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贤者之国》

  • 作者:噬心尘
  • 主角:朱一贵,纳赛尔
  • 推荐:961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1-17 20:02:48

《贤者之国》 内容简介

经典创作《贤者之国》是噬心尘最新力作的一本历史类型的网络创作,本作品的天选人物朱一贵,纳赛尔,主要章节节选:大厅偏房内,朱一贵喷着酒气,醉醺醺地责问来着他来到偏房的福伯道:“福伯,你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刚才给我了一出,现在又把我拉到旁边来说悄悄话。”福伯严肃地问道:“老爷,你告诉我你的酒量如何?”朱一贵嘿嘿一

《贤者之国》 章节试读

大厅偏房内,朱一贵喷着酒气,醉醺醺地责问来着他来到偏房的福伯道:“福伯,你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刚才给我了一出,现在又把我拉到旁边来说悄悄话。”

福伯严肃地问道:“老爷,你告诉我你的酒量如何?”

朱一贵嘿嘿一笑,得意道:“你是说以前,还是说现在?若说现在,那当然是海量。”

福伯提醒道:“可你现在已经醉了。”

朱一贵挺起身姿,努力想要摆平自己摇摆的身子,不服气道:“我哪里醉了,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

话还没说完,便维持不住,脚下一踉跄,差点磕在一旁。

见朱一贵到了此时还执迷不悟,福伯气愤不过,抄起偏房中的鱼缸,不客气地将满缸冷水给朱一贵兜头浇下。

“现在该清醒了些了吧?敌人都摸到眼皮底下了,你还在这里饮酒作乐,真是不知死活。你出去仔细看看,今儿来参加宴会的西岛人,有几个是熟悉的面孔,有多少是在水力作坊里工作的?他们今儿都带着家伙事来的,虽然我不知道那被层层包裹的是什么东西。就冲进门时哪些负责检查的衙役检查都不检查就放他们进门来看,肯定是内外勾结,没安好心。只怕敌人已经早有动作,只是我们被堵塞了耳目,听不到看不见而已。”

朱一贵本来还待发火,可听完福伯的话,霎时酒意全无,意识到自己现在处境不妙。

他来回踱着步子,想了一会儿,从怀中掏出调兵信物,递给福伯道:“福伯,你一会找机会立马去港口,拿我的信物找朱阿大求援,我在这里先拖住他们。”

福伯道:“这太危险了,老爷你还是现在脱身为妙。”

朱一贵看着福伯一大把年纪,自忖若是他现在脱身,成功逃离的概率还是很高的。只是自己若逃了,福伯立马就会成为敌人泄愤的对象。哪怕福伯也习练过仙术,到底因为年龄的关系,过了习练的最好时机,不足以让他有能力脱身。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们敢来我又如何不敢陪,正好可以借机将其一网打尽。福伯你不必担心,即便事有不协,凭借现在这一身本事,还怕不能脱身。”

福伯执拗不过,只能按照朱一贵的吩咐来。

朱一贵先是借口酒喝多了,意外打翻鱼缸,掩饰住自己一身的湿渍的由来。又刻意地减少饮酒频次,不让纳赛尔把自己灌醉。

他现在心里已经明白过来,纳赛尔斟的酒即便没有毒,也多半有其它问题。

只是他明白得有些晚了,虽然他千方百计地让自己少饮,可是先前下肚的那些酒,后劲却越来越大,让他渐渐陷入烂醉的边缘。

知道大事不妙的朱一贵,心知自己现在想要脱身,少不了要借助外物的帮助。便趁着还算清醒时,把话题引到武器盔甲上,把自己的盔甲好生炫耀了一番。

他口头炫耀了一番后,假意还不满足,便让几个壮汉抬出盔甲,想要当众试穿。

厅上的苏拉等人,岂会让他如愿。毕竟盔甲那副沉重的样子,让人看了就知道,若是被朱一贵穿上,火枪还真就难以射穿。便假意上前劝说,让朱一贵不要行此荒唐举动。他们嘴上说是劝,行动起来却和枪差不多。

眼看保命的家伙事要被人夺走,朱一贵当场撒气酒疯,逼退劝说的人麻利地将盔甲给穿上。

到了这时,苏拉等人这才明白过来,朱一贵这是醒过味来,知道了他们的阴谋,这才急急忙忙想要穿盔甲保命。

忌惮朱一贵倒武力,苏拉立即和朱一贵拉开距离,摔杯为号。立时参加寿宴的西岛人,扯开包裹着的火枪,蜂拥而来将朱一贵团团包围。

看着已被重重包围的朱一贵,苏拉冷笑道:“原来你没真醉,这会儿故意装醉,想要诓我们逃命。”

见自己的伎俩被苏拉识破,朱一贵也不再藏着掖着,架起双掌摆出防御姿态道:“你以为就凭这些小虾米,就能奈何得了我?“

苏拉嗤笑道:“知道你喝的是什么酒吗?仙人醉,莫看你现在还能撑得住,一会儿后劲上来,包你不想醉也得醉,不愿倒也得倒。“

苏拉这么一说,朱一贵这才明白他为何没有察觉异样,原来这酒里跟本没毒。真是歹毒的心思,连这些都给算计倒了,他朱一贵中计中得也不冤。只是让他难以接受的是,他以诚相待纳赛尔,纳赛尔却对他恩将仇报。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是我哪里亏待你了吗?“

也许是自觉今日难以脱身,也是是对纳赛尔的愤怒覆盖了自己的理智,朱一贵没有第一时间去设法脱身,而是转身一把掐住身边纳赛尔的脖子,低声咆哮着。

纳赛尔平静地接受着即将到来的死亡,甚至对死亡的到来还有些渴盼,对他来说死亡未尝不是解脱。

“你对我很好,是我辜负了你。“

朱一贵质问道:“那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纳赛尔叹了口气,道:“为了信仰,你的所做所为玷污了我的信仰。“

朱一贵哈哈大笑,道:“信仰?真是可笑的理由。你所信奉的大食教,和被你称为异端的景教有何不同?都是犹太教,都是以真神之名传播信仰,都是在为真神服务。可大食教和景教之间为何还要斗个你死我活,不过是假信仰的名义,争夺利益和领土。“

苏拉在旁听得大怒,道:“你这个魔鬼,少在这里蛊惑人心,还不快放了主教,我们大发慈悲,还可给你留个全尸。“

朱一贵嘲讽道:“魔鬼?那我这个魔鬼做得还真不称职,没有引诱人下地狱,反而教会人如何能更近天堂一步。自从我到了西岛以后,西岛人能挣到越来越多的钱,过上越来越好的生活。如果你说这些都是魔鬼的职责,那我只能承认自己是魔鬼。“

包围朱一贵的西岛人,到底心还是肉长的,能分辨善恶美丑,闻言不由有些犹豫。

苏拉见情形不妙,提高嗓门,拿出自己的气势,誓要压到朱一贵,厉声道:“你个异端少在这里妖言惑众,玷污真神的信仰。“

朱一贵环顾四周,对包围自己的众西岛人道:“谁是魔鬼,时间会来证明。你们选择这个说一套做一套,拿信仰当幌子的唯利小人,是你们的权利。“

苏拉没想到朱一贵临死还不忘污蔑自己,当即大怒,也不顾纳赛尔的死活,当即下令道:“开火!“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贤者之国》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