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言如舜英》

  • 作者:马说家
  • 主角:木槿,冷玉生
  • 推荐:691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1-26 19:02:59

《言如舜英》 内容简介

《言如舜英》为马说家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情节试读:冷玉生拿起系在腰间的玉笛,对着眼前这幕夕阳雪山的美景吹奏起来。笛音婉转声悠悠,不染人间半点愁。言木槿平时都是见冷玉生吹奏竹笛,第一次听到他吹玉笛,果然比竹笛吹奏的更加悠扬清脆,动人心魄。言木槿还沉醉在

《言如舜英》 章节试读

冷玉生拿起系在腰间的玉笛,对着眼前这幕夕阳雪山的美景吹奏起来。笛音婉转声悠悠,不染人间半点愁。言木槿平时都是见冷玉生吹奏竹笛,第一次听到他吹玉笛,果然比竹笛吹奏的更加悠扬清脆,动人心魄。言木槿还沉醉在冷玉生的笛音之中,突然听到有人说:“你不下来吗?”冷玉生原来在言木槿出神的那一刻,已经来到了梧桐树下。

言木槿被这突来的声音吓得差点没坐稳,幸好她平衡能力比较好,才没从树上干掉下来。“玉生师兄,差点被你吓死。”言木槿娇嗔的说着,然后爬到最下面的树干上,从树上往地面上跳。

想象之中的落地并没有出现,原来冷玉生在一边飞身跃起,轻轻抱住了她。冷玉生踩着树干借了一下力,抱着言木槿稳稳落地。梧桐树轻轻一晃,树上的残雪散作漫天飞花,洒落在两人身上。

如此浪漫的场景,言木槿深深地陷入冷玉生那带有魔力的眸子中。两人落地之后,冷玉生手扶着言木槿,言木槿微微靠着冷玉生的肩膀往后仰。言木槿的心跳瞬间乱了节奏,略带羞怯的搂住了冷玉生的脖子,吻了上去。冷玉生的脑海中瞬间闪出了一个画面,一个女子拉住他的衣领,强吻了他的情景。

言木槿坐在断崖边,脚下便是悬崖。这种脚悬空的感觉,给她带来了一种不安全的刺激感。冷玉生拿着一瓶酒坐到言木槿身边。言木槿笑着说:“看来紫阳观四处都有你藏酒的地方。”

“我藏酒可没五师兄那么厉害,六师兄说五师兄用奚若阵来藏酒,我们打算这两天就联手把阵破了,如果里面真的藏有好酒,我拿几瓶好酒给你藏着。”冷玉生打开酒塞,把酒瓶递给了言木槿。

“五师兄和你一样嗜酒,难怪要布阵藏酒来防你。”言木槿拿起酒喝了一口,发现这酒酸酸甜甜的甚是好喝,“这是梅子酒吗?酿得真好。”

“这是几年前酿的,我就猜到你爱喝。”冷玉生说着,把刚才的玉笛拿了出来,递给言木槿。言木槿拿过玉笛,打趣地问:“这是要送给我吗?”

冷玉生点了点头,说:“这玉笛是我七岁上山那年,六师兄送我的。这玉笛陪我走过了我最艰难的日子,有着我的回忆。如今,我想你能代我好好保管它。”冷玉生又用那个迷人的笑容看着言木槿,言木槿只觉得心跳又漏跳了几拍。

“这···算是定情信物吗?”言木槿又喝了口酒,缓解一下自己春心荡漾的心情。以前也没想到自己的居然会栽在一个唐朝人手里。冷玉生转头看,看了一眼言木槿,二话不说,直接吻了上去。

“玉生,我记得你说过,你这辈子只娶妻不纳妾,那杜姑娘怎么办···”两人在走回紫阳观的路上,言木槿终于将憋在心中已久的问题问了出来。

“放心吧,等明年我带你下山回扬州拜见姑母时,我会让姑母去退婚的。”冷玉生说。

“万一你姑母不同意呢?”言木槿问。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只要有师父亲笔的退婚书便可,让姑母去退婚只是走个形式。”

“原来你全部都算计好了。”言木槿没想到冷玉生心思如此缜密。

“自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便做好了娶你的准备。”冷玉生停下脚步,带着一脸真诚的眼神,看着言木槿。言木槿被看得有点害羞,娇羞地拉着冷玉生说:“赶紧回去啦,天黑了。”

言木槿站在登霞湖边的石头上练习吹笛。冷玉生教了她一首《广陵月》,只是没想到她这么没天赋,练了七八天,还是没把调子吹上来。“看来,你俩已经定好终身了。”郑征的声音从言木槿身后传来,言木槿转过身,第一反应就是把笛子藏在身后。“不用藏了,虽然你吹得五音不全,但是玉笛的音色我还是认得出来。”言木槿听到郑征的话,知道瞒不住,把玉笛拿到前面来。

“师兄···”言木槿略带尴尬,不知道怎么开口。

“小九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没什么好害羞的。”郑征宠溺地用手指轻轻点了一下言木槿的头。“其实我还是挺羡慕小九,可以找到自己爱的人。”郑征感叹道。

“师兄你只不过还没遇上你喜欢的人罢了。”言木槿说。

“我家族来自荥阳郑氏,未来的妻子只能在四大家族中挑选。只怕我下山之时,家里的亲事便已安排妥当···算了,不说这些了,你刚刚在练什么曲子?”郑征连忙转移话题。

言木槿说:“玉生让我先练习《广陵月》,师兄,这是什么曲子,我怎么问玉生,他就是不肯说。”

“《广陵月》是玉生自己创的曲子,饱含他对广陵的一切情感,你细品才能感受到作曲人的心情,慢慢体会吧。”郑征说完,转身便走了。

郑征走了之后,言木槿又费劲地吹了一下,鼓得腮帮子发疼。她坐在石头上,看着玉笛发呆。突然她腹部有点微微发疼,她按着腹部,想到可能是TIN管的裂口可能又大了一些。她冷静下来之后,想起之前自己想要和冷玉生表白时,并没有想到让冷玉生退婚。她本意是让冷玉生延后婚期,在她活着的时候,和冷玉生过着策马江湖,琴剑相携的眷侣生活,等到她离开的时候,冷玉生再娶他的未婚妻。如果他退婚了,到时她走了,不管是死在唐朝还是回到自己的世界,冷玉生怎么办?不行,不能让他退婚。

言木槿想着就往清虚阁的方向走,没想到经过东庑时与柳素梅撞个正着。柳素梅抬头一脸惊讶,往后退了几步。她认出了言木槿的衣服还有手上那只玉笛。言木槿微微欠了一下身,就算打招呼了,她一想到柳素梅说她没有妇容妇德的,脸上就没放什么好眼色,但是平时柳素梅也没少给她端汤送饭的,她还是礼貌地施了礼。

“你···玉笛是玉生送你的?”柳素梅看过冷玉生吹过一次玉笛,当时听其他人说,这玉笛是冷玉生的宝贝,现在在言木槿手上,她自然明白什么意思。但是更让她妒火中生的是言木槿的容貌,不仅比她更为美艳动人,更比她想象之中美上百倍。言木槿当没有听到,直接往清虚阁走去。柳素梅在一旁用力拧着丝巾,咬牙切齿。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言如舜英》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