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轻风吹清风》

  • 作者:梁木清
  • 主角:颜露,亦舒
  • 推荐:212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0-24 17:12:45

《轻风吹清风》 内容简介

经典作品《轻风吹清风》是梁木清原创的一本现代言情类佳作,主线中的主角是颜露,亦舒,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行云流水,感觉不错。精彩片段试读:实体店的生意依旧惨淡。亦舒倒是慢慢习惯了。暂时告别被客户接二连三催单的日子,暂时不用去奋力地拼命业绩。就这样静下来,感受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感受着他在脑海里缓缓淌过的身影。几天就好。两条重新铺排的轨

《轻风吹清风》 章节试读

实体店的生意依旧惨淡。

亦舒倒是慢慢习惯了。

暂时告别被客户接二连三催单的日子,暂时不用去奋力地拼命业绩。就这样静下来,感受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感受着他在脑海里缓缓淌过的身影。

几天就好。

两条重新铺排的轨道,彼此交错前行,最终驶向同一个终点。

那么,是你缠绕着我,还是我缠绕着你,并不重要。

今天晚上,电影院,电影,《你和我》,我和你。

这算不是算是我和他的第一次正式的约会?

时间过得比往常要慢许多。好像一天有四十八个小时,一小时有一百二十分钟。

中午买好盒饭回来,有一个客户徘徊在店门口。

终于盼来第一个客人?

“你好,小姐。我想看看你店里的窗帘。”

亦舒看着眼前站着的这个胖乎乎的男子,心里在想,好像是特意过来。

“嗯,欢迎光临。”亦舒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打开玻璃门上的锁。“您喜欢什么风格的窗帘?”

他思索片刻道,“我主要是给爸妈换的,款式方面简单大气一点就可以了。”

亦舒看着眼前的男子,大约三十上下,以此推断,他父母的年纪大约在五十五到六十之间,不会超过六十五。“你看这款中式风格的窗帘如何。”

亦舒避开挂在正中央的深色款的“花开富贵”。转而介绍靠边的一款颜色素雅的“祥云如意”。帘身主体为米黄色,侧边和底边缀上祥云纹,中间是较之米黄色稍深的驼色绣制的如意纹。

胖胖的男子抓起窗帘试了试手感,“就它了。我先买一款看看效果,如果好,就把家里剩下的几扇窗户都换新的。”

这么爽快?也没问价格。

送走客户后,她打开电脑,把订单制作成表格,发给了闵杭瑞。

过了一会儿,她又发了一条消息给闵杭瑞。

——颜露最近还好吗?这周她是上白班的,现在在办公区吧?

一分钟,十分钟地过去,他仍没有回复。

——不好意思,能回复我一下吗?

又过了几分钟。

——不清楚,她今天没来上班。

——没来上班,生病了吗?

——我怎么会知道,你直接问她好了,我很忙。

现下打过去,已是关机状态。

电话铃声响起。

亦舒拿出手机,来电显示是徐世曦。

“快下班了吧,我这边临时有点事,可能会晚一点过去。”

“你有事先忙,或者改,或者我自己过去。”亦舒本想着改天相约,今天先去颜露家看看,毕竟好多天没了。颜露到底还是怪自己。可这是世曦有史以来第一次的邀约,若是错过,会不会就此偏离航向的方向。话到嘴边,提不起勇气。

“那也好,七点在华丰广场四楼的电影院门口,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

到达华丰广场时还不到六点,广场上的灯才刚刚亮起。

亦舒闲着无聊,四处瞎走。想起世曦说有事情在忙,就不发消息过去打扰了。

临近七点,白天迅速转入黑夜。霓虹发散出一片光亮。

当电话再度响起,亦舒心下肯定是世曦打来的电话。

他到了?

陌生来电?

“喂?”

“喂,亦舒吗?我是颜露的妈妈。”电话那头传来颜妈呜咽的声音。

亦舒的心揪了起来,“阿姨,出什么事了吗?您别着急,慢慢说。”

“露露有没有去找你,都七点了,她还没回来。”

亦舒拿着手机,边走边听边说,到路口拦了辆出租。

司机问她目的地,但她不知道去蓝海城还是去凯盛。

从颜妈断断续续的话中,亦舒做了大概的总结。原来是那天晚上的相亲被拆穿,她一气之下,痛骂了颜露一顿。前一天晚上的冷战演变成第二天早上的骂战。

颜露摔门而去。

正在气头上的颜妈以为她是上班去了,便任由她去。同时平息不下的怒火阻拦了她追出去的脚步。

平时上白班颜露六点就能到家,哪怕有事晚归,她也会打电话知会家里一声。

在亦舒的看来,尽管颜露表现出来的都是大大咧咧,淡然处世的态度。可是她十分重视亲情。家庭关系占据极其重要的位置。

“师傅,去凯盛。”她想起来她常去的地方就是串烧店了。与市中心形形色色的酒吧,KTV不同,工业园区附近只有餐饮店。

下了车,往北面走去。

这里到了晚上,总是如此热闹,喧嚣掩盖着喧嚣。浓厚的市井气息。忙碌一天后,来自同一城市的老乡围坐在一起,点上一桌子的菜,大口吃着,大声嚷着,尽情释放,尽情畅饮。

亦舒顾不得他们,在堆满物品和自行车的走道上歪歪斜斜地向前走去。

颜露果然在串烧店。

旁边好像坐着一个不认识的人。

今天店里的人并不多。

“颜露,你妈妈找你都急疯了。”亦舒走到她的身旁,弯下身,低声道:“我也很担心你,好些日子不了。”

颜露打了个嗝,抬头看了看亦舒,被顶上的灯光刺得闭上了眼睛,“你还会关心我吗,你不是早就去当你的店长了吗。”

“我知道是我不对,没有跟你解释清楚。”亦舒局促不安。

“别说了,多说无益。”颜露的思绪渐渐情绪起来,“我也不想听你说。”

“好,你不想听,那我不说,但是你可以不可以先回家去,你妈妈很担心你。”几乎请求的语气。

“不回去。”强硬的回答。

“你就是苏亦舒吧。”坐在旁边的年轻小伙站起来说道。

“我是。”

“颜露跟我说过你是她最好的朋友。”他缓缓道来,“她今天心情不好,你别往心里去。”

亦舒点点头。她自然不会往心里去,要说这件事本身的错处就在自己身上。脑中浮现出很多画面,杂乱无章。或许每一段友情都要经受考验,无关乎矫情,只是一种必须的证明。哪怕是形式化的证明。

“你是?”亦舒问。

“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陆旭杲,凯盛新来的发货员。”

“那之前管理发货的陆旭阳呢?”

“他是堂哥,结婚后家里不希望他再做发货员了,就辞职不干了。”他顿了顿说,“正好我刚要找工作,就把我介绍过来了。”

陆旭杲读懂了亦舒眼神里的疑惑,“我看颜露好像心情不好的样子,怕她会出什么事,所以就……”

“你说这么多干嘛。”颜露继续喝酒,“我会出什么事。你是咒我吗!”

亦舒夺过酒杯,“别再喝了。难道我在你心里罪无可赦了吗?”

亦舒的眼眶逐渐潮湿,蒙上一层水雾。难道近二十年的友情敌不过自己的一个错误,难道那些挺身而出的仗义都是逢场作戏,难道,难道就在今朝,就在此刻,终将瓦解,然后碎成粉末,消失无踪了吗?

“你怎么说的这么严重,好像要生离死别一样。”颜露尖锐的心开始柔软,她拉了拉她,示意坐下,“我没有怪你,就是有些生气和难过。今天的事情也跟你无关,是我心情不好。”

眼泪,伤心,郁闷,纠结,统统消失在月色朦胧的夜晚。

路上的行人已经减少大半。

心事说开,矛盾化解,亦舒如释重负。

那彼此还是朋友吧?

至于陆旭杲,时间太晚了,亦舒来不及去了解。颜露怕也无心讲解。何况有些关系,就像发芽的豆苗,只要静静地观察它成长的动态即可,不需要去了解它是如何破土而出,如何生根发芽,如何拔地茁壮。

从颜露家出来,亦舒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九点一刻。

糟了!

居然完全忘记和世曦的约会。

“对不起。”亦舒接通电话后万分抱歉地说。面容随之噙满苦涩。

“谢天谢地。”电话那头隐隐约约地飘来这几个字,听不真切。

“幸好你没事。”徐世曦解释道:“我晚到了十几分钟,还以为你先进去了。结果找了一圈也找不到你,电话也打不通。以为你出事了,我都准备要报警了。”

“真的对不起,让你担心了。”亦舒的手紧紧捏着手机,眼眶再次漫上湿润,“我朋友出了点事,我太急着赶过去,忘了跟你说一声了。”

“现在事情解决了吗,需要我过去帮忙吗?”

亦舒吸了吸鼻子,“已经解决了。”

“那……”电话那头顿了顿说:“你早点休息”

误会解开了吗?

应该解开了吧。

回去锦澜小区的路上,亦舒在想,或许两个人在一起,首先需要培养信任。没有信任,再浓烈的感情都会破裂崩溃。相信大概是因为爱吧。不相信地爱,多少也有在乎的成分。可是这也会成为两个人的累赘和枷锁。

你鼓起勇气逐步地向我靠近,我却阴差阳错地避开了。不知道你还会不会再一次鼓足勇气,再一次向我靠近?如果你停下了,那么我要不要迈出我的脚步呢?

我也想勇敢一次。

因为我还从来没有勇敢过。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轻风吹清风》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