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我叫关长生》

  • 作者:信离君
  • 主角:董卓,关羽
  • 推荐:806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1-08 17:08:07

《我叫关长生》 内容简介

天选人物叫董卓,关羽的网络故事是《我叫关长生》,它是作者信离君新写的一本历史网络故事,精彩片段试读:《范书》记载到,董卓初入雒阳时,利用数千兵马连续四五天夜伏昼出,虚张声势。但其实这段话的真实性不是太高,汉少帝刘辩仅到了雒阳三天就被废,不仅时间上说不过去,而且此时宫中的何进、何苗的部队还在雒阳,守卫

《我叫关长生》 章节试读

《范书》记载到,董卓初入雒阳时,利用数千兵马连续四五天夜伏昼出,虚张声势。

但其实这段话的真实性不是太高,汉少帝刘辩仅到了雒阳三天就被废,不仅时间上说不过去,而且此时宫中的何进、何苗的部队还在雒阳,守卫城门的丁原、朱儁尚存,董卓仅靠数千兵马想进雒阳搞事如同以卵击石。

可谁知是不是老天都在帮助董卓,还是董魔王的幸运指太高。

在董卓大军到来之际,何进的部下鲍信趁机找上了一个可以左右董卓的人,人称“猪队友”的袁绍。

袁绍原本就是何进的心腹,而董卓也是因为他才得以进京。

鲍信对袁绍说,“董卓野心勃勃,手下如今又有百战之师,如果本初你现在不召集军队趁早收拾掉他,此后必为大患!”

“董卓新至,人困马乏,将军出击,将手到擒来矣!”

可听到鲍信这样讲的袁绍似乎并没有在意,鲍信看袁绍并不采纳自己诱杀董卓的计划,就连夜弃官逃到了自己的老家。

董卓进京之后,先是吞并了无人归属的何进、何苗的部队。

随后诱使李泽杀死了自己主公执金吾丁原,如此董卓掌握了雒阳的所有军权。

董卓为了上位不择手段,狼子野心已显露无疑,他又以久雨的理由,将司空刘弘罢免。

在司空被罢免后,董魔王就厚颜无耻地说道,“我也不是谦虚,文章、经书我也不会念,但你们应该清楚下一任司空是谁。”

于是朝廷派使者到显阳苑拜董卓为司空,司空董卓想要废掉皇帝刘辩,就找来袁绍过来商议废立之事,并且想趁机拉拢袁绍。

袁绍自然不同意这大逆不道的事情,但他看到显阳苑中的甲士,知道此次董卓来势汹汹,只好搬出自己的叔父袁隗来救场,袁绍坐在底下的座位上说,“此乃国家大事,最起码也要和太傅商量商量”

董卓却狡辩说,“刘家的事,哪里轮得到和袁隗商量!”

袁绍说,“恐怕大多数人都不会同意你的意见!”

董卓闻言大怒,起身拔出刀来,刀对着袁绍“竖子!天下事岂不决我?我今为之,谁敢不从?你的意思是我董卓的刀不利吗!”

袁绍反讥,将佩刀拔出,“天下健者,岂唯董公?”然后拿着佩刀作揖而去,董卓知道袁绍的声望地位,也拿他没办法。

董卓将废立之事汇报给太傅袁隗,袁隗同意了,袁绍一看自己的叔父也不帮他,因此弃官逃亡至冀州勃海郡。

先前董卓在雒阳实现他的梦想时,一路颠簸的关羽一行人也到达了河东郡。

抵达河东郡不久,斥候就禀报了在这些天内雒阳城中发生一系列事情。

关羽也知道如今大将军何进已死,大魔王董卓此时已进雒阳,他心想“黄花菜都凉了,现在我赶到此处又能怎样呢?”关羽又不禁感叹。

军师郭嘉看关羽愁眉不展,便对他说道,“主公不必烦恼,我那好友,正向邵亭赶来,我到时与他共商良策”

“哦,他要来了,好,我便再等几日”关羽听闻郭嘉此言不是头不疼了、腿不酸了、干啥都有劲了。

几日后,正在营帐中双手被在后面的关羽,停下脚步,听到帐外有脚步声,于是就喊到,“进来吧,有何事禀报?”

士兵抱拳答道,“主公,营外有人来访”

“何人?”

“主公,是位儒生,温文尔雅的,对了,他说是您在颍川荀氏书院的故人。”

“哦,是他来了,快前去营外迎接先生,算了,还是我亲自去吧,对了,通知郭奉孝,让他一会儿前来帐中。”关羽吩咐到。

大步往前走去,直到营外,“志才,颍川一别,想煞我也!”关羽给了来人一个大大的拥抱。

“关君,戏忠不请自来,还望见谅”

关羽扶起他,拉着戏志才的臂膀,“先生快随我入帐,我已命人备好热茶,先生请”关羽指着案几后的座位说到。

“关君,请”戏志才对着关羽拱手而说。

关羽看着戏志才如此遵礼,也不再劝,就坐到军帐中的主位,戏忠看到关羽坐下,自己也缓缓而坐。

等坐下不久,两人还没有寒暄的时候,帐外突然传出笑声。

“哈哈哈,志才啊志才,现如今你也加入主公的麾下了,这是一件大喜事啊,什么时候回到并州后你我一同喝酒啊?”郭嘉拿着一杯酒自顾自的说着,并坐在了戏志才对面的座位上。

戏志才听闻郭嘉的话,便起身躬身对着关羽说,“关君,可否记得颍川书院你我的一席话语?”

“先生之言,关羽之誓,断不敢忘!”关羽也起身,对着戏志才抱拳说到。

“好,某戏忠拜见主公,愿主公记得当年誓言,为天下百姓谋太平也。”戏志才叩首以答。

关羽急忙走上前去,扶起戏志才,“你我本为故友,何必如此?”又指着郭嘉,“你个浪荡子也不过来扶着志才?”

郭嘉在座位上又喝了一口酒,用衣袖又抿了一下,“主公你与志才如今是君臣相投,我又怎好打扰你收买人心呢?”

“你倒是什么都敢说,还好是我,若是现在你的主公是在雒阳的那个董仲颖,你早都不知道死在哪条巷子里了。”关羽没好气对郭嘉说到。

郭嘉笑了笑,没说什么,对着对面的戏志才说,“现如今,志才你也加入了主公麾下,当今雒阳的形势,你怎么看?”

戏志才想了想,双手从案上收回,挺直了腰板,“主公,我刚从河内而来,想必您也知道董卓已收编了雒阳各地的军队,又大肆收买人心,此时雒阳城已被董卓把持,我们若想与董卓拼个你死我活是不理智的”

“如今只能先趁董卓未能重兵把守关隘,我军应立刻攻占箕关以此来威胁董卓,董卓虽掌军队,但主公兵力强盛,董仲颖也会忌惮,更何况他在雒阳日短,雒阳城内的某些世家未必会服他”

“那么董卓肯定会借陛下之手对主公大加封赏,以此来收揽主公,主公到时可以答应,但我观董卓此人狼子野心、凶狠暴烈,说不定又是一个跋扈将军”

“主公到时占箕关、据河东、拥并州,待雒阳再生变故,便可坐看天下风云起。”

郭嘉说,“志才说的对,说的好,我同意,这计策真棒!”随后又对着酒壶喝了一口。

关羽是听着戏志才的话,是双眼放光,心想又捡到宝了!不过他又听见郭嘉说的话,心想这就你小子说的商议?我怎么交了你这一个损友啊?

关羽心里连续吐槽郭嘉,脸上的表情却是不变,对着戏志才,“今日戏君加入我军,如虎添翼也,来,满饮此杯!”说完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戏志才笑着点头,也将杯中之酒喝完,郭嘉这酒中饿鬼更不必说。

“志才,我便任你为左军师,与右军师奉孝共同商议军事”关羽跟戏志才讲道。

只见戏志才拱手对着关羽深深弯腰说到,“得蒙主公如此看重,某刚来麾下不久,未立存功,志才敢不效死命!又有此物献于主公!”

他坐起身来,从自己的袖中拿出了一张颜色泛黄被卷成了一团的绢帛。

原本还有着笑意的关羽,当目光移到了此帛上后,眼神一下子变得锐利了起来。

戏志才笑了笑,将这份羊皮纸摊了开来,只见那泛黄的羊皮纸上,一个个城池关隘,道路险峻,可谓是应有尽有。

上首关羽那锐利的目光,从羊皮纸上缓缓的划过,同时心中惊讶到,五原、雒阳、南阳、北地、邺、渤海、长安、武威、安定、北平,天啊,这除了益州、荆州、扬州和交州、这一份地图之中,竟然包含了整个大汉的北方诸州!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我叫关长生》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