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青庭祭》

  • 作者:多时风雪
  • 主角:郑义山,苏畅臻
  • 推荐:282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1-14 17:13:29

《青庭祭》 内容简介

畅销创作《青庭祭》是多时风雪新出的一本古代言情类新书,内容中的主要角色是郑义山,苏畅臻,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文从字顺,不容错过。精彩内容试看:时间一晃又是几天过去了,对于普通人家可能只是个眨眼功夫,但是对于现在弦已经是崩到了极致的江湖来说,几天时间就是风云巨变,大浪袭空,转眼间便是青骨埋苍山,人事几离散的世事变迁。江湖上的矛盾点都逐渐浮现了

《青庭祭》 章节试读

时间一晃又是几天过去了,对于普通人家可能只是个眨眼功夫,但是对于现在弦已经是崩到了极致的江湖来说,几天时间就是风云巨变,大浪袭空,转眼间便是青骨埋苍山,人事几离散的世事变迁。

江湖上的矛盾点都逐渐浮现了水面,首先,千机教的人终于到了分舵,而三派在互相看不顺眼中也到了那座小镇外面,冲突一触即发。

其次,后天就是成亲大典了,天山剑派掌门人的亲女儿和千机教少主,到底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还是强买强卖,许多吃饱了撑的没事干的人已经将百晓生的茶楼给包了。

再然后,燕归楼已经一柄青锋剑,站在了离坟山的山脚下,沉默的看着立于山顶上的巍峨山门。

最后,风吹湖的人也已经领着人将离坟山给包围了,就等着找到机会攻山了。

在这些即将到来的动乱中,一道风尘仆仆的身影,昼夜兼程,终于到了藏剑山庄的山脚下。以及逐渐热闹起来的长芦山上,一道凛冽身影渊渟岳峙,立于山崖处,看着脚下白雾茫茫,群山绵延,看着旭日东升,赤霞流金,辉光万顷。

天山剑派等三派前脚到了城外,后脚就收到了城中千机教分舵的消息,来人看着三派掌门,中间的是苏畅臻,左边是端木传苏,右边则是郑义山,他的左右后面,则是围着大批的弟子,整装以待,就等着掌门一声令下,斩妖除魔。

来人是个青年模样的小教众,一张普普通通的脸,扔在大街上就认不出来的那种。但是这人却很是淡定,面对着随时能要了自己性命的三大掌门,面色不变,声音沉稳。

对方道:“我家舵主有言,苏掌门的女儿苏酒酒就在分舵内部,本想将人交还三派以表弃暗投明的决心,但是世事难料,总教派了人前来问罪,舵主请求三派支援一二,事后必有重谢。”

苏畅臻眼中闪过一丝不解与警惕,看着这个分舵弟子说道:“哦?那不知酒酒为何会在分舵,她不应该在离坟山吗?”

郑义山不着痕迹的瞄了他一眼,心里暗哼,果然有鬼,听到自己的女儿近在眼前就是这么个平淡反应?

分舵弟子依旧淡定的回答道:“这个问题恕我无法回答,这是舵主的事情。但人的确是在分舵里面,如果三位掌门不相信,大可以先派遣弟子前去打听一下,是不是有总教的人前来,昨夜是不是与他们发生了冲突。”

端木长鹤看苏畅臻皱眉苦思,郑义山那个老匹夫则是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便喊了一名弟子前来:“将人先看押起来。”

等人被押走了,端木长鹤才急急说道:“苏兄,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要去看看情况,万一是真的呢?那可是酒酒啊,我们赌不起。”

苏畅臻也是一脸的纠结与心痛,再配上恰到好处的叹息,看的人忍不住泪目,“端木老弟,你让我好好想想,万一他们在城中设置了埋伏呢?我女儿的命是命,但是大家的命也是命啊。”

郑义山看这两个人一时半会儿的是说不完了,就往边上的大树上一靠,对着端木传苏道:“吩咐下去,让他们先去生火做饭,找个结实够高的树准备休息。”

端木传苏麻利的应了声是,喊走了青城派的一众弟子,当然,也收获了其余两派怒火中烧的谴责目光。

青城派向来是只管吃喝玩乐,至于别的,你能指望一群二世祖给你做什么?不惹麻烦就是好的了。

郑义山和青城派的这个不近人情的反应简直是往端木长鹤的脑门上扎了一针,顿时指责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我让门下弟子前去生火做饭有问题吗?跟人拼命之前不先吃点东西养足体力吗?”郑义山强词夺理的说道。

郑义山这种样子引得苏畅臻忍不住皱眉,而其他弟子则纷纷小声议论起来,几乎都是说他冷血无情的。

郑义山听见了一些污言秽语权当没有听见,老神在在的看着一群人。孟梓婳也有些看不过去眼,虽然她跟苏酒酒的关系并不太亲近,甚至还有些矛盾在,但是这并不代表她这时候看见了郑义山的行为不会愤怒。

还没等她指责出口,就听见付旭年低声斥责了一句:“别说话。”

付旭年看着苏畅臻,突然觉察出来一点不对劲来,苏畅臻的这个反应很符合一个老好人形象,这种时候还不忘了众多同道的安危。

但是付旭年就是觉得不对劲,细细回想了一下这一路走来的某些细节,越想心里就有些惊怕。世界上的很多事情真的不仅仅是那些大的方面决定它的面貌的,而是依靠那些根本注意不到的小细节。

付旭年想到苏畅臻的一个习惯,过了亥时就一定会休息,这个习惯从来没有打乱过,自然,在这一路上,苏畅臻依旧保留了这个习惯。

试问一个女儿尚处在生死边缘的父亲,晚上怎么会睡得着觉?

付旭年还想起来燕西辞曾经无意中问自己的一个问题:“你们掌门真的是太体贴大家了,我看见他今天的膳食里有槽鹅,但是你们掌门依旧吃了很多。”

当时他没有听明白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就问了,而燕西辞惊讶的说道:“你不知道吗?苏师妹最喜欢的食物就是槽鹅了,想必苏掌门作为一个父亲是清楚苏师妹这一点小小爱好的。”

一个父亲,在那种情况下,就算是睹物思人的表象被遮掩了,但总该有几分异常吧。

付旭年又看看郑义山和青城派那一群没心没肺的,觉得怕是那个苏酒酒有些猫腻,郑掌门应该是有所觉察,但是还没有证据,端木传苏他们······

一群除了吃就会喝的小祖宗们,郑掌门应该是不会将这种重要消息说给他们的,燕西辞和端木传苏应该是不知道。

就在他出神这一会儿,也不知道端木长鹤和郑义山说了什么,两人纷纷离开了一脸悲痛纠结犹豫之色未消的苏畅臻,没人搭理安慰的他看上去竟然有几分尴尬。

孟梓婳蹦到他面前,小脸都皱成了一团,小声道:“二师兄,我刚才冲动了。”

付旭年点点头表示同意,孟梓婳接着说道:“虽然说青城派的人对我们不错,但是我们是天山剑派的啊,我看他们这副置身事外的冷漠样子还是有些生气。”

付旭年心想,如果不是没有证据证明苏酒酒的事情有猫腻,怕是这群人置身事外的样子你都看不着了。

孟梓婳看他一直不说话,就看着自己沉默,一跺脚跑远了,“坏二师兄,我不跟你说了。”

这里是千机教的地盘,付旭年担心她单独一人走的远了会出事情,就赶紧追了上去。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青庭祭》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