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尼福尔海姆之诗》

  • 作者:一只居居
  • 主角:希克斯,今天下午
  • 推荐:974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7-20 14:14:29

《尼福尔海姆之诗》 内容简介

《尼福尔海姆之诗》作者:一只居居,奇幻类型网络创作,主人翁:希克斯,今天下午,本网络故事书中主线围绕:“别废话!”希克斯咬牙切齿地揪着络腮胡的衣领,眼里的怒火看上去随时都会喷涌而出,站在一旁的大小山兄弟见状连忙挪到一边去,生怕承受莫名的怒火,就连络腮胡的那些兄弟手足,这时候也一个个地跟吃了哑巴药一样默

《尼福尔海姆之诗》 章节试读

“别废话!”希克斯咬牙切齿地揪着络腮胡的衣领,眼里的怒火看上去随时都会喷涌而出,站在一旁的大小山兄弟见状连忙挪到一边去,生怕承受莫名的怒火,就连络腮胡的那些兄弟手足,这时候也一个个地跟吃了哑巴药一样默不作声。

“你们今天下午有谁在这里向北大概五公里左右的地方行动过?”

希克斯恶狠狠地说道,说话间眼神扫过瑟瑟发抖的众人,锐利的目光犹如一头正准备捕猎的鹰隼,躺在床上的那些全都是他的猎物。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络腮胡脸色煞白,虽然这很大一部分是于他身上的伤势,但更多的还是希克斯带给他的压力,那只揪住了他衣领的手就像是铁钳一样,让他连一丁点挣扎的心思都兴不起来。

“我今天在那里被人硬塞了一个麻布袋子,里面装满了廉价的白色衬衣和马甲。”希克斯一把将络腮胡推了出去,指着自己身上穿着的那套衣服说道。这只是一套普普通通的衬衣和马甲而已,光看材质都能看得出来这不是什么高端的货色,希克斯一直穿在身上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可自从先前听大山解释完他们跟络腮胡子车队的关系之后,他就越想越觉得不太对劲。

这很明显就是把他当成‘销赃’的对象了,会做出这种事的,除了眼前这个络腮胡子带领的摩托车队之外,希克斯想不出其他的可能性。

难怪当时那个家伙会嚷嚷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原来是这个意思,想到这里希克斯的脸色不由变得愈发阴沉。

“你这是......被坑了吧。”大山在旁听得真切,忽然明白过来为什么下午见到这群家伙的时候,明明全员看上去都脏兮兮的却穿着崭新的白色衬衣,纯白和灰头土脸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而这也是他们一开始对希克斯他们一群人不屑一顾的原因。

“快说,你们今天下午有没有人在那边行动过?”希克斯眯着眼睛凝视着靠在墙壁上的络腮胡。

“我......”络腮胡无力地靠着冰冷的墙壁,感受那种阴寒从自己的背后渗入,但却怎么都比不上希克斯给他带来的感觉,浑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头皮当场就炸开了。他转过头看向其他一直都秉着呼吸生怕引起希克斯注意的那些兄弟,每个人看到他的目光扫过来的时候神色骤然都紧绷了起来,这个时候络腮胡随便的一个指认,都很有可能会让他们天人相隔。

“今天下午我们兄弟一群人都还在镇子中心喝酒,没人来到这边缘地带啊。”

络腮胡子沉思了许久,终于才敢开口说道:“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们所有人都在场,没有一个人缺席。”

“这么说不是你们的人干的?”希克斯死死地盯着络腮胡,锐利的眼神仿佛能够穿透对方的心,络腮胡虽然在瑟瑟发抖,但难得的却是他的眼神前所未有的坚定,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

“会、会不会是那个人干的好事?想嫁祸给我们?”距离络腮胡病床最近的一个年轻人忽然开口说道,但话音未落就吃到了络腮胡的一记老拳。

“不会说话就别说话,我跟这位老大说话的时候,有你插嘴的份吗?!”

“等一下。”络腮胡好像没有停下来的打算,一拳拳地砸在那个说话的青年身上,恨不得把他打死的样子,但希克斯看得出来那其实都是装的而已,如果真要下重手的话,以后者现在的伤势,络腮胡一拳就能给他整懵了。

络腮胡闻言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乖乖停下了手,只是眼神恶狠狠地盯着那个青年,生怕他又会飚出什么‘胡言乱语’。

“你说一下,刚刚你说的‘那个人’是谁?”希克斯抓住络腮胡的手甩到了一边,自己则是站到了两张病床之间,居高临下地注视着满脸悔意的青年。

“那个、那个人他是......”青年心里很是后悔,自己刚刚没经脑子的一句话直接把自家老大给坑了,可他既不敢得罪眼前这个暴龙一样的恶徒,又不想出卖自家的老大,被夹在两者之间搞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

“还是我来说吧。”看到青年踌躇不安的模样,络腮胡沉默了许久终于长叹一口气,好像将心里一块大石头放下了一样,“你说的那个人很有可能是我的弟弟。”

“你弟弟?”希克斯眉头紧锁,如果他们两个是兄弟的话,不是应该一起行动的吗?

“我的亲生兄弟,一开始也是这支车队的一份子。”络腮胡神色黯淡,看上去忽然像是老了十岁一样,眸子微微半阖,语重心长地说道:“这件事说来话长,要从......”

“说来话长那就长话短说,你要是敢长篇大论小心我废了你!”希克斯没什么耐心,抬起一巴掌拍在了络腮胡的脑袋上。

“噢噢,我那个弟弟背叛了我们,离开了这支车队,自力更生去了。”

“就这么简单?”希克斯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呢对方居然已经说完了。

“额,这只是结果而已......”络腮胡子尴尬地笑笑,“他厌倦了我们的生活方式,说这事欺压弱者的行为,不是我们这种人该有的生活方式,所以他离开了我们。”

“而且还经常跟我们作对,老大这事你也要说明白啊。”这时候忽然有人接腔说道,希克斯转过头看去,发现说话的人正是最开始被他一脚踢翻在地,还因此断了一条腿的那个‘小罗’。

“耗子不仅离开了我们,还经常从其他的车队那里抢夺物资,跟穷人做廉价的交易,而后还将欠下的债务都转移到了我们这种人的身上。”小罗神色狠厉,要不是因为耗子,他们也用不着那么频繁地干这种事,也不会莫名其妙就惹到这个可怕的男人,他的脚或许也就不会断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那个将东西白送给我的家伙,很有可能就是你们队长的弟弟?”希克斯眉头一挑,“一个洗心革面劫富济贫的家伙?”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尼福尔海姆之诗》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