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至道剑神》

  • 作者:头痛的没法
  • 主角:肖落,侍卫
  • 推荐:55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1-11 12:15:46

《至道剑神》 内容简介

主人公是肖落,侍卫的新篇《至道剑神》此文是头痛的没法笔下的玄幻文,文笔点石成金设定曲折绵长,绝对是书单必备的火爆辣文,主要讲的是 说到这风无忌转头看着费北,道:“我对先帝忠心不二,但先帝已死,徒呼奈何!”费北笑道:“那看来你不会把我交给洪百炉,但如果我有不利洪百炉的心思,你也不会帮我?”风无忌不语,那是默认了。“不过你放心!”费

《至道剑神》 章节试读

说到这风无忌转头看着费北,道:“我对先帝忠心不二,但先帝已死,徒呼奈何!”

费北笑道:“那看来你不会把我交给洪百炉,但如果我有不利洪百炉的心思,你也不会帮我?”

风无忌不语,那是默认了。

“不过你放心!”费北站了起来,笑道:“我知道自己的斤两,我没有复国的想法。他洪百炉想当皇帝就去当好了。我来只想求风先生帮个小忙!”

如果没有费北,那肖落自己通过李家小姐,搭上公主这条线,就是最好的办法。

但如果风无忌肯看在费北的面子上帮忙那也是不错。

之所以愿意来见这风无忌,因为风无忌是对百战最忠心的人,而且如汝阳王私交最好。

当年梁国大乱,诸王死得差不多,洪百炉崛起登上皇位之时,他有问过大家,对百战遗孤该如何处理。

大多数人都是主张杀了了事,唯有风无忌据理力争,在朝堂例举了大量留下前朝遗孤的好处,最后一句,以我们都是先皇的臣子,硬生生的说得所有人开不了口,最终说服了洪百炉。

风无忌闻言展颜一笑,道:“殿下说来听听!”

费北指着肖落道:“我这朋友想到皇官去一次,想请你帮个忙。放心,他不是去刺杀洪百炉,这也不可能做到。先父曾对我说过,皇室宝库之中有一个对我家很重要的东西。我只是想将之取回!”

然后费北指着自己道:“我可以留在你家做人质,如果我做出什么有害这个大梁的事,你把我交给洪百炉就是,不会连累到你!”

风无忌没有想到费北居然会提出这样一个异想天天开的要求。

他摇头道:“不是我不愿意,这事根本不可能。不说混进皇宫有多难,更不说如何接近那里,那里防卫有多森严。光是那大门便有四星级阵法加持,还有那锁,没有钥匙休想打开!”

风无忌看着两人沉默了好久,好半天才叹了口气:“也罢,我欠先帝的!”

风无忌确实对百战忠心耿耿。

对肖落来说,如果有风无忌帮忙,那是中策。

如果搭上公主这条线入宫,那却是上策。

如果两个都不成,肖落的下策就是直接干翻一个宫中待卫,变成他的样子进去,见机行事。

……

第三日。

天色刚亮,付白生刚从青楼洗漱完毕向皇宫赶去。因为他是宫中的侍卫,今天轮到他当值。

在走到一条小巷之时,突然背后有劲风袭来,他还没完全清醒的脑袋根本反应不及,立时被人一指点在背上晕了过去。

出手的人正是肖落,他将这人迅速剥得精光,然后塞到自己租的房子里,以变化之术变成了他的模样,向宫皇赶去。

看起来这和他的下策是一样的,但其实完不一样。

因为风无忌的儿子宫内侍卫,风无忌随口一问,便将情报套出。

所以肖落能对皇宫的有相当的了解,知道皇家宝库的守卫情况,知道轮值的情况,也知道今天会是谁被派去当值皇家宝库,谁的体型同自己最相似。

这样才不容易露出马脚。

这对风无忌来说很简单,如果是太夸张的忙,想必他是不会帮的,但这对他只是举手之劳。

他到了侍卫点卯的地方,立时有一个大汉向他笑道:“看你这样子,昨天又死在翠云肚子上了。”

这大汉是付白生的死党,兵部尚书的公子,宁远。

肖落眼中现出色咪咪的样子,五指曲伸,笑道:“翠云那身段,那来子,简直……如果不是今天轮值,我真不想来!”

宁远啐了一口:“你堂堂一尚书家的公子,就这点出息。”

这些侍卫可都是朝延大员的子嗣,做宫内侍卫看来无聊,但却可以近距离接触皇帝,会有很大的机会得到皇帝的赏识。

也是皇帝向大臣示好的一个方式。

一边说,两人一边换上甲胄,这时待卫首领出现了,拿着手中玉牌一扫,没有发现异样,然后便带众人进宫了。

那玉牌是四星极的真视符,如果是用变形符的人或是易容的人会被扫出来。比黑水符那真视符强了一星,效果更明显。

便是却认不出以炼体功法改变了形像的肖落。

而肖落与那个大汉秦明今天便轮值皇家宝库。

那皇家宝库在一个大殿之中,大殿之外有守卫,里边进去,每根柱子都站有一个侍卫,而肖落两人在离大殿之门最近的地方。

如是不知情况,光是潜入这里就要难死一个人。

因为外边每个侍卫无时无刻的守着大门,里面的侍卫每一个人都可以互相看到对方,肖落要是有什么异动立时会让这几人示警。

突然肖落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立时有侍卫道:“噤声!”

却在这时,宁远笑了:“这小子昨天晚上晚上在翠云肚子上使足了力气,看这样子,怕是肾太虚了吧,感染风寒了吧!”

他的话立时引起一阵哄笑。

这样当然不合礼制,在宫内是绝对不准喧哗的。但是现在除了他们连毛都没有一根,在别人不知道的情况下,偶尔放松一下也不算什么坏事。

先前那个让肖落噤声的侍卫道:“你小子,都成家了,还不知道省心点,你老子快被你气死了!”

肖落不屑的道:“反正老头子几个儿子,我一个不成器不打紧,我老大争气就行了……”

突然宁远道:“我怎么也些头晕,怕是早上说话被你小子传染上风寒了!”

这时又有人道:“我怎么也头晕……”

“不对……有人放……”

他一个毒字还没说出来,肖落突然出手了,十几块碎银从他手中飞出,将大殿内外的侍卫全数封死穴道晕倒在地。

如果李定北看到肖落的暗器手法,绝不会现说出他暗器不精的言语。

肖落身形闪电般掠出,在门口被他封住全身窍穴的两人身上拍了一张符,两人就那样直愣愣站在那里!

然后肖落抹了一下额头,如是不是自己分散了他们的注意力,这清风醉还没那么容易让他中招,如果不是他出手那么快,这些人也都喊出来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至道剑神》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