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盛武安宁》

  • 作者:风子丑
  • 主角:燕沐云,云庶妃
  • 推荐:824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1-30 08:20:52

《盛武安宁》 内容简介

《盛武安宁》是风子丑执笔的一本古代言情佳作,剧情令人拍案,文笔极佳,实力推荐。时至十二月初,京都终于下了第一场雪,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抖落了整整一天一夜,第二天树梢头,屋顶,地面已经积累的厚厚的一层雪白,瑞王府洒扫的仆婢们皆穿着厚实的棉袄,将堆积在路上的积雪扫至两旁。叶安宁穿着一

《盛武安宁》 章节试读

时至十二月初,京都终于下了第一场雪,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抖落了整整一天一夜,第二天树梢头,屋顶,地面已经积累的厚厚的一层雪白,瑞王府洒扫的仆婢们皆穿着厚实的棉袄,将堆积在路上的积雪扫至两旁。

叶安宁穿着一身厚实的狐领绣花夹袄,捧着铜制梅花形喜鹊绕梅镂空盖手炉站在窗口望着屋外的雪景。

“叶姑娘,你怎么站在这儿!伤还没好全,万一再着凉了可怎么好!”折枝端着一盆热水进来,看到站在窗口的叶安宁,忙放下水盆赶忙将她拉回到床上。

“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叶安宁无奈的叹了口气,指着脸上已经淡不可见的伤痕,又稍微摆动了一下手臂,那位张太医的医术确实不错,她恢复的很快。

“那也不成,今年的雪虽比往年下的晚了些,可这外头比往年却要冷多了。”折枝依旧摇头反对。

“我没那么脆弱。”她又不是经年养在闺阁的娇弱女子,这点寒冷她又不是没经受过。“王爷不是前几天还送来一件赤貂斗篷么,你拿来给我披上,我们出去转转。”

“可是……”

“哎,别可是了,赶紧的!”催促着折枝取了斗篷,叶安宁披上就出了门,清鹭轩沿道的积雪都被扫的差不多了,这让打算出来踩雪的叶安宁有些期望落空,带着折枝两人随意的散着步,不知不觉就逛到了练武场,雪后练武场的各种器械上也是裹上了一层积雪,倒显得比平日更空旷了些。

没有见到那道熟悉的颀长身影,倒是看到一个着暗影卫服饰的人在用她平日训练用的器械。

“暗风?”

“叶姑娘。”见到叶安宁出现在练武场,暗风停下训练走了过来。

“你怎么也在这里练上了?是你家王爷吩咐的?”

“不是,是属下自己要练的。”暗风躬身抱了抱拳,“之前暗月一直在此训练,上回我们俩交手,属下发现暗月虽然武功进步不大,可身手却比以前却更为迅捷灵敏,所以属下便自己过来训练,望叶姑娘不要介意。”

叶安宁爽朗的笑道:“你若不用我还担心这器械竖在这里都锈了,如果王府中还有其他暗影卫想用,你们便拿去用。”

暗风眼中露出一丝感激,抱拳道谢后便继续开始他的训练,叶安宁驻足看了一会便带着折枝离去。

“折枝,这后花园哪里有梅花么?”她在这里也有些时日了,除了清鹭轩,锦芳园其他的地方她基本很少逛,加上受伤后成天被折枝按在屋里,就更少出去了。

“有啊,出了清鹭轩往北不远就有一处红梅园,这冬日里白雪映红梅可好看了。”

叶安宁眼前一亮,“那我们就去红梅园。”

说完两人又兜转的赶了去,待到了红梅园不远,便看到前方如红云般的连成一片,缕缕清幽的梅香顺着风迎面而来,配上丝丝冰凉的空气,却似那浓纯的酒般多了股清冽之感。

叶安宁贪婪的吸了一口气,漫步走向梅园,却瞧见红梅树间一个同样披着斗篷的纤瘦身影,那身影听到脚步声回转过身,竟是云庶妃。

叶安宁脚步一顿,不知是不是该继续走过去,倒是云庶妃瞧见她过来,嘴角漾起一抹柔和的笑意,在身旁丫鬟的搀扶下朝着叶安宁走了过来。

“叶姑娘也出来逛了,伤可好些了么?”云庶妃声音温和轻缓。

“见过云庶妃。”叶安宁福了福身,“已经好多了,劳庶妃记挂。”

云庶妃浅笑的摇了摇头,“叶姑娘好了便好,不然我心中总有愧疚。”

咦?叶安宁有些不解的看着她,“孙侍妾的事总归是我没有及时发现,差点连累了叶姑娘,也辜负了王爷对我的嘱托。”

云庶妃神色凄然,叶安宁却不知该说什么,孙侍妾的事怎么算也算不到她身上,这云庶妃好像有点庸人自扰啊。

“罢了,不说这些了。之前第一次见到叶姑娘就觉得有些似曾相识,今天来到这红梅园,远远的一瞧倒真让我想到了。”云庶妃颔首轻笑着说。

“是一幅红梅美人图,原在王爷的书房打眼瞧过,那画上的女子和叶姑娘倒有五六分的相似。”

叶安宁微怔,转而浅笑道:“但凡能入画的女子,莫不是容颜绝丽,云庶妃如此作比倒是过奖了。”

“是叶姑娘过谦了。”云庶妃伸出手细心的为叶安宁掸去肩上的几片花瓣雪。“这冬日里煮茶赏梅是为最美,前边的暖亭我刚才让人备了茶水,叶姑娘可愿作伴?”

如此放下身段的相邀,叶安宁也不好拒绝,只能点了点头随同去了暖亭。

叶安宁陪着云庶妃一起赏梅聊天,又被留了午饭,等回到清鹭轩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还未进屋又被燕沐云派来的侍从叫去了书房。

刚入夜的京都又开始下起了雪,叶安宁匆匆赶到书房,刚一进屋却瞧见莫擎也在,燕沐云手中正摆弄着一件弓弩,正是照着上次她画的图纸做的,见叶安宁进了屋,燕沐云放下弓弩。

“不是伤还未好全么,怎么到现在才回来。”话语中流露着毫不掩饰的关心。

莫擎有些尴尬的轻咳了咳,叶安宁也觉得有些不自在,只闷声回道:“只是出去透透气。”顺势将话题一转,“这个弓弩做出来可有试过。”

走上前拿起桌上的十字弩,叶安宁有些熟悉的抚摸着弓弩的每一个部件。

“刚才去练武场试过了,这弓弩的射程虽然不及重弓,可在一定距离内的杀伤力比常用的弓箭伤害高的多,且轻巧灵活。”莫擎有些激动的抢先说道。

“北戎和塞外的一些游牧也喜欢用弩,可他们用的弩远没有这个精巧,想不到叶姑娘竟然还懂的设计弓弩,倒是莫擎之前眼拙。”说罢对着叶安宁一抱拳,比起之前一口一个小丫头,现在莫擎却是对叶安宁心服口服了。

叶安宁有些不好意思的绕着手指,这还真不是她设计的,莫名接受了这么高的评价,她的心里还是有点虚。

“好了,这射日弩已经试过了,你安排多做几只,给暗影卫先配上。”听到燕沐云说出这个有点蹩脚的名字,叶安宁脸上一阵烧。

“那我那边?”莫擎有些期待的看着燕沐云。

“你看着办。”得要燕沐云的允准,莫擎刚毅的脸上也不由的扯出一个笑容,将射日弩往背后一搭便起身离去。

“今天去哪了?”莫擎走后,燕沐云拉过站在一旁的叶安宁,让她靠暖炉近一些。

“也没去哪,就是去了趟红梅园,然后遇到了云庶妃,一起赏梅闲聊了一会。”

燕沐云眼神略微一沉,“以后离她远些。”

嗯?叶安宁露出不解的神色,可燕沐云未再多说,坐回书案上,取出莫擎刚送来新的北戎部落图标对照着地图比对了起来。

叶安宁在一旁看了一会儿不由的抬起头扫视了一圈,果然看到了云庶妃说的那张红梅美人图,不由的走上前去细细观看。

画上的女子也是披着斗篷站在红梅树下,微抬起头正伸手折梅,虽是侧颜,却也看得出女子眉目柔和美好,嘴角扬起的一抹微笑,似冬日中的暖阳,莫名的给人一种沉静安心的感觉。

可是自己与这画上的美人像么?燕沐云一抬头就见叶安宁站在画前发呆,便起身走了过去。

“我们像么?”刚走到叶安宁身侧,她便丢出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

“你说和画上的人?”

“嗯。”

燕沐云扬唇一笑,“你们并不像。只是你来书房这么多回,也不见你对书画有兴趣。”

“有人说我和这美人有几分相似,好奇就看看咯。”叶安宁随意的说道。“不过听你的意思看来这画中美人确有其人?”

燕沐云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红梅美人图,似陷入了一些回忆,“她曾是我最好的朋友。”

朋友?对于这个答案叶安宁很诧异,在她看来答案应该会是红颜知己什么的,“有什么故事?”心中很是好奇。

“你确定想知道?”

额……叶安宁一哽,燕沐云这样的表情她已经太熟悉了,若要听故事十有八九又得“付费”。当即摆着手,“算了,我还是不知道的好。”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