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第二十二科》

  • 作者:不爱吃草的羊
  • 主角:刘有全,老姚
  • 推荐:761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0-18 09:36:31

《第二十二科》 内容简介

《第二十二科》作者:不爱吃草的羊,科幻类型网络创作,主角:刘有全,老姚,本佳作主要章节节选:10月,过了秋老虎,天气开始转凉,烦闷的暑热消散,人的胃口好了许多,柳京市塔山镇刘家猪头肉馆的生意跟着好了起来。早起六点开门,就不停有人来买肉,还有进店里吃饭的,一直忙活到下午三四点,老板刘有全才能坐

《第二十二科》 章节试读

10月,过了秋老虎,天气开始转凉,烦闷的暑热消散,人的胃口好了许多,柳京市塔山镇刘家猪头肉馆的生意跟着好了起来。

早起六点开门,就不停有人来买肉,还有进店里吃饭的,一直忙活到下午三四点,老板刘有全才能坐下歇歇喘口气。

刚坐下没一分钟,店里又来了客人,一个穿着灰色外套的年轻男子,刘有全连忙起身招呼。

“吃点什么?来点猪头肉?”

不管什么客人来,刘有全都会向他推荐店里的猪头肉,这是他们家的招牌。

年轻人没有说话,抬眼看了看贴在墙上的菜单,这是一份很有特色的菜单,不仅有字,还有图。

是一张猪的解剖图,图上把猪每一部分肉的种类名称都标识了出来,猪头肉,猪颈肉,梅花肉,肩里脊,前腿肉,里脊肉等等。

年轻人看着这张图,问道:“这图什么意思?”

刘有全解释:“哦,猪不同部位的肉吃起来不一样,烧的菜也不一样,你点什么地方的肉,就能给你烧什么样的菜。”

虽然叫猪头肉馆,但刘有全不光做猪头肉的生意,一条猪浑身都是宝,自然要物尽其用,煎炒炸焖炖,店里一多半的菜都和猪肉有关。

年轻男子盯着图看了一会儿,道:“排骨?”

“不好意思,今天排骨没有了。”

客人“哦”了一声,又道:“里脊肉呢?”

刘有全尴尬地笑了笑:“里脊肉也没了,这两样吃的人最多。”

年轻人有些不耐:“那你们有啥?”

刘有全看了看冰柜,道:“不好意思啊,就剩一点猪头肉和后腿肉了。”

后腿肉主要用来做肉丸,饺子馅和火腿,不适合做小菜,年轻人想了想,就要了些猪头肉,点了两个素菜和一瓶啤酒。

刘有全一边从冷柜里准备食材,一边和年轻人聊了两句,这个点店里除了他就没有别的客人了。

“小伙子哪里人?到柳京来打工的?”

“庆山人,来打工。”

年轻人回道,塔山是个城乡结合部,过去有不少来柳京打工的年轻人住在这里。

“来柳京打工的人不多喽,做什么的?”刘有全又问。

“泥瓦匠。”

“哦,搞装修的?”

“对。”

年轻人话不多,菜一会儿就上齐,喝了几杯酒,掏出手机自顾自的看起来。

刘有全有一搭没一搭的又和他聊了两句,见没什么话说,就去了厨房和自己老婆说话。

“排骨什么的肉就没了?晚上还要做生意呢……”

刘有全进了厨房巡视了一番,发现的确没肉了。

刘有全个子不高,他老婆则高大健硕,听了刘有全的话突然上了火,大着嗓门道:“早就让你多买点多买点,你就等着老姚送!老姚这个死人,电话也不接,肉也不送,都一礼拜了,他不想做我家生意就拉倒算了!让他饿死在那山沟沟里。”

说着他老婆把围裙一解摔在了案板上,刘有全忙把围裙拿过来,笑笑道:“哎呀,十几年的老朋友了,不要动不动讲气话。我马上去市场买点肉,明天再去找一趟老姚,好了好了。”

刘有全劝慰着发脾气的妻子,他常年在店里招呼客人,为人和善;而他老婆虽是个女人,但过了十几年烟熏火燎、嘈杂油腻的厨房生活,脾气不爆才怪了。

更何况这么多年,她打心眼里厌恶老姚,一个杀猪的单身老光棍,刘有全的发小——虽然店里的猪肉多半是老姚家的,他们的店能开这么多年,也要多亏老姚养猪场自产的土猪肉好吃。

刘有全在厨房里又对老婆说了一些好话,总算让她的火气慢慢消了下去,不说话了。

见老婆不说话,刘有全把围裙递了回去,转身离开厨房回了店里,却发现餐桌前只留一个啤酒瓶和空空的碟碗,客人已经不见。

刘有全忙跑出店门,在街上左右一看,已经见不到人影了。

“***,没给钱呢!”

刘有全气的在门口干吼了一声,摇摇头叹了口气,心想让人吃了回白食,又要挨老婆的骂了。

这时,天已经阴的很厉害了,开始有淅淅沥沥的小雨点落下来,看样子是要下雨。

刘有全想这是要降温,女儿在市里上寄宿高中,要给她递衣服。

“老刘,女儿的秋衣带到学校去没有?”刘有全的老婆从厨房出来,见外面下雨也想到了女儿。

“明天给她寄。”刘有全边说着,一边收拾桌上的酒瓶、碟碗。

“那人钱付了没?”女人的眼睛很敏锐,话题一转让老刘一顿。

刘有全讪讪道:“没,跑了,吃白食的。”

他老婆脾气又上来了:“你是死人啊!不会看着点啊!店里就一个人你也让人跑了!”

说着又把围裙接下来,砸在了老刘的脑袋上。

刘有全手上拿着碟碗和酒瓶,只能顶着围裙进厨房,把瓶子放下,碟碗放进池子,才把围裙从脑袋上拿下来。

刘有全又劝道:“一顿饭就几十块钱,跑就跑了嘛,就当自己吃了。”

老婆则指着刘有全骂道:“你倒是真自己吃,吃完你给我钱啊!一天天的,碰见陌生的不知道盯着点啊!这店总有一天垮了!”

来店里吃饭买肉的多半是熟客,偶尔来个陌生人,一个不小心就让人吃了白食。

刘有全拿起抹布,擦了擦桌子:“哎呀,一个打工的,估计身上缺钱嘛,就当做好事了。”

从自己吃变成做好事,刘有全在提升精神境界劝慰老婆,但还是没什么效果。

“打工,打屁个工!现在还有谁到柳京来打工啊!店里连个洗碗收银的都招不到,要是店里多个人能有吃白食的!”

刘有全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擦完桌子的他到收银台看了看营收,今天生意不错,却也就六七百的营业款,不及往年这时候的一半。

别说请个店员了,这个店要维持下去都很艰难。

也正因为如此,店里新鲜猪肉准备不足,早早卖完,晚上的生意怕是做不下去。

刘有全看了看门外,雨比之前大了一些,他拿起雨披准备出门到农贸市场买点肉,好应付晚上的生意。

出门前刘有全对老婆道:“老婆,我包里钱不够了,给个两百我去买肉。”店里和家里的钱都归女人管。

老婆瞪了刘有全一眼:“老姚欠你的五百块钱呢!你找他要去!我这儿没钱!”

得,之前的事没完又摊上新问题,之前刘有全借了五百给老姚,让他用猪肉还,结果他两天没送肉,不知是不是又去场子里赌钱了。

刘有全银行卡里还有些私房钱,只好骑着电动三轮冒雨去ATM取了三百块钱,再转身去往农贸市场,这一耽误都快要五点了。

刘有全心里抱怨女人不识大体,他这来回一趟耽误了时间,生意做不好,她在店里一个人也忙不过来受罪。

等他从农贸市场拉了半三轮车猪肉要回去的时候,已经五点多,雨却突然下大了,天上还打起了雷。

秋天打雷的天气很少见,刘有全一看外面雨下得昏天黑地,倒没那么急着回去了。

雨下这么大,镇上是不会有多少人去店里吃饭的。

至于点外卖的?店里的外卖生意早就停了,自从发生了那件事,塔山镇,或者说柳京城的人就越来越少了。

刘有全站在农贸市场的檐下避雨,想到老姚欠自己的五百块钱,接着就想起在农贸市场附近,过了马汊河朝南,在老鱼塘那里有个小赌场,不知道老姚会不会在那里。

刘有全和老姚几十年的交情,从小一起长大,老姚一个养猪杀猪的单身汉,没老婆没孩子,最大的癖好就是赌。

前几年店里的生意好,有赖老姚家吃草长大的猪肉质好,刘有全时常借钱给老姚,一百两百,时间长了忘了便算了。

如今不同,生意难做,前些日子借了老姚五百,让他送肉勤快点,结果不仅钱没还,还连着两天没送肉,电话也不接,不知道这老小子在干什么。

估计在赌场厮混,又输钱了吧。

刘有全这么想着,雨还是下的很大,马汊河的水都往上涨了,这么一直等也不是办法,他披上雨披决定去那个场子看看,如果遇到老姚,问问他什么情况也好。

最好能把五百块钱要回来,这样回去不至于挨老婆骂。

骑着电动三轮冒着雨过了马汊河,再沿石子路开个十分钟,到了一个大水塘边,有一栋砖红色的房子,过去是鱼塘守鱼人住的,后来成了一个地下赌场。

场子里的灯亮着,那种老式的白炽灯泡发出的昏黄的光,在茫茫的雨幕中显得黯淡微弱。

行到这里刘有全就有些后悔了,雨太大了,披着雨披裤子还是潮了,石子路上又坑坑洼洼,电动小三轮随时能翻喽。

不过既然到了,又看到房子门口有几辆助力车,那今晚这里肯定有局。

刘有全把车停好,下车脱下帽子,走到门口才发现门是关着的,没有人守在门口。

刘有全有些奇怪,每次他们人在里面赌得热火朝天,肯定得有人在门口放风,难道今天雨大,不怕警察会来查?

刘有全上前推了推门,锁住了。这砖房是鱼塘上的临时住所,没有开大窗,门左有一个小窗,灯光就是从这里散出来的。

刘有全走到小窗前朝里看了一眼。

只一眼,他全身的血液一就下子涌到了脑袋上,鸡皮疙瘩从尾椎骨一直炸到了后脑勺!喉咙里仿佛塞进了一颗桃仁,拼命的想要吐出来,却又卡在那里吐不出来。

他想转身跑开,却迈不动腿,这时他的余光感觉到右侧一个黑影突然出现了,接着这个黑影袭来裹住了他,嘴巴被死死的摁住,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和骚臭……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第二十二科》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