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月老误我》

  • 作者:展修元
  • 主角:骆希美,文阿泰
  • 推荐:352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2-20 12:14:17

《月老误我》 内容简介

独家作品《月老误我》是展修元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网络创作,主要人物骆希美,文阿泰,精彩情节试读:骆希美取回黑玉芝,文阿泰已经处理完伤口包扎好了。文阿泰现在迷迷糊糊、半梦半醒的状态,没办法自己吃黑玉芝。骆希美掰下一小块,让弟弟骆伯豪捏成粉,调了一盅酒,灌文阿泰服下。朱鹮连哭带吐的已经虚脱了。骆希美

《月老误我》 章节试读

骆希美取回黑玉芝,文阿泰已经处理完伤口包扎好了。

文阿泰现在迷迷糊糊、半梦半醒的状态,没办法自己吃黑玉芝。骆希美掰下一小块,让弟弟骆伯豪捏成粉,调了一盅酒,灌文阿泰服下。

朱鹮连哭带吐的已经虚脱了。骆希美让骆嘉竹扶着朱鹮回房一起睡,方便照顾。

自己和弟弟一起在床边上守着文阿泰。

骆希美趴在床边眯瞪了一下,天就已经亮了。睁眼看见八神枕在文阿泰的手臂上,四仰八叉睡的好开心。

昨晚没有收回八神,放任他在房间里自由活动,算是对他立功的奖励。

文阿泰因为是后背受伤,所以是趴着睡的。脸受到挤压,这一晚上流了不少口水在枕头上。

骆希美看到这一幕,捂嘴偷偷一笑,神仙跟凡人差不多嘛,睡觉也会流口水。

要不是在房间里守了一晚上,鬼才会知道这个平常潇洒淡定、帅的冒泡的家伙,居然会流一枕头口水!

本来因为文阿泰受伤垂死而万分焦急、懊恼的心,在看到这一幕后,莫名其妙的踏实了下来。

骆希美悄悄出门去打了一盆水,想等文阿泰醒来的时候给他擦擦脸。

刚进屋放下脸盆,扭头一瞧,让她惊奇的事情发生了——枕头居然发芽了!

枕头……发芽了!

骆希美拎起熟睡的八神,晃醒他,指着这些碧绿的小嫩芽问他是怎么回事?

八神有些睡眠不足,眯着眼睛没精打彩的说:“荞麦灌枕头之前都是用开水烫过的,能发芽说明他体内已经有一丝丝仙力了。”

这个答案让骆希美很满意,把八神丢回床上让他继续睡。

再一看,文阿泰醒了。

他看着自己眼前一小片初生的小嫩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尴尬了!其实我平常都是枕石头的。”

“石头不会发芽?”骆希美眯起眼睛有意的逗他。

“不会,但是久了以后里面会蹦出小猴子。”文阿泰反逗骆希美。

“这么说,你会生猴子?”

“不是,我会播种!”

……

一早上起来,朱鹮就过来看文阿泰。看到他已经醒过来,且能说能笑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骆嘉竹对文阿泰是万分抱歉,因为主意是她出的。起床就忙前忙后给大家弄吃的,帮文阿泰喂饭。

一帮人正开心的吃早餐,宁王来了。

一进门看到文阿泰醒了,心中不老开心,不过还是笑着道喜。毕竟是从生死一线间活了过来,必须庆贺!

宁王道完喜话锋一转说:“我身上还有要事,不能在这里耽搁,立刻就要乘船去南京。我们就此别过了!”

骆希美巴不得宁王早走,马上接了一句:“一路顺风,好走,不送!”

宁王看向了高云郡主朱鹮。

朱鹮跟哥哥撒娇:“王兄,我不想跟你走,这里还有病人要我照顾。”

宁王的脸瞬间就沉了下来。

一句“我不想跟你走”实实在在的扎心了!

宁王心想:骆姑娘不跟我走也就罢了,她攀慕高枝,想傍上个剑仙。现在连亲妹妹都不想跟我走,我堂堂一字王,就那么讨人嫌吗?

骆伯豪也想朱鹮留下来,说:“王爷,就让朱鹮留下来吧,我会保护好她的。”

宁王感觉自己要爆发,但是又死死的压制着情绪,加重了语气说:“高云,不要闹!这个剑仙的仇家是仙人,你想连累宁王府吗?”

“你想连累宁王府吗?”

顿时屋里变得静悄悄。

空气凝滞片刻,骆希美拉起朱鹮的手,说:“他已经没事了,你跟哥哥去吧。你对我们有恩,我们会永远记着你的!”

骆伯豪有点傻,但也不是不懂事,也说:“朱鹮,你先去吧。后面路上我们一定会再遇到的。到了北京城,我请你吃涮羊肉!”

宁王刚才有些失态,虽然拼命压抑怒气了,但还是一不留神就说出了心里话。

他怕卷入仙人的争斗!

但还有更深一层的用意,他没有说出来。带走朱鹮,是为了让玄剑子更方便下手!

朱鹮有点为难,就这么走了,不是她的本心,不够义气。

可是不走的话,如果真的发生点什么事,因而牵扯到宁王府,那她就成了家族的罪人。

她不是一个普通人,她是高云郡主,宁王府的高云郡主!一举一动都附加了背景含义在里面。

宁王朝骆希美拱了拱手,一把拉起朱鹮就走。

朱鹮好像又脱了力,身不由己的跟着宁王走了。

骆伯豪看着这一幕很难过,说:“姐,我们后面路上还会遇到朱鹮的,是吧?”

尽管骆希美并不希望后面还会遇到他们,可是看到弟弟这么失落,还是说:“会的!这是神仙安排的,总会有各种事情发生,让我们再遇到!”

骆伯豪不知道骆希美说的,其实是月老强行安排她和宁王的缘份,以为姐姐说自己和朱鹮有缘。一下子就阳光灿烂了起来。

骆希美长叹一口气,对骆伯豪说:“小豪,你去镇上给阿泰买几身衣服。过两天他好一点,我们就上路。”

这时候文阿泰喊了一句:“一定要帅啊,要符合我剑仙的气质!”

骆伯豪愕然问:“剑仙的气质是怎么样的?”

正好这个时候玄剑子进来了。

文阿泰就指着玄剑子说:“就他身上这道袍,改成宁王衣服的那种款式,就又帅又出尘了!”

骆希美白了文阿泰一眼,过来招呼玄剑子坐下。

骆伯豪听了文阿泰的建议,眼前一亮,暗自琢磨要不要给自己也弄一身?穿出剑仙气质,朱鹮说不定会更喜欢!边琢磨着,就风一般的跑了出去。

玄剑子笑呵呵的对骆希美说:“文剑仙肉身强健,恢复的很快。不过还是要每天换药。高云郡主走了,就由贫道来帮助剑仙调理身体吧?”

骆希美心里还对玄剑子昨晚见死不救耿耿于怀,不想承他的情。

就说:“道长忙着感悟大道,这点琐事怎么敢劳动道长尊驾!”

玄剑子摆摆手说:“不碍事,悟道也是为了成仙,贫道愿意跟文剑仙多亲近亲近。”

文阿泰一脸惊恐的支起身子,说:“老杂毛,你是弯的?不要靠近我!”

骆希美嗤的笑出声来,笑骂:“你都这样了,还贫!”

文阿泰笑着对骆希美眨眨眼睛,说:“这老杂毛更贫,他刚还自称贫道来着。”

骆希美看见文阿泰坐了起来,上前帮他披上衣服,说:“他贫由他贫去,你不许这样!知不知道说实话很伤人的?”

文阿泰乖乖点头。

一旁的玄剑子气得,满脸胡子和一身肥肉抖啊抖啊抖……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