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大秦第一卿》

  • 作者:亮已无计01
  • 主角:郭开,赵王
  • 推荐:466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9-14 12:11:04

《大秦第一卿》 内容简介

光环人物是郭开,赵王的网络故事《大秦第一卿》此文是亮已无计01所编写的历史文,文笔极佳内容跌宕起伏,绝对是可以看一下的独家创作,书中主线围绕 第四十三章脚镣有些沉重,那上面沾染有牢狱里特有的恶腐味道,几块醒目的深褐色锈迹像是几坨附着在上面的蛆虫,人若久视之,不免会产生一股反胃的冲动。不过,甘罗的心情总是轻松些了,踏着去往赵宫大殿的平整阔道,

《大秦第一卿》 章节试读

第四十三章

脚镣有些沉重,那上面沾染有牢狱里特有的恶腐味道,几块醒目的深褐色锈迹像是几坨附着在上面的蛆虫,人若久视之,不免会产生一股反胃的冲动。

不过,甘罗的心情总是轻松些了,踏着去往赵宫大殿的平整阔道,他几乎觉得,自己应该是活下来了。

牢狱中的人呐,就好比是砧板上的鱼任人宰割,甘罗在想,如果鱼能够说话,并且宰割它的人愿意相信,那这只鱼一定会竭尽所能地告诉此人,河流里的某处有一堆沉积已久的黄金,以此来换得自己的生路吧。

阳光很明媚,甘罗被左右士卒推攘着前行,手铐脚镣不停地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此刻听来,反倒有些悦耳,大殿快到了,甘罗远远地看了一眼那两扇敞开的殿门,嘴角不禁勾起一丝浅笑。

“启禀大王,犯人甘罗带到!”

士卒将甘罗押解入殿,禀明之后迅速地退开了。

甘罗蓬头垢面地立在殿中央,赵王端坐于上,群臣皆立于下,齐齐地把目光投到了他的身上。

“久闻秦以刑重治国,不知甘罗使者对我赵国牢狱的手段,可有何见地?”

赵偃俯视着甘罗,以一副居高临下的气势嘲弄道,群臣见甘罗身上伤痕累累,一个个心怀暗笑,巴不得甘罗多吃些苦头。

甘罗剥开披散在额前的乱发,淡然笑道:“四十五下鞭子,十二记烙铁,我都记着呢。苛刑嘛自然算不上,想来也是赵王您手下留情,不肯伤我性命,否则邯郸大牢的手段应该再严厉些才是。不过嘛,我这身体也没你们想的那么差,受得住、受得住的。”

众人闻言,自是从甘罗的话中品出些反讽的味道,归根结底,赵王不会轻易杀了甘罗的,这一点所有人都知道。

赵偃直直地盯着甘罗,这个身为阶下囚的少年有着一股倨傲的气质,即便他一头乱发,一身血渍,也无法掩盖住这股气质。赵偃审视一阵,竟发觉此人和已经过世多年的蔺卿有几分相似,纵然两人年龄相差巨大,但这股立于人前毫无畏惧的倨傲气质,却是十分相像。

“甘罗,你在狱中再三嚷求要见寡人,现在寡人就在你面前,你到底要说什么?”

甘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停地舒展筋骨发出咔咔咔的关节响声,牢房里待了一日一夜,他的四肢实在是酸痛得紧。

“想必赵王您已知晓张唐赴燕之事,其中厉害不需我多说,您与诸位大臣肯定比我知道得清楚,现在嘛...我有一力挽狂澜之计,以保赵王您举国之安危,诸位?可愿听之?”

“大胆!”一武将赫然出列,冲着甘罗斥道:“张唐老贼命好没被我们逮住,你现在却是在我们手心里。即便与你秦国开战,我们先拿你祭旗,然后血战到底便是,我就不信那秦国有多厉害,哼!”

武将到底气节高些,相比于大殿里多数的文臣,这个浓眉大眼虎背熊腰的将军不论是否是盲目自信,至少,他没有慌。

而有些大臣,甘罗从他们的眼神里看到的是心急如焚,还有不知所措。

赵国没有资格再进行一场与秦国的大战了,这几乎是所有赵国君臣的共识。

在群臣议论纷纷之时,赵偃思忖一阵,虽是内心连三分把握都没有,却仍是保持着君王的气度,朝甘罗说话时也是义正辞严。

“你实在太小瞧赵国了,十几年前秦国攻不破寡人的王都,今日也是一样。秦国近年来朝局混乱,又逢义渠匈奴犯境,此时若东出函谷,一旦面对山东五国之合击,败的一定是你秦国!”

甘罗大笑,引来群臣侧目。

“五国合击?只怕赵王你还活在梦里吧!近百年来多少次五国伐秦都以失败告终,损失惨重,现在就算苏秦复生再执六国相印,只怕也不敢说伐秦二字!哈哈哈哈!”

赵王听着笑声着实刺耳,立即站起身来指着甘罗吼到:“给寡人闭嘴!秦虎狼之国,天下皆知,长平一战不共戴天之仇寡人时刻铭记于心,即便他国不相助寡人,寡人将亲率大军与之死战,即便是败,也要你秦国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

甘罗象征性地收敛收敛笑意,又道:“赵王您何苦把长平之战看得那么重,说起来,长平一战赵国死伤惨重,却是没有到宗庙毁绝的地步。反观你赵魏韩三家分晋之时,晋国王族被你们屠戮殆尽,妇孺无生,宗庙尽毁。”甘罗言及此处,不禁叹了口气,微微摇头:“咳!实在令人不齿呀...”

诸多大臣听了甘罗这话,情知无法反驳,只得恨恨咬牙死盯着他,而赵王,此刻眼里的火光越来越旺盛,大有一举焚掉甘罗的冲动。

甘罗看这情况,也不敢再刺激赵偃了,旋即抖了抖两手阔袖,作出进谏之姿向赵偃禀道:“赵王与列位大臣不惧死战之心甘罗佩服,甘罗今日求见,只是想告诉各位,放了我,秦赵和睦,我死了,秦赵开战,就这么简单。”

赵偃两声冷笑:“莫非你说的力挽狂澜,保寡人举国安危之计,就仅仅是放了你?你真的寡人三岁小孩么!”

甘罗直起身来,昂扬道:“我此次使赵,最初的目的是保护张唐进入燕国,然后秦燕共伐赵国,以广君侯之封地。但现在事已败露,我为阶下之囚,若命丧于此,那君侯的封地再广再大又与我何干?我现在唯一的目的,就是要活下去。”

“哦?有点意思。”赵偃见甘罗话中之意大抵与他所料相同,现在甘罗又有主动认怂,便不由得眉目舒展不少,心情也瞬间好了许多,“算你有自知之明呐,你且说来看看,寡人有什么理由不杀你?”

甘罗略微一忖,直言不讳道:“很简单,只需赵王您签下秦赵结盟的国书,再奉上河间五城,我定能说服君侯改变主意。”

河间五城!拱手相让!

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甘罗话音未落,殿中已是群情激奋。

“好一个无耻小贼!我赵国之土,绝不会割与你秦国半寸!”

“不错!赵国将士何惧与秦军血战疆场,岂能在你恫吓之下献城苟和!”

“河间之地乃我历代先王之基业,你休要痴人说梦!”

......

第四十四章

甘罗被左右侍卫押着向宫门外走去,身后大殿内的嘈杂之声依然在继续。

甘罗在想,赵王的心中自是有一杆秤的,只不过,当着太多大臣的面,他一国之君总不能甘受大辱立刻答应下来吧。

面对血海深仇的秦国,如果未战先怯、献城苟和,说是奇耻大辱觉不为过,一旦应承下来,即便他赵偃手一国之君,恐怕也无法阻止万千子民的唾骂。

被押回牢房之后,甘罗倚靠在墙根上,心情不免忐忑。

幸运的是,自己这条小命暂时保住了,不幸的是,自己已经交出了最后的底牌,再也没有任何办法做些什么了。

几个时辰过后,过道那头现出几个人影,两个狱卒赶紧迎了过去,交谈的声音惊醒了倚在墙根睡着了的甘罗。

甘罗睁眼,郭开已斥退左右挪步过来,脸上挂着一种难以言表的奇怪表情。

“使者似乎心情不错?”郭开踏进牢门,朝甘罗问到。

甘罗勉强笑了笑:“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哪里会有什么好心情。怎么,郭大人此时前来,莫非是想告诉我赵王答应了我的提议?”

郭开磨蹭着手上的扳指,不知心里想了些什么,停了片刻方才开口。

“大王不会答应你的,不过嘛,你的小命暂时还能留一阵子。”

“哦?”甘罗疑问一声,以自嘲的口吻说道,“既如此,郭大人来见我又是何故?我可是能招的都招了,再对我用刑我也只招不出更多东西来。”

郭开见甘罗身近绝境竟还能有些洒脱之意,便鄙了甘罗一眼道:“你这小贼骗了我和大王好些时日,谁知道你心里头还有什么鬼伎俩!保不齐哪日大王动怒,立刻下令杀你祭旗!”

郭开此人如何,甘罗来赵国之前便下了番功夫了解,此人虽贵为建信君,乃赵偃心腹,却是一阿谀奉承的无才之辈,钱财美色那是样样要贪。

甘罗心中暗忖一阵,淡然笑道:“郭大人又来吓我了不是?我这命反正都在你们手里了,赵王哪日要杀我都可以,怕只怕赵王和郭大人没把道理想明白,必要追悔莫及呀。”

“哼哼!”郭开背着两手,趾高气昂地说到:“你当真以为秦赵开战我赵国一定输么?今信陵君魏无忌被我王奉为上卿,国中又有李牧、乐乘、司马尚等骁将,何惧与秦军战场上见个分晓?”

甘罗也不驳斥他这想法到底有多么浅陋,只继续笑道:“魏无忌、李牧二人尚可,怎地乐乘司马尚两个酒囊饭袋也是大人眼中的骁将?莫非...赵国无人耶?哈哈哈哈!”

郭开大怒:“放肆!”

过道之外的几个随行侍卫听闻里面郭开动怒的声音,迅速冲了进来,齐齐对甘罗拔剑相向,啥时间剑芒直逼甘罗,大有把他就地分尸之意。

郭开眉心紧皱,愤愤舒了几口郁气,然而到底不能杀了甘罗,便一摆手:“退下。”

侍卫退开之后,郭开又对甘罗说到:“你莫要得意,待我去魏国把廉颇上将军请回来,我看你还有几分自信!”

廉...颇!

甘罗听到这个名字,胸前似有一块巨石强压下来。秦虽强,但此时朝局动荡,匈患未平,真要和赵国开战,那将面对廉颇、李牧、魏无忌三个强手,如果再加上他国与赵结盟,则胜负未可期也!

看来,赵偃与群臣的殿议终究没肯答应献城之事,相反,赵国上下此刻正竭尽所能的做足战事的准备。

心惊之余,甘罗却总觉得有点不对,细细想来,去魏国请廉颇回来领兵这事何必告诉一个阶下囚呢,郭开虽无大才,但他身居高位,也不至于拿此事在自己面前显威风吧。

须臾,甘罗想明白了原因,紧张的情绪陡然间消散全无,他嘴角一勾,微微笑道:“廉颇将军的威名列国谁人不知,可惜啊,英雄迟暮,不复当年呐...”

郭开闻言,神情猛然一滞,愣了片刻方才颤巍巍地启齿道:“胡说!廉将军年纪虽高,勇武绝不减当年,待他归赵领兵,我赵国定能士气如虹,何惧你秦国狼子野心!”

甘罗不紧不慢地说着,却字字击中他人心中要害:“郭大人尚未见到廉颇,便能未卜先知吗?想来那廉颇时年已近七十,恐怕连战马都骑不上去,又或者,他甚至已经耳聋眼花,是个将死之人了吧。你们赵国君臣寄希望于他,不觉得可笑吗?”

“你……你...”郭开的唇齿颤栗,指着甘罗想骂又骂不出来,结结巴巴一阵方才反驳一句道:“廉将军如何,待我去一趟魏国便见分晓,岂是你这小贼能妄言揣度之!”

甘罗见他心慌意乱,更是把他的心头想法看得一清二楚。

“诶,郭大人呐,你说你要迎廉将军回赵,那立即启程便是,何苦来这牢狱之中对我一番恫吓呢?莫非...你觉得廉将军回来也打不赢我秦国?”

郭开听了这话,自知心中所想已被眼前之人发觉,不禁冷汗直流,四肢冰凉,却仍鼓足全身气力怒吼到:“打不打的赢战场上才能见分晓,你这小贼未历行伍,可知当年王纥不可一世,欲直取我赵都邯郸,最后还是落个狼狈不堪逃回秦国的下场么!”

甘罗不想去和他争辨陈年旧事,那毫无意义。重要的是,甘罗心里清楚郭开来这里见他的目的。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虚伪,郭开知道甘罗想活命,也知道他能从甘罗这里得到许多钱财,所以啊,郭开本着吓一吓甘罗的初衷,让甘罗行些好处,然后便不把廉颇从魏国带回来,那样的话,赵王没了廉颇,便不得不割城相送和秦国结盟,仗也不用打了,郭开也继续过他的逍遥日子,岂不美哉?

这样的交易很简单嘛,说直接点不好吗?甘罗暗暗揶揄道。

甘罗噤声了一会儿,只静静地看着郭开,待他怒气稍微平复一些,方才说到:“郭大人何必动这么大肝火?我先前于殿前所言,着实无有半分虚假,试想那河间苦寒之地,让了五城又如何呢?以此换来两国较好免去一场大战岂不妙哉?”

“而且啊……”甘罗脸上的笑容变得越发狡黠,实令郭开顿生被人看穿一切之感,“据我所知,廉颇性情乖戾,与朝中诸多大臣不和,其中尤以郭大人你最甚,若他归赵领兵与秦交战,败,则是整个赵国的灾难,若是侥幸胜了,那你也争不过他,如今的地位更是岌岌可危呀!”

郭开闻言,脸上青一阵紫一阵的,无法辩驳,就这么怔怔地立在原地,汗如雨下。

甘罗本想朗声大笑,却怕惊动了牢门外的其他几人,两人对视一阵,甘罗懒洋洋地站起身来,走向郭开,在他耳旁轻声说到:“郭大人是明理之人,廉将军老了,让他在魏国好好地颐养天年吧,何必辛苦他一把年纪还要披挂上阵呢?若是河间五城献出、秦赵结盟,那我必将禀明吕相国,以千金慰你相助之义,如何?”

如何...如何...

这两字在郭开的脑海里不断回响,甘罗咫尺之间的诡异笑意更是犀利异常。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大秦第一卿》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