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围棋之大明棋圣》

  • 作者:靳木
  • 主角:杨文远,程师兄
  • 推荐:691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8-24 08:27:36

《围棋之大明棋圣》 内容简介

畅销作品《围棋之大明棋圣》由靳木笔下的历史类型的网络创作,故事中的主要角色是杨文远,程师兄,剧情精妙绝伦,值得一阅。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趁早间棋社还未开门,吃完早饭后苏永年又坐在了昨天的座位上再次和易方平下起了对子棋,苏永年仍然是先手,在经过了昨天的失败后苏永年痛定思痛,准备在这一盘棋上试试昨晚刚学会的《石室仙机》上载录的几手定式。说

《围棋之大明棋圣》 章节试读

趁早间棋社还未开门,吃完早饭后苏永年又坐在了昨天的座位上再次和易方平下起了对子棋,苏永年仍然是先手,在经过了昨天的失败后苏永年痛定思痛,准备在这一盘棋上试试昨晚刚学会的《石室仙机》上载录的几手定式。

说是学会,也不过是将将看懂,照葫芦画瓢,依谱行棋,总算是看起来有那么点样子,不似之前只会学着别人下半吊子模仿棋,易方平倒也遂他愿,按他所想所下,双方轮流落子,不一会就变成了昨晚苏永年看到过的定式,初次下出书上载录的定式,让苏永年有些兴奋,更加跃跃欲试。

这一次苏永年用的是金井栏定式,此定式又称为井上栏杆,在宋代时最为流行,称是起手必下此定式,以白棋对黑棋势子形成包围之势。此定式变化极为复杂,包括几大分支,而每一分支在一些棋书中都贯以某个名称,如“大角图”,“小角图”,“穿心角图等”,达七类之多。每一类又涉及非常繁复的变化,而《石室仙机》中也有载录。

宋代棋手对于定式之复杂和研究之深入着实令人瞠目结舌。

只可惜苏永年半吊子开局水平,一晚上哪里能研究那么多,不一会便在布局上吃了大亏,他也不气馁,继续在棋枰对角照搬一些其他定式,易方平还是遂他愿,自己也在其余角対以不同定式。

不一会,棋枰四角处的争夺都以完毕,分别出现了金井栏定式、立仁角定式、倒垂莲定式、镇神头定式四种,这四种定式后续变化都有很多,苏永年只是昨晚看了些,虽他记忆极好,过目不忘,但想理解其中奥妙自然得需要深入研究,不是一日之功。

所以,棋枰四角,苏永年无一不是惨败,只得悻悻。

易方平却道:“这盘只是跟你随便下下,让你略微了解定式于开局之作用以及如何应对后续的变化,你时日还长,不用着急于此,若你想成为一个顶尖棋手甚至是棋圣,最重要的就是将你的优势变得更无懈可击,你懂我的意思么?”

“先生是要我继续提升杀力,将胜负尽量赌在中盘!”苏永年答道。

“不是赌在中盘,是胜在中盘,并不是要你只学会中盘如何对杀,在布局和官子上的学习也不能落下,但中盘才是你的最要紧处,你如今杀力已然很强,比一流棋手有过之而无不及,但还有很大提升空间,不要妄自菲薄,不出几年这天下无人是你中盘对手,现在要静下心来,不要好高骛远。”易方平语重心长地说道,他对苏永年在棋道上的前景很是看好,甚至不下于程汝亮。

杨文远嘛就……

棋桌一旁认真看棋的杨文远突然鼻子一痒,打了个喷嚏,着实把易方平吓了一跳,心道:难道真这么邪乎?

其实杨文远虽然天赋不及程、苏,但比之一般棋手资质还是好很多,大多时候还是因为太懒,只是易方平对徒弟的要求太高,再加上与程汝亮和苏永年比,顿时显得有些落了下风。

杨文远瞧得时间不早,便下楼开门烧水准备招呼棋客去了,而苏永年在易方平的要求下分拣黑白棋子入罐,重新下了一盘,这一次易方平要求他先手用镇龙头定式,然后将中盘对杀的另一招锁龙尾用上。

其实苏永年来西陵后用过一次,就是第一天和杨文远下的那盘棋里,苏永年用来断掉杨文远大龙与左下本营的那一手棋,谓之“锁龙尾”,其作用就是在最关键处点断大龙出逃的可能,将其逃出方向逼到镇龙头那去,然后以自己强大的杀力为基础将对方大龙屠杀掉。

锁龙尾与镇龙头,这两招其实可以算作是一招,时常需要配合使用,但在特殊情况下分开用也未尝不可,毕竟不论是哪一颗子,它最大的作用就是取得胜利。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而棋枰上更是变化万千,正是这个道理。

如今将镇龙头看作是定式就更好理解了,以镇龙头先手布局,为看似无用但极为隐秘的一手,然后中盘以锁龙尾配合以绞杀之。

谓之,囚龙井!

顾名思义,囚大龙而杀之!

这才是这个棋招真正的名字,镇龙头和锁龙尾分别只是半招而已。

苏永年和易方平的棋局持续的时间比昨日长上许多,易方平虽还是照着昨天一样饶过他序盘阶段的无力,以双方势力大致相等的情况进入中盘。

这一盘,苏永年自然还是输了,这越发让他感受到易先生在棋枰上的恐怖之处,每次自己能算计的局势全在对手算计之中,这逼着苏永年不得不想去的更多,想的更远,正如易先生所说,他潜力远不止于此。

当苏永年弃子认输时,易方平丝毫不掩饰赞赏之意,赞道:“行棋比昨日更果断凶狠,很好!”

“昨晚看了先生批注的《石室仙机》后,有些感悟,以往学得那些东西忽的都想的更清楚,的更紧密了些。”苏永年不忘奉承易方平一番,将功劳全都归到他身上去。

这让易方平好不受用,平日里最喜欢别人奉承他,虚情假意也好,真情实意也罢,只要听着舒服,也难怪杨文远变成这种溜须拍马之人,都是无奈啊,为了生存。

苏永年忽而想起至今还未见到的程汝亮师兄,听杨文远说程汝亮师兄也是从小跟着易先生学棋,难道也是一位中盘对杀无敌的棋手?于是他试探问道:“先生,程师兄棋风与您一般么?”

“自然是不一般,你们师兄弟三人中,唯你路子与我是一样的,善于攻杀。”

“那程师兄……”

“他,哼哼,他从小就纯良软弱,说的不好听就是呆,只会委屈求全的防守,哪里能学得我攻杀技艺的一半。”

易方平说得像是极为不满又像是很自豪地说道:“却又不知那呆子何时开了窍,因时常和我对弈,竟把他那防守的本事越打越实,像文远这种杀力寻常的,随他怎么攻也攻不下他,下棋稳得跟铁桶似的,你若是和我对弈,我一疏忽便也可能让你乘了机,但若是对上他,再疏忽怕也是拿不下他。”

苏永年不解道:“那以程师兄这种下法岂不是不败了?”

“当然不是,围棋的胜负条件是占地多者胜,若仅仅是防守哪里能保证自己占地多于对手?遇到我这种攻杀极强劲,或是极善于围地的棋手自然是难以招架。”

“但是关键不在此处,而在于他杀力却不弱于我太多,只是大都体现在严谨到滴水不漏的防守上,他善于布局,大局观也很强,往往在序盘结束时就知道大致输赢多少,这才是他现在最值得为人称道的地方。”

“那程师兄的中盘攻杀不强么?”

“那只是相对于他防守来说,比现在的你还略强些,但你行棋比他凶狠,若是你杀力能大致与我相当,攻杀也比现在狠厉些,那应该能与他楸枰一战。”

易方平摸了摸白须,陷入沉思,日后苏永年和程汝亮在棋枰上对子相争,一个善攻,一个善守,不知是怎样一副场景,想到这些,老头颇感欣慰。

但苏永年却想的是,自己与易先生对弈,从中学习的是攻杀,而程师兄与易先生对弈,学会的却是防守,易先生棋还是那样下,但却教出棋风完全不同的徒弟,还真是不得不赞叹世间棋手风格迥异啊。

“先生,不知到程师兄何时从四川回来?”苏永年现在就恨不得能赶紧见到这位久闻其名却素未谋面的程师兄。

易方平喝了口两人手谈间杨文远送上来沏好的热茶,缓缓道:“川地路途遥远,来回一趟不易,自然是能和当地的顶尖棋手多较量较量的为好,也不亏得老远跑一趟。”

“如今世道这么乱,程师兄怎应付的过来?”

“有你杨叔家的老大老二陪着他,自然不会出什么事。”易方平满不在乎道,然后看了眼二楼角落茶桌旁坐着的杨狠人。

杨狠人昨日被他哄骗,输了一天棋,自是对他十分不满,哪里能理会他,只是冷哼一声,又继续自顾自的喝起茶来。

“你不知道,你杨叔刀法超群,教出来的那几个儿子那个个都是精通刀法啊,别说是寻常蟊贼山匪,就是江湖中的什么高手在他们面前那也不过是蹭蹭几刀的事情,不然怎叫虎父无犬子!”易方平故意抬高声音,生怕杨狠人听不见似的。

杨狠人当然不会被他小小的奉承几句就给“收买”,若不送来一二壶上好的陈年甲酒作赔礼,也休想自己能够再“原谅”他。

苏永年自然也能听出这话不是讲给自己听的,就顺应一笑,配合道:“那这杨家几位哥哥真是少年豪杰,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见到?”

正此时,从楼梯口传来一个少年洪亮的声音:“谁想见我啊?”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围棋之大明棋圣》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