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女帝归来之家有暴君》

  • 作者:顾轻狂
  • 主角:易贵君,饶命
  • 推荐:798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0-21 21:22:18

《女帝归来之家有暴君》 内容简介

主线人物叫易贵君,饶命的佳作是《女帝归来之家有暴君》,它是作者顾轻狂墨下的一本古代言情佳作,精彩片段预览:“要走你自己走。”黄真真没好气的说道。就算是囚犯,也得给个好点儿的监狱吧,这破地方,活人都能熏死。朱公公闷闷的不敢再说,以前他能猜测得出陛下的心思,现在他已经猜测不出来,也拿捏不准了。越往里深入味道越

《女帝归来之家有暴君》 章节试读

“要走你自己走。”黄真真没好气的说道。

就算是囚犯,也得给个好点儿的监狱吧,这破地方,活人都能熏死。

朱公公闷闷的不敢再说,以前他能猜测得出陛下的心思,现在他已经猜测不出来,也拿捏不准了。

越往里深入味道越重,地牢两排都是老牢房,几乎每一间都关着犯人。

这些犯人几乎全是男性男子,年纪都不大,一个个死气沉沉的蹲在墙边,衣裳褴褛,发丝凌乱,身上纵横交叉的全是伤痕与血迹,整个地牢充斥着绝望的气息。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陛下,是陛下来了。”

不少犯人纷纷来了精神,震惊的看着她,甚至挣扎着跑到铁门边声声哭喊哀求,“陛下……陛下饶命,奴再也不敢了,求陛下饶命啊。”

“陛下,您要打要骂都随您,求求您放了小的吧,小的家里还有年迈的父母需要赡养。”

“陛下,臣侍知道,您一定会放臣侍出去的,臣侍等了您好久……”

“……”

一声又一声,此起彼伏,寂静的地牢里一下子炸了锅。

黄真真算是看明白了。

这里关押的全是男的,连个女人也没有,一望扫过,足足有数百人。

除了痛哭哀求的人外,还有一部份的人死寂的靠在墙边,也不知是受伤过重,还是不愿求饶。

朱公公怒瞪过去,一脚将身边几个伸手求饶的人狠狠踹去,“都给杂家安静,陛下在此,惊扰陛下,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许是朱公公的声音太有震慑力,众人不敢再伸手大声求饶,只是低低的啜泣,不断磕头求饶。

黄真真头皮发麻,“他们都是谁?为什么会被关押在这里?”

朱公公一改态度,狗腿似的谄媚道,“陛下,这些人都是侍寝不力,被您下令打入地牢的。”

她简直想一口血喷出。

这密密麻麻的,起码有数百人吧,原身的欲望那么强吗?她到底跟几个人发生过关系了?

“易永安呢,他在哪儿?”

“回陛下的话,在里面。”

牢头继续带路,黄真真一路所过,几乎每一间牢房的人都在哀求,看得她心里酸酸闷闷的。

终于,随着越往里走,地牢也越加安静了。

朱公公半弯着腰,讨好道,“陛下,地牢看守严密,特别是地字阁的更是机关重重,只要进来的人,从没有可以硬闯出去的,里面关押的都是重要犯人,易贵君也在里面。”

机关重重?她怎么没有看到什么机关?

倒是看到不少隐藏在暗处的高手。

地字阁在地牢的最深处,这里的牢房都用精铁打造,整间牢房除了一个小天窗外,密不透风,除非用钥匙打开,否则,人力无法打开。

黄真真过去的时候,易永安呈大字形被铁链锁在铁柱上,身上的红衣绽放一缕缕妖艳的血红,绚烂夺目,仿佛曼珠沙华盛开到极致。

他发丝凌乱,脸色苍白,无力的低垂着头。

似是看到她出现在他眼前,重伤的易永安嗤笑一声,眼里尽是不屑与嘲讽。

“陛下,您看看,他死到临头,还是这种态度,若是再不给他一些严惩,以后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样的事呢。”

若不是碍于玉清凡,他早想除了易永安。

他对他从未有过一个好脸色就算了,还尽坏他事。

“全部退下。”

朱公公一怔,碰到她冷厉的眸子,只能跟牢头等人退出。

他的手攥得青筋暴涨。

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可以除去易永安,难道又让他逃过一劫吗?

黄真真没有料到,似他如此高傲爱干净的人,有朝一日也会这么狼狈。

他的身上纵横交错的全是鞭痕,不少地方深可入骨,鲜血还在不断的渗透而出,华丽而妖娆。

他明明疼到极致,连站直的力气都没有,偏偏还是这么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看得她很想再抽他一顿。

想到他这一天一夜来,也不知受了多少折磨,黄真真没好气的骂道,“你知不知道错了。”

易永安咬牙切齿,苍白的唇里,扬起一抹凉薄的冷笑,“我错得最离谱的是,没有早点杀了你。”

“你……”

这个人简直无药可救。

“你知不知道你昨天杀了多少人?”

“那你呢,你知道昨天这地牢里,又死了多少人吗?”

“……”

这些人死了,关她什么事?又不是她下令让人关押的,凭什么事事都赖在他头上。

“你不是武功很高吗?才挨了这点打就受不了了,呸,狐假虎威,也就对我……对朕敢狂妄。”

易永安挣扎着想掐死她。

她没长眼睛吗,没看到他武功被封住了,没看那些人用的是什么鞭子吗?

要是常人,挨上三五鞭,早就丧命了。

他可是挨了整整一天一夜了。

姓朱的狗太监分明想整死他。

“你瞪朕做什么?再瞪,朕就不放你了。”

易永安冷笑一声,倨傲的望向上空,赤裸裸的将她给无视了。

黄真真气得想给他一巴掌。

靠,活该他伤得那么严重。

她真是有病,竟然还心疼他,认为自己若不弄坏君子兰跟百合,他便不会杀人。

这人,根本没有半丝悔过。

黄真真气恼的离开。

走到一半,恨恨的跺脚,怒吼道,“来人,把易永安给放了。”

算她倒霉,会碰到这种混蛋。

狱卒们不敢耽搁,赶紧放人。

朱公公阴狠的脸上,闪过一丝杀气,不过转瞬即逝,快得让人无法捕捉。

许是伤得太重,狱卒们解开铁链后,易永安双腿一软,差点栽倒在地,不过他还是强忍着疼痛,站了起来。

冰冷的凤眼不带一丝感激,反而带着一丝愤怒,“要杀就杀,要剐就剐,我易永安绝不皱一下眉头。”

“呸……你以前朕吃饱了撑的有那么多闲功夫吗?朕告诉你,这次朕不跟你计较,倘若你下次再滥杀无辜,就算别人不杀你,朕也会砍了你。”

易永安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众人也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陛下会讲这样的话吗?

还是……陛下在跟易贵君调笑?

易贵君是玉贵君的人,难怪陛下心疼,还亲自来地牢里放他出去。

“还愣着做什么,你还嫌这里不够臭吗?赶紧走啊。”

她熏得都快吐了,这暴燥男,竟然还不肯离开,呆上瘾了吗?

易永安咬牙,踉踉跄跄的离开,没走几步,脚下一软,若不是有人扶住自己,只怕早就栽倒下去了,抬头一看,扶住他的人,竟然是陛下。

“靠,你身上怎么那么臭,熏死人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