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溺宠天师大人》

  • 作者:特浓一加一
  • 主角:师傅,玉笛
  • 推荐:126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0-17 08:14:21

《溺宠天师大人》 内容简介

火爆热文《溺宠天师大人》由特浓一加一创作的玄幻言情类型的网络创作,故事中的主人翁是师傅,玉笛,故事丝丝入扣,值得阅读。主要讲的是:漓洛死死地瞪着月芝离去的背影,气得浑身发抖。她心有不甘地质问北凌天:“尊上,如此珍贵之物,你怎能说送便送?她之话,又岂能全信?”北凌天皱了皱眉,正是心中了解漓洛的顾虑为何,才故意反问:“那你觉得何人可

《溺宠天师大人》 章节试读

漓洛死死地瞪着月芝离去的背影,气得浑身发抖。

她心有不甘地质问北凌天:“尊上,如此珍贵之物,你怎能说送便送?她之话,又岂能全信?”

北凌天皱了皱眉,正是心中了解漓洛的顾虑为何,才故意反问:“那你觉得何人可信?不如由你换她去照顾暮笛,如何?”

岂知她在一听此话后,便立马沉了脸,其目光与言语更是躲躲闪闪。

“尊上,我,我......”

北凌天大失所望,随即挥手打断了她的话,冷声道:“既然做不到,便就此打住,勿需再多言!”

说罢便负手朝寝殿的方向走去。

即在他踏出夜笙宫之际,漓洛提起裙摆三步并作两步追了上去。看到他尚未走远,她一咬牙,喊了起来:“那凤凰玉笛,乃是六界之中为数不多的上古神器之一,亦是尊上贴身之物。漓洛也曾试图向尊上讨要过,可尊上从未说过一个给字!如今,那贱婢不过是随口提议了一句去照顾暮笛公子罢了,尊上竟主动将玉笛送出。漓洛不明白,究竟哪一点比不上她?!”

听得出来,这此中争风吃醋倒比火气来得重。

北凌天停下脚步,微扬唇角,扭头却不转身。那寒凉之音从他口中徐徐吐出,宛如冬日之风,刺得人生疼。

“即使没有她,就冲你现下的这番话,你也不可能得到凤凰玉笛!哼!”

漓洛傻愣在原地,不明白此话意为几何,更不知该如何去反驳。待她回过神时,妖尊不见了踪影,泪痕划满了双颊,四周寂静又空荡,亦如此刻的心。

......

兴是这些天来经历了太多太多,暮笛此时已是身心俱疲。杯碎后,他软绵无力地往石桌上一趴,不过须臾,便进入了梦中。

梦里,似回到了小时候。

公子跑去别人家的果园里偷摘果子,自个儿则跟着做掩护,替他望风。

偷摘到的第一个果子,公子舍不得吃,从树上扔下来给了自己。

尚来不及摘第二个,便被主人家发现,放出了凶狠的大猎狗。

公子轻功一展,轻松的逃离了果园,而自己却因在逃跑途中摔了个狗啃屎,被追来的猎狗一口咬住了臀部。

见自己痛的哇哇大叫,公子一生气,从别处抄起一根大木棍,三两下便将猎狗给打死了。

他安慰自己已经无事了,伸手将自己扶了起来。

此事本是令人欣喜的,不料转头一瞬,看到的却是一张被鲜血染红,无比狰狞恐怖的脸......

震惊害怕之余,暮笛猛地从噩梦中惊醒。

额上泛起的阵阵细汗,以及胸口的剧烈跳动,无不令人细思极恐。

深呼吸后,他睁眼向周围望去,才发觉已是黑夜。

只是又觉似有不妥,方才,自己不是在院中的吗?此时,又怎会躺在床上呢?还是公子的床?

正当疑惑之时,房门被人轻轻推开,透着微弱的烛火可见,此人身形打扮像是一名女子。

暮笛不自觉地抓紧了被褥,颤着嗓音问:“何人,是何人在此?”

“公子,你醒了啊?”

柔柔的声音一响起,暮笛竟莫名的松了口气。

他从床上下来,走到桌边坐下,看向背对着自己的女子,问:“你是何人?为何会出现在府中?”

女子拨亮了蜡烛,缓缓转过了身来,道:“公子莫怕,是我,月芝!”

“月芝?”暮笛愣了愣,她的出现未免太过于意料之外。

......

与绯霓在宗门内的翡翠山顶分开后,笑湖戈便迫不及待地赶往了幻灵殿。

镇妖塔底的异样若不及时禀告,只怕日后会酿成大麻烦。

在扣响三下殿门后,殿内传来了铜铃道长平静的声音:“进。”

笑湖戈推门而入,往门外瞧上了一圈,确定周遭无弟子经过后才将门关上,冲着正在打坐的师傅作揖行礼,小声道:“师傅。”

“嗯,霓儿如何?”

“小师妹情绪仍时高时低,着实令人捉摸不透。不过依徒儿看,她应已无碍。”

铜铃道长微微一笑,“如此甚好。对了,让你查看之事,如何了?”

笑湖戈拱手回道:“正如师傅所料,镇妖塔内的确有异样。”

铜铃道长猛地睁眼,停顿了须臾,又轻轻阖上,神情十分淡定:“是那妖物又在咆哮了吗?哼,镇在塔底千年有余,天宗门掌门都已换到第十代,他之咆哮不安分,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笑湖戈犹豫片刻后,道出了心中所惑:“师傅,并非如此。那妖物在八卦金刚链之下盘腿而坐,安静的很。看去毫无半点痛苦的模样,反倒有些享受。如此平静,并不像是他的作风,徒儿怀疑......”

“怀疑?”对于他的欲言又止,铜铃道长不禁一怔,一丝不安从心头飘过,如蜻蜓点水时泛起的涟漪,很快又平静了下去。

“戈儿,为师面前,不需遮遮掩掩。”

笑湖戈点头拱手,一时间变得莫名严肃,“是,师傅!徒儿怀疑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征兆,那妖物,应是在秘密策划着咱们所不知之事。徒儿担心他企图逃跑,更担心宗门内藏有接应之人!”

念定口中最后一句道文,铜铃道长缓缓站起了身,“你所虑正是为师心中所想与不安。这些年,你可有发现宗门内的其他弟子进过镇妖塔,与之有过接触?”

笑湖戈细细回想了一番,除却九年前的一日,外出云游的师傅突然回宗门,秘密告知自己镇妖塔一事,并将开启镇妖塔的咒语教于自己,要求自己趁无人时去探镇妖塔中情况。

当时,他还问及师傅,宗门内弟子众多,大师兄他们更是难得之才,为何偏偏将如此重任托付于他一个资历平平的小辈。

师傅只回了一句我只托我所能托之人,便再不多言。

为不负师傅信任,笑湖戈将此事做得严严实实,宗门内,并无人知晓。

于是他如实回答:“师傅,除了您与徒儿,无人进入过镇妖塔。”

铜铃道长紧锁眉头,总觉有哪儿不对劲,再一深思,他猛地醒悟:“不,有一人!”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溺宠天师大人》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