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万剑同炉》

  • 作者:十里扶苏
  • 主角:老汉,玄妙
  • 推荐:330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7-25 12:05:37

《万剑同炉》 内容简介

主线角色叫老汉,玄妙的网络创作是《万剑同炉》,它是作者十里扶苏执笔的一本武侠作品,书中主线围绕:白山水目光凝视着那翻滚着热浪的滚烫炉池,摇头道,“剑炉是剑炉,但并不是铸剑炉。”沉静在震惊之中的灰衣苦行僧闻言,愣了愣,之前并未亲眼见过剑炉的他,有点费力的思索着少年这句话,仍是没什么头绪,只能不耻下

《万剑同炉》 章节试读

白山水目光凝视着那翻滚着热浪的滚烫炉池,摇头道,“剑炉是剑炉,但并不是铸剑炉。”

沉静在震惊之中的灰衣苦行僧闻言,愣了愣,之前并未亲眼见过剑炉的他,有点费力的思索着少年这句话,仍是没什么头绪,只能不耻下问,“剑炉不就是铸造剑的炉子吗?”

青衣少年缓缓摇头,指着那火浪翻腾的池子。

出身青衣剑冢的他,道破剑炉的真相。

“若是寻常铸剑这样的地火池子绰绰有余,可若是上古修士的剑炉,想要依靠此来铸造一柄飞剑,却是不可能,真正的飞剑铸造工艺繁琐,而且并不是以寻常的铸造台所锻造的,据我所知,十里王朝三十座造册剑炉里,最小的一座清河剑炉,占地都约莫有数百余亩地,且还是因为清河剑炉拥有极特殊铸剑机密才能缩减用地,真正的大剑炉,如中州的闵水剑炉,所用之地达数千亩。”

白山水徐徐说完,灰衣苦行僧则眉头紧皱,感慨一声,“是贫僧孤陋寡闻了,不过此地既然不是铸剑炉,为何施主又称之为剑炉?”

青衣少年抬头看着洞府中央的巨大枯树,目光扫过枝丫悬挂着的一柄柄利刃之上,迟疑道:“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里的前主人应该是一个洗剑师,而这里是洗剑炉,不过这是都只是猜测,因为洗剑术早已在江湖失传已久…”

洗剑某种程度上而言,包括着洗练与淬炼两层意思。

上古洗剑术,可将飞剑的洗练出玄之又玄的五行属性,一般的飞剑由天地孕育出的剑胎而铸造,这个过程中剑胎属性由其吸收的天地灵气而定,五行属性参差不齐,杂属性的飞剑尽管兼顾多种五行之力,不过杂质更多,也更为脆弱,其饱含的单一五行属性的攻击能力也是较次的,

所以好的飞剑其单一五行属性占比越高,而飞剑本身蕴含的攻击上限也越高,有的飞剑剑胎生儿单一属性,若是铸造有力,便有可能造就出一柄盖世神兵,最次也能达到仙兵的层次。

而剑胎次一些的飞剑,因为本身属性受限,若要后期有所提升,便涉及到了洗剑的层次,这一方面白山水也只是在青衣剑冢的典籍里略有所观,并不知道详情。

不过,大概应该是洗练剔除有些次要属性,而增加所需要的单一属性。

这个过程便成之为剑的洗练。

而江湖失传的便是这一部分。

现存于世的,却是洗剑之中的后半部份,淬炼之术。

就比如之前白山水在青羊山金鱼楼拍卖会所见的那柄小剑,刻录着符文篆刻,增强小剑之威,便是淬炼术的一种简单表现。

现在的淬炼术,可以给予飞剑淬炼增加属性抗性,甚至配以某种可以削金断玉的宝石碎块,可将飞剑淬炼得更加锋利。

当然,不管是洗练或是淬炼,其所要求的材料等条件,也是颇为苛刻,所以如今洗剑术便在江湖上几乎名存实亡。

白山水将自己在书册所记录的关于洗剑内容大致粗略讲与灰衣苦行僧,后者也是听得津津有味,大感玄妙。

灰衣苦行僧合掌赞叹,“怪不得小施主使得一手玄妙飞剑之术,竟然对于剑之了解,如此之深。”

白山水苦笑一声,小时候打死不练剑的他,对于这些剑冢的杂乱书册倒是看了不少,不过也就通晓其事,却不懂其理。

当下青衣少年抹了抹鼻梁,有些不太好意思,不过旋即想到了什么,好奇道:“对了大师,既然这里曾经是某位洗剑师的洞府,那谋求此地十年未果的老道,又不是剑修,为何如此痴迷。”

灰衣苦行僧闻言,也是摇头,表示不知。

“也许是那道人,图谋的另有其物。”

苦行僧提出自己的观点,白山水却是微微摇头,这座洞府虽大,不过一眼却能将所有事物看完,目光所及之处,除了一柄柄品质还算上佳的寻常剑刃,端挂在枯树枝头之外,也就是这座也不知过了多少年仍旧热浪不熄的炉池了。

白山水试图朝那炉池走了几步,滚烫的热浪便铺面而来,几乎就在刹那间映红了他的面颊。

冰寒的剑气,滚烫的剑炉。

白山水停下脚步,思索着在这座洞府里,感受到的两种截然相反的奇妙感受。

就在这时,恍惚间他看见一个人影一闪,从他的身前走了过去。

白山水打了一个激灵,转过身一看,顿时一股凉气从他的脚底直冲脑门。

他的身后不知何时竟然站着一个老汉,而那个老汉与之前茶水铺掌柜的那老汉长的竟然有着六七分的相似。

是的,

特别是神态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白山水心中大惊,不知道这人什么时候出现的,他连忙去找站在他的身后的那灰衣苦行僧。

可是原来的甬道,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那僧人不见了,什么情况?

白山水的站在滚烫的剑炉旁边,冷汗却不由自主的从后背渗了出来。

事情诡异的让他几乎崩溃了,脚底板就像灌了铅一样,想逃却又迈不开腿。

他再次转过身,揉了揉眼睛,努力的睁大双眼。

那老汉躬着身,仍然站在他后面的铸造台便上,侧对着他,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自己一般,正安然的在那卖力的推动着铸造台下的鼓风把杆。

随着他的每次奋力推动鼓风把杆,剑炉池里的滚烫烈焰就翻涌起来,火星四溅。

周围的温度便陡然攀升。

顿时便将白山水后面渗出的冷汗给蒸发干净了。

这个时候,白山水打量着那似乎是剑炉主人的老汉,只见那人瘦得像是骨架外仅仅裹着一层皮。

哪怕站在滚烫的剑炉旁边,身上竟然也没渗出一丝汗水来。

满脸褶子覆盖在他棕黑色的皮肤上,上面点缀着许多芝麻粒大小的烫疤,在他裸露在外面的上半身上,到处可见,而且在手臂与胸膛上尤其明显。

白山水见他推动鼓风把杆,剑炉里的地火立即发出一阵红光,把老汉白如霜雪的头发染成了红色,直推了三次,那老汉似乎有些疲惫,白山水见他转过身,正打算开口询问什么。

这个时候,一道响亮的呵斥声音从后面响了起来。

“这个剑炉马上关掉,立刻马上!”

甬道口一个身着一件类似于地方官吏的衣袍,走了进来,几个带剑修士紧随着在侧。

为首之人,扬着长鞭的中年男子出声嚷道。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万剑同炉》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