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魔王翻身记》

  • 作者:宁长卿
  • 主角:萧信,宋远文
  • 推荐:478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2-09 08:42:45

《魔王翻身记》 内容简介

有很多朋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魔王翻身记》的故事,是作者宁长卿所编写的婚恋故事,作品的设定还是很有看头的,极力点赞,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文。宋远文的想法很美好,现实却给了他当头一棒,因为前期在北苏晃荡的时间太长,季节都不知不觉到了寒冬,但看小白每天裹得跟个小白包子一样就知道什么时间了。就算再不情愿,他也必须踏上回京的路程。不同于萧信,隐居

《魔王翻身记》 章节试读

宋远文的想法很美好,现实却给了他当头一棒,因为前期在北苏晃荡的时间太长,季节都不知不觉到了寒冬,但看小白每天裹得跟个小白包子一样就知道什么时间了。就算再不情愿,他也必须踏上回京的路程。

不同于萧信,隐居于炼狱森林,就在北苏境内,他家可是在南明,二者一比就不是一个远字可以形容的了。为了自己的身体,同时也考虑到小白不像他们几个这么抗折腾,最后定下里提前一个月就往回赶。

“茅源兄弟,不知道你们去没去过霓虚山。”这一日在路边歇脚的时候,萧信冷不丁问了这么一句,打破了沉默的氛围。

闻言,低着头的宋远文眼中闪过一丝难以捉摸的光芒,待抬起头看向萧信的时候已经恢复了清明。

“没有,我是南明的世子,哪有这么容易出来。”

“你们也快回去了,下次能够恣意畅游还不知道什么时候。霓虚山乃是我们江湖第一门派凌霞宫的所在,有没有兴趣去看看。”

“凌霞宫,那个江湖传奇南宫望辰的门派?”宋远文的眼睛亮了起来,还带着一种棋逢对手的激动。

萧信点头。“不错,凌霞宫的宫主就是南宫尊主。”

“那好啊,怎么走,能去吗,时间来得及吗。”

“距此不远,来回四日即可。”

“那还等什么,走啊。程焰收拾收拾东西上路,小白过来,山路不好走,大叔抱你。”

萧信:……您这执行力令人刮目相看。

程焰、景航、景翰、慕凡:……

世子您这是抱小白小朋友抱上瘾了吗,十二岁小女孩也得几十斤啊。

小白:……

大叔,我不是小孩子,自己会走的啦。

因为时间紧迫,他们的赶路速度相当惊人,宋远文一路抱着小白还是让这个没吃过太多苦的小姑娘小脸煞白。紧赶慢赶终于在来到了霓虚山南坡下的城镇,雪狼镇。

雪狼镇是一个神奇的地方,这里的一切都和雪狼有关。

不是传言,是真事,前朝太子失踪的当天,一大堆雪狼不知道为什么排着队闯入了这个小镇,奇怪的是一个人都没有受到雪狼的伤害,这些雪狼出奇安静地趴在原地,一开始神情哀伤,后来精神抖擞的站了起来,两天后又自行离开。

同样是真事,前朝覆灭那一天的夜晚又出现了一群雪狼,在城外仰天长啸,声音哀婉凄厉,等到天亮后这群雪狼就散开回到霓虚山了。

因为两次雪狼事件,所以当地百姓认为这里的雪狼是有灵性的,搞不好还成仙了,所以把雪狼奉为吉祥物,在雪狼不伤人的情况下绝对不去伤害雪狼,也把这里的地名改为雪狼镇。

雪狼镇是距离霓虚山南坡最近的一个地方。因为它是前朝就存在了的,百姓早就在这里扎了根,不太好迁移,凌霞宫当年也不是对百姓霸道的人,也因此没有理会雪狼镇的存在,也为他们开放了霓虚山的很大一部分来保证基本的生活。

来游览霓虚山的人很多,雪狼镇也因为这个赚了不少钱,只要没进入凌霞宫规定的区域也基本没人管。

但是想要进入规定的区域就难了,要么偷偷进去,要么有本事的整个令牌进去。

正常情况下,胆子大的会选择第一个方法,但是宋远文却不,不知道什么时候让程焰找人整了几个木制的令牌出来,在路过的人的惊异目光中走进了霓虚山。

宋远文可是在凌霞宫有关系的,有关系干嘛不用,大出血就大出血,不用白不用。(画外音from萧信:宋远文,我终于看清楚你的胆子有多大了。)

“哇塞,幻影霓裳,这可是是凌霞宫不传世名酒霓裳暗影的原料之一啊。”小白突然从宋远文怀里跳出来扑向一朵鲜艳的花。

“小白,你认识这个东西?这个东西也是在萧家的机密文件上才能看到。”萧信问道。虽然不是第一次听说,但也是第一次见,只一眼,萧信就被幻影霓裳迷住了。

那是一朵红色的花,红的炽烈,红的火热。像太阳,像流光溢彩的梦境。花瓣是窄窄的,也是很长的,越往外花瓣越宽,如同华丽衣裙的裙摆,天上神女的霓裳。

在场的人,除了小白都被幻影霓裳的美艳震撼到,就连宋远文也没有例外。

“我在少主姐姐的书上看过,而且我爹娘都是最好的厨子,这些和吃喝有关的东西我都知道。你再看那边,那朵白色的,也是霓裳系列的花,也同样是霓裳暗影的原料之一,叫做月影霓裳。”

顺着小白指的方向看过去,是一朵白色的花,和幻影霓裳的形状一模一样。不过它是白色的,雪一样的白色,纯洁美好,像天上的明月,白璧无瑕。

“好美。”萧信不由得赞叹,不亲眼见永远不知道天地间还有如此美丽的花朵。

只有细心的慕凡发现了一丝丝不对劲,少主姐姐???

“霓裳系列的花还有黄色的光影霓裳,蓝色的水月霓裳,不知道霓虚山上能不能看到呢。”现在他们是在南坡,温暖异常,霓虚山可以看的地方里最好看的一处。

北坡是禁地,完全不开放,不允许任何人进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情在北坡是不可能的,所以景色咋样没人知道,只知道北坡常年积雪。

“幻影霓裳、月影霓裳、光影霓裳和水月霓裳这四种奇花都是霓裳暗影的原料吗?难道它们四种花放在一起会有意想不到的反应吗?”萧信好奇地问道。

“不错,要不然它的‘霓裳’二字是哪来的,‘暗影’两个字也不是浪得虚名啊。”小白一派天真,一双清亮的眼中毫无杂质,形容的十分详细,就像真的喝过一样,让人由不得不相信。

萧信也笑了。“也是。”

只有宋远文的脸色有点不好看,盯着萧信,再看看小白,略微有点气闷。

他们一路走到了凌霞宫的门口,终于发现了一朵黄色的光影霓裳。

结果被凌霞宫的看守发现了。凌霞宫的看守看到他们先是一愣,然后叫来了十个人准备动手请人。

宋远文眼疾手快的掏出来了一块令牌,往那些个护卫眼前一亮,护卫全都愣住了,彻底愣住了,趁着他们发愣的空档,慕凡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把宋远文和萧信弄走了,顺道给程焰、景航、景翰一人一个爆栗,把同样发愣的三个人弄清醒赶紧跑了。

结果被带走的某世子半道又折回来,抱起还有点发蒙的小白就跑,一点都不带犹豫这是个孩子还是女人的。

大家:……

世子你只是个大叔,不是小白家的奶爸。

由于这一切发生的太快,萧信和小白根本没有看到,宋远文拿出来的令牌不是他们手中的木制令牌,而是一块玲珑剔透、闪着七彩光芒的小巧牌子,同样他也没有注意到那些护卫一开始异常的目光和最后发愣时眼中的震惊。

逃离了凌霞宫护卫监控范围的一行人坐在一棵大树底下乘乘凉顺顺气,喝点水吃点东西恢复恢复元气。几个人都跟霜打的茄子一样没电了,连看风景的力气都没了。

苍天啊,在霓虚山跑路太累了,又要担心身后的凌霞护卫,又要小心脚下的珍惜花草。好在成功地跑出来了,要真的被凌霞宫扣住了那就不只是现在这样这么累的问题了,估计像他们这些有令牌的脸上能带上点颜色,没令牌的估计需要类似于轮椅的东西辅助他们回家。

休息了有一段时间,小白精神抖擞地把暂时不想起来的宋远文拽了起来,兴致勃勃地去寻找霓在虚山的霓裳暗影原料之一水月霓裳。

宋远文无法,妥协了,反正休息的差不多了,再走两步应该没什么问题,于是就用同样的方法把程焰他们几个拽了起来,而萧信的待遇好一些,是求着他慢慢起来的。

程焰他们几个皮糙肉厚的没什么问题,就是苦了慕凡,刚才费了大力气,现在还没缓过来,还好宋远文考虑到他的状况,让他在原地休息,然后自行活动,全当今年给他多放一次长假,等他们玩的差不多了再给他千里传音通知他,实在不行就让他先行回府。

这次他们跑的方向是西坡。南坡的开放程度比较高,好东西少,能碰上幻影霓裳、月影霓裳和光影霓裳三种花和一些珍奇物种已经是谢天谢地了,要想看好的就要去东坡和西坡。

考虑到萧信和要回家的问题,宋远文跑的时候就决定了南坡看不全就去西坡的计划,根据时间来看去东坡是不可能的。

还没转悠到西坡,天就黑了。几个人生了一堆火,围在一起取暖。

“咱们来的时候经过了雪狼镇,那里的一切故事都是因为雪狼,说明霓虚山上的雪狼不少。狼经常在夜晚出没,咱们不会碰到吧。”萧信大口大口的啃着刚刚烤熟的鸡,面带担心的的问到。不过根据他的吃东西的动作,倒是一点看不出有什么担心的。

宋远文和小白与萧信的动作神一致,也在啃烤鸡。

“这个你不用担心,这里的雪狼是有灵性的,只要不对雪狼表现出敌意,哪怕你就站在它对面也不会攻击人的。”万万没想到,这次开口的居然是一直保持沉默的宋远文,虽然之前的沉默扶着这个活蹦乱跳的世子来说实在是有些不正常。

“不攻击人?”萧信有些意外。“那霓虚山的雪狼就只捕食这里的野兽吗?”

“那倒不是,”宋远文喝了一点刚刚煮熟的蘑菇汤,说,“雪狼这里是站在食物链最高层的生物,这里比较诡异,没有老虎、狮子之类的其他猛兽,也没有物种和它们抢吃的,但是这里的兔子呀,鹿啊,鸡啊什么的还是不够它们吃的,所以有时候也会吃一些植物。”

“植物?”萧信和小白感觉自己受到了一万点惊吓。

“没错,”宋远文倒是无比淡定,“不过它们吃的可不是一般的植物,灵芝、人参,全都是些珍贵的药材,要不然这群雪狼这么有灵性。还有啊,这群雪狼嘴也特别刁,喜欢吃月影霓裳,四种霓裳花里除了月影霓裳全都不吃。曾经有人在雪狼面前把一朵月影霓裳摘走,结果雪狼发疯把这个人所有吃的都卷走了,直到那个人又摘了一朵月影霓裳给它吃才算完。”

萧信看蒙了,这是啥情况,都叫什么事啊。什么时候有狼开始吃素了,还吃花,还特别挑食,他们萧家掌管情报这么多年都没听说过这么奇葩的事。

本来他还不信,结果一偏头看见距离他大概五米的地方有一只落单的雪狼,低着头在啃什么东西,仔细一看真是吓了一大跳,那是一株生长超过十年的人参。那只雪狼三下两下把人参刨了出来,然后三口两口的就吃光了。

吃完了还很舒服地晃了晃尾巴,抖了抖身上的毛,无视掉对于其他狼类来说美味的宋远文几个人和暖和的火堆,很潇洒地就走了。

奇葩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萧信算是明白之前宋远文无意中说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了。尤其是见到宋远文以后,遇到的奇葩事更是多到让人难过的地步了。萧信算是想明白了,宋远文这个不靠谱的纨绔世子就是个满脑子只剩下玩的家伙,只要不触及他的底线即不犯法,他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玩到一切奇葩事都出现,能把本来八竿子打不着的奇葩事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说白了就是一个奇葩事集中营。

原本这对萧信来说是个好事,两个月的见闻赶得上以前两年的经历了,所以萧信忍了,反正世界观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今天的雪狼事件让他的世界观崩塌了,这都是些什么鬼。

“小白、茅源兄弟,你们怎么知道这么多。”萧信突然想到了什么,装作什么都没有的问了一句。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