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穿越时空之孽恋》

  • 作者:忘羡一拜天地
  • 主角:安祁,姬言雪
  • 推荐:684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9-07 08:11:47

《穿越时空之孽恋》 内容简介

主线角色是安祁,姬言雪的新书《穿越时空之孽恋》此文是忘羡一拜天地墨下的婚恋文,文笔朴实无华主线震古烁今,绝对是不容错过的完结小说,小说剧情回顾 安祁没好气的说道:“别管他,发神经了。”闻人羽问:“我和言雪不在这,发生了什么?”安祁答:“你们别管就是了。”姬言雪看安祁心情好像不是太好,便扯了扯闻人羽的衣角,示意他别再问下去了。闻人羽也是个明白人

《穿越时空之孽恋》 章节试读

安祁没好气的说道:“别管他,发神经了。”

闻人羽问:“我和言雪不在这,发生了什么?”

安祁答:“你们别管就是了。”

姬言雪看安祁心情好像不是太好,便扯了扯闻人羽的衣角,示意他别再问下去了。

闻人羽也是个明白人,没再发问。

药熬好了之后,小茉便端来了,姬言泷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但他清楚,药是安祁亲自喂给自己喝下的。

安祁也说不上为什么会对一个男人做到这样,他只是觉得,姬言泷真的是一个好国君,对自己对大臣们都很好,除了脾气有点怪,有时候会无缘无故找自己的麻烦,其他都挺好,所以不能让他就这样死掉。

“阿祁哥哥,你喜欢哥哥吗?”

姬言雪问出的话差点让安祁一口气噎死。

安祁被姬言雪的发问给气笑了,道:“你,你说什么?”

“你喜不喜欢哥哥?”姬言雪又重复了一遍,还特意加大了音量。

安祁轻轻地捶了一下姬言雪的脑袋,道:“小孩子家家的别瞎说,”又看向闻人羽,道:“管管你的小娘子。”

闻人羽道:“我倒是觉得言雪问得好,墨上大人与陛下确实有一种说不出的羁绊…”方才与姬言雪一同去取药的途中,听过了安祁的一些事。对这个墨上家的二公子甚是敬佩,也觉得姬言泷对他不一般。

“别闹了,姬言泷还病着呢!你们能不能不拿病人开玩笑?”安祁表示很无语,打算就这样先蒙混过关,闻人羽两人也没再追问。

姬言雪无奈的看着闻人羽,摇了摇头。

闻人羽表示,自己也没办法。

墨上流离出了圭璧宫,一直走了很远,脑子里面混乱的要死,他不明白,阿祁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难道自己做的一切都没有感受到吗?

还是说,自己做的阿祁根本就不在意。

“离哥哥,你不要同公主成亲。”

“离哥哥,我不要你和公主成亲。”

“没了你,我一点都不行的。”

“离哥哥,我……我喜欢你。”

“你喜欢男人?”

“那我以后还像以前那般对你,看你能不能接受。”

“离哥的弟弟,定是要成大器的。”

“你又没生病!”

“你要我怎么对你!”

安祁说过的话现在像影片一样在墨上流离脑海里回放。

墨上流离感觉自己挺失败的。

[圭璧宫]

姬言泷喝过药后,安祁碰了碰他的手,确是没有之前那么烫了。

姬言雪戳了一下安祁,并示意让他跟自己出去一趟。

“雪儿,怎么了?”安祁出了圭璧宫,又回头看了看里屋的姬言泷,问道。

姬言雪也不打算绕弯子,直接道:“阿祁哥哥,我能看出来,哥哥他是真的在意你的。”

安祁翻了个白眼,“瞎说什么呢?我们这是朋友!朋友你懂吗?”

“哥哥六年来没有纳妃,如今为你做到这个地步。阿祁哥哥,你不要再逃避了。”姬言雪明白的,“哥哥好多年都没有这样待人了。”

安祁疑惑,“他对你不好吗?”

“阿祁哥哥,你知道吗?哥哥十年来都没有像遇到你以后这样笑过。”

安祁突然对姬言泷十年前发生的事情感兴趣了。“你跟我说说。”

姬言雪开始回忆,并一一告诉了安祁。

十五年前,姬言泷十岁,安宁国的国君,也就是姬言泷的父亲,被西华的刺客杀死。最后一刻,姬言泷同父异母的哥哥姬仓奉命登基。

姬言泷十五岁那年,发现这皇位原本是自己的,而他的阿娘柳思慧亲自篡改了父皇的诏书,帮助姬仓登上皇位。原因简单到可笑,柳思慧沾上了毒龙花,而姬仓可以为她足够的毒龙花!

“阿娘,不要再沾染毒龙花了。雪儿需要你!”看着六岁大的姬言雪,天真可爱,却没有母爱可言,姬言泷讨厌那个整日只知道吸毒的柳思惠。

“阿娘,你更改了父皇的诏书?”

“阿娘,你怎么可以这样做?”

“阿娘,你不要再吸毒了!”

“阿娘!”

“阿娘!”

“阿娘!”

“柳思惠!我叫你停下!”

姬言泷看着脸色惨白的柳思慧,心里一丁点儿怜悯都没有了,只有仇恨!姬仓登基后,没少作贱姬言泷和姬言雪兄妹二人,而柳思慧没尽到一点儿母亲的,她到死的那一刻,还在恳求着自己给她毒龙花!

“阿泷,快把毒龙花给阿娘…”

“阿娘求求你了…”

姬言泷一把扔了手中的毒龙花,怒吼道:“我恨你!你不配做母亲!”

是的。

姬言泷亲手。

杀了柳思慧!

姬言泷清楚地记得,柳思慧为了毒龙花的下贱模样。所以得知安祁沾染上毒龙花,他勃然大怒。

姬仓并不是一个好皇帝。他在位的那四年,民不聊生,生灵涂炭。甚至勾结西华,打倒所有支持姬言泷的大臣。

姬言泷收集证据,拉拢人心,寻找外援。整整花了四年,终于把姬仓赶下皇位。而此时的安宁国,已是满目疮痍,百姓痛苦不堪。

姬言泷接手安宁,第一件事就定下了一条规矩:毒龙花为宫中禁物,任何人不得带入宫。

对于十九岁的姬言泷来说,在皇宫立足太难太难,宫里的大臣,还有百分之七十是当初姬仓留下的祸患。

姬言泷跌打滚爬,终于让安宁国有了一点起色。只是陈年旧规没有好的时机清除,自己也没有一个得心应手的辅佐之人,之前的农民起义才得以爆发。

“现在呢?那个姬仓还在吗?”安祁听完了,问道。

姬言雪摇摇头,答:“不知道,估计是逃到哪里避难了。哥哥坐上皇位的这六年,都没有姬仓的消息。”

安祁心想,果然,这种皇家斗争真的是很可怕。

姬言泷亲手杀了自己的母亲,一定很痛苦。

“十年来,我一直都很害怕。怕自己做错事,哥哥会像掐死母亲那样,也把我杀了。”姬言雪小声地道。

安祁安慰她:“不会的,他不是那样的人。”

“哥哥迟迟不纳妃,想必是真的喜欢男人的,阿祁哥哥,你听说过魏王和龙阳君的故事吗?”姬言雪突然发问。

安祁慢慢地回答道:“嗯,听过…”

“所以啊,阿祁哥哥不用担心。哥哥是一国之主,你们做自己喜欢的事就行了,没人敢说不的。”姬言雪正直地笑着,像是给安祁加油打气。

安祁道:“可我,不喜欢他啊。”

“难道阿祁哥哥喜欢阿离哥哥吗?”

安祁汗颜,道:“我不喜欢男人…”

“可我看你与阿离哥哥总是很亲近的样子。”

很亲近?

没有吧!

安祁心想道,自己明明一直都很注意两人的距离啊。

安祁心里现在真的是有苦说不出,怎么就被这皇帝老儿给看上了,要知道这古代的国家什么都是皇帝说了算,到时候不得被强迫着当了他的贵妃?!

现在没办法考虑什么墨上流离了,安祁已经深深地感受到了这个世界对他的恶意。

安祁恼得很,你说穿越就穿越吧,还穿越到一个断袖身上!断袖也就忍了,身边两个都是有龙阳之癖的人,他上辈子怕是做尽了坏事,这辈子才捅了断袖窝了。

被姬言雪这样一说,安祁觉得现在已经不能再装傻了,要找个机会跟他们说清楚,自己可是个男人,正经男人。

墨上流离被气得上头,漫无目的地走着,一直到了兴俞镇。

望着人来人往的兴俞镇,他好像看到了在吃水晶包的安祁,伸手去抓,却扑了个空。

墨上流离觉得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他脑子确实有点乱。

大婚之前,阿祁亲口说是喜欢自己的;阿祁落水,变得聪明有本事却越来越疏远自己;然后刚刚,阿祁为了姬言泷而吼自己……明明说好的像以前那样对自己,为什么不做到?

不,现在他已经不只想要以前那样了。

墨上流离摇了摇头,心想道,自己这是怎么了,越来越计较,越来越不懂阿祁内心的想法,越来越怕失去阿祁。

是不是,只有若即若离才懂得想要抓紧?

他现在唯一能肯定的是,他爱阿祁。没错,他爱上了自己同父异母的亲弟弟!纵然是与万人为敌,他也不会放手。

墨上流离又摇摇头,清醒了几分,自己真是大意了,怎么能把阿祁一个人丢在皇宫,这不是任由姬言泷摆布吗?

回过神来,墨上流离发觉自己已经走到了一个无人的街角处,他立马就察觉了周围状况不对劲,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墨上流离感觉自己的后脑勺被人狠狠地敲了一下,然后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墨上流离倒下后,身后出现了一个穿着比较破旧的土匪,他手里拿着一根木棍,用木棍又戳了戳地上昏过去的墨上流离,确定这人是真的昏过去了。

“头儿,是他吧?”带着试探性的语气,另一个土匪问道。

那个头儿穿着还算得体,一身黑色长袍,留着一撮胡子,倒像哪座仙山上的道士,他点点头,用赞许的语气回答道:“嗯!”他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然后又说:“带上车,回去复命!”

两个土匪立即道:“是,头儿。”

三人将昏死过去的墨上流离抬上马车,小心翼翼地离开了兴俞镇。

一路快马加鞭。

[西华边境]

今天是和陈六约定好的日子,姬仓早早的在西华边境等候了,直到晌午,才看到远处奔来的马车。

“吁!”随着车夫的一声指令,马车停了下来。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