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病爱娇宠:甜妻乖乖入怀》

  • 作者:墨小唯
  • 主角:厉司辰,张帆
  • 推荐:30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7-27 20:02:13

《病爱娇宠:甜妻乖乖入怀》 内容简介

辣文《病爱娇宠:甜妻乖乖入怀》是墨小唯新写的一本豪门风格的佳作,主线人物厉司辰,张帆,精彩片段预览:肃穆的礼堂被黑与白的色彩包围着,礼堂正中央的桌上放着一盒骨灰,骨灰的上方是厉司辰还没被毁容时的照片,黑白色的照片。那照片就好像一把锐利的剪刀,在秦暖的心上划拉出一个血淋淋的口子,怎么也缝补不上。“厉司

《病爱娇宠:甜妻乖乖入怀》 章节试读

肃穆的礼堂被黑与白的色彩包围着,礼堂正中央的桌上放着一盒骨灰,骨灰的上方是厉司辰还没被毁容时的照片,黑白色的照片。

那照片就好像一把锐利的剪刀,在秦暖的心上划拉出一个血淋淋的口子,怎么也缝补不上。

“厉司辰,对不起!对不起!”

在梦中,秦暖哭得十分伤心,这一刻仿佛她失去了整个世界。

此时,大茬胡已经握着手机回来,他的脸色灰暗溃败,望见已经失去意识的秦暖,情绪在这一瞬间点燃。

“啪!”

鞭子的声音再次响起,大茬胡开始了新一轮的酷刑。沾过辣椒水的鞭子恶狠狠地抽在伤口上,火辣辣的疼,也将沉浸在梦魇中醒不过来的秦暖拉回了现实。

经过一天一夜的严刑,秦暖失去意识又痛醒过来好几次。

她身上的伤口细小且多,伤口渗出一条一条的血迹印在破成布条的衣服上,狼狈的挂在身上,骇心动目吓人的紧。

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逐渐快要失去意识,秦暖好似产生了幻觉一般。

她看见了一道刺目的白光打进灰暗的仓库,长着天使翅膀的厉司辰逆着光缓缓向她走来。

她看见他妖魅的容貌,精致的五官,他的脸上挂着阴冷暴怒的情绪,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的生动,看在她的眼里难得的有些可爱。

“厉司辰,你是来接我的吗?”

秦暖露出她重生以来的第一个笑容,她开心的看着那个朝她伸出手的男人,虚弱的语气中难掩她此刻跃雀的心情。

真好!他没有再丢下她一个人,他来接她了!

听着那细若蚊吟却依旧娇软的声音,厉司辰的心中有几分颤动,脸上的表情也跟着柔软了下来。跟在厉司辰身后的张帆不情不愿的叫人解开绑在十字架上的秦暖。

厉司辰抚上她受伤的脸颊,带着薄凉的指腹温柔的在伤口附近摩挲着。

“疼吗?”

转眼间,秦暖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她意识不清的把头埋进厉司辰的胸膛里。委屈的在他的怀中蹭了蹭,像是一个可怜巴巴的小奶猫,娇音软糯甜化人心。

“疼,我好疼好疼!身上疼,心也疼,你丢下我走了,我上哪都找不到你!”

“是吗?”

厉司辰晦涩不明的看着怀中娇软的少女,阴冷的脸上隐藏着在发怒边缘的情绪,他扬起一抹病态的笑容道:“暖暖说的这是谁?厉子裕?”

完了!完了!这问题还用回答吗,整个一送命题啊!

张帆见这情势不妙,趁着秦暖还没说话,冒着生命危险抢先打断他家少主的问话,试图转移话题。

“少主,您和秦暖小姐的伤势都不宜在此处待的太久,不如您先带着秦暖小姐回庄园,我去找医生给秦暖小姐看看伤。”

果不其然,张帆一提到秦暖的伤,厉司辰也顾不上吃醋,提前让张帆叫人去庄园的西楼别墅找家庭医生。

厉司辰小心翼翼的抱着怀里的宝贝,深怕抱紧了会弄疼她。他的目光停在过她溃烂发炎的伤口,心疼愤怒的情绪上涌,他看向倒在地上的大茬胡。

而后露出一个阴鸷诡异的冷笑:“胆量不错,西博会喜欢的。”

西博是厉司辰养的一只藏獒,深得主人圣心,曾经的秦暖还跟它争过宠,可惜后来......

张帆领了命令,准备去拽起地上的大茬胡,拖回去犒劳西博的时候。

假装被打晕的大茬胡突然从地上跃起,拿着刀狠狠的往张帆的心口扎去,企图逃脱。

由于离的太近,张帆不能完全避开,刀尖堪堪扎上他的衣服。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接到报案后,赶来的警察将大茬胡击倒在地,然后带了厉家的暗卫回去做了笔录。

东楼别墅,主卧。

张帆蹲在门外第无数次叹气,新来的暗卫队员也好事的凑了过来询问他缘由。正愁没出发泄的张帆,想了想觉得可以提点新人两句。

于是,有了接下来的对话:

“刚才少主抱进去的女人看见没?”

新来的暗卫队员小严顺着张帆的目光看了看紧闭的房门,然后小鸡啄米般的点点头,示意张帆继续说下去。

“那是朵小白花,你可别招惹!”

“???”

小严顶着满脑袋的问号,一脸懵逼的看着张帆,试探性的开口。

“哦,然后呢?”

“没了!”

他想了一会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抱着不懂就问,问懂为止的学习态度,继续道:

“哦,可您还是没说您为什么叹气?”

“.......”

张帆像是看智障的眼神看着小严。

他一副我都告诉你了,是因为小白花不好招惹,以后咱们的日子不会好过,你怎么还没明白的表情。

接收不到张帆信号的小严,无辜又迷茫的挠了挠头。干笑了两声,伪装出一副明白了的样子,回去了自己的工作岗位。

他站在岗位上,心里想到:这没文化真可怕,跟职位高的人讲话太费劲了。这连说话他都听不懂了!

就在这时,主卧的房门开了,厉家的家庭医生从里面走出来。

恰好,很少会进出东楼别墅的老家主,气势汹汹地拄着拐杖,破天荒的出现在二楼的楼梯口,直奔主卧的方向过来。

老家主拦截住刚从厉司辰卧出来的家庭医生,沉声质问。

“那个女人在里面?”

老家主的声音威严凶悍,颇有几分霸主的味道。家庭医生不敢惹怒老家主,慌忙中老老实实的疯狂点头。

“胡闹!”

气势十足声音又洪亮了几分,老家主如同炸毛的老虎,目光像是要吃人一般。

他刚想推开战战兢兢守在门外的家庭医生,打算用拐杖踹开厉司辰的房门。

听见老家主响亮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厉司辰穿着柔软休闲的棉质衬衫休闲出来,并顺手把房门给带上,隔绝了老家主想探视的目光。

“爷爷,您吵着暖暖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