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重生美食小甜妻》

  • 作者:一曲凌波
  • 主角:灵玉,红光
  • 推荐:540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1-11 12:02:13

《重生美食小甜妻》 内容简介

一曲凌波优质辣文《重生美食小甜妻》由一曲凌波墨下的现代言情风格的网文,主要角色灵玉,红光,主线扣人心弦,非常极力推荐。精彩片段试读:“所以,到底是啥?”罗顽顽听血玉吹得天花乱坠,心里也好奇起来。【你把额头贴在我身上。】血玉也不多墨迹,吩咐罗顽顽动作。罗顽顽迟疑地看了看面前这一大块泛着光晕的血玉,心一横把额头贴了上去。【闭上眼睛,心

《重生美食小甜妻》 章节试读

“所以,到底是啥?”

罗顽顽听血玉吹得天花乱坠,心里也好奇起来。

【你把额头贴在我身上。】

血玉也不多墨迹,吩咐罗顽顽动作。

罗顽顽迟疑地看了看面前这一大块泛着光晕的血玉,心一横把额头贴了上去。

【闭上眼睛,心里不要有杂念,不然出了岔子我可不负责哟。】

血玉神神道道地,看罗顽顽照它的吩咐去做了,还不放心地叮嘱她注意事项。

罗顽顽很想吐槽一番,不是都得道成仙了嘛,施个法这么费劲嘛?

电视里演的,不是手一挥,光一闪,啥都安排得明明白白么?

为什么到了血玉这儿,话又多,过程还麻烦?

【别以为你心里数落我,我就不知道。让你摒除杂念!快点儿。】

血玉真是有些想换人了,可是自己选的人,气吐血了也得忍着!

罗顽顽听血玉的语气好像真有些动怒了,见好就收,赶忙抛开杂念,脑子放空。

随着她安静下来,空白一片的脑中猛然劈进一道红光,还不等罗顽顽反应,她的额头一阵刺痛,吓得罗顽顽赶紧把额头从血玉上头移开,伸手捂住了刺痛的位置。

“喂,你该不会是趁机报复我吧?用什么东西刺我额头?”

罗顽顽小手捂住眉心的位置,感觉那里一阵灼热,不知道是不是破了。她不敢用手去摸,怕感染细菌。

【哈哈哈,你把我想得那么坏啊?我这是把灵玉镶嵌在你眉心了,小手术,有点疼也是正常的嘛。】

觉得自己扳回一城的血玉哈哈大笑,让这小丫头小瞧它,这么点儿疼她就受不住了。

“灵玉?那是什么东西?”

罗顽顽放下手,把脸冲着面前的血玉照了照,想看清楚血玉说的灵玉到底是什么样。

看她这呆愣愣的样子,血玉有些无奈。

血玉的外壁一闪,变得光滑无比,俨然成了一面镜子。

罗顽顽冲血玉竖了竖大拇指,凑近了照自己的眉心处。

果然,镜子里映出罗顽顽青春的脸庞,两道远山黛眉之间多了一点隐隐的红。

罗顽顽那手指头摸了摸,有点点小突起,又蹭了蹭,蹭不掉。

“我脑门儿上这红点点就是?”

这会儿罗顽顽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红痣的存在感了,不照镜子她都不会察觉自己眉间多了个红点儿。

【什么红点点?那是眉间痣,是我内核的一个碎片幻化而成。我把它藏在你眉心痣里,这样方便你随身携带。】

血玉已经习惯了罗顽顽遣词造句噎死人不偿命的风格,耐着性子给她解释。

“那这玩意有啥用?你别告诉我为了好看!”

罗顽顽左照右照,都没觉出多了这颗红痣瞅着更好看一些。

【你快闭嘴吧,我怕我忍不住把你扔出去。】

血玉不断告诉自己,不能动气,跟这小傻子动气不值当。

“凶什么凶嘛?问问都不行。”

罗顽顽当然求生欲很强,血玉一唬她,她只敢小声哔哔。

【你能不能不说话?听我说?】

血玉觉得,还用什么修炼?跟罗顽顽呆在一起就足够磨炼它的心性了,能忍住不打死她,算它宽容。

“行行行,你说你说。”

罗顽顽心里琢磨,这血玉脾气可真不咋好,也不知道它这个脾气真成了仙,能不能跟其他仙相处得来?要是被排挤了,该得抑郁症了吧。

【你以为你不说出来,我就不知道你在心里编排我?】

血玉本体的红光愈加浓重,这是血玉发怒的征兆。

罗顽顽似有所感,再不敢胡思乱想,老老实实地杵在原地装老实。

满意于罗顽顽终于老实了,血玉的红光渐渐柔和,不像刚才那么浓重了。

【你看看你手心,原来的掌心痣是不是不见了?】

血玉提醒罗顽顽,让她查看自己的手。

罗顽顽摊开手掌低头一看,咦?还真的没啦?!

她明明记得刚在后山树林子里醒来的时候,她还特意看过的,手心的痣在的。怎么这会儿不见了?

【不见了,是因为我把它挪到了你的眉间。】

血玉有些得意,心想这下你该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哼哼,我的实力,你一无所知。

“为啥?我觉得长在手心里挺好的呀。”

罗顽顽故意和血玉唱反调儿,老实了没两分钟,又开始皮。

【因为灵玉要露在外面,吸收阳光的能量。你总不能没事儿就摊着手掌心吧?】

血玉的理由倒是十分充分。

“敢情这灵玉还是太阳能的呐?”

罗顽顽伸手摸了摸眉间那一个小点儿,有些担忧,这么小的面积,能吸收多少太阳能啊?

要知道面积越大,吸收的能量才越多呢。

已经被罗顽顽的神逻辑打败的血玉,这会儿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觉得有点想笑。

【罗顽顽,你再墨迹下去,你这个梦就做不完了。到时候没弄明白如何使灵玉,你可别怪我。】

虽然血玉知道罗顽顽都经历过什么,可是它还是不太能理解罗顽顽强大的脑洞是怎么来的。

她怎么和别的经历过磨难的人不太一样啊?

内心阴郁什么的,怎么一点儿都没有?就算曾经生无可恋地放弃过自己的生命,但也好像从来没有让自己的心变得腐朽不堪过。

罗顽顽的性格还真挺矛盾的。

要是罗顽顽知道血玉如此费解,她肯定要笑着给它解惑了。

她性格偶尔跳脱,脑洞大开什么的,这全拜生父所赐呀。

毕竟将近一年的时间,她是在精神病院里度过的。

一个正常人终日跟一群重度精神病患者待在一起,不疯也要受些影响的。

而且在罗顽顽看来,世人都说疯子没理智,可谁又清楚,在疯子的世界里,正常人有多怪异呢?

“你可真逗,你入我的梦,难道还遵循外面的时间?我才……”

罗顽顽总有话等着血玉,怼玉不倦。

不过她很有眼色,巴拉两句又见血玉红光渐浓,就知道它又生气了,非常识相地把后头的话咽了回去。

【罗顽顽,从现在开始,我说你听,我不想听到你发出任何声音!】

血玉庆幸自己不是人,不然它的血管应该爆了好几回了。

回应它的,是罗顽顽乖巧地在嘴巴上比了个拉拉链的动作,意思自己会闭嘴的。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