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

  • 作者:泪幻儿
  • 主角:秦瑾瑜,藏书阁
  • 推荐:707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2-14 08:43:56

《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 内容简介

光环人物是秦瑾瑜,藏书阁的故事《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此文是泪幻儿执笔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无懈可击设定回味无穷,绝对是值得追的火爆创作,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秦瑾瑜在宫中的这几日,不是在熟悉宫中的环境就是在读书修炼,一开始还有些玩耍的心思,最终还是架不住魏清淮三天两头对她的催促,只好老老实实地呆在住所读书。秦瑾瑜机敏聪慧,在秦家的时候便有专门的先生给她授课

《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 章节试读

秦瑾瑜在宫中的这几日,不是在熟悉宫中的环境就是在读书修炼,一开始还有些玩耍的心思,最终还是架不住魏清淮三天两头对她的催促,只好老老实实地呆在住所读书。

秦瑾瑜机敏聪慧,在秦家的时候便有专门的先生给她授课,因此看着魏清淮以前的书本倒是不觉得费解难懂,偶尔有疑惑的地方,魏清淮给她稍微解释一二,秦瑾瑜便也明白了。

“既然如此,你为何又来求助本宫?”贤妃听闻秦瑾瑜在学业上并不艰难,很是欣慰,见秦瑾瑜前来求助,便问了一句。

“我不知该如何修炼。”秦瑾瑜有些委屈。

她之前修炼过很多次,效果都不佳,幸而平日里常有灵气自动附着到她身上来,否则,她现在连一朵花都控制不了。

贤妃显然有些意外:“修炼的事你不必着急,过几日陛下会着人为你测试属性,届时,自然会有人教你。”

秦瑾瑜有些踌躇:“可是我……可是我和别人不一样……”

贤妃愣了愣,令周边的人都退下,淡淡地道:“如何不一样?”

秦瑾瑜茫然地扯着自己的袖子:“别人能控制的我都能控制。”

她这般说着,殿内却无端的多了一股风,那风刮的毫无章法,只是在室内胡乱的吹。

贤妃感受到了那股风,看着秦瑾瑜的眼神当中染上了一丝的不可思议。

宫内能控风的只有五皇子魏清璃的伴读——荣亲王世子,而如今殿内只有秦瑾瑜,这风从何而来,不言而喻。

贤妃忽然间想起了自己招秦瑾瑜进宫之前,父亲曾派人给她送来密函,说秦瑾瑜身怀异能,天资过人,万万不可小觑,那时她未曾多想,只是以为秦瑾瑜比寻常的孩子要聪慧一二,如今再回想起来,父亲或许早就知道了秦瑾瑜的能力,才暗中催促自己召她进宫。

而秦瑾瑜的属性也的确不好修炼。

自从人类觉醒了异能这一千五百年来,还从未有人拥有秦瑾瑜这般可操控万物的能力。

既然没有先例,自然也没有可供秦瑾瑜参考的修炼方法。

也就是说,在其它皇子公主们都可以参考无数前人所积累下来的宝贵经验的时候,秦瑾瑜只能自己摸索着前进。

贤妃经历过无数风浪,先前略有失态,如今倒是回国了神来,她见秦瑾瑜神情茫然,似乎有些不知所措,连忙安抚道:“过几日,陛下会令人测试你的属性,你既然有这样的能力,必得陛下的重视,陛下向来惜才,自然会想尽办法暗中找人来教你修炼的法子,你不必心急。”

秦瑾瑜这才松了口气。

既然贤妃这么说,想必自己日后也是可以和常人一般修炼的。

贤妃见秦瑾瑜面露期待,眼中亮晶晶的,又严厉道:“纵使你这能力非常不一般,却也不能对外显露,更不可骄傲,平日里要低调,知道吗?”

秦瑾瑜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

虽然不知道贤妃为什么要提出这样的要求,但她还是准备照做。

毕竟贤妃是她亲姨母,事事为秦家考虑,既然是她的吩咐,想必都是有道理的。

“恭喜娘娘!”秦瑾瑜走后,秋涟喜不自胜:“没想到七公子竟然有这样的造化,陛下惜才,若是他知道了,定是会对公子刮目相看的!”

相对于秋涟的激动,秦紫仪却较为冷静。

她沉静地道:“瑾瑜是否有这般的能力,还要看几日之后的测试。”

秦瑾瑜从贤妃的寝殿出来之后,便央求芳云带她去藏书阁。

据说藏书阁内有大量的珍贵的书籍,若是她能在藏书阁内找到一些有助于修炼自己修炼的书就好了。

秦瑾瑜带着想要修炼的满腔热情,走得飞快,眼中满是期待。

秦瑾瑜满心都在即将要进入皇宫著名的藏书阁的喜悦当中,忽然之间,一个不明物体横空飞来,撞到了秦瑾瑜的前额。

锦画惊呼了一声,赶紧给自己公子揉着撞出了红印子的额头,

秦瑾瑜晕头转向之间,只听见有人惊慌地责怪道:“我早说了这样是不行的,你看你都砸到人家了!”

被责怪的那人显然也吓了一跳,很快便恢复了冷静,显然对之前那人有些不屑:“被砸的不过是个世家的公子罢了,你急什么?”

魏蒹葭和魏清璎刚下了学,正在这儿练习刚刚所学的内容,没想到差点儿误伤了秦瑾瑜。

秦瑾瑜慢慢地回过神来,才发现撞到自己的竟然是一截树枝,而那一截树枝随着那边两人的方向移动而去。

为秦瑾瑜领路的宫女芳云已经麻利地跪下了:“见过六公主,见过小郡主!”

秦瑾瑜猛然间抬头,目光灼灼地看着那个被称为小郡主的女孩子。

六公主魏清璎和魏清淮一个年纪,见秦瑾瑜朝这边看来,觉得自己和魏蒹葭好像闯祸了,拉着魏蒹葭就想跑。

“真没出息,”魏蒹葭从魏清璎的手中抽出自己的袖子,言语间对魏清璎的害怕很是不屑:“我们都是皇族,有什么好怕的?”

那小公子又没什么事,不过是被撞了一下而已,难道陛下还能为了一个臣子的孩子去为难自己的女儿和侄女吗?

魏清璎虽是公主,却懦弱惯了,被比自己身份低的魏蒹葭这般一说,也不反驳,只是弱弱地道:“前几日父皇还为了那秦家的公子罚了十一妹……”

秦瑾瑜则是朝着魏蒹葭跑了过去。

魏蒹葭身份贵重,父亲怡亲王是皇上最为亲近的兄弟,母亲是华国的贵女,她本人素来心高气傲,见秦瑾瑜径直地跑来,下意识地以为秦瑾瑜要找自己的麻烦,当即冷下了脸,喝斥道:“你这是做什么?”

秦瑾瑜不顾周围人震惊的目光,笑眯眯地扯住了魏蒹葭的裙摆:“小郡主,您刚刚是怎么操纵树枝的,真是厉害!”

魏蒹葭正好能熟练地操控树枝,想必是木属性的。

秦瑾瑜如今最擅长操控树木之类的东西,她和魏蒹葭的属性虽不完全相同,却有相通相似之处,若是能让魏蒹葭指导她一二,倒真是件好事。

听到来自于外界热情的夸奖,魏蒹葭的面色还是很冷,嘴角却已经有了笑意:“本郡主凭什么要告诉你?”

秦瑾瑜依旧笑眯眯:“几日之前,护国公主打了我,被陛下骂了罚了,今日小郡主操控树枝打我……”

魏清璎看向她的目光带上了些许的不可思议:“你就是秦瑾瑜?”

魏蒹葭的脸则是黑了。

眼前这小娃娃长了一张可爱到让人不由得心生喜欢的脸,面上是一幅天真无邪的表情,竟然会这般地威胁人!

几日前皇帝为了秦瑾瑜责罚魏清婉一事的原因过于的复杂,宫中的妃子们各个都明白这其中的缘故,孩子们却不懂,只道秦瑾瑜是个厉害的角色,就连陛下最为宠爱的护国公主都被她罚了,以后他们是万万不能去惹秦瑾瑜的。

魏蒹葭想起这一茬,只觉得憋屈的很,她虽然尊贵,在宫中为六公主做伴读,她父亲却是万万不允许她惹事或者被罚的。

秦瑾瑜依旧死死地拉着魏蒹葭的袖子不放手:“我真的很想学习一二郡主的法术,郡主可否教导一二?”

魏蒹葭表示不服。

她堂堂郡主,平日里都是和公主皇子们混在一块儿,怎能屈尊去教导臣子的儿子?

魏清璎的生母出身低贱,她向来也胆小,因此小声地对魏蒹葭劝解道:“你随便教他点什么,将她打发走便是了。”

魏蒹葭想了想,终究还是放不下身段来,板着脸问秦瑾瑜,意图转移话题:“你这是准备去哪里?”

秦瑾瑜实话实说:“去藏书阁找书看。”

魏蒹葭听着,忽然间笑了:“藏书阁有两本书有修炼之法,我平日里就是看书修炼,你既然要去藏书阁,找到那两本书,仔细钻研便可。”

秦瑾瑜不知道魏蒹葭为何突然改变了注意,惊喜道:“是什么书?”

“一是《木系修炼法》,二是《长绝》。”

“多谢郡主!”秦瑾瑜兴奋地走了。

“你这回倒是转了性子了,”魏清璎惊讶地看了魏蒹葭一眼。

魏蒹葭的性子十分的倔强,根本不轻易地改变主意,怎么今日这般的好说话?

而且她推荐给秦瑾瑜的那两本书也的确是她平日里修炼所看的书。

“真笨,”魏蒹葭的嘴角浮现出冷笑:“那两本书在藏书阁各自都只有两本,其中两本在我这儿,另外两本在太子那儿,那小子就算是费劲了心思,也找不到的。而且……”

魏蒹葭笑的更加的恶劣:“那蠢小子就算拿到了书,也不认得字啊。”

与此同时,呆在藏书阁的秦瑾瑜陷入了迷茫。

如此多的书籍,密密麻麻地摆在架子上,而她认得的字只是少数,这该如何去寻找那两本书?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