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华聘天下》

  • 作者:幸甚明眸
  • 主角:赵氏,南烛子
  • 推荐:15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1-14 08:13:17

《华聘天下》 内容简介

今日本汪展示给各位朋友们幸甚明眸原创网文《华聘天下》,主要人物是赵氏,南烛子,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主要讲的是 “原来如此。”皇上的语气有些失望,看来无痕的事情,也只能暂时先放一放了。一名官差从顺天府外跑进来,“御史大人,善和堂的掌柜带来了,这是搜出来的账本。”周旭尧将账本呈给皇上。掌柜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往大

《华聘天下》 章节试读

“原来如此。”皇上的语气有些失望,看来无痕的事情,也只能暂时先放一放了。

一名官差从顺天府外跑进来,“御史大人,善和堂的掌柜带来了,这是搜出来的账本。”

周旭尧将账本呈给皇上。

掌柜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往大堂一跪,就吓得直发抖。

“玖妍,怎么办啊?”赵氏现在是真的害怕了,容事态再发展下去,宁疏狂不仅能够洗脱所有罪名,还会把她们送进大牢!

宁玖妍抓着赵氏的手,安慰着,“别急,沉住气。”

周旭尧问那掌柜,“此人说她在善和堂买过南烛子,可有此事?”

“没有!”

“你看都不看她一眼,你就说没有?”周旭尧拔高了声音,“皇上在此,你还不如实招来?”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掌柜抬起头,看了赵氏一眼,“我说,我说……”

不行!

毒害忠义侯女,是死罪啊!我不能认,绝对不能认!

“回……回皇上,每一笔南烛子的买卖,小人都在账本上记录得清清楚楚,如果她是常客,小人一定会记得的!”

“我何时说过她是常客?”

掌柜一慌,“小人……小人还以为大人的意思是,这人是常客,这南烛子只要掌控好剂量就是治疗外伤的良药,能镇痛也能快速愈合伤口,但如果长期服用就是慢性毒药。”

掌柜慢慢镇定下来,“所以南烛子的买卖,善和堂都是严格把控的,就怕有人心生歹念,拿南烛子害人,请皇上明察!”

“不是这样的!药铺是大夫人的,你和她早就串通好了的,大夫人叫我每月初一去善和堂拿药就成了的!”

“小人冤枉,账本上是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啊!这恶奴肯定是要洗脱自己的罪名,才来污蔑小人和大夫人的!”

皇上合上账本,以手扶额,账目上的确没有丝毫的漏洞,这事真是让人头疼啊。

宁玖妍终于松了一口气,赵氏也稳定了心神,没有证据,仅凭吴***一面之词,皇上是不能给她定罪的!

众人沉默,只有宁疏狂开口了,“既然掌柜说账本上白纸黑字清清楚楚,那吴妈,我问你,每月初一你从善和堂拿多少分量的南烛子?”

吴妈思索片刻,“是一钱!大夫人怕被发现,所以我每次只敢在大小姐的饮食里下很少分量的南烛子。”

“你第一次在善和堂拿药是什么时候?”

“这……”吴妈皱起眉头,“我得想想……”

“我记得那时大小姐病得很厉害,因为早年落水受寒,大小姐一直体弱多病,一入冬准得病得下不来床,可每次她都熬过去了,大夫人容不下她,就叫我给大小姐下毒,南烛子是我开春那天去拿的。”

吴***眼睛亮起来,“对!就是大年初一,昭文十七年的大年初一!”

“皇上,这是善和堂的暗账,请皇上过目,上面所记南烛子的分量、日期全与吴妈所言相吻合,请您过目。”

宁疏狂转身,从袖子里拿出一本薄薄的账本呈给皇上,她为了给原主报仇下了这么大的一盘棋,如今最后一子落定,胜负已分。

掌柜瞥见那账本,大惊失色,“这账你是怎么拿到的?”

哼,你以为本姑娘查账只是玩玩而已吗?

“皇上,二月二十七日,臣女从二婶手里要回了母亲的善和堂,当天就查了账,却发现南烛子的价钱和数目对不上,便起了疑心,暗中调查,这本暗账是无痕在掌柜房中搜到的。”宁疏狂满脸的落寞,自嘲地笑了,“只是我那时并不知道这南烛子是给我准备的。”

宁疏狂当初的确是为了钱才要回了善和堂,但上天待她不薄,给了她这么一个意外之喜。

宁疏狂叹气,“臣女今天才知道原来有意杀我的人就是二婶,她竟是从两年前开始给我下毒的。”

皇上怒气难平,直接将账本甩到了赵氏面前,“你还要狡辩吗?”

“这是伪造的!”赵氏死不承认。

宁疏狂贴心地问,“需要我请人对比字迹吗?”

“不关我的事情,疏狂,你相信我!”

赵氏慌了神,伸手去抓宁疏狂的裙摆,却被宁疏狂轻巧地躲开了,她可不愿意被这种垃圾脏了衣服。

“南烛子不是我叫吴妈去拿的,也不是我叫她下在你的饮食里,肯定是吴妈和掌柜联手要害你!”

见赵氏要把罪名全推给自己,掌柜再也沉不住气了,“大夫人这是要翻脸不认人了吗?我当初就是怕你有朝一日反咬我一口才准备了这本暗账的。”

“你胡说什么?”宁玖妍也慌了,“到底是谁指使你诬陷我母亲的?”

“诬陷?”掌柜冷笑,他豁出去了,继续隐瞒只有死路一条,可若说出实情,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我记得很清楚,是昭文十六年的冬天,那天我把善和堂的盈利送去候府……”

那年冬天也下了很大的雪,宁疏狂染了风寒,病得咯血,御医虽然开了退烧的方子,但侯府的下人都以为她活不过这个冬天了。

赵氏也这么认为,可偏偏宁疏狂喝了药又见好转,气得赵氏连点钱的心情都没有了。

“你说清风院里的那位主,还能活多久?”

掌柜猜不透赵氏的想法,只能给了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大小姐体弱,寒气太重,怕不是长寿之人。”

赵氏喝着热茶,“你替我经营善和堂也快八年了吧?”

“大夫人真是好记性,小人铭记夫人知遇之恩。”

“我这心头一直压着一件事,实在不舒服。”

“若能为夫人排忧解难,是小人的福气,还请夫人明示。”

“清风院的那位主,我不希望她活太久了。”

掌柜心中微惊,但却没有表露出来,“夫人的意思是……”

“你是经营药铺的,本身也是个大夫,应该知道用什么药能够让人死得干干净净。”

“是,小人知道。”掌柜眼珠子一转就想到了,“善和堂中正好有这么一味药,是药也是毒,名叫南烛子,长期服用,能让人五脏六腑衰竭而死,若是加大剂量,也能让人当场毙命。”

“那丫头的身份可不简单,她的死可不能出一丁点的差错。”

“夫人放心,小剂量的南烛子下在饮食里,根本察觉不到,死状也如老死一般,大小姐本就是病痛缠身,不会让人起疑的。”

“那我要等多久?”

“只要掌控好剂量,大夫人想要她什么时候死都可以。”

赵氏最好宁疏狂现在就死,多一刻都不要活,可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她与陈家公子走得近,估摸着两年后陈家就会来提亲,她要是死在陈家,那就算要查也查不到我的头上了。”

“大夫人英明。”

“等开春,我会让人去善和堂拿药,你准备好。”

“小人明白。”

……

“事情的前因后果就是这样,小人也是迫于无奈才做了大夫人的帮凶,求皇上开恩,小人真的知错了!”

赵氏已经站不稳了,即便有宁玖妍扶着,她还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五脏六腑衰竭而死?赵氏,你好狠的心呐!”皇上怒斥,“御医呢?还不快宣御医?!”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