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昌平郡主》

  • 作者:沉沙
  • 主角:子良,梁雨香
  • 推荐:131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9-05 15:04:30

《昌平郡主》 内容简介

此回给书友们赏析沉沙撰写的架空作品《昌平郡主》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子良,梁雨香两位主要角色最终会发生怎样的趣事呢,让我们一起细细品味吧!桃花盛开。春风袭来,花飞花落。桃花树下,那一袭火红色的轻纱罗绮挥舞着冰凉的长剑。玉葱般的手指伸向落花,轻轻的伸出手,如蝴蝶般轻盈的落地,花稳稳的落入她的掌心。另一只手将剑安放在身后。看着手里的桃花瓣,

《昌平郡主》 章节试读

桃花盛开。

春风袭来,花飞花落。

桃花树下,那一袭火红色的轻纱罗绮挥舞着冰凉的长剑。玉葱般的手指伸向落花,轻轻的伸出手,如蝴蝶般轻盈的落地,花稳稳的落入她的掌心。另一只手将剑安放在身后。

看着手里的桃花瓣,白皙如玉的脸庞上露出灿烂的微笑。

在晚霞中如此娇媚,那一肩秀发,如瀑布倾泄。

“梁雨香,我给你带好吃的来了。”

那宛如从天边走来的翩翩少年,气宇轩昂,文质彬彬。

“越子良,我明天就十六岁了,你有礼物给我吗?”

少女放下手里的剑,插入地下,两人看着夕阳,并肩而坐。

“有啊,明天才可以给呢。”眉清目秀的少年那精致的眼睛里,满是包容。

“那你可有礼物给我呢?明天我就十八了。”少年回头看了她一眼。伸手拿了桂花糕送到她嘴边。

“我不要吃,我要礼物。”

“梁雨香,别太任性,我都说了明天才给呢。”少年用老成持重的口气教训这个明天就十六的姑娘。

“回去吧,爹爹该担心了。”梁雨香起身,拔出她的剑。

晚霞最后一抹光亮退却,浅夜降临。

“香儿,出来吃饭。”门外的父亲梁山轻扣木门。

“知道了爹爹。”梁雨香放下手里偷偷绣的如同鸭子一样的鸳鸯。

脱了朝服,梁山就是一个简单的父亲。

梁雨香从房间出来,把自己门关上。

“什么好东西不让爹看?”梁山伸头往里看。

“没有啦!吃饭去了。”她少女的天真欢呼雀跃挽着父亲走向前厅。

“香儿,你看看人家的姑娘,都知书达理,心灵手巧。哪个也不像你,整天武刀弄枪的。”

“娘,又不是我自己要学的,爹爹教的。”她开始给自己碗里夹菜。

“都怪你,姑娘家家的……”

“好了,好了,夫人。她是块习武的好苗子。天波府里,女将还少吗?”

“你跟杨家怎么比?人家有那么多儿子,你只有一个。”

“娘,我哥一个就抵千军万马了。”雨香不愿意听她们说哥哥的坏话。

“好了,不提了。夫人呐,孩子只是去些日子,迟早回来的。再说,天下武功出少林,他去少林寺,那是好事。又没出家。”梁山看着夫人用衣襟试去眼角的湿润,这话,聊表安慰。

半月如勾,悬挂在树梢。

梁雨香坐在房顶双手托腮,满腹心事。

明天就十六了,哥哥去少林寺一年了,还未回来。

“爹爹,我去去就回来。”子良在父母的厅堂里,白衣飘飘。

“你告诉娘去哪啊?”越夫人珠光宝气,绫罗华服。一眼看去,就是官宦人家的富贵太太。

“去……”子良犹豫了一下。

“这都深夜了。”越夫人看看外面的半月,倒也清亮。

“子良,去吧。爹知道你去哪。”越河微微一笑,伸手缕他的山羊胡。

“谢谢爹。”子良这才高兴着跑出去。

梁雨香的耳朵微微一动,然后就笑了。

“越子良,你半夜不睡,偷偷翻墙进我园子,真不礼貌。”

她将托着腮的手放下,站在屋顶的红瓦上,喊了越子良的名字。

“既然被你看见了,就不躲了。”越子良从她身后轻轻跃上房顶,站在她身后。

“我没看见你,只是感觉到了。”

两人并排着坐在房檐上。看着从树梢慢慢移动的半弯月。

“你怎么不说话?”子良看着雨香饶有心事。

“没有什么事,只是我想我哥了。”

子良开始沉默。

“你怎么还不走?都子时了,我该睡了。”雨香看着子良也是满腹心事,一言不发。

“子时了吗?还没到吧!”子良在看看天。

“应该快了,我困了!”说着就要下去睡觉了。

“香儿,你等等,等到子时。”

“不等了,我就是想睡了。”

“梁雨香,我只是想成为第一个为你庆祝十六岁生日的人。我要第一个为你送上礼物。”

哎?有礼物?突然之间,她心花怒放。

“那你就自己等吧。”她轻飘飘的如同蝴蝶一样停落在院子里。抬头看了一眼独自站在屋顶的子良。

子良有些失落。

即便在不懂事,他等着送她礼物呢。也不能把人家撂在房顶不管不顾,自己回去睡呀!

正当失望之时,梁雨香从他背后袭击,轻轻伸手拍了他的肩膀。

“给你。”她天真纯美的笑容里,带着一丝娇羞。

越子良低头一看,她手上,拿着一个绣好的鸳鸯手帕。虽然是丑了点,可今天也是他的成人礼。两人虽然间隔两岁,却也实属巧合,生在同一天――三月三。

原本越子良想成为第一个送上生日祝福的人,结果,自己被别人先祝福了。

“小丫头,这可是鸳鸯,你可知送鸳鸯是何意?”

子良接过来,心里美美的,却还摆出兄长的架势,审问起她来。

“那就还我好了,明天早起,再给子良兄备一份厚礼送到越王府上。”

“那就不必麻烦香儿妹妹了,这礼物,兄长收下了。来而不往非礼也,就等着子时送香儿礼物呢。”越子良喜笑颜开的贫嘴,心里已经高兴的像娶到媳妇一样。

说着从怀里拿出一枚玉坠子,用五彩细绳编织成链。

“来,给我的香儿戴上。”

“谁是你的香儿?我才十六岁。”

“迟早的事,等你长大些,等我有个爵位,就水到渠成了。”

“等我长大?那你不还是比我年长两岁而已?切勿着急,我可还是要习武的。”

“哪能阻拦香儿习武呢?这坠子是我拿了皇上赏赐父亲的玉壁打磨而成的,又拿去庙里求大师开了光。菩萨也看见了,准能保佑香儿平平安安,没病灾的。”

“那你自己可曾留一个?”

“这玉就这么大,我不曾留。千万别让我父亲看见,会加罪与我。毕竟是皇上赏赐,哪能让人做了首饰?岂不是欺君?!”

“怎么大的罪过挂在我脖子上,我爹爹要是看见了,同样惩罚我呀。”

“这可如何是好?”子良竟然没有考虑周全。

“哎?越子良,这样,你将这玉一分为二,你从这圆形中间再掏出个圆来,你戴个外圈大圆,我戴内圈小圆,我的玉能放进你的圆圈内。这样毁的谁都认不出来。”

还是这丫头古灵精怪。

“同心圆?是个好办法!香儿先戴上,明天你我借着生日为由,去上河园找个工匠师傅。”

“好久没出去过了。我好激动!”

“香儿先睡,明早起床练剑。”子良是翻墙越墙顶来的,然后原路返回去。

梁雨香看着衣袂飘飘的子良消失在院外。

两家一墙之隔。

越子良家时代为武将,战功赫赫。一般情况下,只有皇亲国戚才能是王爷,但是一般都没有实权!可是掌管军权之人,封了王候,那就是战绩显著。越江曾出征大辽,凯旋而归,特封越王,赐越王府邸。

梁山乃一文臣,刘太后垂帘听政时,梁山便已经开始辅助仁宗。

在朝二十三年,封侯爵,赐府邸梁侯府。

两人同朝为官这么多年,两个孩子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两家人谁也不提,但是心里都跟明镜儿似的。

两家又一墙之隔,两个孩子功夫好,整天翻过墙去串门。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