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君主的神秘私宠》

  • 作者:多多米
  • 主角:李叔,巧克力
  • 推荐:838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7-28 19:02:27

《君主的神秘私宠》 内容简介

多多米火爆新书《君主的神秘私宠》由多多米笔下的总裁风格的新篇,主要角色李叔,巧克力,设定韵味无穷,非常极力推荐。书中主线围绕:君夜寒想:那女人昨晚只吃了香蕉,被索取半宿,如今又泡在水里一天粒米未进。估计,那眼底的倔强该没有了吧。收起望远镜,凉声道:“去跟那女人说,她早上在哪儿答应的赌约,就要回哪儿赴约。如果太阳下山前,回不到

《君主的神秘私宠》 章节试读

君夜寒想:那女人昨晚只吃了香蕉,被索取半宿,如今又泡在水里一天粒米未进。估计,那眼底的倔强该没有了吧。

收起望远镜,凉声道:“去跟那女人说,她早上在哪儿答应的赌约,就要回哪儿赴约。如果太阳下山前,回不到位置,那天井里就会多一具尸体。”

琅轩觉得主子这三年一定是无聊透了,现在才会这么不遗余力的去折磨一个女孩。不想她活着,直接让她死了就完了,何必这样让她生不如死呢?其实,女孩真的是很无辜,是城堡护卫队的错,却让女孩来承担后果。

但在城堡,君主的心情决定着所有人的命运。所以,琅轩即使可怜女孩,也只能一切照办。

琅轩摇着一个木船往岛上划,一浆一浆的拨水声由远及近,极度虚弱的小五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等到琅轩站在小船上呼唤她的时候,小五才知道,自己还没死,耳朵还好使着。

琅轩见小五从石头上缓慢的抬头,脸色惨白惨白的,嘴唇都是白色的。昨天抓来的时候,还是那么鲜活的一个女孩,现在,就剩下一口强撑着的气了。

“小五姑娘,君主说,你们早上的赌约在哪儿,你现在就要回到哪儿赴约。不然,天井里会多一个人。”琅轩依然雯月般的传达着君主的口令。

小五努力勾唇,可虚弱的她现在连嘲笑的表情都做不出,又怎么有力气再游回去?那是一段不近的距离,当时游过来已经耗费了全身的力气。如今又泡在水里一天,粒米未尽,全身早已经虚脱了。

琅轩传达了君主的意思后,怜悯的看了小五一眼,丢下一个东西后就划着小船走了。

琅轩是个善良的人,但是他的善良也只能是如此了。

小五听着“啪”的一声响,看到自己的手边躺着一大块金箔纸包着的黑色巧克力。这是大尾巴狼知道自己没吃东西,没有力气,给自己补给的食物。

假慈悲,就知道大尾巴狼是最坏的。自己没有力气游回去,死在这儿就是解脱了。真的不用很久,照自己现在的状况,可能用不到下半夜,就会死了。那样还能跟自己说,李叔,我是真的无能为力了。但是现在,大尾巴狼给自己吃的,让自己有力气回去。明知道回去不一定面对什么样的结果,很有可能依然是一场空。

小五思想斗争很久,最后还是心里的良知让她不得不大口大口的吃下去巧克力,然后直接喝饱湖水,咬着牙,艰难的一下一下游回去。

那一段距离足有三百米。小五每次用尽力气划一下水才能前进一米。如此反复。

一块巧克力对于一个两天没吃东西,还不停被折磨的人又能起多大的用处?所有的用处也不过是精神的力量。

君夜寒就那样悠哉的坐在舒服的椅子上,沐浴着金阳的夕阳,看着那个影子一点一点向自己靠近的。他心里清楚,这对那个女人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心里又隐隐觉得,那女人能做到。

明明老鼠一样肮脏,卑微,眼底却透出与众不同干净的、倔强的、不服输的光芒。明明看着挺乖顺的样子,却是一身的倒刺,一身的逆鳞。

君夜寒就喜欢拔刺,就喜欢揭逆鳞。因为他是君主,绝对不允许有人敢对他顶撞和忤逆!

小五实在太累了,就翻身在水面躺着。用最少的力气不让身体沉下去。极目远眺,看一眼夕阳。太阳红彤彤的,距离地平线还有一尺高的样子。闭上眼睛,好想就这样睡着,然后慢慢沉到水底。可是一闭上眼睛,就是李叔的难听的哭,就是李叔老母亲每天拄着拐杖去巷子口遛弯,就是他的一双儿女每天背着书包高兴的上下学。

牙齿咬破嘴唇,血腥和痛刺激着小五的神经,让她不知道哪儿来的潜力,猛地翻身,再次用力用力的往岸边划去。

终于,在夕阳擦着地平线的时候,小五来道君夜寒的面前。她虚弱到极致,嘴唇却是被血染的异常妖艳。她静静的看着沉了眼眸的君夜寒,一字一字的说道:“君主,相信你是说话算话的男人。”

君夜寒起身,走到湖边,面对着那女人的可恶眼神,也一字一句道:“我君夜寒说的话还从没有不作数过。”

小五终于笑了,苍白如纸的脸混着血红的唇,如妖,如魅。手脚放弃划动,慢慢的沉入水下。当水没了头顶的时候,心头想的是,临死的时候能救一个人,这感觉真好。

不知多久之后……

小五猛的睁开眼,茫然的四处看看。以为自己一辈子没做错事,临死还救了一人的命,最后的归宿应该是天堂。结果四周黑黢黢的,连一点点光都没有。果然是好人不得好报,死了居然还下地狱了。

伸手四处摸摸,想看看自己置身何处。可是手臂好像有千斤重,肚子还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

不对啊,人死了不是没有感觉,不知道疼痛和饥饿的么?

还是……

自己是筋疲力尽又饥饿而死,所以即使死了,这种感觉也会伴随自己一整个鬼生?

努力试探着坐起,手不经意碰见一个什么东西。就听“啪”的一声轻响,原本黑的不见五指的空间,突然明亮起来。

小五不适应的伸手遮挡了一下眼睛,几秒后狐疑的拿开手,看着面前的一切。

身上穿着自己十几块买的小熊维尼睡衣,肚子上搭着田园碎花的夏凉薄被。枕边是用了两年的小米手机,床下的小桌子上放着三千块的黑色戴尔笔记本,笔记本上的上边还放着一个白色的优盘。

小五看着这一切,突然意识到,这不是地狱,这根本就是自己的住处。是在联丰路旁边有着二十年建筑史的老式公寓下面的33号低下室,是自己已经在这儿住了两年的家。

小五不敢相信,伸手使劲掐掐自己的手臂,是疼的。

天,难道自己在李老板的店遇袭,然后在神秘的地方受尽折磨,然后又用尽最后力气救了李叔,为了尊严而选择死亡,都不过是一场梦么?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