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女主她很凶残》

  • 作者:汀舟时叶
  • 主角:顾笙,顾承
  • 推荐:416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0-19 17:10:13

《女主她很凶残》 内容简介

优质新书《女主她很凶残》由汀舟时叶执笔的现代言情类型的网络创作,主线中的传奇人物是顾笙,顾承,剧情余音绕梁,非常不错。精彩片段预览:昨晚住宿去了五十,今天吃喝和交通费又去了三十,身上还有二十元。顾笙欢看着这二十元发呆,脑子里在思考着今晚要怎么过。站在人来人往的广场上出身就许久,顾笙欢回到原来的旅馆。掏出十元钱对那老板娘说:“我可不

《女主她很凶残》 章节试读

昨晚住宿去了五十,今天吃喝和交通费又去了三十,身上还有二十元。顾笙欢看着这二十元发呆,脑子里在思考着今晚要怎么过。

站在人来人往的广场上出身就许久,顾笙欢回到原来的旅馆。掏出十元钱对那老板娘说:“我可不可以花五元在你这里洗个澡?”

老板娘奇怪,“不住宿吗?”

顾笙欢摇头,“没钱住宿了。”

老板娘皱眉,上下打量她。眼前的女孩留着波波头,齐眉刘海,身上一件白色雪纺衣配一条七分牛仔裤,脚上白色帆布鞋,看起来真是又乖又纯。她捏着一张十元钱站在前台前,对她说出要求后不见丝毫窘迫。老板娘想到了自己家里调皮掏蛋的女儿,再看顾笙欢,一时母爱泛滥。

“你家大人呢?”

顾笙欢说:“我家大人不在了。”

这是实话,她父母都去世,确实不在。至于她哥哥顾承翌,他人B市,确实也不在。

不过老板娘是个热心肠,又是和想象力丰富的,自动脑补了许多关于顾笙欢的悲惨经历。比如父母双亡,家里就剩她一个,女孩举目无亲,只能辍学出来在社会上行走等等。

“没事,你去洗吧。洗多久都没有问题。”老板娘很快给她开了间房,将钥匙递给她,老板娘又说:“找工作不容易,你如果没有地方去,就暂且在我这儿住吧。”

现在的孩子自尊心很强,老板娘怕伤及她自尊心,又说:“住宿费可以先欠着,等你有钱了还。”

顾笙欢也没说住不住,对老板娘笑了声,说:“谢谢您的好意。”

她转身上楼,开门关门,洗澡后将脏衣服洗干净打包好装进背包,她就又出了房间。楼下老板娘不在,顾笙欢耐心等了会儿,还是没见人。她只得将十元钱和钥匙放在柜台上,并用一本书压着,给老板娘留了字条才离开旅馆。

等她出了门,拐出小巷子时。如果她这时回头,会看见老板娘拿着一串钥匙和一张十元前从旅馆追出来,会看见老板娘对着她的背影泪流满面。

一个人在外,身边又没有亲朋好友,且所到之处除了陌生的景就是陌生的人,实在是凄凉无比。可是顾笙欢与常人不同,她享受这种陌生,喜欢在陌生的城市穿梭,看人间百态。

沿着马路游荡,路两边的棕榈树在街灯下影子歪歪斜斜的,那影子很像她小时候顽皮时画的流水。顾笙欢看着那影子,站着不动,过了一会儿,她赌气般的抬脚使劲踩。踩了很久,棕榈树的影子没有被踩伤,倒是她把脚踩疼了。

脚疼后,她也不玩了,就顺着大马路走。

路往前伸,伸向何处她不知。顾笙欢想,就沿着路走,走到尽头就好了。

于是她走,走了好久,路没有到尽头,路上的人倒是少了。可是顾笙欢也不害怕。她信人各有命,所以肆无忌惮。

累了,她驻足。

等她回神,却见她站的地方是一处人工湖。岸上两边垂柳依依,湖中一条拱桥,桥护栏上挂满了霓虹灯。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在夜里独放,晚风过,灯光在湖水中摇曳,给得它添了股动态美。

而她正站在桥上,她在看风景,可她成不了别人眼中的风景。

顾笙欢举目四望,她看到湖边有长椅,有秋千,有她今晚的落脚点。

看着那长椅,顾笙欢决定露宿街头。

下了桥,她走到长椅边,将包里的衣服拿出来晾。晾好衣服,顾笙欢躺在椅子上看手机。

时间是晚上十二点整。

原来已经那么晚了,顾笙欢想。

她顺手拍了张图片发朋友圈。

顾笙欢:若余生流浪,可四海为家。

一个句子,不了解顾笙欢的以为是中二期少女犯文艺病,可真正懂得她的人却从短短文字看出她的放荡不羁,也能清楚的知道她最近要做的事。

她可能要去流浪。

至于是不是余生都在流浪,那还是未知,目前只能推测她今后有段时间在流浪。

B市的顾承翌还没有睡,他从A市赶回来时,别墅里谢柔早已人去楼空。冰箱上贴着张浅绿色的小便签,上书:按时吃饭,按时想我。落款后面附带两个爱心。顾承翌捏着纸条笑,打电话给她,手机传来一阵忙音,然后就断。

顾承翌猜测她那边在拍戏,于是回了个信息给她。

冰箱里只有饮料,一把蔬菜和几个鸡蛋。顾承翌来回开了差不多八个小时的车,他很累,也懒得出去吃饭。在厨房里翻了翻,翻出半包面条来,这面条还是顾笙欢在家时嚷嚷着要吃,他给买回来的。想不到,今晚它成了他的宵夜。

差不多十二点时,谢柔给他回了电话,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工作上的安排。聊了十分来分钟,各自睡了。

也许夜太静,房子太空,顾承翌怎么也睡不着。他脑海里想的都是以前的顾笙欢,想着现在的顾笙欢。用以前的顾笙欢和现在的顾笙欢做对比,一对比,方知顾笙欢变化太大,就越发无法安睡。

辗转了许久,他拿起手机想给她打电话,但翻出她号码时却没有拨号,而是翻进了她朋友圈。

顾笙欢很喜欢发朋友圈,鸡毛蒜皮的小事被她用俏皮话发出,很是惹人笑。顾承翌百无聊赖的翻看着,把她朋友圈都翻了个遍,最开始的那几年,她的朋友圈都是小女孩儿的俏皮话。可到了今年上半年,她的画风突变,从一天三条四条不等变成了两三天一条,而且每次发圈,字里行间都透着淡淡的忧伤。

如果这忧伤是无痛呻吟也就罢,可偏偏它是真真切切存在的。

随心所欲的顾笙欢到底发生了甚么呢?

顾承翌思索,可是想了半天,找了各种理由。除了她可能青春期恋爱受伤,他依然想不明白顾笙欢为什么变了。

正想着,顾笙欢就发了朋友圈。

看见那样一条朋友圈,顾承翌心咯噔一下。他动作比想法更快,等反应过来时,电话已经打出去,顾笙欢也接通了。

“哥?”

“嗯。”

本来是有好多话要说的,但是电话接通的那刻,顾承翌突然不知道他应该说什么。

曾经亲密无间的兄妹,有天却彼此各自疏远了对方。没有原因没有任何征兆,他们就像两个不懂事的小孩,在大人不注意的时候,就闹开了。

顾承翌觉得无力。

他不说话,顾笙欢也沉默着。

她蜷着身子躺在椅子上,凉凉的月光在流淌,顾笙欢伸手抓,抓不住。

心间陡然涌上一股无力感。

湖边有几只萤火,它们提着浅绿色的灯笼在草地上寻宝。又只憨头憨脑的萤火撞上顾笙欢,噼啪一下落在长椅上。

看着那只憨傻萤火,她忽而一声轻笑,“今天你千里迢迢的来找我,我以为我们的关系还是可从前一样的。可是我没有想到,我们已经生疏握着手机没人吱声会陷入尴尬的僵局。哥,既然都没话说,彼此会尴尬,你还打电话来干甚么呢?深更半夜的,人都是要睡觉的。”

顾承翌被她噎得说不出话来,握着手机站了半天,才问:“你人还在外面呢?”

“不在。”顾笙欢下意识的否认。

顾承翌不相信她,“三更半夜不睡觉,还在外面瞎逛什么?”

顾笙欢刚想狡辩,我正要睡觉呢。但话到嘴边最终没有说,晓得他是见了她朋友圈的新动态,所以打电话过来查岗。怕他担心,也怕他明儿又火急火燎的赶来见她,于是故作轻松的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张好久以前的图片能留好久才发呢。”

顾承翌显然不好骗,“你新发的图片,是现拍现发的。阿笙,别想蒙我。”

顾笙欢皱眉问:“你非得揭穿我吗?”

对她,顾承翌无法生气,软声劝,“现在坏人太多,你一个女孩子半夜在外面不安全。阿笙你乖乖的,快些回酒店去,回头哥去A市找你,伺候你吃香的喝辣的。好不好?”

他一对她软,顾笙欢就无法招架。她就想一股脑的把所有的心事告诉他,可她还尚存着一丝理智,她清楚的知道她不能说。

“我正往酒店走呢。”

顾笙欢骗他。

她语气十分轻快,可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轻快的语气下掩盖的是一颗多么沧桑的心。

“嗯。不骗我?”

顾笙欢嘻嘻的笑,她装疯卖傻。“你听,我从岁月中过,那等在睡梦里的笑颜如花开放。东风十里,绿了江城南岸。哒哒哒,是我欢快的脚步声。我不是过客,是归人。”

“阿笙。”顾承翌叫她。

“嗯?”

“你还记得你小时候的梦想吗?”

这是没话找话?

顾笙欢不想接话,顾承翌自顾自说:“你说你想当摄影师,拍下世间所有的美景。阿笙,从你说这话到如今,不过十年光景,你怎么就忘了?”

“没忘,只是换了种方式而已。”

拍别人和被人拍,顾笙欢觉得性质都一致,不过是换种方式而已。

“你喜欢就好。”

顾笙欢沉默。

“哥,”

她喊他,顾承翌轻嗯一声,听她说:“既然没话说就别找话了,真的很尴尬。”

她说话还是那么直接,一针见血得丝毫不给人留余地。不等顾承翌开口,顾笙欢很快就说:“很晚了,哥快点睡吧。我快到酒店了。”

“你到了酒店我再……”

不容拒绝的,顾笙欢丝挂了电话。

顾承翌利落的再拨过去,手机嘟嘟的响了很久,自己挂断了。他再拨,那边直接挂断,继续拨,冰冷的女声提示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操!”

顾承翌大为光火,举着手机砸向床头。床头柜上放着个陶瓷杯,杯子落到地上,砸了个稀巴烂。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