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一念相思许流年》

  • 作者:若梦
  • 主角:宁夕,宁沐
  • 推荐:759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9-10 20:07:14

《一念相思许流年》 内容简介

《一念相思许流年》作者:若梦,婚恋类型故事,主线人物:宁夕,宁沐,本创作书中主线围绕:宁夕回过头,不出意外地看见一个小孩站在她身后,手里拽着她的裙角,看起来才三岁左右的年纪,豆丁大的身高,一双眼红彤彤的,带了水光看向她。是个小男孩。宁夕第一反应就是这小孩走丢了,所以才会误将她认做了母亲

《一念相思许流年》 章节试读

宁夕回过头,不出意外地看见一个小孩站在她身后,手里拽着她的裙角,看起来才三岁左右的年纪,豆丁大的身高,一双眼红彤彤的,带了水光看向她。

是个小男孩。

宁夕第一反应就是这小孩走丢了,所以才会误将她认做了母亲。

本能而定,宁夕并不是一个多喜欢小孩的人,她还记得自己在俄罗斯的一年,隔壁有个小孩一直哭闹,足足给她带来了非常大的心理阴影。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见到这个小孩的第一眼,她竟然丝毫没有反感。

宁夕蹲下身,与小孩平视,尽量让声音温柔下来:“小朋友,你是不是走丢了啊?”

小孩抽噎了一下,声音软软糯糯,还有些口齿不清:“我……我没有,你就是我的……妈妈。”

宁夕一下子乐了,她今年不过才二十六岁,哪里会多了个这么大的儿子。

她不想和小孩继续说下去了,毕竟温世还在里面,宁夕站起身,环顾四周,似乎想找到人托付给他。

能出现在这种地方的人,父母身份也差不到哪去。

小孩还在那里口齿不清地说着什么,宁夕努力辨认了一会,最终放弃,三岁小孩的话语,果真不是一般人能听懂的。

就在她努力寻找周围的人时,突然背后响起了高跟鞋急促的噔噔声,宁夕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猛的一推,随后就是小孩凄厉的哭声。

宁夕被推的踉踉跄跄,一下子没站稳,背部猛的撞上一旁的台柱,上面凹凸不平的小石子划破了她的手,宁夕嘶了一声,只觉得背部火辣辣的疼着。

再一抬头,看向面前的人时,却骤然愣住。

女人生了张与她有三分相似的面容,穿火红长裙,更衬得她艳丽几分,正是白日里出现在穆氏那个对她冷眼相对的女人。

宁沐一把揽过小孩,似乎以为她做了什么事,慌乱地上下查看他,小孩刚才猛的一吓,现在却又不哭了,泪水含在眼里打转,那模样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宁夕心里突然不是滋味起来,要不是对方这么担忧的样子,她几乎都要怀疑这根本不是一对亲母子。

“这位小姐,请你以后照顾好自己的小孩,要是再出现这样的情况,恐怕事情结果不会像现在这么好。”

没想到仅仅只是提醒的话,却不知道为何惹怒了对方,宁沐抬起头,嗤笑一声:“宁夕,你现在出现在这里,是向我耀武扬威,告诉我你现在过的有多得意?”

宁夕简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宁沐又接着说:“我告诉你,现在我和阿旭过的幸福美满,就算你出现又怎么样,当初你争不过我,现在你也争不过我。”

宁夕越听越糊涂,皱眉看向对方,小孩还在抽噎,却不敢大声哭出声,依旧是怯懦地看向她。

宁夕心里猛的像被针扎一般疼。

可是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温世却已经走了过来,行色匆匆,脸色并不是多好,在看见宁沐的瞬间他脸上闪过一抹慌乱,拉过宁夕的手就要走。

宁夕心里有千万个疑问,可是在对上温世难看的脸色时还是咽了下去,跟着对方就要离开。

却未想身后一个声音突然叫住了她。

“站住。”

声音清冷,带着一丝让人不寒而栗的寒意。

宁夕猛的顿住了步子。

穆英旭站在身后,看着那个即将离去的蓝色身影,总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小孩在看见他的一瞬间喊了一句“爸爸”,扑了过去。

温世回过头,不客气地询问:“穆少还有什么事?”

他死死地按住身旁宁夕的手,竭力不让她转身。

穆英旭微微怔住,似乎在心底嘲弄了自己一番,竟然会随便就将一个女人认作了她。

温世又接着说:“穆少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恕我就不奉陪了。”

说完,不等穆英旭反应,径直拉过宁夕就走。

等到那一对身影消失在黑夜之中,风一吹过来,穆英旭才回过神来,这才察觉到自己手心竟然沁满了汗。

不可能是她。

三年前她已经死在了手术台上,怎么可能还会出现在这里。

就算她还活着,怎么可能在看见他之后还会无动于衷。

衣袖突然被人小小的拉扯了一下,穆英旭低下头,对上了一双红红的眼:“爸爸,念念刚才……看见了妈妈。”

宁沐猛的一颤,赶忙走过去抱过穆念,柔柔一笑:“念念看错了,刚才是将我认错成了妈妈,对不对?”

“不是……”穆念咬着手指,似乎有些着急,一急就更加说不清楚了。

穆英旭望了他一眼,没说话。

半晌才道:“走吧。”

宁沐看着他离开的身影,眼中闪过一抹恨意,抱着穆念的手不自觉掐紧,穆念吃痛,眼眶又红了一圈,却又不敢哭出声。

“哭什么哭!”宁沐看见他这个样子就心烦,低喝了一声,虽然她早就住进了穆家,可是穆英旭根本就没有要和她结婚的心思,甚至于穆念出生,都没有让他认作妈妈。

这个男人的心思,向来都让她捉摸不透。

可是却丝毫不敢有怨言,宁家已经不比以往,若是她现在离开穆家,恐怕连个去留之地都没有。

收住了那些小心思,宁沐深呼吸一口气,平复过来,抱着穆念向前走去。

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热雾弥漫,把镜子都渲染地看不清人影,宁夕闭紧了眼站在喷头底下,任留炙热的水打下来,冲刷掉一身的疲惫。

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太过猝不及防了。

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看见温世这么失态的样子。

至于那个小孩。

宁夕关掉水,裸着身子,纤细的手指在水雾覆盖上的镜面一抹,看向映照在上面的自己。

目光逐渐下移,最终停在左下角的那个几乎看不出的疤痕。

长长一道。

这么多年她保养的很好,不仔细看都看不出她的腹部还有一道这样的疤痕,如果不是今天碰见了那个小孩,连她自己都要忘记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