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重生之明教教主》

  • 作者:圣父老余
  • 主角:景王,汪直
  • 推荐:595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1-26 21:13:55

《重生之明教教主》 内容简介

《重生之明教教主》为圣父老余执笔,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书中主要讲述:“圣女,我那么喜欢你,你却喜欢石铁心!我得不到的女人,我绝不会让别人得到!今天,就休怪何某辣手摧花了!”何大力一直暗恋陈佳怡,此刻却见自己心爱的女子,用身体护住别的男人。这令他痛不欲生,愤怒地举起砍刀

《重生之明教教主》 章节试读

“圣女,我那么喜欢你,你却喜欢石铁心!我得不到的女人,我绝不会让别人得到!今天,就休怪何某辣手摧花了!”

何大力一直暗恋陈佳怡,此刻却见自己心爱的女子,用身体护住别的男人。这令他痛不欲生,愤怒地举起砍刀,毅然决然的劈下。

远处的释圆通心痛得怒吼,却被几个鞑子骑兵缠住,他接连几刀砍杀鞑子,却因为相隔太远,只能看着那一道刀光闪起。

就在这时,陈佳怡怀中的石铁心,对着何大力比起了食指。一道凌厉至极的剑气激射而出,撞击在落下的砍刀上面,竟然将何大力的砍刀撞飞!

六脉神剑!

在何大力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时,石铁心又对何大力比起了食指,又是一道剑气冲出,洞穿了何大力的手臂。

“石铁心,你这卑鄙小人,竟然施放暗器!”

何大力惨嚎一声,捂着血流如注的右臂,浑身惊出冷汗,仓惶的逃了出去,生怕他再来一记暗器。刚才离得如此之近,他这暗器若是射向的是自己胸口,那自己哪还有命在?

他一直以为石铁心刚才施放的是暗器,现在自己身上没有了武器,因此逃得飞快。

陈佳怡叫道:“石大哥,杀了他!快,杀了他!”

石铁心望着何大力逃窜的背影,却没再出手。

释圆通此时已经飞掠过来,问道:“小师弟,你施放的是什么暗器,怎地这么厉害?”

“我刚刚施放是六脉神剑。”

暗器?六脉神剑可比暗器厉害多了。不过石铁心也不否认是暗器。

的确,六脉神剑也跟暗器差不多。既然大家误认为是暗器,他也省了很多解释的功夫。

释圆通一边挥刀击退想要上前攻击的鞑靼士兵,一边问:“你刚刚怎么不再放一次暗器,将何大力这个畜生杀掉?”

石铁心长叹一声,道:“现在京城被困,国家需要能杀敌的高手,我若是因为私怨痛下杀手,国家就少了一个抵御外敌的特战队员了。”

释圆通看着自己的女儿抱着石铁心,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说道:“你能不能自己走?能走赶紧自己走,一个大男人让一个小妮子抱着,成何体统!”

石铁心讪讪一笑,赶紧运起内气,沿任督二脉通行一周,将适才背部受伤的淤堵冲开,双腿便恢复了知觉,站起了身。

陈佳怡脸色羞红的任他挣脱自己的怀抱,释圆通狠狠的瞪了一眼陈佳怡,斥道:“今天若不是小师弟身上有暗器,你就死了!赶紧给我回城,不许再出来!”

三人在鞑靼大军中抢了三匹战马,骑了上去,见到鞑子就砍杀,迅速杀出一条血路,回到了北京城墙下。

此时,俺答率领的这一路攻城大军,已经被石铁心的特种部队打怕了,担心继续攻城,又窜出来这一队高手,取走自己的项上人头。

毕竟刚才在大军中,俺答就差点被暗器所杀。那种临死前的恐怖感觉,实在是让他记忆尤新。因此他下令退兵十余里。

俺答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的是,刚才自己都快被暗器打中了,为何那身穿蟒服的明朝王爷,竟会出刀救下自己一命?

石铁心等人回到城墙下,纵身一跃,便跃上了北京城墙上,问释圆通道:“大师兄,东直门那边守住了没有?”

释圆通道:“我正是看东直门那几个牲口厉害,所以才到你这边的朝阳门来察看防守情况的。汪直那几个牲口你是从哪里找来的?鞑子攻城的士兵一爬上云梯,他们手上的火枪便将鞑子打成筛子了,没人能攻上城来。”

陈佳怡道:“那几个人就是绑架我和冯雪表妹的悍匪。”

释圆通惊道:“这么说来,劫严嵩府上财货的就是他们了?难怪他们如此胆大包天的,手中有这么厉害的火器,放眼天下,谁是他们的对手?”

释圆通转念一想,又责怪起石铁心来,说他私下收容这几个敢劫严府财物的悍匪,一旦被景王等人知晓,势必会引来杀身大祸。

“景王?”石铁心撇了撇嘴,对这家伙不屑一顾,将方才施放暗器差点杀掉俺答,却被景王破坏的事说了。

释圆通听罢痛骂道:“景王这个衣冠禽兽,只想着自己继承皇位,见你是裕王派系的,他生怕你抢了头功,助裕王成为储君,当然不会让你杀掉俺答了。”

石铁心愤愤的说道:“他越是这样,我便越是不让他做皇帝。”

释圆通也叹息了一声,道:“哎,大明不是没人,而是因为内斗消耗过大,所有人都想着自己的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所以我们才不堪一击啊!走吧,我们去东直门看看。”

石铁心在部署斩首行动时,让汪直、华陀、戚继光、何大猷等人死守东直门,他则带领特种部队的大部精锐,在俺答攻打的朝阳门实施斩首计划。

所以汪直防守的东直门压力很大,毕竟鞑靼军队攻城的另一支主力,正是由巴特尔率领,集结在东直门。

但石铁心赶过去后,才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汪直率领一部分特战队员,拿着高性能大威力的火铳,冲入敌军中如同杀鸡宰羊一般,凡是与他们接触的敌军,尽皆被射杀。

石铁心见状大受鼓舞,冲入敌军中,抢过华陀手中的火铳,对着鞑靼军中乱射,过一把枪瘾。枪口对着的鞑子部队,恐慌中四下逃散,逃慢了的立刻就发出惨嚎,掉落马下,被马蹄踩死。

一旁的华陀叫道:“喂,你给我留点,我瘾还没过够呢!”

这火铳的性能不知道比明教自己用的高多少倍,能连续击发五发霰弹,已经接近于前世的冲锋枪了。真不知道汪直这家伙,从哪里买来如此先进的武器。

带领属下从朝阳门赶来支援的景王见了,望着端起火铳杀入敌军中英勇无比的汪直,眼光闪烁,不知道他心中在想什么。

此时汪直身后的这一帮人,端着火铳冲向哪里,哪里的敌军就一片慌乱,自相践踏。

巴特尔见这仗没法打了,再打下去,必然要吃大亏,连忙鸣金收兵。

石铁心方才没有斩杀到俺答,现在看见俺答的儿子巴特尔,于是纵身跃起,双足踩着千军万马飞快的向巴特尔掠去。

跟随在巴特尔身后的苏赫巴鲁抡起金锏,攻向石铁心。

石铁心运起两成的内力,一掌拍向金锏,将苏赫巴鲁从马上震下。

石铁心的足尖在苏赫巴鲁的马背上一点,整个人又凌空飞起三米多高,丹田中的内力经手阳明大肠经,从食指的商阳穴冲出,居高临下的对着巴特尔的头颅,发出一道凌厉至极的剑气。

这一道剑气正中巴特尔的百会穴。

只听“嘭”的一声闷响,如同西瓜被子弹洞穿的声音。巴特尔的头颅顶上炸开一个血孔,他体内的气血从这个血孔中喷射而出,足有一米余高。

巴特尔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从战马上栽倒而下,苏赫巴鲁在地上抢上前,抱起巴特尔就在乱军逃窜开去。

石铁心暗想巴特尔都被他一枪爆头了,绝对活不过今晚,也不再追击,任苏赫巴鲁逃走。

围攻东直门的鞑靼骑兵,见主将都被射杀,一时间军心大乱,都开始跟着苏赫巴鲁撤退。

牲口一样的汪直等人,领着徐海、陈东、毛海峰等人,端着火铳,在鞑子骑兵的屁股后“轰轰轰”的开着火,跑得慢的鞑子尽皆被射落马下。

东直门之围顿时立解。

景王带着卫鲲、徐茂达、岳鼎天、何大力、胡宗宪等人,笑眯眯的上前,拦下汪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你们手中的火铳哪里来的?”

汪直警惕的望着夜色中这个身穿蟒服的年青人,凭他多年打家劫舍的直觉,他觉得这个年青人的笑里藏着刀,因此没有答理他的话。

景王身后的卫鲲对着汪直一声厉喝:“你聋了吗?王爷问你话呢,还不赶快回答你手中的枪是哪里来的!”

卫鲲是江湖盟主,身上王霸之气侧漏,这一声厉喝,颇有威势。

汪直虽然是江洋大盗出身,身上也有王霸之气,但此时他的威名和气势,自然赶不上卫鲲,在卫鲲的威压下,强自忍着没敢发作。

刚才跟汪直一起拿着火铳杀敌的何大猷,见卫鲲狐假虎威,不忿的帮了一句腔:“我们为了守卫京城,自己花钱买的火铳,有问题吗?”

景王眼神凌厉的转向何大猷,喝道:“本王让你说话了吗?你报上名来,速速掌嘴!”

何大猷一时没忍住,回了一句嘴,注定了他一生仕途的坎坷。他对着景王怒叫:“我叫何大猷!我为国家卖命赶走鞑子,你有什么资格让我掌嘴!你算老几!”

景王身后的卫鲲闪电般欺身而出,一个耳光抽向何大猷。但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个何大猷也是绝顶高手,竟然闪身避开了他这快速绝伦的一记耳光。

“想不到你还有几下子,竟然能避过本老大的耳光!本老大要奖赏你,你躲也躲不掉!”

卫鲲狞笑着正要上前,继续奖赏何大猷,石铁心回来看到这一幕,立即上前,以特战队长的身份,喝止了他们,问景王这是怎么回事。

景王指着汪直,道:“我问他手中的火枪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和朝庭的火枪不一样,他们竟然敢冒犯本王,实在是大不敬!石队长,他们是什么人,武器是从哪里来的,你需要给本王一个解释!”

石铁心呵斥景王道:“他们都是本队长亲自招募进来的,有什么问题由本队长一力承担。本队长身为特战队长,你是特战队的教官,本队长需要向你解释吗?方才本队长对俺答实施斩首行动时,若不是你从中破坏,本队长就会像斩杀巴特尔一样,已经将俺答杀死。你身为王爷,破坏本队长的斩首计划,已经违反了军令。你若再敢嚣张,本队长必拿你军法从事!”

“大胆!石铁心,你居然敢诽谤本王,你该当何罪!”景王声色俱厉的呵斥道。

见石铁心居然敢当众呵斥景王,卫鲲、岳鼎天、徐茂达、何大力立即将石铁心围了起来,只等景王一声令下就动手。

也许是见石铁心一方手中火器杀伤力较大,景王迟迟没有下令动手,只是打起了舆论战。

卫鲲嘲讽着石铁心说道:“皇上令你当这个临时的特战队长,你还真当自己是根葱啊!来,本老大第一个不服你这队长,咱们过过招!”

何大力手臂上的伤口已包扎起来了,公开诬陷石铁心道:“我是特战队员,大家都看看我手臂上的伤口吧!景王安排我岁末与石铁心公开比武,石铁心可能是怕输给我丢人,居然在我杀鞑子时,用暗器打伤我!石铁心是特战队长,居然用暗器打伤特战队员,他有什么资格担任这个特战队长!”

徐茂达也说道:“就是!我们是追随景王才来的。如果不是景王号召我们,挽救京师于危难之中,我们岂会加入特战队。这个特战队长一职,应由景王出任,你算哪根葱!”

岳鼎天也附和道:“正是。石铁心,你速速让出特战队长之位,由景王接任!本掌门宣布,从即刻起,本掌门只认景王为特战队长!”

石铁心这边的汪直、徐海、华陀、何大猷、戚继光等人,都不太会逞口舌之利,只知道端起火铳,对准了景王等人。

景王上前一步,厉声喝道:“放肆!你们敢拿枪对着本王,难道你们要造反吗?”

石铁心挥了挥手,汪直等人才将火铳收起。

释圆通突然鼓起了掌,嘲讽的望着景王等人,笑道:“高!实在是高!石铁心的职位,是由皇上亲自任命的。现在才将攻城的鞑子打退,你们就想谋权篡位,抢夺功劳,这手段玩得可真高。佩服!”

释圆通一番,说得景王面上有点挂不住了。

石铁心望着景王,面无表情的说道:“你所谋之事,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若是你今天顾全大局,与我合力杀了俺答,你所谋之事,上天还会给你一线希望。至于现在嘛,你充其量只能夺得特战队长的位置了。至于你谋划的事,上天不会再给你机会了。”

释圆通跟石铁心唱起了双簧戏,装作听不懂他话里的意思,问了一句:“为什么呢?”

“因为上天不会将千万百姓的福祉,交到一个只顾自己利益,不顾天下安危,完全是丧心病狂的人手里。”石铁心朝着景王,没有留一点口德,给他扔下一句上万吨的语言伤害后,便对自己这一方的特战队员一声令下:“回城!”领着一行人,扬长而去。

景王恨恨的望着石铁心的背影,双手紧紧握着拳头,咬牙切齿的骂道:“你给本王等着!”

(四千字的大章献上,感谢天涯@传奇,151******24和其他投推荐票,看书投票评论的人运气一般都不坏。)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重生之明教教主》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