一人,他左臂上中了一箭,他忍痛拔掉了左臂上的箭,随手丢在蒿草中,然后望着西域方向若有所思。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