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消失的年代》

  • 作者:吕晶
  • 主角:江骁,翟衍
  • 推荐:321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1-30 12:10:05

《消失的年代》 内容简介

主线角色叫江骁,翟衍的新书是《消失的年代》,它是作者吕晶新写的一本科幻空间新篇,书中主线围绕:“齐国?”我忍不住叫出声来,“难道我们回到了春秋战国时期?”“拜托!”江骁拍了拍我的肩膀,轻轻地说,“只有春秋战国时期才有齐国吗?根据‘中兴’这个年号来判断,他所指的齐国,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南齐。”“那

《消失的年代》 章节试读

“齐国?”我忍不住叫出声来,“难道我们回到了春秋战国时期?”

“拜托!”江骁拍了拍我的肩膀,轻轻地说,“只有春秋战国时期才有齐国吗?根据‘中兴’这个年号来判断,他所指的齐国,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南齐。”

“那墓宫又是怎么回事?”我依然大惑不解,连连发问,“那我们刚才看到的那间青灰色的瓦房又是什么地方?”

“那间瓦房,其实是这个墓宫唯一的进出口。”他缓缓地答道,“这里离齐国有千里之遥,人迹罕至。任何人只要一踏进这块禁区,都会立刻精神失常,然后行为癫狂诡异,但无论如何,却始终走不出这片区域,也许是皇上希望自己的墓宫清静一些,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这个秘密吧。”

“精神失常?行为诡异?”我大吃一惊,“那我们呢?莫非我们已经疯了而不自知?”

“不,你们的神智显然没有受到巫术的影响,对于这一点,我也想不明白。”他慢慢地摇了摇头,发出咯咯的响声,“但是,这并不一定是什么好事,你们很有可能像我一样,永远地被困在这里。”

忽然想到,说了那么多,还不知道他是谁,于是我们大胆地探问:“敢问前辈是?”

“我就是当时皇上重金聘请的一名法师,后来被皇上封为护国大法师,你们可以叫我翟衍。”他见我们露出惊讶的神色,平静地加以解释,“可是皇上并没有兑现当初许下的诺言,反而将我囚禁了起来……哎……”

“***,”江骁义愤填膺,“萧宝融居然比朱元璋还狠毒!”

我愣了一愣,旋即反应过来,江骁是主修历史的,要报出南齐末代皇帝的名字,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

“朱元璋?也许是后世的皇帝了吧,皇帝,大抵都差不多,”他又摇了摇头,接着前面的话题,“整个墓宫的关键之处,就在于墓宫最深处的那口檀木棺材。”

“翟前辈,你是说萧宝融他……”

“不,皇上并不在那里面,其实他死在千里之外,根本没有时间赶到墓宫里来,而他死后不久,齐国也灭亡了,参与墓宫建造的人也非死即禁,要不是你们今天误闯了进来,还真没有人知道这里。”他哀叹了一声,“虽然这里死人极多,但皇上却不在这里,没有墓主的存在终究不能算是墓宫吧,充其量,这也就是一座孤宅罢了。”

孤宅,还是建在地下的。我们生平头一回体验到了与世隔绝的感觉。

“其实,你们只要能找到那口檀木棺材,解开封印,整个墓宫的所有法力和机关就会在瞬间全部消失。只是到那时,我也就不在了。”

声音中含有几分哀戚,原来他竟是依靠这里的法力而存在的。

没等我们说话,翟衍接着说:“但是要找到那里谈何容易,这里处处都是岔道,就像是个极难走的迷宫,而且一旦走错了路,可能就连回头的机会都没有了。”

“啊!”我们忍不住叫出来,纵然我和江骁都是电脑游戏中走迷宫的高手,可是这种真刀真枪的迷宫,还真的从来没有尝试过。

“所以,我把我身边唯一保留下来的法宝送给你们,希望对你们会有帮助。”翟前辈真是善解人意,令人感动,“来,你把那副牌放到他的盒子里去。”

江骁不敢违命,顺从地按他说的做好。

盖上铁盒的盖子,发现竟像焊上了一般,再也打不开来。铁盒的一侧,开着一条狭长的细缝,颇有点像微型募款箱的样子。

“好了,你们可以出发了,记住,碰到不能确定方向的路口或者陷入什么意外的困境,就随机地摇出一张牌,它会给你们一些有用的指示。但是,千万不要随意乱摇,因为,它可能会带来启示,也可能会带来灾难。”说完,他斜斜地瘫坐下去,又恢复到最初的状态,人形渐渐地消退,化作几缕清烟。

“前辈!翟前辈!”无论怎么唤他,他也毫无反应,就和一具普通骷髅无异。四面的回音将耳膜震得生疼。

抬眼看向遍布青苔的那片墙上,他靠过的地方,凹显出几个字形:正气、智慧、胆色。

幸亏江骁是学历史的,平时对文字的发展史也多有钻研,要不然还真是很难看懂这几个介乎甲骨文和篆书之间的文字。

眨眼的工夫,翟衍的骨架和墙上那几个字都像被蒸发了一样,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一切恍若梦境。除了江骁手上捧着的那个黑色铁盒,证明着这一切曾经确实发生过。

我们向那个墙角鞠了鞠躬,然后转身向着未知的前方走去。

地面很潮湿,冷不丁还会踩到蜈蚣啊马陆啊这些多足纲的动物,不过,只要它不沿着鞋子爬上来,我对它们也并没有敌意。

“你说,刚才那个前辈说的话可信吗?”江骁走了几步,停下来问我。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叹了口气,“况且我们现在确实也没有别的脱身之计,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对了,我们把牌摇一张出来看看如何?”江骁拿起手中的铁盒,仔细地端详了一会儿,“我总觉得这里面有点蹊跷,不就是一副牌吗,有他说的那么神吗?”

“别,千万别,”我连忙阻止,“你没听翟前辈说吗,这副牌是不能随便乱摇的,要是带来了灾难怎么办?”

“瞧你吓的!”他不屑地“嗤”了一声,然后把手里的盒子左右摇晃了一下,“你听,这里面似乎什么都没有啊。”

我附耳去听,真的没有听到里面有牌晃动的声音。

我正感到奇怪,他却已经将盒子开缝的那面朝下,用力地摇晃起来,结果,一张牌轻飘飘地落了下来。

那张牌的正面,并没有普通的牌所必备的数字或字母,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张牙舞爪面目狰狞的蝙蝠。

江骁俯身去捡牌,可是牌像是被地上的污水溶解了一般,几秒钟的工夫,便从我们眼前蒸发得无影无踪。

我们正目瞪口呆时,一只蝙蝠从头顶轻巧地掠过,向着前方飞去。

“我还以为有什么呢,原来就是弄个东西给咱们指指路。”江骁会心一笑,“可就是我向来对蝙蝠这种东西没有好感,虽然是益虫,仍然感觉挺恶心的。”

“不是益虫,是益兽啦,蝙蝠毕竟是哺乳动物,我倒觉得还是马陆更加恶心一些。”看到没什么事发生,我也呼出了一口气,“那我们快跟上吧,看看它会把我们带到哪里去。”

“嗯。”他轻轻应了一声,和我一起快步追上去。

蝙蝠飞得很快,一眨眼工夫已经没影儿了,我们正在叹息没能追上它,耳边响起了一种很奇怪的声音。

是风的声音。

风迎面刮来,越刮越大,几百只蝙蝠从前方甬道的拐角处一踊而出,冲我们直扑过来。

我们连忙弯腰蹲下,用双手护住脸部,耳边风声不断,持续了好一阵子。

小心地睁开眼,风声依旧,但那群蝙蝠都不知道死到哪儿去了,看样子它们不像是针对我们来的。

幸亏平时没有虐待小动物的恶习,善有善报,说的一点都没错。

但那阵风似乎还是没有停下来的趋势,反而愈来愈猛烈。回想刚才那群蝙蝠的样子,倒像是被强风给硬生生地吹出来的。

“莫非在这地道里,还装有鼓风机不成?”江骁又开始调侃起来,但是声音明显是颤抖着的。

我不答话,拿手护住眼睛,顶风向前走去,江骁也赶了上来,与我并肩而行。

一个庞然大物赫然挡在我们面前,巨翼扇起狂风卷袭着尘土飞扬起来,几乎要把头顶的灯光都给遮蔽。

“***,这是个什么鬼东西?”江骁倒退两步,像是在问我,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我定睛看去,眼前只觉漆黑一片。脑海中一个激灵,莫非这与刚才摇出的那张牌有关?

蝙蝠。真的是只蝙蝠。

看来这儿的游戏规则远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简单,那一副牌里大有学问。牌上所画的东西,原来并非是凡物,那只蝙蝠,自然也不例外。

“还记得刚才那张牌上画的是什么吗,”我白了他一眼,“叫你别乱摇你就是不听,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江骁不好意思地笑笑:“你说它是敌是友啊?”

“我哪儿知道!”我抬头看了看那巨蝠隐隐泛着绿光的小眼睛,“管它是敌是友呢,反正小心点吧,小心点总是没错的。”

还没等江骁回话,巨蝠忽然向我们逼近过来,就像是一整片黑云乌压压地朝我们移动。

“妈呀!”我和江骁转身就跑,虽然前面并没有别的出路,但是趋利避害是人的天性。

江骁跑出没两步,就被一块石头绊倒了,狗吃屎地摔了一跤,身体下面发出“咯”的一声,感觉就像是压扁了一个乒乓球。我顺着声音低头一看,一块圆柱形的小石头被他用手按得陷到了地下。

刚反应过来,在前方五六米远的地方,一扇石门从天而降,把来时的路完全堵死。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