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锦衣血途》

  • 作者:飞花逐叶
  • 主角:陈啸庭,曾春
  • 推荐:257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0-17 12:06:11

《锦衣血途》 内容简介

今日小编安利给各位朋友们飞花逐叶原创网络小说《锦衣血途》,主线人物是陈啸庭,曾春,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粉丝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主要章节节选 (大家投投票吧!!)五月初一的清晨,伴随着鸟雀的叽喳声,泰西县衙迎来新一天。除知县周海平去了府城外,今日当值的县丞高旭,以及各房书吏陆续到位。和往日不同的是,陈啸庭没有按时出现,而是曾春和张二铁两人来

《锦衣血途》 章节试读

(大家投投票吧!!)

五月初一的清晨,伴随着鸟雀的叽喳声,泰西县衙迎来新一天。

除知县周海平去了府城外,今日当值的县丞高旭,以及各房书吏陆续到位。

和往日不同的是,陈啸庭没有按时出现,而是曾春和张二铁两人来的。

见此一幕,县衙众人更是振奋无比,这位新任坐堂校尉连衙门都不想来了,这场与“鹰犬”的对抗他们取得了胜利。

可是,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而今天注定是个不平静的早晨。

在县衙如往常一样开始有序办公时,陈啸庭坐堂之处的桌面上,正摆着一份封好的信件。

信封之上并未署名,曾春将好认识些字,便拆开信件来读。

“检……举……信……”曾春一字一句道。

想起自己二人来时陈啸庭的授意,曾春便拿着信来到旁边的吏房,找到一名吏员后道:“这位大人,这里有份……检举信,我两人不大认识字,你读给我们听听!”

本来这名吏员是不想搭理曾春的,但听到检举信后顿时来了兴致,然后吏房内其他人也围了过来。

“泰西县衙,蛇鼠之地,上官贪婪,下吏残暴……有吏房主事王铮,逼良为娼,陷害百姓;有刑房主事……”

信开篇便将泰西县衙上下全骂了一顿,然后便是检举信的具体内容,县衙各房主事以及其下吏员的不法之事。

这这份检举信中,泰西县衙几位官老爷一下的吏员中,足有七成被卷入其内。

这封信看得吏房之内的吏员们心惊胆战,他们中有一半人被罗列在上面,其罪行用大明律简直该发配充军去。

偏偏这些事情还都是事实,只要稍稍去查就能查到。

见这些人只是看信而不说话,曾春顿时急道:“让你们读,你们倒看上了!”

“我等公务繁忙,你还是去请其他人读吧!”吏房主事冷着脸道,心中此时已经在想对策。

虽说信上所列行为都是心照不宣的事,但不管怎么说都是罪证,所以他们已无法保持淡定。

甚至此时还有人想毁掉这封信,幸好曾春手疾眼快,一把将信给夺了回来。

拿着这份检举信,曾春离开了吏房之内,然后径直往衙门外赶去。

待曾春走后,吏房之内彻底炸开锅了,每个人屁股下都不干净,现在却都被捅了出来。

“王主事,咱们该怎么办?”其中一名吏员问道。

吏房主事王铮阴沉着脸,然后道:“这两人肯定是去找陈啸庭了,虽然姓陈的这几日沉寂下来,但难免他借题发挥!”

“你们都不要乱,继续办事,我去找其他各位主事商量对策!”王铮沉声道。

“王主事,此事要不要告诉县丞大人?”下面一名吏员道

王铮瞪了对方一眼,然后才道:“我还需要你教?”

离开吏房之后,王铮便找到了其他各房主事,将检举信之事告诉了这几人。

有人和王铮一样如临深渊,也有人对此满不在乎。

只听刑房主事陈炀道:“这些事儿牵涉众多,所谓法不责众,若是要较真儿的话,咱衙门里没一个能逃过!”

“那陈啸庭初来乍到,怕也不敢行如此大不韪之事吧!”

众人一想觉得有道理,陈啸庭有那个胆量将县衙抓个干净吗?答案当然是没有。

王铮差点儿也被这个观点说服,但他总觉的事情没那么简单。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是,这份检举信究竟是谁写的?

而就在此时,陈啸庭已带着自己的四名手下,一路急行来到了县衙之外。

和往常不同,今日陈啸庭和手下四名差役,都是带着刀来的。

见这不同寻常的情形,有衙役如临大敌上前问道:“大人,您这是……”

张二铁上前一把将那名衙役推开,然后喝骂道:“锦衣卫办事,闪开!”

之前这些天过得确实憋屈,虽然在百姓面前他们仍高高在上,但衙门里这些混蛋眼睛却长到了天灵盖上。

将衙役推开后,陈啸庭一行便直接进了衙门之内,刀与鞘在行走间发出“哐啷”的碰撞声。

陈啸庭来者不善,很快便惊动了衙门之内众人,结合着方才发生的检举信一事,衙门内吏员们大概猜到了陈啸庭此来何意。

原本众人还觉得事情不大,但看见陈啸庭这幅来势汹汹的样子,这些久混衙门之内的吏员又急剧担忧起来。

不管平日里大家再怎么孤立坐堂校尉,但锦衣卫就是锦衣卫,是天子的亲军羽翼。

当陈啸庭一行五人赶到二堂前的小院时,各房吏员都已出现在两边厢房的廊道内,看都齐齐看着突入此地的陈啸庭。

王铮几位主事则领先站出,一起来到了陈啸庭几人对面。

只听王铮问道:“陈校尉此行何来?”

陈啸庭手按佩刀上前一步,答道:“方才收到检举之信,说这衙门之内有残害百姓的恶徒,本校尉为此而来!”

刑房主事陈炀则道:“陈校尉,方才那信我也看过,里面简直是胡说八道,将衙门里七成吏员都牵涉其中!”

“难道,你来是要把人全都带走?只因为一个不知真假的检举信?”

直到此时,陈炀都保持着对陈啸庭的强势,想用衙门一体来压住他。

陈啸庭当然不会中了陈炀的套,便听他道:“陈大人这是说什么话,县衙诸吏干系全县十万百姓生计,在下岂能不问青红皂白就将所有人都带走!”

听了这话,陈炀不由得意点了点头,同时对一旁远远站着的手下使了个眼色,让他们不必再惊慌。

倒是一旁的王铮心里没底,陈啸庭若是真这么好说话,就不会带着刀气势汹汹而来了。

果然,在陈炀刚刚才露出笑意时,陈啸庭便开口道:“所以,六房之中在下各带一人离开,用以问明情况!”

绝不能让陈啸庭把人带走,这是陈炀的第一想法,于是他便逼问道:“陈校尉,这里是泰西县衙,你随便就想要带走吏员,你可问过了知县大人?”

这时陈炀还拿知县来压陈啸庭,可陈啸庭往前方大堂望了一眼,却发现知县周文柱并不在场。

陈啸庭却觉得有些可惜,如是周知县能站出来和他争辩一番,即便这次陈啸庭事情没干成,那也足够在县衙立威了。

面对陈炀这种小人物,陈啸庭可以半点儿面子都不给,只听他冷冷道:“先斩后奏,皇权特许……这是锦衣卫的特权!”

陈啸庭往前几步,来到陈炀耳边道:“陈主事,我这样解释够不够清楚?”

陈炀无话可说,锦衣卫为天子亲军,天然就有皇权为其背书,谁也无法正面对抗。

拍了拍陈炀僵硬的肩膀,再替他整理了衣袖后,陈啸庭才轻声道:“我只是从各房带各带一人,问了话就能交差,你们何必过多担忧?”

这一刻陈啸庭似乎又变得很好说话,让王铮几人又仍旧把不准他心思,皆暗自猜测陈啸庭究竟要干什么。

一边是皇权在前,一边是陈啸庭“好言相劝”,不光是陈炀一时间没了主意,王铮等人也不再多说话。

陈啸庭嘴角微微露出笑容,随即收敛后冷声道:“吏房邵远,刑房张大科,户房……”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锦衣血途》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