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暴宠小毒妃》

  • 作者:罗幕遮香
  • 主角:苏薇,施罗敷
  • 推荐:225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0-11 14:55:15

《暴宠小毒妃》 内容简介

独家作品《暴宠小毒妃》是罗幕遮香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天选人物苏薇,施罗敷,小说剧情回顾:景元帝,十五年,二月初五,春寒料峭。别的皇帝都是三年一选秀充实后宫,景元帝却每年都选秀,可他登基为帝十五年,后宫嫔妃却只有几十个。景元帝有一个爱好,或者说叫癖好,就是玩乐新选秀入宫的女子,一轮下来能活

《暴宠小毒妃》 章节试读

景元帝,十五年,二月初五,春寒料峭。

别的皇帝都是三年一选秀充实后宫,景元帝却每年都选秀,可他登基为帝十五年,后宫嫔妃却只有几十个。

景元帝有一个爱好,或者说叫癖好,就是玩乐新选秀入宫的女子,一轮下来能活下来的少之又少。因而后宫的嫔妃并不多,能在后宫立足的也并非良善之辈。

今年的选秀颇为特殊,景元帝点明只要景佑帝也就是先帝二十三年正月初五午时到未时出生的女子,不管美丑,一律送进宫来,不得遗漏一人。

天机阁预言:得凤凰天女者得天下。而凤凰天女就是在这个时间段出生的。

太医院院使苏锦堂一下子就有两个女儿被选入宫,长女苏沫,嫡女苏薇,姐妹两人前后相差不到一个时辰出生。

宣室殿温暖如春,清一色鹅黄宫装的宫女静静侍立两旁,面无表情木偶一样一动不动。

苏小沫披着一件厚实的宽大披风,里面只有肚兜和亵裤,随着队伍鱼贯而入,赤脚踩在冰冷的地板上,那叫一个酸爽。心里直骂娘:这昏君,让人家穿成这样,到底要做什么!

古代好像没有泳装秀吧?

难不成是走T台,古代好像也没这项娱乐活动吧?

大殿一旁一袭玄色长袍的男子坐端在轮椅上,苏小沫暗自猜测,这位便是传说中的翊王吧?

手上是一副黑盔手套,脖子里缠着黑色蚕丝……围巾,苏小沫想不出来别的词来形容他脖子里的东西。

脸上还带着一副银色的金属面具,露出来的一对薄唇,颜色乌紫,看样子中毒年深日久。

正如传言所说,翊王中毒七年,一双腿被毒素侵蚀,不能走路,全身肤色乌紫,谁碰触到他的皮肤都会中毒……身亡。

那他……是怎么活下来的呢?靠传说中的深厚内力?

龙椅上的景元帝,一袭明黄色龙袍,下手凤椅上端庄沉静的是当朝国母靳氏,是下面翊王身旁翊王妃的姐姐。

“凤凰天女何在?”醇厚磁性的声音传入耳中,苏薇赤脚走上前,屈膝行礼:“民女苏薇见过皇上。”

一旁铁锈红短袄的许姑姑上前一步:“禀皇上,为了防止作弊,特地用了药水让秀女沐浴,若其他人身上有凤凰图案被隐藏,药水沐浴过后一定会显现出来的。奴婢已经验过身了,只有秀女苏薇后背上有凤凰图案。”

景元帝微不可见的点点头,大略打量了一下苏薇,容貌还算出众,但也不是一等一的好:“带下去更衣。册为淑妃,赐居凤微宫。”

一旁的桂海尖细的嗓音满脸谄媚:“还不谢恩!天大的荣宠!一入宫便位列四妃。”

苏薇屈膝行礼:“臣妾谢皇上恩典。”然后微微回头看了一眼侧后方不远处的苏沫一眼,苏沫挤了挤眼,微微勾了勾唇,让她放心。

景元帝朝向翊王,隐去心底里的嘲讽,一本正经的说:“这批秀女入宫全都是正月初五午时到未时出生的女子,命格极佳。七弟,往年送你的秀女,你都不喜欢,今日特意宣你入宫,就是为了让你亲自挑选可心的人回去服侍你。”

苏小沫简直了,活了两世还是头一次被人当做礼物送出去。

翊王的手微不可见的动了动,凤凰天女已经被册为淑妃,那么剩下的都是泛泛之辈,既然不是凤凰天女,那么要谁都一样了。

古代女人要贤惠要大度,尤其是子嗣上无所处的正妻更要如此,一旁的翊王妃手搭在翊王肩头,侧头对自家夫君淡淡笑了笑:“王爷,挑两个吧。回去和妾身一同服侍王爷。”

“嗯”翊王淡淡应下,并没有把视线停留在翊王妃身上。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夫妻俩琴瑟和鸣有多恩爱呢,这都归功于夫妻两人精湛的演技。

大殿中的少女从羡慕苏薇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她们这是要被送给翊王了吗?你看我我看你,人群开始骚动。

翊王身中剧毒,命不久矣,传说进了翊王府的女子必死无疑。

景元帝手一扬,两旁侍立的宫女大步走上前,毫不客气的解开了众位少女唯一遮羞的披风,搭在胳膊上,背对殿中的女子。

“啊……”

“啊……”

……

尖叫声此起彼伏,在这个被男子隔着衣服碰一下就要自尽或者嫁给人家的年代,被人强行扒走衣服,就这样“玉体横陈”在众人面前,是一件多么令人羞耻的事。

更有甚者蹲在地上抱着双腿低声哭泣,还有互相熟识的抱在一起互相掩护。

景原地淡淡下令:“殿前失仪者杖毙。”

十几个少女被侍卫拖了出去,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娇嫩花朵终究低挡不住凛冽寒风,从枝头陨落。

翊王目不斜视,根本不看那些只穿一件肚兜和亵裤的无辜女子。

“皇上,臣弟……”翊王话说一半,被挡了回去。

“都站到翊王面前,让翊王好好看看。”

景元帝心中冷笑,传说翊王不近女色,朕倒是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坐怀不乱,还是如传言那样“不举”。

动作慢了后果可想而知,苏小沫轻咬唇瓣,真是昏君,这样强行塞人你也是古今第一人了。

抬起赤裸的双脚,莲步轻移,苏小沫第一个站到翊王面前,眼观鼻鼻观心,等待检阅。

人群中另一名少女施罗敷,站到苏小沫身侧,随后,又站过来一些。

出了苏小沫和施罗敷,其他女子不是掩面落泪,就是面朝一侧。

翊王指着最前面“大大方方”站着的苏小沫和施罗敷:“就你们两个吧,本王不喜欢勉强别人。”

穿的实在太少的少女被带下去更衣,很快苏小沫和施罗敷各穿一袭淡绿色长裙站着了翊王身侧,双手交叠置于身前。

一直端坐不语的皇后缓缓开口:“你们叫什么名字,来自哪里?父亲是谁?一一道来。”

施罗敷膝盖一弯行礼过后:“妾身施罗敷,来自江南施家,家父施晋孝。”

苏小沫行了敛衽礼:“妾身苏沫,来自京都,自幼在药灵谷长大,家父太医院院使苏锦堂。”

皇后略显诧异,翊王随手一指,就选中了这批秀女中身世最出挑的两人,运气可真是好。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