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云界奇谈》

  • 作者:巧月十七
  • 主角:林清,林小榆
  • 推荐:81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9-08 08:29:36

《云界奇谈》 内容简介

《云界奇谈》作者:巧月十七,玄幻言情类型网络故事,主人翁:林清,林小榆,本故事精彩片段预览:“贤者客气了,老夫活了五百多年,好不容易看小辈们出去历练,怎么着也得多叮嘱你们几句。”被称为大祭司的老人,也微微点头,表示回礼。同时也叮嘱着于染身后的那两位小姑娘。“知道你们年轻,难免对人间光怪陆离着

《云界奇谈》 章节试读

“贤者客气了,老夫活了五百多年,好不容易看小辈们出去历练,怎么着也得多叮嘱你们几句。”被称为大祭司的老人,也微微点头,表示回礼。同时也叮嘱着于染身后的那两位小姑娘。

“知道你们年轻,难免对人间光怪陆离着迷,但要时刻牢记你们的使命。不可辜负了我们这些老一辈的期望,保护和寻回贤者和神器才是上上道。”

“多谢大祭司提点。”于染身后的那两位姑娘鞠躬作揖,以表尊敬。只见这两位小姑娘都披上了长袍,小小的身躯和脑袋都藏在宽松的灰袍里,时不时会有几丝长发从帽子里飘出。多了些神秘,少了几分稚嫩。

左边的灰袍少女手中握着的是神器“紫痕”,是神器榜上排行第七的神器,剑身无形无色,只有出鞘或使用剑技时,才能隐约看到几丝紫光,乃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光剑。

与十二神将依次告别后,三人便进入了远古门扉,身隐慢慢融入黑暗。

望着眼前离去的三人,众神将心理都有着丝丝寂寥。此时,神将里少了两个天真活泼的丫头,众神峰又少了一个它的主人。

“希望这俗世不要对他们太过残酷才好。”开口的是“神扇”,一位摇着折扇的灰衣老头,衣服破旧,如果仔细看还能发现有几个破洞缺口。而这一位老人在人间的酒肆茶楼里有着另一个更为响亮的称号——灵仙岛岛主。

“在这里成天享受惯了,出去体会一下人间疾苦有什么不好的。”林小榆说话就有点大大咧咧了,同样身为十二神将,林小榆这个二十五六的大姑娘可是有着与第六君主——治愈的绿之王并肩的医术和治愈诅咒的力量。她把玩这手中的长箫,见没啥热闹可凑,就蹦蹦跶跶的回她的小木屋了。

林小榆手中那只绿色的长箫,正是神器谱上排行第九的“九仪箫”。丝竹声起,杀人无形。此箫既能救人也能杀人,全看持有者心情,林小榆拥有如此任性的神器,倒也十分适合她。

当众神将离去后,独留灰衣老头一人,放下手中来回动扇的折扇,老人看着石门有目眩神迷的感觉,思绪仿佛又回到了两百年前曾流传于云界大地上众神创世的故事——

星域之神在宇宙爆发后分散游历于宇宙各地,不经意间来到这边荒芜云界。众神以为新奇,便开辟了这片孤地。

第一日,众神建山川岛屿,河流湖泊,于是大陆内从无至有,出现了盛纳生物的地方。

第二日,众神建屋房城寨,于是云界内从简至繁,有了人类居住的地方。

第三日,众神将形形种种的寻常百姓,放入界内,给他们君臣概念,世俗礼仪,善恶之道。

第四日,众神将百余种野兽,数十种灵异,细小物件,放入界内,教百姓驯化野兽,使用物件的方法。

第五日,众神以侠义,勇气,飘逸,慈悲四种品性幻化出星魂之力,选择峰内合适的两位贤者,传授之,又赋予十二名天赋异秉之人分给他们神的血脉力量或创世神器,让他们共同去守护这个世界的秩序。

第六日,众神,以血炼赤晶,以泪凝冰晶。赠与人们力量。本意是希望他们能求同存异,抵御自然,寻求共生。

第七日,种子已经种下,众神只待花开静观之

——可如今,众神离去,贤者离去。这众神峰真是越来越寂寞了。

石门之前,孤零零的灰衣老人百无聊赖地看着夕阳,慢慢离去。

当林清和和宁语汐进城回到灵州已是第三日,这一天林清和的探子给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地下交易会终于来了。

就像是某些地区定期存在的集市一样,灵州的贵族联盟会每隔三月举行一次地下交易。

只是这个集市上出售的东西大多是一些见不得光贼赃、违禁品甚至人口贸易,不必为此惊讶,因为参与这个交易会的人除了修行者、不法商人以外,更多的是这些这次交易的举办者。

即贵族们。

毫无疑问,在背后掌握这个地下市场的无疑是本地的地下势力,但难免没有某些贵族插手其中,这本来就是公开的事实。

而只需要瞒过那些需要一个平和、安定的表象的社会的小市民就足够了。

灵州的地下交易会定期在东城区的繁华市场举行,举办者刻意挑选人口稠密的地方,反而更好掩人耳目。但有心人往往会发现,到这个时间这地就会出现大量陌生的面孔,互相询问,攀谈,然后在第二天一早又匆匆离开。

尤其是这两个市场还有一个用于租凭的小型拍卖场当然,这其实也只是表面上的借口。实际上这两个拍卖场除了偶尔的用途以外,几乎就是为这个定期的集会而专门修建的。

若你去查它们的主人,只会查到附近某个平凡无奇的商人头上。但若深入调查,你会发现这两处建筑其实都是由地方贵族议会出资的。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

这三天里,林清和,宁语汐两人在旅店里等待多时。由于之前跟随的商队无一人返回,怕引起怀疑,两人都乔装打扮,遮掩身份,以免去不必要的麻烦。

当林清和引着宁语汐从马车上下来时,灵州的夕阳就如同水墨画中的一样,一枚红色的火团挂在天边,烧红了周围的一圈云霞。

迎面映着这火红色的霞光,年轻人穿着一身黑袍,浑身包裹着严实,宁语汐站在他身侧,同样身着黑色长袍,黑色的宽帽遮掩的整个头部。

当然,还有一些林清和在灵州的探子,和打手,其中有一位实力在入境巅峰的剑者,名叫林三,也算是半只脚买入大成了。

林清和眸子里有着一层淡漠的灰雾盯着小型拍卖场外的人来人往。

一旁的少女轻轻抿着嘴唇,气质同她第一次与林清和相见时一样,给人的感觉是冷冰冰的,身上自然而然地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来。

拍卖所内部空间并不大,穴就像是个小型剧场。围绕着中央的“舞台”,一排排椅子呈梯形向上分布,不过这些是那些一般客人的座位。环绕着“剧场”,四壁,大人物们用丝绸和缎子装点起来的包厢一个紧挨着一个分布着。一共有三层,包厢内有一支装在红木架子上的黄铜千里镜,以方便贵族们仔细端详台子正中央的商品。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