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黄金菩萨》

  • 作者:苏宇澜
  • 主角:和尚,夏方
  • 推荐:883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7-21 17:11:57

《黄金菩萨》 内容简介

独家完整版小说《黄金菩萨》是苏宇澜执笔的一本武侠类型的网络故事,本网文的天选人物和尚,夏方,主要讲的是:几声响动,吵醒了睡梦中的夏方和朱五四。夏方迷迷糊糊揉了揉双眼,房间里灯火通明,三个高高大大的身影,在烛火掩映下,像三座大山压在夏方面前,头顶轮廓圆溜溜的。被这突如其来的三个人吓到,夏方当时就从睡眼惺忪

《黄金菩萨》 章节试读

几声响动,吵醒了睡梦中的夏方和朱五四。

夏方迷迷糊糊揉了揉双眼,房间里灯火通明,三个高高大大的身影,在烛火掩映下,像三座大山压在夏方面前,头顶轮廓圆溜溜的。被这突如其来的三个人吓到,夏方当时就从睡眼惺忪中彻底醒来,地下蜷缩着一个人,此时正被五花大绑着,像待宰的猪崽一样挣扎嚎叫。仔细看时,正是刘疯子。夏方一骨碌站起身来,烛火不知被谁挪了挪,那三个高大身影慢慢移进光明中,正是喝酒、吃肉、食色三个和尚。

夏方想起白天那一招扫堂腿打在吃肉和尚小腿上,像踢在树桩上一样,已经领略了吃肉和尚的功夫,能跟千户博图平起平坐,这三个大和尚肯定武功不俗,可惜自己还没得到黑衣大叔真传,当下无论如何也不能与他们硬碰,不知刘疯子发起疯来,如何冲撞了三个和尚,脑筋一转,换了个笑脸。

夏方殷勤地笑着:“三位天神和尚,小的夏初六,给三位神僧拜礼。”说完跪下十分虔诚地磕了三个头。

喝酒和尚笑道:“夏初六?不是小爷夏方吗?”

夏方一怔,依旧陪笑着道:“叫什么都不打紧,三位天神和尚高兴叫什么,便叫什么。”

食色和尚道:“夏小爷,怎地忽然谦虚起来,不似在乱葬岗上一般破口大骂时候那样豪杰了?”

夏方装傻道:“三位天神和尚,把小的说糊涂了,小的哪敢破口大骂谁,哪敢在三位天神和尚面前称爷爷。三位天神和尚魁梧彪悍,英姿焕发,站如山,卧如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个个敬仰,人人爱戴,真是小的心目中不折不扣的大英雄。”

三个和尚大笑起来,吃肉和尚道:“真的是个个敬仰,人人爱戴?”

夏方见三个和尚笑出声来,溜须拍马的功夫又上了一层:“那是当然,这村子里,哪个不把三位天神和尚夸赞,提到三位天神和尚哪个不是敬佩的俯首帖耳,恨不得入了三位天神和尚的门,一生为奴都算光宗耀祖。”这夏方,拍起马屁来,犹不忘冷嘲热讽,明里是夸赞,其实尽是嘲讽。

三个和尚本是与段北亭定好计策,要夏方乖乖就范,听夏方这样说,也玩笑间逗起他来。

喝酒和尚道:“夏小爷这般瞧得起我们三个和尚,我们这有个棘手的案子,不知夏小爷能否相助查破?”

夏方连忙道:“那是当然了,为三位神僧效力,自然是光宗耀祖的事情。”

喝酒和尚道:“昨夜里,乱葬岗上,保长被人打死了,不知夏小爷,是否在场呢?”

夏方吓得冒出冷汗,心下思忖: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三个狗和尚是怎么知道我也在场的,不能承认,一旦承认,势必连累了刘疯子。

夏方哭得屁滚尿流道:“三位天神和尚啊,小的哪敢做这样事。”

喝酒和尚道:“想不到夏小爷也是个敢做不敢当假豪杰啊。”说完不屑地大笑。

夏方被笑得怒了,却还装作一副无辜的哭相:“三位天神和尚啊,小的确实不知道啊,这一定是哪个狼心狗肺、挨千刀的要陷害小人啊。”

这狼心狗肺、挨千刀的,又是转弯抹角在暗骂三个和尚。

喝酒和尚被夏方逗得乐了,脸上却不显露,接着道:“自是有人看见是你,你不必抵赖。都是汉人,同村为邻,若是杀个七八个人,我们还可以饶过你们,可惜,被你们杀了十七八个人,我们饶你不得。”

夏方当下还嘴道:“天神和尚,就是七八个啊,哪里是十七八个?”旁边朱五四也力证:“三位天神和尚啊,小六哥哥不会对我说谎的,他说七八个,就一定是七八个。”

三位和尚笑得前仰后合。

夏方这才意识到自己中计了,无比懊悔,心下大骂:狗和尚,拿些计谋阴你老子。这下完了,三个人小命都断送在我手上。

三个和尚笑过之后,厉声道:“这下,夏小爷该敢作敢当了吧?”

夏方怔怔跪着,像泄了气的皮球,无论如何不知怎么应付了。

刘疯子嘴里开始破口大骂起来:“莫伤我孩儿,三个蠢和尚,有胆解开本神,待我请来五方谛听附体,让你尝尝爷爷的扫堂腿。”

夏方低头苦恼,心想:刘疯子啊刘疯子,可莫要再提你那扫堂腿了。

吃肉和尚提着刘疯子耳朵,刘疯子疼的哎呦呦直叫:“好你个刘疯子,捡来两个野孩子养大了专与我们作对,就解开你,看看那五方谛听有没有时间理你。”

刘疯子被解开绳索,一瞬间精气十足,犹如龙归大海,口中念念叨叨些咒语,双掌劈里啪啦在身体各个穴位拍打一气,扎起马步,做个拜佛手势,摇头晃脑请起神来。

夏方和朱五四这里看得呆了,好像今日刘疯子请神的样子,与往日全然不同,这一通劈里啪啦地拍打,好似周身穴位都被激发,搞不好真的请来五方谛听,结结实实揍三个和尚一通,二人情不自禁拍手叫好。

片刻之后,刘疯子口中念叨渐渐停了,三个和尚不耐烦问道:“好了没有。”刘疯子鼻子里冷哼一声,:“哼,不知死活。五方谛听到其五,助我神功猛如虎。三个和尚,动手吧!”

瘦削的食色和尚连架势都没亮,抬腿一脚,正踢在刘疯子小腹,刘疯子应声飞起,哎呦一声砸向木床,将木床砸了个稀烂。

夏方和朱五四当下苦恼地摇头。

刘疯子躺在地上,哎呦呦叫唤起来:“想是五方谛听不足,三个和尚莫要得意,有胆待我起来,再请十方谛听来,这次定要你们好看。”

三个和尚摆摆手,“好,就叫你再请一次。”

刘疯子佯装不痛,动作比前次更夸张,请起十方谛听来。夏方和朱五四真的信了他,这次请来十方谛听,一定把三个和尚打得落花流水。

又过片刻,三个和尚不耐烦问:“好了没有?”

刘疯子道:“好了!三个和尚,纳命来。”

吃肉和尚一样连架势都不摆,迈步拍出一掌,正打在刘疯子胸膛,刘疯子空中飞起转了三圈,重重砸向房屋北墙,这一次,似乎比刚刚食色和尚打得更重,刘疯子挣扎半天却才弯腰抚背站起来,夏方和朱五四已然绝望,刘疯子依旧不服,嘴里道:“十方谛听中有八位忘了带法力,若不然刚才这一掌,一定把你震飞到屋外了,有胆等我再请五十方谛听,这次定要你三个和尚跪下求饶。”

三个和尚哈哈大笑,:“好!叫你死个明白,你接着请吧。”

刘疯子当下又扎起马步,双掌破哩啪啦又在身上乱打起来,刚拍打了几下,整个人便忍不住痛得在地上打起滚来。

夏方和朱五四赶紧爬到刘疯子身边道:“刘疯子,莫要再请了,莫要再请了,再请下去,你就死在这里了。”

夏方抹抹眼泪,把朱五四和刘疯子护在身后,站起身面向三个和尚道:“没错,保长是我杀的,一人做事一人当,与刘疯子和我弟弟无关。三个和尚,你们若是个男子汉,就来找我算账,不要为难刘疯子和我弟弟。”

吃肉和尚道:“夏小爷这么厉害?武功这么高强?一人之力,就杀了那七八个人?”

夏方宁死不愿说出有黑衣人相助,得意道:“哼,小爷武功高强,如何?”

吃肉和尚冷笑道:“是吗?”说完使一招九兽爪里的龙爪,抓在夏方肩上,九兽爪是少林功夫中最入门的一式功夫,吃肉和尚也仅仅使出一分力,夏方就已经痛得龇牙咧嘴,嘴上还强硬着不服,试图拼命挣脱,可吃肉和尚的手爪却好像长在了自己肩膀上,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得,吃肉和尚再加一成力,夏方就痛得鬼哭狼嚎。

吃肉和尚收手,笑道:“这么粗浅的招式就让夏小爷受用不住了?”

夏方边揉肩膀边道:“反正事情都是小爷一个人做的,别的小爷一概不知。”夏方心想:这下是必死无疑了,只是可惜,还不知道自己爹娘是谁,为何流落至此,也不知道爹娘身在何方,为何把自己遗弃在这里。刘疯子抚养自己长大,还未报恩,以后再也不能给五四弟弟捉鱼吃了。想想心下怅惘,不禁流下泪来。

吃肉和尚吃惊,问道:“怎地,夏小爷也贪生怕死起来?”

夏方抹抹眼泪:“哪个贪生怕死,你只要答应我,不要为难刘疯子和我弟弟,小爷这条命就给你拿去好了。”

旁边朱五四也泣不成声,抱着夏方直唤:“小六哥哥,小六哥哥。”

吃肉和尚道:“既然不是贪生怕死,夏小爷泪从何来呢?”

夏方道:“小爷心中所想,与你们无干。”

吃肉和尚道:“既然如此,夏小爷敢作敢当,也算个好汉。”

夏方冷哼一声:“哼!”

吃肉和尚道:“只是我要了夏小爷的命,却也没什么用,答应夏小爷不为难刘疯子和你的弟弟,倒是也可以。”

夏方道:“真的吗?你不会为难他们两个?”

吃肉和尚道:“出家人,当然不能诳语。”

夏方呸了一下道:“你们也算个和尚?”

吃肉和尚一心逗他,笑着道:“我们如何不算和尚,我们名字便叫和尚,我是吃肉和尚,他是喝酒和尚,他是食色和尚。”

夏方连道:“呸呸呸!你们也不嫌害臊,喝酒吃肉,坑害姑娘,你们也配叫和尚。”

吃肉和尚道:“这么说,夏小爷着实不把我们当和尚喽?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们也不把自己当作和尚了,不当自己是和尚,也就不用做善事,也就不用放过刘疯子和你弟弟,今日一起要了你们三个人的命就是。”

夏方赶忙道歉认错:“是是是,你们是和尚,你们是全天下最好的和尚,最厉害的和尚,简直就是天神大和尚。你们只要放过了刘疯子和我弟弟,你们就是大英雄和尚。”

三个和尚又大笑起来,吃肉和尚道:“只要你答应我们一件事,我们就放过他们。”

夏方道:“什么事?”

吃肉和尚道:“夏小爷命如犬类,不值些金钱,所以我们也不欲要了夏小爷的命,只是我们庙里缺个打杂跑腿的伙计,夏小爷若肯卖身三年给我们,为我们砍柴挑水煮饭,我们便依了你,放过刘疯子和你的弟弟。”

夏方一听,不光是不会连累刘疯子和朱五四,竟然连自己也不会死了,可又转念一想,这就好比自己成了狗腿子,若顺从了三个和尚,日后他们叫我欺压良善,我是从还是不从?遂大起胆子道:“砍柴可以,挑水也可以,只是有一条,你们若是逼我欺负百姓,我是绝对不会顺从的,即便你们杀了我,我也绝不顺从。”

三个和尚大笑,喝酒和尚更是捋着长须,频频点头,连刚还在哼哼唧唧喊痛的刘疯子,嘴角上也挂着偷笑。

夏方被笑得糊涂了,打量起三个和尚。

吃肉和尚道:“好,若有一天我们有命令于你,你却不从,那再杀你不迟。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那就劳驾夏小爷,从明日起,去我们寺中服侍服侍我们三个假和尚喽?”

夏方道:“男子汉,一言为定,只要不为难刘疯子和我弟弟,我明日自去庙里,任你们驱使。”

旁边朱五四焦急道:“和尚,你们不要欺负小六哥哥,不就是劈柴挑水,我也一起去,我们兄弟两个,有难同当。”

吃肉和尚道:“哈哈哈,甚好甚好,买一个,赠一个,赚了赚了。”

夏方嫌朱五四多嘴,低声道:“胡闹,你去做什么,一个人受罪还不够么,还要两个人一起去。”

朱五四道:“小六哥哥,我要跟你一起去,万一这和尚欺负你,大不了我们两个一起受打。”

看两个少年嘀嘀咕咕,三个和尚憋笑憋得难过得慌,也不多呆,留话道:“那就有劳两位小爷喽?明日便不来迎接两位了,我们庙里见。”说罢,三个和尚哈哈笑着走出去。

夏方和朱五四赶紧扶起刘疯子,刘疯子挣脱开两人,厉声道:“跪下!”

两个少年噗通跪下,低头不敢作声。刘疯子怒道:“羽翼未丰,就学别人行侠仗义,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几两重。”

夏方和朱五四犹自低着头,不言语。

刘疯子接着道:“逃跑吧,莫要在这个村子里再呆了。”

夏方抬头道:“我不走,我走了他们一定会为难你们两个。况且我已经答应那三个和尚了,不就是挑水劈柴干杂务,三年以后,我一定学成一身功夫,把那三个和尚撵出村子去。”

刘疯子本是不放心,看夏方如此坚持,心也放下了,故作叹息道:“唉,以后切记,在自己能力不足之时,莫要逞强好胜,害人害己,懂了吗?”

夏方低头认错道:“我记住了。”

刘疯子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把床修好。”

“好嘞!”两个少年异口同声道。

三个和尚的喇嘛寺就在乱葬岗往东三里地,是入村大路上的第一座建筑。虽是寺庙,却十分豪华。蒙元时期,元朝统治者其实并无礼佛之心,也没有钻研佛经的志趣,他们认为,世间万物都是长生天的恩赐,用来供蒙古人挥霍享用的。虽不礼佛,但是他们相信,和尚是可以与长生天对话的人,是长生天设立在人间,供蒙古人和长生天联络的使者。因此,和尚在当时备受尊崇。一旦获得元朝统治阶层认可的“得道高僧”,其地位甚至要比一部分蒙古人还高。

三个和尚的寺庙,叫东林寺,与少林寺无关,取名之时,只因为寺庙以东有一片茂盛的林子,因此简便取了这个名字。

入村的大路边上有一条竹林小径,沿着蜿蜒小径走去,是一个大山坡,说是山坡,其实就是一块高地,迎面一处高墙,便看见修葺奢华,金黄琉璃瓦铺顶的红漆大红木的山门。说来奇怪,古语有云:“天下名山半归僧。”说的是,天下知名的大山川,半数被僧家占了去,比如旷世绝立的四大佛教名山:山西五台山,浙江普陀山,四川峨眉山,安徽九华山,也正合了出家人修身养性,清幽远世的精神,而东林寺却并未选址在山上,而是选在一处高地,实不像寺庙所在,倒是更像个政府设立的衙门,高立坡地,俯瞰村子,大有监视的意味。

东林寺里,其实不止吃肉、喝酒、食色三个和尚,寺庙藏经阁后边,有一个二层高阁,终日大门掩蔽,其实这里还有一个和尚,只是如果不是有元朝高官到来的话,不轻易见人,这终日足不出户的和尚,法号也是不太正常,叫不满,也不知是对性别不满,还是对身高不满。

三个和尚离了茅草房,路上起了玩心,吃肉和尚环视了一下四周道:“两位师弟,今日晚课早些进行,不比拳脚,不比佛法经论,比比轻功如何,慢的那个回去准备晚餐。”喝酒和尚和食色和尚环视了一下四周,拍手叫好,喝酒和尚道:“终日在后院推拳脚,也不得打一场真争斗,这一身筋骨都快长成一坨了,活动活动最好了。”,食色和尚道:“只是不知道是二师兄还三师兄要准备晚餐了。”吃肉和尚和喝酒和尚纷纷不屑笑道:“四师弟轻功确实高明,只是今天胜负却不一定喽。”话音刚落,翻身一跃,踏草而去,只留下一串狡猾的哈哈大笑声。

待喝酒和尚和食色和尚反应过来,吃肉和尚已跃出数丈之外。喝酒和尚按住食色和尚肩膀,佯装生气道:“四师弟,你看二师兄,这般为老不尊,好好的比试,他竟耍起无赖来。”食色和尚怒道:“可不就是,二师兄着实过分。。。”食色和尚话音还没全落,喝酒和尚踏着食色和尚肩膀,也纵身飞去,也唯留下两声得意的哈哈大笑。

食色和尚这才看穿两个师兄计谋,却毫不着急。吃肉和尚和喝酒和尚运起轻功之前,一个要先在腿上捻起步法,一个要靠一坚物借力,才可使起身段,食色和尚则完全不同,见二人飞得远了,双手握个准提印,在左肩云门穴上点一下,一纵身腾空而起两丈有余,双手向斜后方一摆,便如箭羽一样冲刺一大段,空中接一个翻身,又是十数米距离,身法翩然,好不漂亮,只见眼底花草房屋飞掠而过,两脚尖点在一处水洼面上,直跃上树梢,眨眼间消失在视野之外。

吃肉和尚收起步法时候,已是人有微喘,只觉双腿酸痛,正在拍打穴位缓痛,喝酒和尚这时也一个翻身落在他身边,打量一遍四周,喝酒和尚边喘息边得意道:“若不玩些手段,这轻功实难落下四师弟,今晚这餐饭四师弟是逃不过了。”吃肉和尚也边喘息边开心道:“没错,今晚这餐饭必是由四师弟准备了。”

“两位师兄,来的太慢,叫师弟我苦等。”食色和尚的声音传来,吃肉、喝酒两个和尚四处打量,却不见人影,心下大骇,面面相觑道:“莫非四师弟早就到了?”二人四下搜寻而不见,抬头时,却见大门琉璃瓦顶上,两只脚搭下来,玩耍般摆动着。二人一个纵身跃上门顶,只见食色和尚,悠哉游哉,正仰面枕着双手躺在门顶上,得意得摇头晃脑。吃肉和尚吃惊道:“四师弟,你早就到了?”食色和尚道:“也不甚早,也就半炷香的时间,路遇一流浪老狗,腿部有伤,扯片衣角用愈合药包扎了一下,所以慢了些。”喝酒和尚瘪嘴道:“你别吹破了牛皮,什么给狗包伤口,什么到了半炷香,我才不信。知你轻功在我二人之上,却绝不可能差这许多。”吃肉和尚点头称是。

食色和尚坐起身道:“你们两个耍起无赖计谋,输了却又不服。”吃肉、喝酒两个和尚道:“我不信,总之你不可能有这么快。有本事你带我们找到那流浪老狗。”食色和尚还嘴道:“我哪知此刻那流浪狗去到哪里了,愿赌服输,休要多言。”吃肉、喝酒两个和尚刚欲还嘴争论,三人齐齐静了下来,对视一眼,心内默契:“有脚步声。”

三人当下收起玩笑状,跳下门顶,脚步声越来越近,吃肉和尚道:“来人武功不低,虽然气息凝重,但是步法轻快,似乎完全摆脱了自身体重,这轻功绝不输给四师弟,来者不善。”

三人屏息凝神,齐齐看向竹林转弯处,一会儿,竹林里闪过一个黄影,定睛看时,正是食色和尚所说那条流浪狗,右后腿上还绑着食色和尚衣角的布条。

喝酒和尚嘲笑吃肉和尚道:“二师兄,你这耳力偏颇也太大了,一条黄狗,生生被你听成江洋大盗。”

吃肉和尚羞愧难当,红着脸低下头。

那流浪狗摇着尾巴蹭了蹭食色和尚,食色和尚伸出手,那狗便舔在食色和尚手心,舔的食色和尚呵呵发笑,嘴里道:“好狗好狗,这是来报恩了。也叫我那两个师兄瞧瞧,到底是不是我吹牛。”

吃肉、喝酒两个和尚满脸堆笑道:“这下信了,信了,四师弟轻功卓绝,越发高深了,厉害厉害。”

二人齐齐看向喝酒和尚,看得喝酒和尚发慌,还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异物,抹了抹脸,发现并没有,喝酒和尚道:“做什么?”

吃肉和尚道:“三师弟你还愣着做什么?胜负已分,你是最后一个到的,准备晚饭去吧?”

喝酒和尚怒道:“若不是二师兄你出的这馊主意,我帮你按住师弟,让他停留了片刻,我怎么会比你晚到。”

吃肉和尚不理:“去去去,胜负结果一眼便知,你速去煮饭,莫要让大师兄久等。”

三人你推我,我推你,吵吵嚷嚷着推开庙门,嬉闹着走向藏经阁,身后跟一条黄毛老狗。

院子深处,一座幽深的二层楼阁,此时黄灯映窗,一个白眉白须的老和尚,手持念珠,双掌合十,双目紧闭,口中念念不停。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黄金菩萨》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