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我有一座浮空山》

  • 作者:减肥能变瘦
  • 主角:皮小白,独秀峰
  • 推荐:868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9-12 15:03:38

《我有一座浮空山》 内容简介

畅销热文《我有一座浮空山》是减肥能变瘦所编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网文,本佳作的主要角色皮小白,独秀峰,精彩内容:不行不行,我得冷静一下,看维修船的损毁情况,想依靠它离开天元星肯定是办不到了。另外从刚才那个叫剑咣驷的家伙的记忆中得知,这个星球是有着一个封印大阵存在的,三十年前突然出现,从此天元星的人就像鱼缸里的鱼

《我有一座浮空山》 章节试读

不行不行,我得冷静一下,看维修船的损毁情况,想依靠它离开天元星肯定是办不到了。

另外从刚才那个叫剑咣驷的家伙的记忆中得知,这个星球是有着一个封印大阵存在的,三十年前突然出现,从此天元星的人就像鱼缸里的鱼一样被完全困在了这片大陆上。

这也就是说,我想通过别的途径离开这里也是办不到的。

那既然这样,就只好放手一搏了。

望着满脸苦恼的抓着头发蹲在地上的皮小白,慕容雪在有些同情的看了他一眼后,就领着封灵笙到山上去收拾东西去了。

嗯,她们要离开独秀峰。

虽说很不甘心,但独秀峰毕竟已经被师父卖给望天宗了,而现在望天宗来接管仙山的人又莫名其妙的被人砸死在了这里,那她们作为当事人自然是要避一下风头的,那个黑衣男子的境界就已经高了她们两大截了,再来一个肯定修为会更高,她们如果再继续的待在这里,说不定就会糟了池鱼之殃,至于这个穿着奇怪衣服的年轻男子..

嗯,但愿他能逃过此劫吧,现在她们也只能是默默地为他祈祷一下了,别的忙她们也实在是帮不上。

不一会,当她们收拾停当的再次来到山脚下时。

停步环视一眼,皮小白已经不知去向。

所以在回身对着独秀峰拜了三拜后,慕容雪封灵笙两人就一起的离开了独秀峰,并往玄天宗的宗门所在地走去。

是的,她们想去投奔玄天宗,毕竟她们是正儿八经的独秀峰亲传弟子,虽然因为缺少修炼资源,她们的境界连普通的内门弟子都不如,可拥有身份玉牌的她们,在到了玄天宗之后,就算没办法保住亲传弟子的身份,但应该也不会被人给赶出来吧?

而且待在玄天宗的话,一旦师父回来,也可以很快的见到她们,嗯,所以…但愿我们能顺利的进入宗门吧,要不然..唉…

轻叹了一口气,慕容雪和封灵笙很快的就消失在了一片苍茫的旷野中,在她们的背后只留下了一座趴窝的荒芜仙山静静的耸立在那里,看上去颇为的萧瑟凄凉。

至于皮小白,嗯,此时他正在维修船的仓库里面翻箱倒柜呢。

三把扳手,两个改锤,五套自动卷尺,一个便携式手电筒…

我擦?这里面怎么全是些这种破玩意啊?

“球球,你的能量还能进行几次次元传送?最大传送曲率比是多少?”

“请稍等…”

“叮,根据自检,以最大传送曲率比0.38比特值进行传送的话,可以进行一次传送,以最小传送曲率比0.06进行传送的话,还能进行五次次元传送。”

呼…太好了。

“是,指令收到,如果以此曲率比进行两次传送,本机主储备能源将全部耗尽,并在未来48小时内只能靠备用能源维持最低限度的通讯功能,请问是否确认传送?”

“确认传送!”

“是,主舰已准备就绪,现在马上进行传送..”

几个小时后,当司徒修来到独秀峰山脚下的时候,他就看到皮小白正挥舞着一把奇怪的工具在鼓捣着一个更加奇怪的东西。

那是什么?是一个水缸吗?

将手中的扳手放到地上,又将已经修好的反重力基座挪到一边后,皮小白就满脸堆笑的拱手问道:“敢问前辈可是望天宗之人?”

饶有趣味的扫了皮小白一眼,司徒修微微颔首道:“不错,望天宗外事堂长老司徒修,另外..”

目光突然一寒,伸出手指了指被一团鲜花簇拥着的剑咣驷的尸体:“他是我的弟子,亲传弟子。”

话落顿了一顿,司徒修又指了指皮小白背后趴窝的仙山说道:“还有这座仙山,昨天我们刚买下的,花了六百块上品灵石,还搭上了一件地级法宝破天镜,但今天他就被你给抢走了,你很好,真的很好,呵呵。”

呃..好吧,正中靶心。

直接把人家的师父给招来了,而且听他这语气…

抬眼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来人,嗯,中年男子,长发,身材中等,脸颊消瘦,一双细眼,鹰钩鼻、薄嘴唇,再搭配上阴沉的表情,显得此人颇为的冷漠和不易接近。

啧…这个人似乎不太好说话啊。

心下嘀咕间,赶紧上前一步的拱了拱手,皮小白面带讨好的说道:

“这位前辈请了,关于今天发生的事情还望前辈能给我一个机会解释,令高徒的陨落真的是纯属意外,因为我的虚空飞舟灵石耗尽的突然掉落,结果无巧不巧的却正好砸在了令高徒的身上,结果..咳咳。”

“至于抢夺仙山这更是无从说起,在我的虚空飞舟砸落地面的时候,我就从里面爬了出来,结果在往外爬的时候,右手无巧不巧的就正好碰到了仙山的掌峰令。”

“因此..咳咳,我莫名奇妙的就变成这座破仙山的主人了,所以这一切真的都只是巧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但既然错已铸成,我自然也不会逃避,为此我可以根据前辈的要求进行一些补偿,还望前辈明察,我是很有诚意的,真的。”

“呵呵,补偿?怎么补偿?拿命补吗?”

“不不不,前辈请看,这就是我的飞舟,虽然因为意外坠落,现在看上去有些残破,但您老也知道,在我们天启州,像这么大的飞舟是非常罕见的,或者说只要是飞舟,在我们这都很罕见,因此我愿意把这架飞舟送给前辈,以抚慰前辈痛失爱徒之心伤,另外我背后的仙山,前辈也可以直接带走,不知如此安排,前辈意下…”

在听到司徒修的质问后,已经把剑咣驷的记忆消化完全的皮小白脸不红气不喘的胡诌道。

然而..

毫不客气的挥手直接打断了皮小白的话头:“呵呵,飞舟?嗯,不错,在我们天启州,虚空飞舟的确是个稀罕物,可你拿个连浮空阵法都没有的空壳子给我,是在嘲笑我的无知和怀疑我的智商吗?嗯?”

话音落下,一股凛冽的杀气犹如实质的透过司徒修怒睁的双目刺向皮小白。

心头巨震间,一柄飞剑已经挟着呼啸的风声朝着皮小白的脑袋疾速的飞去。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