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叔叔,不约》

  • 作者:陈墨铮
  • 主角:苏诗诗,裴易
  • 推荐:794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7-28 15:05:26

《叔叔,不约》 内容简介

《叔叔,不约》是陈墨铮笔下的一本总裁网络小说,故事余音绕梁,文笔惟妙惟肖,感觉不错。《叔叔,不约》书中主要讲述 “裴易!”“你这个疯子!”裴易嘴角一勾:“疯子?很好!”面对情场老手,苏诗诗压根不是对手。第二天,她睡到中午才醒,发现身旁已经没有人。想起昨晚的事情,苏诗诗猛地羞红了脸。“哎呀,苏诗诗,你清醒一点!做

《叔叔,不约》 章节试读

“裴易!”

“你这个疯子!”

裴易嘴角一勾:“疯子?很好!”

面对情场老手,苏诗诗压根不是对手。第二天,她睡到中午才醒,发现身旁已经没有人。

想起昨晚的事情,苏诗诗猛地羞红了脸。

“哎呀,苏诗诗,你清醒一点!做什么梦呢!”苏诗诗捶了下自己的头,爬下了床。

虽然昨晚问清楚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但她还是不想跟段家的人有牵扯。

洗漱完换了衣服,苏诗诗走出房门时,吓了一跳。

“苏小姐。”门口守着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佣,见到苏诗诗鞠了一躬,说道,“先生去公司了,他吩咐让您等他回来一起用餐。另外,楼下段二小姐找您。”

“段玉露?”苏诗诗眉头一拧,也没空去细想裴易说的让她等他的事情。

段玉露找她准没好事,她还是早走为妙。

可她还没走开,走廊那头就传来了段玉露的声音:“苏小姐,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家教可真好啊。”

苏诗诗脸色登时沉了下来,冷冷瞟她一眼,目不斜视地走过去。

你被狗咬了一口,总不能去咬回来。

“喂,跟你说话你聋了吗?还是你以为傍上了我小叔叔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段玉露一把拉住了苏诗诗的胳膊,恨恨地说道。

苏诗诗斜睨:“小叔叔?他姓裴,你姓段,你们有多少关系?你要嫉妒我就直说,不必想方设法拉近关系。”

“你!他是爷爷的继子,就是我的小叔叔!”段玉露气愤地说道。

“如果我没弄错的话,裴易没有过继进段家吧?”苏诗诗用力抽回手,冷笑,“你们还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你!”段玉露气得脸色发白,跟了上去,“好,那我跟你算何志祥的帐!你把我害成这个样子,难道就算了?”

她想要离婚,可何家竟然死活不同意,她又不敢跟他爸爸讲,这个哑巴亏难道就吃定了?

“你等着我离婚的时候不是很高兴?”苏诗诗转头瞥了她一眼,“看昨天的样子,段振波还不知道他的好女儿跟人闪婚了吧?”

“你在威胁我?”段玉露脸色一变,咬牙切齿地看着她。

苏诗诗懒得搭理她:“这里不是你家,奉劝你赶紧离开。”

“这里也不是你家,你凭什么让我走?”段玉露气得又要来抓苏诗诗。

她就是看苏诗诗不顺眼。小时候她跟妈妈和姐姐到段家,她爸爸让她顶了苏诗诗的位置去学校上学。同学们都暗地里说她妈妈是小三,她是小三生的小贱人。那时候她就恨死了苏诗诗!

“前妻生的女儿就了不起吗?你那个短命妈还不是乖乖把段夫人的位子让给了我妈妈?”段玉露眯起眼,心里像是住了一只魔鬼,伸手用力朝苏诗诗推去。

两人正走到楼梯口的围栏边,苏诗诗一个没注意,身子失去了重心,往围栏倒去。

“啊!”

“苏小姐!”

一切发生的那样快,苏诗诗还未反应过来,人就跌到了围栏外面,急速朝楼下坠落。

“苏诗诗!”门口传来男人的怒吼,一道人影迅速朝里面冲进来。

第20章:我们去领证

“裴易,你不要太过分了!”方清华脸色一变,转头又瞪着保镖,“你敢碰我试试?”

保镖脸色不变,弯腰一把扛起了她。

这里的人,都只听裴易的吩咐。

“啊!”方清华懵了,她嫁进段家以来哪里受到过这种对待,又羞又气,差点连修养都不顾破口大骂。

“妈!你别走,快救我,我要死了!”段玉露在楼上听到母亲的声音,当即就大喊起来。

她的腿完全麻了,浑身冷汗涔涔。身上的水晶灯虽然有一半重了被围栏挡下了,但她依旧推不开它。

方清华听得心都颤了一下,回头对着裴易说道:“小易,这件事情是玉露不对,可她万一出点什么事情你大哥那里你也不好交代。”

她说着又冲着苏诗诗喊道:“苏小姐,玉露毕竟也是你***孙女,要是她出事,你奶奶怎么也会伤心的,你说是不是?”

正在吃东西的苏诗诗动作猛地一顿,眼中狠戾一闪而逝。

她在威胁她!她绝对相信,如果段玉露要真出了什么事,段家的人绝对不会放过她奶奶!

裴易的脸色也沉了下来。

敢当着他的面威胁她的女人,这些人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他刚要说话,却见苏诗诗忽然拉了一下他的袖子。

“裴先生。”苏诗诗咬了咬牙,一字一顿地说道,“麻烦,高抬贵手。”

这女人!

裴易眼中闪过一抹怒气,他替她出气,这个笨蛋……

可当他看到苏诗诗握着茶杯的手指节发白在微微颤抖时,他的眼神猛地一揉,竟然真的妥协了。

“让段夫人过去。”

他说完一把抱起苏诗诗:“我上去帮你检查检查刚才有没有受伤。”

“你!”苏诗诗又羞又气,他哪里是检查,压根又是想耍流氓!

“怎么?想在下面检查?”裴易低头附在她耳边,轻声说,“你确定?”

“流氓!”苏诗诗撇开脸,懒得理他。

那一边,方清华疾步跑到二楼,想要找人帮忙,可裴易这边的佣人压根不听她指挥。她要回去叫人又来不及,只好自己动手。

“妈,你快点。啊,轻点,痛死我了!”段玉露连尖叫的力气都没有了,躺在地上有气无力地喊道。

方清华一见女儿腿上都是血,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压低声音骂道:“不让你来,你偏要来惹她!”

“我……”

“别说了。”方清华见裴易抱着苏诗诗走上来,眼神一暗,低头加快了动作。

“段夫人离开之前,麻烦把这里收拾干净。”裴易见到一地狼藉眉头皱了一下,对着身旁的佣人说道,“你们看着,她们不打扫干净不许离开!”

他裴易的屋子,是他们随便就能来的?到他家里来伤他的女人,活腻了!

方清华猛地捏紧了拳头,见段玉露要说话,急忙捂住了她的嘴巴。

“要是让振波知道我们惹了这只小狐狸,估计又要责骂。”方清华暗暗咬牙,今天这哑巴亏是吃定了!

裴易把苏诗诗抱进了卧室,这一次动作倒是很温柔,只不过苏诗诗还是觉得很恐怖。

苏诗诗推开裴易跳开老远,羞得脸红得都能滴血了。

裴易看着小女人脸蛋红扑扑的模样,眸色越来越暗。

苏诗诗五官并不是很精致,但那一双黑黝黝的大眼睛特别灵动,尤其是害羞的时候。

有一个这样的女人每天守在家里等着他回来,似乎也不错。

想到这里,裴易坐到床边,眼神温柔了许多:“苏诗诗,我们明天去领证。以后你就住在这里。”

“什么?”苏诗诗懵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