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出尘之战神》

  • 作者:黑魂血源
  • 主角:李修远,李养修
  • 推荐:620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0-16 08:18:45

《出尘之战神》 内容简介

主角是李修远,李养修的作品《出尘之战神》此文是黑魂血源新出的玄幻言情文,文笔妙趣横生设定震古烁今,绝对是可以一阅的火爆热文,精彩内容试看 千夜与地面倾斜四十五度,正往一棵大树上走。千夜坐在树上,他摸遍自身,终于摸出了一个果,千夜笑一下,吃了起来。只吃吃了两口,随手把它扔掉。地上的一头小毛驴正低着头看着这个被扔下的果,小毛驴伸出前蹄,好奇

《出尘之战神》 章节试读

千夜与地面倾斜四十五度,正往一棵大树上走。

千夜坐在树上,他摸遍自身,终于摸出了一个果,千夜笑一下,吃了起来。只吃吃了两口,随手把它扔掉。

地上的一头小毛驴正低着头看着这个被扔下的果,小毛驴伸出前蹄,好奇的碰一下这个果。

看着这个可爱至极的小毛驴,千夜笑笑。

心柔慌慌张张的从房里跑出来,她肩上背着一个包袱。

房里的阿伤已经被她迷晕,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她不再犹豫,大步往大门外跑去。

一个富商喜得贵子,亲朋好友都前来祝贺,千夜也来凑热闹。

桌上放着许多吃的,千夜毫不客气地吃喝起来。

“这个好。”千夜先是吃了一口左手上的鸡腿,再吃了一口右手上的鸭腿:“这个更好。”

夫人把儿子抱出来。

富商炫耀:“这是我儿子,我儿子。”

在场的人都围过去。除了正在吃得津津有味的千夜。

一人:“这孩子真漂亮。”于是他得到了一个笑脸。

另一个人:“这孩子将来能做大官,于是他也得到了一个笑脸。”

第三个人:“这孩子将来能发大财。”于是他也得到一个笑脸。

千夜吃完手中的鸡腿和鸭腿,连骨头都不剩:“这个孩子将来会死。”

于是,众人愤怒,最终千夜被人家赶出来。

千夜觉得凡人难以琢磨:“我又没有说错,原来凡人都不愿听实话。”

山坡上。

一只小狐狸趴在那里,正睡得香甜。一只老鹰飞来,扑向小狐狸。在老鹰眼里这只小狐狸已经成了盘中餐。

结果闯入了千泪事先布下的结界。

化成人形的千泪:“我不想拿人来做试验,所以只好委屈你,让你尝尝我刚练成的妖法。”

千泪手打开,妖法出现。一只红色的‘手掌’慢慢地伸向老鹰,把老鹰杀死。

出现在一旁的战神看在眼里。他不由的生气,觉得个女的心狠手辣。

一条大船靠在岸上,一群公子在船上饮酒作乐。

千夜悠哉悠哉的走来。

一位下人给他家公子倒了一杯酒。

“谢谢。”千夜把这位公子的酒喝掉。

这位公子身边的奴才很是生气:“这是我家公子的酒,你怎么能喝了呢?”

千夜一副自命不凡的样子:“这酒是倒给大爷喝的,我就是你大爷,懂了吗?”

奴才一副狗仗人势的样子:“就你还想当大爷,给人家倒夜香人家都不要。”

“倒夜香,什么鬼,好玩吗?”千夜抓一下脑袋,实在想不出倒夜香是什么。

在场的人笑了起来。

“喂!”千夜看着这位奴才身边的公子,问道:“他们在笑什么?”

“在下也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说话的这位公子,叫李养修,长得眉清目秀的。

千夜站到一张凳子上,目光将在场的人扫了一遍:“你们都别笑,听我说,我乃是上天入地走南闯北救人无数,金童子坐下第十八代弟子千道,了长。”

李养修拱手:“原来是道长,失敬、失敬。”

千夜笑笑:“客气、客气,其实我也有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时候。”

在场的人再次笑起来。

“哪里、哪里,道长云游四海,为的就是一个义字,此乃功德无量啊!”李修养虽然表面上说得好听,但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这个道长根本就是来搞笑的!

千夜听不得别人夸自己,觉得自己就是贱骨头:“我说你,说话文绉绉的,莫非是斯文人?”

奴才一脸骄傲:“什么斯文人,我家公子琴棋书画那是样样精通,是有名的才子。”

千夜数落道:“有名的才子,就是不知道是天才的才,还是废材的材?”

“我家公子的才华那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就算让你回炉里重新造过,你也只能望尘莫及。”奴才愤愤不平,竟敢辱没他家公子。

千夜目光再次扫了一下在场的人:“琴棋书画。琴、虽说伏羲发明了琴,却没有教我。棋、尧舜那老头说,棋是一种以包围与被包围战术决出胜负的棋戏,下棋的过程中需要斗巧斗智,他问我还要不要学,我说这伤脑筋的事大爷我还是不要学了。书、那黄帝我苦苦哀求了他半天,说什么他也不肯教我,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肯教我,可能他觉得我跟牛一样,教不会,不想在我身上浪费时间。画、虽说没人教过我,但我画出来的乌龟会跳舞。”

“既然道长有此绝技,何不当众表演,也好让我们见识见识。”说话的人是一位公子,叫李修远,一身蓝色的锦袍,手里拿着一把白色的折扇。生得风流韵致。

李养修见千夜说得天花乱坠,怀疑是不是真的:“就是,何不让我们开开眼。”

这两位道貌岸然的公子哥都想看千夜出丑,都想把别人踩在脚下以此抬高自己。

“来就来。”千夜瞄了一眼众人:“在场的个位哪位有笔墨啊?”

众人不搭理千夜。

“不给也没关系,山人自有妙计。”

千夜伸手摸一下脖子,笑一下。

一只大鹏鸟从空中飞过。

一根羽毛飘落。

千夜接住这根羽毛:“大鹏哥,谢了。”

千夜从凳子上跳下来,走到甲板边缘,他手打开,妖法出现。水里的一条墨鱼出现在甲板上。这条墨鱼消失,留下一滩墨水飘入千夜手中的羽毛里。

千夜从身上扯下一块黑布放在桌上,用手中的羽毛笔画了起来,勉勉强强画出了一只乌龟。

千夜放下手中的羽毛笔:“画好了。”

一只真的乌龟出现在桌上,乌龟跳起来了舞,不过,没跳几下就死了。

在场的人都笑话千夜。

李修远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样子:“看来道长除了会耍嘴皮了之外,也没有其他本事。”

千夜自我感觉良好:“我也不是一无是处,我会作诗,你会吗?”

李修远一副心高气傲的样子:“这可是我看家的本领,你说我会不会?”

千夜斗志昂扬:“这么厉害,我们来比试比试。”

“好。”李修远表面看起来温文尔雅,其实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展示自己的才华。

千夜饶有兴趣的说着:“你是第一个敢向我挑战的人,不过得有条件,输的人要把裤子脱掉,怎么样?”

“好,就照你说的办。”李修远在想,很快我就会让你知道你输得有多惨。

千夜心里:即便输了也没关系,我腿长,跑得比较快。

千夜随意瞥了一眼对方:“听好了,爹打儿子,天经地义、儿子打爹,天理不容。”

李修远站起来,围着桌子走了一圈:“你请我时,容容易易、我请你时,艰艰难难。”

在场的人:“好!”

千夜收起随意的态度,看了看对方:“看来你的肚子里还是有点墨水。”

李修远耀武扬威,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这是当然,我肚子里的墨水可以把你淹死。”

这个人哪来的自信,要灭灭他的威风才行。

千夜不敢大意,沉思一下:“坑男坑女坑自己。”

“这个。”李修远想了一下说:“得过且过遭罪过。”

千夜感到惊讶:“这你都能答得出来!”

李修远春风得意:“请出下一题。”

看来他也不是一位不学无术的公子哥。

千夜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我认输、我认输可不可以。”

“承让、承让。”李修远脸上光彩夺目,赢了对方,这是有目共睹的事。

“我也不是故意要让给你的。”千夜大字不识几个,只是小的时候跑去学堂上过几节课,能在此和别人吟诗作对,已经很不错了。

李修远得意忘形:“好说,那就请道长按照刚才所说的,把裤子脱掉。”

千夜心里可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说话算数的人:“我刚才只是胡乱一说,还请你不用当真。

“我就当真了。”李养修笑笑,已经想到千夜出丑的样子。

千夜对着李养修很用力的笑,很卖力的笑,然后脑袋快速运转,在想要怎么脱身:“我娘喊我回家吃饭了,我走了。”

千夜没走几步,几个奴才拦住他的去路。

在场的人越说越兴奋:“脱、脱、脱..….”

千夜一手拍在桌上,法力一出,在场的人被定住。千夜:“有你们这样的吗,莫非你们觉得我好欺负。”

看着这些已经被他施法定住的人,千夜玩味一笑。这些人不过都是他用来消遣的。

树林里。

心柔肩上挎着一个包袱在走着,她已经想好了,回去继续开医馆悬壶济世。至于那个无情无义的丈夫,见鬼去吧!

一家客栈里。

心柔坐在桌前,桌上放着一碗面。

赶了一天的路,实在是饿的不行。

她拿起桌上的筷子就要开动。

这时,腰包里的药虫飞出来,在心柔眼前不停的扑哧着翅膀,好像要告诉她什么。

一只老鼠爬来,心柔夹起一块肉丢到地上,老鼠吃后睡过去。

这碗面被下了迷药,还好没有吃下去。

这家客栈冷冷清清的一个客人也没有,刚才进来的时候也没注意,这分明就是一家黑店!

这几个乔装成伙计的大汉一个个虎视眈眈,就要扑上来。

心柔起身往外跑,被不知何时站在门外的两位伙计拦住。

一只大手从背后一敲,心柔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二楼一间客房里。

被绑在椅子上的心柔醒过来。

门口的几位大汉一个个面目可憎,正往房里走去。

“我们该如何处置这女的?”

“把她做成人肉包子。”

“这可是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哥几个先爽了再说。”

心柔看着这几个正向她走近的大汉,心里极度恐慌,好不容易从家里逃出来,却又羊入虎口。难道老天真的不给活路了吗?

她不停的喊救命,可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正在心柔准备咬舌自尽时,一道极为熟悉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放开我娘子!”

几位大汉一愣,他们走到阳台外面往下一看,街道上有一位坐在轮椅上的人,这人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可是刚才传来的声音震慑力足以毁天灭地,灵魂都在颤抖。

很快。

这几位大汉每人手里拎着一根和手臂一样粗的黑铁棒来到阿伤面前。

他们一个个跃跃试试的,想上又不敢上,都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眼前的分明就是一个一巴掌可以拍死的人。真是活见鬼了!

阿伤扯了扯嘴角,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这样吧,我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如果你们打不死我就放了我家娘子,如何?”

他们几个听后哈哈大笑起来。

桌上放着一只装满米的碗,碗里插着一根点燃的香。

他们使足了劲,一棒又一棒的打着阿伤。

楼上,两位大汉解开心柔身上的绳子。

心柔跑到阳台外面往下一看,看到惨不忍睹的一面,阿伤正在遭人毒打。

她作势就要跑下去,却被身后的两个大汉死死的架住,动惮不得。

这样打好像不过瘾,一位大汉把阿伤从椅子上拉下来,摔在地上。

他们又是踢又是打的,势必要把阿伤五马分尸。

楼上的心柔看到这一幕却是无能为力,只能默默的流泪。

没想到他可以为自己不顾生死!

一股强烈的情绪在这一刻油然而生。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挺过去,一炷香的时间太长了,如果你死了,我就和你共赴黄泉!

碗里的香燃烧完,漫长的一炷香的时间终于过去,全身血淋淋的阿伤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

一位大汉上去踢了一脚阿伤,阿伤微微的动了一下。

几个大汉大感意外,这人怎么打不死?他们一个个瞪目结舌,扔下手中的黑铁棒后撒腿就跑。

千夜在街上走着。此刻便是月圆之时。

墓穴里,黑心老妖对着那个装精气的黑心鼎施法,接着,许多的蛊虫从黑心鼎中爬出来。

千夜脖子上出现一只红色的蛊母,千夜眼一红,突然间没有了意识,看着来来往往的路人,千夜一掌打在地上,地上出现许多蛊虫,接着,结界出现,眼前的路人被定住。

正在千夜要扑上去把他们精气全都吸光的时候,千泪和战神出现,他们合力把千夜制服。

黑心老妖再次对黑心鼎施法。

千夜如同听到了呼唤,他如同一只被困住的野兽,此刻已经力量爆满,他啊的一声,双手往外拓开,困住千夜的法圈消失。

千夜一步一步地向战神走去,如同饿狼。

千泪惊叫:“哥,你醒醒啊!”

战神划破法印,划出亡牙棒,启动诛妖阵。千夜被困在无坚不摧的阵中。

战神一副疾恶如仇的样子,他冲上去,要把千夜杀掉。

千泪突然挡在面前:“不要,不要杀我哥。”

千泪手打开,思鼎出现在手中,战神和千泪进入思鼎的世界里。

大量的妖力开始流动起来,延伸出去的黑色纹路渐渐的圈出了结界的范围。

千泪手打开,法力出现,地上长出许多花来。这些花光彩夺目,十分好看。

“我哥的心是善良的,他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一个无辜的人。”千泪知道从小一起长大的哥哥是个什么样的人,没有人比她更清楚。

“善良!妖若能向善,何来捉妖人。”战神边应付着千泪,边观察着这个硕大无比的结界。

千泪极力争辩:“妖也是分好坏的,不然哪来的狐仙之说。”

“是吗,那你怎么还是妖?”战神手打开,法力出现,一股无边力量蔓延开来,结界摇晃了一下。

“那是因为我还没修成正果,还需要历练。”话虽如此,可千泪有种遥遥无期的感觉。不过她也知道,有些路看起来很远,走着走着就近了。

“还有这个必要吗,你若没有一颗善良的心,如何向善,所以千百年来也只能沦为妖孽。”战神再次施法,一股强大的力量爆发出来,结界摇晃明显。

然而下一刻,冲击猛的停滞下来,妖法再次流动起来,脚下的妖法流印开始稳定下来。找不到阵眼所在,根本就破不了这结界。

“我可以是妖,但我哥不是,本来他可以修成正果,终有一日成仙,可是老天不给他这个机会,在我哥小的时候,黑心老妖在他身上种下了黑心蛊,所以才会被他所操控,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吸取人的精气。”千泪想到刚才千夜失控的样子,心里非常难过:“若不是我们刚才及时阻止,可能真的会一发不可收拾,许多人因此而失去性命。”

战神的目光终于落在千泪身上:“你认为我会相信你所说的?”

千泪笑笑,这个人终于正眼看她了:“那你相信我吗?”

“相信你什么?”战神不知道对方所指的是什么,是她的人,还是她所说的。

千泪娇嗔道:“相信我不是坏人啊。”

战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妖也能相信吗。

千泪心中苦涩:“不要紧,我只是想说给你听。”

“不需要。”

战神和千泪战了起来,千泪手打开,地上的花瓣飘起来,千泪邪魅一笑,双手合拢。

战神和千泪被困在一朵红色的花里,这多妖艳的红花正发出红色的光芒。

战神定定的看着千泪,此刻的她是如此的美丽动人,在如此狭窄的空间里,美人又在眼前,能抵御得了诱惑吗?也许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千泪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好像眼前的人就是大灰狼:“啊!完了!我好像掉进你的陷阱里了。”

战神气得七窍生烟:“你好像搞错了,是我掉进了你的陷阱里。”

千泪暗自高兴:“是吗,你掉进了我的陷阱里,看来你已经喜欢上了我了呢!

“你胡说,我没有。”战神不愿面对心中的真实想法,觉得这很荒唐。

战神起法,要打开这结界,可怎么也打不开。

“别白费力气了,这结界除了我,没人能打开。”千泪心里有些失落,他明明就喜欢自己,为什么不肯承认?

战神催促:“那你倒是打开啊!”

千泪酥媚的声音响起:“我只想和你多呆一会儿,这有错吗,唔?”

千泪妖魅的眼神看着战神,战神的心被悸动,真的是无法抗拒。

战神情不自禁的伸手摸一下千泪的脸,千泪在战神脸上亲了一下,这一亲下去那还得了。战神要吻千泪,突然,胸口一痛,如同千万只蚂蚁在撕心裂肺。在疼痛面前,那些悸动不见。

千泪关切的问道:“你怎么了?”

战神看着千泪,心里:为何我一靠近她身体就会出现异样?疼痛难忍。

千泪很紧张对方:“为什么会这样?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千泪心里:难道是因为我身上的异香吗?千泪把结界打开,自行离去。

慢慢地,战神恢复过来。

早晨的风有些清凉,像是在诉说往事,带着淡淡的忧伤。

千泪闭上美眸,深呼吸,闻一下只有在这片树林里才有的气息。而千泪身后的小毛驴时不时的把头抬高,嗅一下千泪身上独有的异香。

靠在树上的千夜醒来。

千泪一喜:“哥,你醒了。”

千夜感觉脑袋晕沉沉的:“我怎么会在这?”

“在这里很奇怪吗,你不是最喜欢这里的吗?”千泪有意隐瞒,不想让他知道他做了什么。

千夜毫无印象:“我是说,我是怎么回来的?”

千泪手指着自己:“当然是我送你回来的啊。”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