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奇怪的刀》

  • 作者:八寸小刀
  • 主角:紫檀,秦政
  • 推荐:446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1-16 20:08:52

《奇怪的刀》 内容简介

独家作品《奇怪的刀》是八寸小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网络故事,内容中的传奇人物是紫檀,秦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淋漓尽致,极力推荐。主要章节节选:天门谷是七里峡的北出口,不过数丈宽,谷外却有一道长约十里的土筑高墙,上面插满北氐国的旗帜,但看不到一名军卒。土墙后方是一片广袤的平地,也是北氐国驻守七里峡的军营。无数的军卒懒洋洋地坐在帐篷边上,沐浴着

《奇怪的刀》 章节试读

天门谷是七里峡的北出口,不过数丈宽,谷外却有一道长约十里的土筑高墙,上面插满北氐国的旗帜,但看不到一名军卒。

土墙后方是一片广袤的平地,也是北氐国驻守七里峡的军营。无数的军卒懒洋洋地坐在帐篷边上,沐浴着越来越少的秋日阳光。

当阳光被一片乌云遮住后,军营里缓缓驰出一队人马,为首的是一位身着王朝服饰的魁梧青年。

正是北氐国太子穆尔紫檀。

他脸上挂满倦怠,仰头看了看乌云的位置,然后向着可能最先晒着阳光的一侧驰去。

军卒们似乎对太子殿下的行为早已习以为常,没有人多看一眼,只是紧了紧自己身上的羊皮褂,将越来越明显的寒意挡在身外。

对于天门谷,军卒们早就没有一丝兴趣,也生不出一丝警惕。

毕竟从在这里驻守开始,就没有哪个军卒亲眼看过有人从天门谷口走出来,而不论是王朝人还是氐羌人。

穆尔紫檀不仅和军卒一样,对天门谷的感觉只有无聊,甚至对整个军营的生活,都感觉极度无聊,以至于偶尔闪现出来的追逐阳光的想法,都能成为一种乐趣。

他领着数十护卫沿着土墙驰出数里后,眼前豁然开朗,不由得精神一振,当下扬鞭策马,尽情驰骋。

北氐国的赤乌马极为稀有,但太子和大元帅的座骑当然是赤乌马。穆尔紫檀喝着赤乌马一气跑出三十许里,早将数十护卫远远甩在了身后。

他勒马缓行,一边等着护卫赶上,一边随意浏览着初显苍凉的原野。走了数十丈,他突然从赤乌马上下来了。

不是跃下来,是摔下来。

那一刻,遮住阳光的乌云正好溜走,金色的阳光从天空重新铺洒落下。

随着阳光落下的还有一道无形的力量,像山一般,像海一般,没有任何征兆地压在穆尔紫檀身上,他连反应都没有便滚落马下。

赤乌马惊惧而奔。

穆尔紫檀摔得眼冒金星,怔了怔才腾起深深的恐惧,慌乱中抬眼一看,更是吓得脸色惨白。

他身前有一个人。

一个虬髯老者。

穆尔紫檀很确定先前周围空无一人,但此时却感觉老者就像是一直就站在这里,又恍惚觉得老者是破开空气从中走出,而不管是哪一种方式出现,都让他惊惧万分。

但最让他惊惧的,是老者的脸。

他从没见过哪个人的脸像老者一样,密密麻麻全是疤痕,竟没有一丝完好的皮肉。

受了这样的伤还能活着的人,究竟是什么人?

“身为我氐羌族首领的孙子,却穿着王朝人的服饰,而且还不合身,真的很不像话!”

老者的声音很沧桑,像是经历了两世为人,同时又似乎隐藏着一丝慈详,道:“尤其是你这样的身手,真是丢了首领的颜面。”

这话虽然是斥责,穆尔紫檀也没听出语气中的慈详,但却马上心安下来,因为他知道老者是氐羌人,而且知道对方口中的首领正是他的爷爷。

他忍着疼痛慌不迭地爬起来,道:“前辈说的是,我记下了……请问前辈的尊姓大名?”

老者没有回答,只是直直地看着穆尔紫檀,那双浑浊的眼眸渐渐明亮,像是轻云过后的星辰。

穆尔紫檀则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耳中嗡嗡作响,感觉天旋地转。

他仿佛回到了幼时,在草原上骑马追逐野狼;仿佛第一次走进燕城,好奇地看着军卒砍翻一个又一个王朝人;仿佛捡到第一本王朝书籍,一看之后便爱不释手……

无数的画面翻转、融合,天地被这些画面充斥、填满,连空气都被挤压失尽,让他呼吸都困难起来。

“我要死了。”

绝望地生出这个念头后,他所有的感觉却突然消失了,同时又觉得有些异样,仿佛先前发生的一切都是错觉。

他慢慢睁了眼睛。

眼前空无一人。

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他笑了。

马蹄声转瞬即至,数名护卫飞身而来,噌地拔出弯刀,警惕而恐慌地围在穆尔紫檀身侧。

他们在途中遇到惊惧的赤乌马,而没看到太子殿下,早被吓得魂飞魄散,此时虽见太子安然无恙,却还是不敢放松。

穆尔紫檀并没理会这些护卫,虚眼看向天空。

忽然,他浓眉微微一皱。

数名护卫惊呼声陡然响起,手中的弯刀像是有了生命,齐齐挣脱他们的手飞向半空,在阳光下飞舞穿行,像是几条闪着金光的鱼。

终于有一名护卫明白发生了什么,惊颤道:“太子殿下……初神了!”

…………

自从到了七里峡,穆尔紫檀从未在太阳到达头顶时出过帐篷,但今日天未亮,他便独自来到了天门谷口,一遍又一遍地练习和熟悉如何用神念控制弯刀。

忘形到初神只是一个境界,但其中的差异和玄妙,当事人自己感受得十分明显。

那是天壤之别。

直到朝阳升起,将他的影子拉得像土墙一样笔直,他才抹着细汗,心满意足地招回弯刀。

他有些感激。

首先当然要感激昨日那位神秘的老者,不知为了什么竟强行助他破境,其次要感激把他贬斥到七里峡来的父皇,若不然他也不会遇到那位老者。

他有些憎恨。

就算得到了奇遇,就算是晋到了初神境,仍然不能减少一丝他对那个始作俑者的憎恨。

那个戴着面具的始作俑者。

他有些担忧。

那个连真实面目都不敢露出来的始作俑者,当然不能让他产生一丝一毫的信任,偏偏父皇对那家伙言听计从,纵然是不关心政务的他都感觉非常不妥。

他有些振奋。

氐羌族人从来就是靠拳头说话,他现在有了初神境的拳头,或许可以回燕城去,把那个家伙揍出皇宫?

想得出神的穆尔紫檀突然一惊,猛地转过身来,眼睛里的神色如同见了鬼一般。

确实见鬼了。

已晋初神境的他,竟然没有任何感觉感知,身后就多出一个人来,若不是他不经意发现自己的影子变粗了些,或许现在仍然没有感觉感知。

而一眼看去,他更是忍不住惊道:“怎么是你?”话音一落,他手中弯刀嗡地飞窜上半空。

来人正是那个让他憎恨的男人。

穆尔紫檀眼中充满狠厉,窜上半空中的弯刀掉头而下,嗖地一声射向对方。

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弯刀射到男人头顶上方三尺左右的地方,突然停了下来,刀身极速地抖动,仿佛在颤栗。

穆尔紫檀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膝盖慢慢弯曲,像是被一座无形的小山压了下来。

他惊恐地看着男人,见后者轻挥衣袖,那把让他兴奋了整晚又一清早的弯刀,像冰块一样裂成四五截,颓然坠地。

“你不该把刀对着我。”

秦政轻声说道:“我们不是朋友,但有共同的敌人,弯刀自然应该指向我们的敌人。”

随着秦政开口说话,穆尔紫檀身上的压力瞬间消失,他大口喘着粗气,恨恨道:“除非你能说清楚,你到底是谁?”

秦政摇头道:“这个问题连你的父皇都没问过我,你又何必揪着不放?”

穆尔紫檀冷哼一声,但看到那幅银色面具眼洞中透散出来的精光,却再也说不出话来。

秦政侧头看着天门谷,道:“七里之外,便是另一个天地。”又看向穆尔紫檀,道:“太子殿下,你敢不敢去瞧瞧?”

穆尔紫檀狠心道:“身为氐羌男儿,没有什么不敢的!”

秦政轻笑一声,道:“如果你有这样的勇气,我就送你一样宝贝。”

穆尔紫檀怔道:“什么宝贝?”

秦政的声音有些感概,甚至有些伤感,轻声道:“被王朝人丢弃的宝贝。”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奇怪的刀》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