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傲慢与毁灭》

  • 作者:夏荣宇
  • 主角:小柱,南进
  • 推荐:677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1-12 12:12:53

《傲慢与毁灭》 内容简介

有很多读者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傲慢与毁灭》的新书,是作者夏荣宇最新写的科幻故事,新书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一阅,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创作。--四年后2110年4月NJ(南进)市清明,冷雨纷纷。NJ市的清明,鬼气特别重,很多人都相信,在第二次特兰星大战中,被小日国人屠杀的30万亡灵,会在这一天,从坟墓里从NJ市万人坑里,苏醒……2110年

《傲慢与毁灭》 章节试读

--四年后2110年4月NJ(南进)市

清明,冷雨纷纷。NJ市的清明,鬼气特别重,很多人都相信,在第二次特兰星大战中,被小日国人屠杀的30万亡灵,会在这一天,从坟墓里从NJ市万人坑里,苏醒……

2110年,这年,张小柱22岁。4月清明,需祭奠亡灵,在随从的保护下,他来到了一座公墓,豪华的电力车打开了门,随从撑开伞,张小柱下了车。

这公墓地价不菲,不比活人住的房子便宜,所以,公墓里,只有熙熙攘攘的人影,很冷清——这里,不是普通百姓悼念亡灵的地方,他们买不起这样的墓地。大多数人,只能去那些热闹的墓地祭奠亡灵,在热闹和欢快的气氛中,你挤我,我挤你……像TM过年一样热闹。

这块墓地里的人,身着素服,面色哀伤。张小柱从他们旁边经过时,向他们点头致意。这些人也点头还礼,不过,他们并不知道,这位看起来很有气势的年轻人是谁,更不知道,他是“环太国际”的幕后主人之一。

张小柱来到了一尊墓碑前:“张去影,2108-2109”,只活了一年,是个孩子的墓。

(孩子,也许,我应该给你买一块热闹的墓地,)冷雨中,张小柱的心里,莫名的泛起了哀思,(你才不会这么孤独。)

张小柱落下了泪水。

两年前,张小柱19岁时,与一个女人,一个他不爱的女人,生了一个孩子。他没有和这女人结婚,只是用金钱维系着与她的关系。对于张小柱而言,爱不爱,关系不大,关键是想要个孩子。医生告诉张小柱,这个女人的基因和你们比较匹配,相对来说。也就是说,张小柱与这个女人,可以产生后代。

这个女人是个正常人,不是变异人,也不是面具人,张小柱想从她的基因中找一些平衡,降低孩子面部畸形的风险。

奇迹似乎真的发生了。

孩子生下来时,张小柱着实高兴了一阵子,是个正常的孩子,还是个男孩儿。那时,张小柱正想要个男孩,继承家业。

“然而,变异人的基因实在太过于独特了”张小柱记得医生是这么说的,即使与正常人基因结合了,后代也依然可能出现问题。

孩子很孱弱,环境污染又严重……张小柱在孩子的墓前放下了白花。

白花上有露水,有雨水,还有,张小柱的泪水。

--壹年后2111年7月NJ市

一年后的一天,张小柱接到李狗子电话,去市郊的山区接一批货——价值2000万元的枪支。

在C国,私自买卖枪支是非法的,不过,还不算是伤天害理。这里面,有些枪,甚至是卖给警察的——那些老警察,老油条们,不是那些刚入行的菜鸟。张小柱了解过,这个时代,很多时候,暴力犯罪已经不是制式小左轮可以对付得了的了,但是,由于政腐的管制,大部分警察依然只能配备制式小左轮。

那些老警察可不吃这一套,他们喜欢60发连射的“荒鹰”手枪,是电磁手枪,体积只有手枪那么大,那是因为电磁动力省去了火药,子弹可以做得很小巧,别看是手枪,能敌得上100多年前的冲锋枪了。

在取枪的路上,出了意外:张小柱去接李狗子这批货,还没有拿到货,自己和随从开的那辆黑色“桑塔尼”轿车就出了车祸。与一辆白色面包货车相撞。张小柱的“桑塔尼”和那面包车都掉进了山沟里。

所幸山沟不深,山坡坡度不是很陡峭,车辆滚落山沟的过程又多次被大树挂住,再掉落,无意中得到了缓冲……张小柱只受了轻伤——三个随从运气不太好:一个重伤,卡在车里,几乎不能动了;还人两人失踪,可能是被甩出车外了。

车辆滚落到山沟里,张小柱从自己的黑色桑塔尼轿车吃力的爬了出来。由于这个时代,基本上,在C国,使用的都是清洁能源车辆,车辆是电能驱动,所以,在车祸中,车辆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不会爆炸,不像100年以前那些使用汽油柴油的车子,要是出了车祸,不快些从车里爬出来,就只能等着被烧焦。

山沟里是草地。张小柱在四周找了一圈,没有找到自己的手机。随从的手机也摔坏了。所以,张小柱靠近了白色面包货车,想看看面包车的司机有没有事,以及,他有没有可以用的手机,打个电话给李狗子求救。

面包货车侧翻在山沟里的草地上,张小柱走到档风玻璃前,没有看到司机。白色面包货车的驾驶室与后面的货箱是隔开的,驾驶室与后面的货箱的隔断上有个小窗,司机可以通过小窗和货箱里的……人??货箱里,居然不是货物。

透过驾驶室与后面的货箱的隔断上有个小窗,张小柱看到了人,还不只一个人,那些人乱七八糟倒了一堆……或者说,这是……运尸车?张小柱疑虑的想。

不过,张小柱又想了想,尸体应该是装在袋子里运送的,应该不会这样光明正大的运送尸体,于是,他打开了面包货车后端的车门。车门上的锁已经摔坏了,张小柱没有用多大的劲,只平常的一拉,那门就打开了。

五六个人正躺在货车的货箱里,不省人世。张小柱观察到,货车的货箱是改造过的,两旁焊出了两条长凳子,像是乡村里那些三轮车,用货车改造成简易的客车。所以。张小柱推断,这些人在出车祸之前,是坐在这货箱里的乘客。

然而,这个简易的货箱显然没有能够保证他们的安全……张小柱上前检查这五六个人的呼吸,其他人都死了,只有一个女子还有呼吸。她又检查了这个女子的脉搏——她还活着。

张小柱注意到,女子很瘦,但长相很甜美,对于美丽的脸,张小柱总是很敏感,他的心中升起了暖意。

不过,由于女子的头发遮挡住面部的原因,张小柱只看到了她的半张脸。张小柱不禁撩起了女了的头发,想看看她的全脸——天啊,像蛇皮一样,女子的脸,被头发挡住的这半张脸,是青色的“蛇皮”!

本来,张小柱早就看惯了自己那张丑陋的脸,对于这类“面部恐吓”,早就麻木了,不过,在这寂静蝉鸣的山沟里,他还是吓了一跳。

(真可惜,这小青蛇,只是“半个”美人儿。)张小柱叹了口气。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傲慢与毁灭》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