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换酒令》

  • 作者:晴茶旧事
  • 主角:葛中离,葛少侠
  • 推荐:529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7-20 17:47:53

《换酒令》 内容简介

火爆作品《换酒令》由晴茶旧事最新力作的武侠类型的网络创作,情节中的光环人物是葛中离,葛少侠,内容令人拍案,实力推荐。主要讲的是:葛中离瞟了无殇一眼,又朝着棺材里的人慢慢走了过去。这张脸,依旧面色如常,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他将手在这个人的脸上摩挲了一圈,若是寻常的人皮面具,应该早就被他找到了缝隙,撕扯下来。可是他找了很久,这张脸

《换酒令》 章节试读

葛中离瞟了无殇一眼,又朝着棺材里的人慢慢走了过去。

这张脸,依旧面色如常,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

他将手在这个人的脸上摩挲了一圈,若是寻常的人皮面具,应该早就被他找到了缝隙,撕扯下来。

可是他找了很久,这张脸又似乎与平常人的脸没有什么区别。

他将信将疑地看向了鬼头张,又顺着鬼头张的目光看向了无殇。

无殇一个人,坐在帘幕后,轻酌小酒。

鬼头张眉间轻拧,呼吸间长吐了一口气,“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有闲情喝酒?”

“我为什么不能喝酒?”

无殇斟酒的姿势很风雅,每次都只是浅浅地斟上一小半杯。

喝酒的姿势也很风雅,两根手指轻轻拈起酒杯,先在鼻下三寸微微一嗅,品相观色识味,一边的水袖撩起半遮着面,另一只手便将那酒杯送入了面纱遮掩下看不清的丹朱唇中。

一颦一笑,一眸一唇,皆似画中之仙,透着一股子云淡风轻。

饮罢,她还不忘闭目细嚼此中滋味,流香四溢。

她微靠在椅子背上,便觉有些微醺,倒不知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还是应须得酒遣春愁了。

“世间事已太过纷乱,世间人已太过无情,都到了这个时候,难道我就喝酒这么点小爱好,也要被人夺了去?”

鬼头张见无殇仍是这副无所谓的姿态,便知她心中自有计较,也不再多说些什么。

无殇拈起酒杯示意葛中离等人,“这可是陈年的桃花雪,几位朋友,当真不打算来尝一尝?”

“桃花雪?”葛中离听到这个名字突然想起了什么,他知道她指的是什么,“可是那十年陈酿?”

无殇点了点头,她知道想说的话葛中离已经参透了大概,就不再多言,又自酌自饮了一杯。

“什么是桃花雪?”

环儿看在座的人都不再说话,有些奇怪,她并不知道,这桃花雪的含义。

“你尚年幼,有所不知。

这桃花雪酿的取材可谓是终年可遇不可求。

渝州地界,三月桃花始芳菲,本该是万物回春的时节。

只不过,春寒料峭,天意难测,有时候桃花已经遍满山野,然而一夜之间又被白雪覆盖。

小雪初霁时,花香赋予雪中,雪水融于花瓣。

几经反复,桃花与雪缠绵悱恻彼此渗透,用这含雪桃花酿出来的美酒,可以说是千金难求。

一个人,一生中只怕也看不到几次桃花雪。

最近的一次,有这样的盛景,那便是十年前了。

只不过十年前渝州城中那场动乱,惹得人人无暇采摘,所以十年期的桃花雪,最为难求。

这位夫人还能在此浅酌十年前的佳酿,已经可堪称之为奇了。”

听着葛中离的解释,环儿似乎明白了桃花雪的意思。

可面前的这个女人无端端提起十年前的往事,又是何意?

她看着葛中离,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依夫人所言,这具尸体,与当年黑乔帮之事有关?”

葛中离不由得攥紧了手中的枪,十年前的事他虽不曾参与,但多少也有些耳闻,而听到的,都是些骇人听闻的故事。

无殇沉默了许久,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咳……咳咳……我不过是请你们尝尝我私藏的佳酿,竟不曾想葛少侠的心思却飘到了这么远,倒是我的过错了。”

不是么?

那她的暗示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她真的什么都没有暗示,只是随口一说罢了?

不对,她绝不是这样的人……

一连串的想法浮现在葛中离的脑海中,面前的这个女人,他看不透,却反而被其看得透彻。

倏忽之间,他的面前已经多了一个人。

这女人刚刚不还坐在帘内喝酒,却怎会弹指一瞬间就到了他的身边?

如果真是如此,那此人的轻功必定深不可测。

葛中离又开始在心中估量着,也是,若没有些异于常人的本事,她又怎么能这样留在顾承风身边呢?

无殇的长袖拂过棺材中的人的面颊,翻手间,一张人皮面具已经丢到了葛中离的手中。

再向棺材中看去时,这俨然是另一张素未谋面的脸孔。

“枉你还哥哥、哥哥的叫得这么亲热,却连自己的亲哥哥都认不出来?”

无殇瞟向一旁已经愣住的环儿,捂嘴一笑。

环儿在一旁已经面色铁青,她细想着,这么些日子以来,在她身边的究竟是这个人,还是她的哥哥,她已经分辨不清了。

如果是这样,那这个冒充的人为什么会对他们兄妹这么熟悉,而她的哥哥,又究竟去了哪里,是死是活?

如果这到头来只不过是场误会,顾影并没有杀了她的哥哥,那他们此番来报仇也好,讨公道也罢,也都成了无稽之谈。

“这么说来,那给他假的七齿穿魂钩的鬼头张也是假的?”

葛中离反问,这一连串的变故并不曾在他的预想里。

鬼头张冷哼一声,“老夫可是如假包换站在你面前,至于其他的人,不提也罢。”

到头来,他才重新审视了一遍无殇最开始对自己说的话。

有人将他埋入土中,却又有人将他挖了出来,呈到他们面前,这才是最应该思考的事情。

那人是谁,他们并不知道,只是忽而门前客,便只剩下这具尸体落置在院中。

“既然已经确认此人并非你判官盟中人,葛少侠,恕不远送。”

无殇又回到了帘幕后,能坐着,就绝不站着。

“等一下。”葛中离并未有离去之意,他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又仰起头来,目光坚定,“此人虽非我判官盟中人,可也确实是死于非命,死于……贵派少阁主之手。纵然是无名之辈,也须公道尚存。”

无殇听到此处,端着酒杯的手突然停了下来,只是侧对着他坐着。

她的眼中,是常人看不出的情绪。

“你怎么跟你师父一样,都是榆木疙瘩脑袋,冥顽不化。”

一旁的鬼头张气得直跳脚,他知道此番葛中离闹出这么大动静来到饮风阁,无殇非但没有扒了他们一层皮,反而是要让他们全身而退已经够是客气。

结果,这混小子却是不知轻重,跟当初阴阳判官追着他不放,硬生生地把他逼到了渝州城避难时一模一样。

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