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秦末天下》

  • 作者:离和败犬
  • 主角:葛婴,吕铭
  • 推荐:283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0-13 14:26:35

《秦末天下》 内容简介

《秦末天下》由网络作家离和败犬所著,终于迎来了波澜起伏的大结局,葛婴,吕铭这两位主线角色会有怎样的扭转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主线都将在这章令人拍案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没有给夏南平复心情的准备,葛婴便带着她去见了吕铭将军,偏巧这个时候赵成丰正在吕铭的房门外。“你们?”虽是同在一栋宅子里生活,但是夏南和葛婴没有事情几乎是不会过来他们这边的,现在天才刚刚放亮,两人便脚步

《秦末天下》 章节试读

没有给夏南平复心情的准备,葛婴便带着她去见了吕铭将军,偏巧这个时候赵成丰正在吕铭的房门外。

“你们?”虽是同在一栋宅子里生活,但是夏南和葛婴没有事情几乎是不会过来他们这边的,现在天才刚刚放亮,两人便脚步匆匆的跑到这里,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

脑子里无端闪过昨晚吕言跟自己说过的话,赵成丰几乎下意识的便为吕言悬起了整颗心。

葛婴拉着夏南跑到吕铭的院子里,见到赵成丰便调转了方向走到他面前,说道:“我有事情要宣布,和我们一起去见吕铭将军吧。”

“是不是关于言儿的?是不是她出了什么事情?”赵成丰追问道。这件事情不是一两句便能说清楚的,葛婴面露难色,正想要劝他不要着急,便听到屋子里面传来了吕铭的声音。

“有事进来说吧。”

今天是女儿出阁的大喜日子,激动的吕铭一夜未眠,原本穿戴整齐的他正想要出去,却听见外面传来了葛婴的声音,他知道葛婴这个时候过来必定有急事,便赶紧将人叫了进来。

葛婴和赵成丰对视了一眼,齐齐往屋子里走,夏南跟在两人身后,脸色难看。房间里面的灯早就已经燃尽了,窗外垂下的帘子还没有来得及收上去,日光暂时没有办法照进来,三人进来的时候视线受阻只能看见坐在床边的吕铭的轮廓。

“将军好。”

“姨父。”

三人躬身道。

吕言今日就要嫁给刘侃了,大家怎么说都成了一家人,吕铭不想给葛婴和夏南留下一个苛刻威严的形象,便主动起身招呼着三人坐下。

赵成丰退到吕铭的背后,像是一尊门神一样守护着,一双和吕言七分相似的眼睛死死盯在葛婴的脸上,迫切的想要知道他要说的事情到底是不是跟吕言有关。

四人竟然已经到齐,葛婴便没有了顾虑,他将钱乙的话带给了赵成丰和吕铭,只是唯独没有告诉他们两人的现状,怕他们担心。

听葛婴说吕言只是陪着刘侃在药庐解毒一时间没有办法回转,赵成丰一颗悬起来的心总算是能放下来了,只要言儿没事其他人之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赵成丰转过身代替婢女将垂帘卷了上去,阳光开始照进这间暗室。吕铭还为秦军将的时候,不知道遇到过多少的紧急情况,新婚当日,宾客马上就临门,新郎官和新娘子却都不在这却是第一次,不过,比葛婴多吃了几十年大米的他还是很快便平静了下来,嘱咐几人道:“大致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这里交给老夫坐镇,钱乙那里也不能疏忽,成丰你功夫好,这里认识你的人又少,一会儿你从后门溜出去到药庐守着……”

“哎~吕将军府里现在正值用人之际,成丰兄这么能干,我看还是留下来帮忙吧,我这个人做事蠢笨又不会说话,我看还是让我去药庐守着吧。”

见吕铭有意“哎~吕将军府里现在正值用人之际,成丰兄这么能干,我看还是留下来帮忙吧,我这个人做事蠢笨又不会说话,我看还是让我去药庐守着吧。”

见吕铭有意派赵成丰去药庐,担心刘侃和吕言昏迷不醒的事情被发现,葛婴赶紧截胡将事情揽到自己身上,同时不忘冲发呆的夏南使眼色让她在旁边打秋风。

夏南还在愣神,反应过来之后就配合着葛婴说道:“对、对啊,成丰大哥就留下来帮我吧,外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忙,离、离不开人的。”

说话吞吞吐吐,吕铭只需看一眼就知道他们两人一定有事情瞒着自己,眉毛不自觉拧在了一起,他刚想要问话便听见门外传来家仆的声音。低头整理衣袖掩盖住外露的情绪,吕铭清咳两声:“进来说话”下人矮着身子进到房间里,先后拜见过四人之后,才说到正事,“宾客们陆续已经有人到了,不知该如何处理?”

四人这才发现外面已经天光大亮。让客人等是不可能的,吕铭只好匆匆出去待客,将药庐的事情交给了葛婴,至于赵成丰他只能安排其去帮助夏南。

吕铭离开之后,葛婴碍于赵成丰在场,只能将夏南拉到了一边,小声交代着:“你自己小心一点,要是大人赶不回来闹出了什么差子你就赶紧躲起来,等着我去找你。”

葛婴这么说,夏南心里更加不安,她主动握住了对方粗大的手,脸上迷茫担忧的神色不停的交织:“你也是。”

赵成丰眼神扫射过来,葛婴怕他起疑含蓄地冲夏南点了点头便踏步离开了,夏南跟着他的脚步追到门边,只能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拐弯的地方。双手合十在心底默默祈求上苍,一定要保佑哥哥和吕姐姐按时回来。“他们真的能醒过来吗?”

一碗碗珍贵汤药喂下去,两人还是禁闭双眼一副苍白的死人模样,年纪小心智还不成熟的董思不禁发出了喃喃的疑问,不知道是在问师傅还是在问自己。

钱乙翻看医书的手微微一顿,上眼皮敲了敲下眼皮,低头,继续查找着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嘴里说道:“我能做的都已经做了,现在只能将他们交给时间,他们都是意志坚强的人,绝对不会连这点挫折都没有办法克服,我们应该相信刘侃也相信吕言。”

这种话以前钱乙从来都不讲的,因为他一向对自己的医术自负甚高,觉得没有自己救不回来的人,现在年过半百,好不容易遇到了伯乐刘侃却发现自己医术有限,竟是无法将他救回来,心中滋味一时间也无法对外人描绘,只能不停地翻看自己这些年来搜集到的医书,企图从中找到良方。

董思最是了解钱乙,听他这么说便知道他是真的没有了办法,只能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弯腰不忍再看的董思想将药碗从床榻边收回,凑近刘侃面目的时候突然发现对方的眼睑好像动了动?

“这是……”担心自己看花了眼,董思不由又凑近了几分去细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那浓密的睫毛确实再没有扇动过,“果然是我熬了一晚眼睛坏掉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秦末天下》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