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一世乐昌》

  • 作者:纪小娘
  • 主角:马德仪,宜容华
  • 推荐:728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1-24 17:01:46

《一世乐昌》 内容简介

火爆创作《一世乐昌》是纪小娘原创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网络小说的光环人物马德仪,宜容华,精彩内容:殷采女的离去,只是后宫一粒不起眼的微尘,没过两日,便彻底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中。现下宫妃们最在意的,是新得宠的马德仪。马德仪自当日侍寝,虽再未被陛下临幸,可每日陛下都会去徽音殿瞧她,两仪殿也不时赐宝,她性

《一世乐昌》 章节试读

殷采女的离去,只是后宫一粒不起眼的微尘,没过两日,便彻底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中。

现下宫妃们最在意的,是新得宠的马德仪。

马德仪自当日侍寝,虽再未被陛下临幸,可每日陛下都会去徽音殿瞧她,两仪殿也不时赐宝,她性子也不是多好,这就叫原先受宠、如今却多日不见圣颜的宠妃们不高兴了。

宜容华盯着她鬓间凤口吐珠的玉步摇,语气有些冲:“德仪回宫也好些日子了,怎的宫规还没全记住呢,这首饰逾制,实属不应该。”

马德仪唇边带了抹笑,抬手抚过耳侧流苏,有些随意:“容华指的是这个?本宫在冷宫待了好些年,乍然回宫,首饰匣空的骇人,陛下见本宫可怜,才赐了这些首饰,原来陛下所赐也算是逾制么。”

她话中明晃晃的炫耀叫宜容华嘴角一僵,随即又笑开:“虽说皇后娘娘对这些不大看重,时常赏些带凤纹、牡丹纹的首饰、衣裳,可即便娘娘不在意,咱们这些妃嫔,到底自个儿心里头也得明白,不能因了正经主子的宽容,就轻狂得不知尊卑了,德仪,您说,可是这个礼。”

马德仪本就对皇后感官复杂,又听她话中种种指桑骂槐,脸都冷了下来,手中团扇猛地拍在石桌上,斜睨她:“宜容华倒是知尊卑,张口闭口‘德仪’,你的规矩就是这样学的?本宫记得你的姐姐是毓昭媛,昭媛为九嫔之一,掌教四德,却连自己亲妹妹的规矩都没教好,难怪生了一儿一女,却仍居昭仪之下,连个九嫔之首都没挣上!”

宜容华与毓昭媛关系亲密,听她这般数落自己亲姐姐,如何能忍受得了?

满心怒火的宜容华也顾不得旁的,只道:“你不过得了陛下指缝漏出的一点赏赐,就张扬至此,当真是上不得台面!不过是沾了太皇太后的光,皇后娘娘心善才求了恩旨叫你出了冷宫,陛下心中若真有你,为何到如今都不召幸你!你是个什么身份,也敢寻我姐姐的不是!”

马德仪本就为李行珩不肯碰她而烦闷,被宜容华一而再再而三刺激,心中愈恼,抬手一个耳光便挥了过去:“再如何本宫也是九嫔之一,容不得你这般撒野!”

宜容华措手不及,生生挨了这一巴掌,直接被打蒙了,毓昭媛听宫女说她二人在一处,怕宜容华吃亏才连忙赶来,瞧见这一幕目眦欲裂,厉声道:“马德仪,你放肆!”

宜容华捂着脸,恨恨瞪她:“怎么,说到你痛处了,忍不下去了?”

毓昭媛上前将她拉到身后,忍着怒火盯着马德仪:“德仪,再如何,你也不该动手打人,你这是不将皇后娘娘和宫规放在眼里!”

马德仪退后一步,扯了扯嘴角:“毓昭媛晚了一步,没瞧见你那好妹妹猖狂不知轻重的模样,如今看来倒都是本宫的错了。”

毓昭媛眉眼间俱是冷然,娇斥道:“本宫瞧着德仪才是那猖狂之人,大庭广众之下掌掴宫妃,你倒是同本宫说说,你对在何处!”

马德仪只觉掌心火辣辣的疼,轻嗤一声:“宜容华挑刺在先,后又出言辱骂本宫,本宫怒火攻心之下,失了理智,这才打了她一巴掌,毓昭媛待如何。”

毓昭媛抓着宜容华的手一紧再紧,冷冷道:“德仪心气如此之高,动不动便动手打人,本宫可不敢如何,若不然换来一巴掌,可向谁哭去,秀华,咱们走!”

宜容华捂着脸被她带走,临走投过来的眼神满是怨恨,马德仪也不当一回事,自顾自回宫了。

晚些时候,两仪殿传来旨意,宜容华言语不当,冒犯尊位,罚抄宫规五遍,禁足十日,毓昭媛教妹不当,抄宫规三遍。

旁人惊讶自不必说,宜容华气的在屋里哭了一场,被人打了一巴掌,还要禁足抄写宫规,罪魁祸首却什么事都没有,搁谁身上能受得了?

更不必说宜容华自入宫便一直顺风顺水,有自家姐姐护着,又有陛下恩宠,就连升迁之路都比旁人快,可曾吃过这种亏?

浮生纵容知道宜容华说的话不得当,也觉得李行珩此举不大妥当,是以晚间李行珩来时浮生便道:“陛下今日之举,怕是会叫毓昭媛有些寒心,昭媛侍奉陛下多年,不提她往日宽厚待人,就是看在三皇子同丰阳的面上,陛下也不该这般下她的脸面。况马德仪言行确有些不当。”

李行珩苦笑了一下,“梓潼,朕对马氏有愧,自登基她便一直待在冷宫,看不见便也罢了,她如今既在朕跟前,朕又如何能狠下心去罚她。”

浮生微微蹙眉,面上有些苦恼:“可到底崔氏姐妹受了委屈,马德仪性子有些太骄了。”

“她当年在东宫便是这性子,郑氏同她不知起了多少回龃龉。”李行珩微叹,又执了浮生的手道:“朕虽对她有愧,可若她胡来,梓潼对她也不必退让,你该如何还是如何。”

“臣妾想着,德仪并无封号,不若赐一‘谨’字,也叫她警醒自身,往后行事安稳些。”浮生盯着李行珩的眼睛说道,似乎想从他眼神中看出些什么不同来。

李行珩笑了一声:“梓潼想的甚是周到,朕去崔氏那儿瞧瞧,不必等朕用膳了。”

“恭送陛下。”浮生目送他离开,神色有些淡淡的,她总觉得陛下对马氏不一般,可细瞧陛下神色,并无异样,便将此事压在心底,连贴身两个丫鬟也不曾说。

李行珩离开清宁宫不久,中宫有旨,德仪行事张扬,赐号“谨”,另抄宫规三遍。

众妃暗喜,看来这马德仪也并非她们想的那么厉害。

陛下虽偏袒她些,但皇后娘娘可都是一视同仁的,陛下不罚你,可还有皇后娘娘呢。

郑芳仪只觉得浮生胆子很大,陛下对此事都已经作出决断了,皇后居然还横插一脚,也不知马德仪心里如何想。

谨德仪接了旨,又听闻李行珩去了崔氏那儿,便把自己关在屋里头,一声不吭。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