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刀剑英豪志》

  • 作者:0一剑归西0
  • 主角:左卫门,白幕雪
  • 推荐:196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0-13 14:47:41

《刀剑英豪志》 内容简介

新书《刀剑英豪志》由0一剑归西0墨下的武侠类型的网络创作,故事中的传奇人物是左卫门,白幕雪,设定令人拍案,值得加入书单。精彩内容试看:峨眉山上亦是倾盘大雨,而且可妙的是:政殿之中的佛像似是在落泪,佛像上两行泪水划落,像在为谁悲伤似的?于是,峨眉派便聚众女弟子于殿中,峨眉女山,弟子众多,有带发修行弟子,亦有一剃度女弟子,身上披着一件红

《刀剑英豪志》 章节试读

峨眉山上亦是倾盘大雨,而且可妙的是:政殿之中的佛像似是在落泪,佛像上两行泪水划落,像在为谁悲伤似的?

于是,峨眉派便聚众女弟子于殿中,峨眉女山,弟子众多,有带发修行弟子,亦有一剃度女弟子,身上披着一件红袍金边袈裟,内穿僧侣袍衣、僧鞋,剃光了头,年约50来岁,风华正茂,看起来却只有40岁出头的女尼,她正是峨眉的掌门:渡虚师太。

又有两个面容看起来只有三十来岁的女尼身随其后,她们亦身披袈裟,内穿僧袍、僧鞋,她们分别是渡虚师太的同门师妹,渡空师太和渡灭师太,而凌虚师太亦是以同样装束前来。

凌虚师太上前双掌合十,向渡虚师太问道:“掌门师姐,今日该说是释迦佛诞,应是平静无奇,何故今日却天生异象,天上雷声咆哮、雨大若又倾盘而下呢?往日的佛诞不曾见如此异象,非常平静并且见殿顶佛光普照之奇观。”

渡虚师太双掌合十,摇头叹息道:“贫尼亦不知是何故?何故佛诞之日,却有如此异象?更奇的是,我殿中释迦佛竟然也会落泪?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见,想必这附近今日定然有什么不测之事发生,撼使苍天以雨为泪,以雷霆为哭声;而我殿内众佛、菩萨亦皆以此事,发慈悲怜悯之心,以泪洗脸。”

一位女尼弟子上前合十,问道:“那么掌门师太,是那里发生不测之事呢?”

渡虚师太逐说道:“我也不知道,所谓‘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们出家人又应当以慈悲为怀,今日我召众弟子前来,一则打算发人出去各村庄了解情况,二则看各村庄信徒们是否安然?”

顿了顿,又向殿上数百名女弟子问道:“尔等可否愿意前去查探一番?”

众女弟子向渡虚师太合十,齐声道:“阿弥陀佛,我佛慈悲,弟子愿意走这一遭。”

渡虚师太向众弟子发号师令道:“好,我佛教义有方,众弟子心善慈悲,我峨眉三百弟子听我号令:众弟子留半数人留守我派,另外半数女弟子以十人一组,前去我派附近一带搜罗,若有情况,以峨眉信号弹为标认,速速前往,本掌门和几位师太亦会随后而到。”

众弟子向渡虚合十,应道:“是,掌门!”

转身便离去,各施其职去了…………

暴雨倾盘而下,天之殤,悲哭这数百条无辜生命遭受如此厄运,黑夜的降临使得此刻的七奇村如同再也见不到光明所在,然而正当峨眉弟子还没有赶到之时,那四名东瀛人似乎搜罗了不少猎物,又杀了不少的男性(包括:男孩,老人),他们魔一般的利爪覆盖了整个七奇村…………

左卫门·伍次郎进到百露花的家中,雨水把他也打了个全身湿透了,他在附近一带翻了一个遍,就是找不着百露花,从而愤怒道:“该死的,她到底躲到那里去了?我的花姑娘?”

百竖根看似能从对口音中知道对方是何处人士,便轻声道:“是东瀛人?”

然而左卫门·伍次郎的耳朵非常敏锐,闻声来到百露花他们所藏身的地洞附近,脚步踏泥水的声音随之传到百露花他们耳边,百露花捂着百竖根的嘴巴,心惊胆战着,雨水也正从木板的缝隙中渗入到地洞中,打湿着百露花和百坚根的躯体,地洞所注入的水已经到了脚踝般高。

左卫门·伍次郎摘下面巾扔在一旁,露出了容貌,怨愤道:“那声音应该是这里传出来的,证明有人在这屋子里,可为什么还见不到她的身影呢?可恶,她到底躲到那里去了?”

他再冷静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屋顶、周围房屋的黑暗角落皆被他一览无遗,冷静地想了想,然后再低下头来,望着地面道:“难道…………”

当他低下头来的时候,发现这雨水竟然很是奇怪地向着一个方向流注而去,左卫门·伍次郎随着雨水所注流的方向走去,竟发现有一个四周雨水皆向一处流,并且注入的地方,百露花和百坚根俩爷孙听到了渐渐近来的脚步声,便心跳加快,胆战心惊,随之是“咔咔!”的两声踩木声,把爷孙俩吓住了,而左卫门·伍次郎则心生欢悦地大喊道:“原来如此!”

随之“砰!”的一声,木板被左卫门·伍次郎给踢开了。百竖根和百露花抬头望向左卫门·伍次郎,觉得终究还是被这歹徒发现,虽然水已浸到膝盖,但百竖根还是一个大字型挡在百露花前方,喊道:“东瀛人,你想干什么?”

左卫门·伍次郎和百竖根、百露花都听不懂对方的语言,只能观察对方的行为来琢磨对方的思想,左卫门·伍次郎伸手向百竖根就像示好般想把百竖根拉上来,说道:“来,老人家,我拉你上来。”

百竖根自然不信,然而左卫门·伍次郎见此,便拔刀而出,只在一刹那间,刀尖已经刺进了百竖根的喉咙,百竖根目瞪口呆,左卫门·伍次郎见此,一回刀,百竖根连“啊!”的一声还没能发出,便已然伏尸于水面,百露花便大喊一声道:“爷爷!”然后便抱上去,痛哭…………

左卫门·伍次郎扬起嘴角微微一笑,便用刀鞘在百露花的脖子上轻轻一敲,把百露花给击晕了,伏身于百竖根的尸首上,左卫门·伍次郎下到被鲜血染红了泥水的地洞去,抱起百露花一跃便回到地面上,然后再低头看着那被自己击晕的可爱的小美人,笑道:“花姑娘,今晚你是我的了!”

说完,便抱起百露花往屋里走去…………

魔的孩子们似乎成功得手了,一个平静而美丽的小村庄,竟成了这些野兽们自以为无上荣耀的象征,雨停了,上天不再悲伤,更应该将悲愤转化为力量,总有一天,这些野兽们会付出应有的代价,那便是用生命的代价来偿还这一切…………

然而此刻,大渡船已然航行了两天一夜,此时已然是航行的第二夜了,百幕雪喜欢独静,所以住的是独立舱,百幕雪虽然忘记了自己是怎么到的七奇村,但因为这段奇缘,使他已然心有所属,并且认回了自己的母亲与弟弟,也算是完成了一大心愿,现在剩下的便是父仇这一个心愿未了,他本来打算完成了这个心愿再回七奇村找百露花隐居起来,与她双宿双栖,可惜天有不测之风云,他不知道七奇村已经遭到了五个来自东瀛的歹徒的洗劫,可上天却如有告示般,让他于睡梦中看见了这一幕。

白幕雪一边仰躺于床上不停地摇头、双眉紧戚,一边冷汗直冒,并喊着梦话道:“村子…………不要…………村子…………不要啊!…………爷爷…………爷爷…………不!…………花…………放开!…………你放开花!…………放开她!!”

接着大喊一声“花!!!”便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坐了起来。

白幕雪睁开双眼后看到的不是恶梦中的场境,而是自己所住的独立舱,然后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自语道:“原来是一场恶梦,奇怪了,我以往虽然杀了不少人,但亦没有作过恶梦,可那就怪了,今日为什么就作此恶梦呢?”

白幕雪又摇了摇头,微微一笑,似乎不太愿意相信自己所梦到的一切是真的发生了,自行安慰地心想道:“不不不!这只是一场恶梦而已,不要想太多了,七奇村的村民们和百竖根叔叔还有花都是些‘和蔼可亲’的人又怎么会遭此一劫呢?不可能的,不要想太多了。”

然后再走到这独立舱的窗前,打开窗户,想要看看月光,想想百露花,对月寄情,可窗户刚打开,便迎面吹来一阵海风,恰恰是那般的透心凉,可以吹干白幕雪的冷汗,白幕雪便闭上双眼,展开双臂,要去感受强而有力的海风,海风将白幕雪那单簿的白衬衣吹得随风飘扬,可白幕雪觉得奇怪的是风中竟然夹有雨后的味道,心想道:“是刚刚下完雨吗?只有刚刚下完雨的风才会吹来时让人感觉到雨后的味道的。”他再低头向窗外船板看去,只见是湿的,忽然想起刚刚自己在梦中也是下着雨,大感不妙道:“糟糕,难道刚才那个梦…………”

接着白幕雪便向着舱外跑去了。

白幕雪问了一名船员,确定刚才是否下过雨?当船员回答他“是的”之后,便心中万般不安袭来,即便他一度在自我安慰,却还是没能盖住自己的心神不宁,还是那般无精打彩地缓步向自己的独立舱走去…………

然而,左卫门·伍次郎已然得手了,正在整理自己的衣衫,满脸春光与满心欢快地感叹道:“哇,真舒爽,感觉妙不可言!”

然而百露花却蹲坐于墙边,衣衫不整,一脸憔悴的样子,从其神情上可以看出,他曾经对此事作过徒劳无益的挣扎,却只因一阶女流、手无缚鸡之力,便还是遭到了糟蹋。

而左卫门·伍次郎整理好衣衫后,便从地上拾起绳索,向百露花慢步迈去,百露花见了,不知道他还想干什么?便一边向后委缩着,一边摇着头,心中是万分害怕,然后却摸到了自后竟然有一块大木板和一把切菜的小刀,然后百露花一脸害怕的样子一边摇着头,一边站起身来,把木板和小刀藏于身后,左卫门·伍次郎看着百露花衣衫不整的样子,心中仍是意犹未尽,提起手中绳索,笑道:“来,我的花姑娘,跟我回去,让为夫日后还能好好地疼爱你。”

当左卫门·伍次郎走近自己时,百露花便提起木板,想要向左卫门·伍次郎的头砸下去,可左卫门·伍次郎怎么说也是练过剑道的武士,身手又怎么逊色于百露花呢,他一手抓住了百露花的手腕,挡下了百露花这一击,可始料未及,百露花左手中的小刀已然刺进了左卫门·伍次郎的腹部,左卫门·伍次郎双眼圆瞪着百露花,后退了几步,指着她道:“你…………你…………”

百露花生平以来第一次如此地伤了人,心中的害怕又徒添了几分,她见这个糟蹋了自己的男子倒在了血泊上,奄奄一息之后,管不了那么多了,她知道还有四个黑衣男子在外面,所以转身便要离开已经沦陷的七奇村,她知道不能再向正村道逃了,只能向屋后的后山的方向逃命了。

“大哥!”

“大哥!”

“你完事了没有?左卫门大哥?”

“大哥,你在那里呀?大哥?该把花姑娘们绑了带走啦!”

百露花这回可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她前脚刚逃进了后山,那四名黑衣人便后脚找来了,一直在搜罗着左卫门·伍次郎,正逢走到百家的大门,便看见其大厅上躺着个黑衣人,身型略像左卫门·伍次郎,四人便奔跑进去,大喊道:“大哥!!!”

四名黑衣人上前摇了摇左卫门·伍次郎,并喊道:“大哥,你没事吧?大哥?”

但左卫门伍次郎却没有任何回应,只见他于血泊之中,翻转他身子一看,腹部上仍刺有一把小刀,血液是从中一点点地流出,四名黑衣人摸摸他的鼻子,发现还有呼吸,其中一人便大叫不妙道:“不好,大哥看上的那个花姑娘跑掉了!”

而另外一个黑衣人却吩咐道:“俩人扶大哥去疗伤,一人把绑起来的花姑娘都带走,我去追大哥看上的那个花姑娘!”

其余三人随之应道:“好!”

随即,四名黑衣东瀛人便各施其职而去。

那名负责追捕百露花的黑衣东瀛人沉思道:“方才于村子的正道上没见她跑出来,想必她是向后山的方向逃去了,一个弱女子,是逃不了多远的!”

接着便也向着后山的方向疾跑而去。

话说此刻的百露花,由于刚刚才受到了左卫门·伍次郎的催残,现在已然疲惫不堪,虽已逃到山腰,却已经开始四肢无力,走起路来却已经跌跌撞撞,眼前开始模糊不清,但她一直告诉自己一定要去到峨眉山,请求救援,不到一会儿,那黑衣东瀛人便已经于山脚呼喊起来,道:“花姑娘,你是跑不掉的!赶快跟我回去吧!”

他的这声呼喊吓得百露花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来,继续向前爬,却惊动了刚刚翻过这山顶,正要朝百露花这边来的十名峨眉女弟子,她们各人手持兵刃,想必都会一些峨眉武功,其中一名带发女弟子听觉敏锐,说道:“听,师姐们,前方不但有男子喊,还有一丝微弱的女子呼救声!”

一名女尼弟子逐问道:“师妹,在那里呢?”

这名带发女弟子向前一指,回道:“就在前面不远处。”女尼弟子向后方的师姐、师妹们挥手道:“走,姐妹们,看看去!”

众人齐声应道:“好!”十名女弟子向着山腰的方向加快脚步奔去…………

“救命~~救命~~谁来救救我?~~救命~~”

那呼救声正是由百露花嘴中传出,片刻之后,那名追捕百露花的黑衣东瀛人终究还是追上来了,向百露花笑道:“花姑娘,总算逮到你了,看你还想往那里跑?”

他于下方只与百露花相隔十来米。

此刻,那十名女弟子也正好从上方赶出来,与百露花相隔二十米,带发女弟子指着百露花道:“看,在哪里!”

黑衣东瀛人见之,便心生歹念,心想道:“不好,看来这花姑娘留不得了!”

接着便拔刀出鞘,向着百露花的方向奔来,而那十名女弟子见之迅速也向百露花奔去,想要救下百露花,只见东瀛人比较近又跑得快,举刀便要向百露花背后砍去,百露花向着眼前这十名女弟子伸长着手呼喊道:“救~~我~~”

黑衣东瀛人大喊道:“去死吧!”

情急之下,三颗鹅卵石飞出,黑衣东瀛人被暗器打中了,被那鹅卵石击伤,后飞而去,那鹅卵石是出于带发女弟子之手,百露花终究被救下了,几名弟子扶着百露花,见她衣衫不整,逐问道:“姑娘,您没事吧?”

百露花谜谜糊糊地,已然快要支撑不下去了,向后指着七奇村的方向,一字一句地说道:“七…………七奇…………村…………被…………被洗劫了…………快去…………救…………救…………”

然后便晕过去了,黑衣东瀛人见情况不妙,便往地面一扔烟雾弹后,一阵烟雾随之升起,烟雾散去后,黑衣东瀛人早已消失不见了。

十名女弟子中有三名被吩咐带百露花回峨眉山,其余七人便继续往七奇村的方向奔去。

百露花终于被带回了峨眉山,可他却昏迷了一夜,凌虚师太也照顾了百露花一夜之后第二天的一大早便出了远门去了。

白幕雪亦是记挂着百露花,并且不想再梦见那个恶梦,所以他整整一夜坐在独立舱的床头,一夜无眠,然而他仍然未知自己所梦见的是否真的只是一场梦?

白幕雪便左思右想着,终归心中的担心使他决心返航回七奇村,他听见船家进舱门来,向自己说道:“客官,已然到达北京城码头。”

白幕雪却问道:“船家,你可是会返航回乐山镇?”

船家却回应道:“是的。”

白幕雪逐问道:“多久可回到乐山镇?”

船家回答道:“今回只载货回去卖,中途不靠码头上下乘客,只需一日一夜便可。”

白幕雪向船家抱拳道:“好,我忽然想起家中有事,请船家顺道载在下回去!”

船家有意拒绝白幕雪道:“少侠,这不合规矩,你还是下船乘坐其他客船吧?”

白幕雪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立刻变得霸气起来,从旁拔出“寒铁绣春刀”架在船家的脖子上,为了百露花,心中最重要的女子,就什么也顾不得了,威迫船家说道:“要么死在这里,要么我给你高价船费,你顺道载我回去!”

船家也不是傻子,当然选择后者,白幕雪从包袱掏出四十两银子,先礼后兵,让船家无法抵赖,逐问道:“何时启程?”

船家无夸,接过银子后,回答道:“补完货后,大约已是午后未时,立刻启程,一日一夜后,明日午后未时到达。”

白幕雪听后便收刀回鞘,于这独立舱中等待着回程,船家心中害怕,便退出此舱,怕惹江湖事,故而老实。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刀剑英豪志》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