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炎黄人间》

  • 作者:吃瓜也快乐
  • 主角:莫渊,师兄
  • 推荐:644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2-25 08:21:16

《炎黄人间》 内容简介

主线人物叫莫渊,师兄的佳作是《炎黄人间》,它是作者吃瓜也快乐原创的一本都市小说,精彩片段试读:当莫渊从地道隐蔽的侧门出来,来到大街上,天色已经明亮。路上已经开始有了行人。一夜未睡,甚至没有得到片刻的休息,思绪整晚都处于高速运转之中,生怕自己的某些决策有自己未曾预料到的隐患,精神时刻都处于高度紧

《炎黄人间》 章节试读

当莫渊从地道隐蔽的侧门出来,来到大街上,天色已经明亮。

路上已经开始有了行人。

一夜未睡,甚至没有得到片刻的休息,思绪整晚都处于高速运转之中,生怕自己的某些决策有自己未曾预料到的隐患,精神时刻都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

现在,这一夜终于彻底过去,无论做出的决策是好是坏,都已经定格,他忍不住呼出一口气,揉了揉太阳穴。

放空心思,在一个路边早点铺喝了碗热腾腾的麻辣杂碎汤,吃了两张分量十足的烤饼,他再次感觉到一丝丝暖腾腾的活力从胃部扩散向全身各处。

而后招了一辆早起的三轮车,一路飞速赶往宁熙武馆。

此刻街道上行人还不太多,三轮车夫将踏板踩得飞起,一路上风驰电掣。

莫渊安静的坐着,看着沉默而卖力工作的车夫,忍不住想,不知道这位到了晚上是不是也有另外一个身份。

经过昨晚之事,他现在看任何一个人,都会忍不住设想,在这个城市里,他们是不是都有着两种、甚至更多种身份,在不同的时刻,随时准备切换。

埋头干活,任劳任怨;拼死血战,意气飞扬。

一者平静安宁,却看不到希望,一者生死难料,却活得洒脱自在。

在宁熙武馆附近下了车,和往常一样,从侧门进入,直接来到他工作的水楼,进入属于他的三号水房。

没有用超能力控驭地底流水,而是装模作样的不快不慢的按压着压力深井的长杆。

还没到半个小时,他就听到外面水楼大门处传来一声巨响,接着就听到其他水房们被粗暴推开的响声,他所在的三号水房门也几乎同一时刻被人重重的推开。

“啊?”

莫渊故作惊讶的抬头看去,顺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门外站着一个青年,穿着入门弟子的统一服饰,看到房内的莫渊,点了点头,道:“先别干了,跟我走!”

“那这的活?”

“就搁那里吧!”

“哦。”

走出水房,莫渊还见到另外几个武馆的入门弟子,他对这些人虽然不是很熟,但也不陌生,隐形在一边旁观他们练武早课都不是一次两次。

几个入门弟子碰面,交流了几句。

“就发现这一个工人,其他水房都没人。”

“你带他过去,咱们几个再去其他地方看看。”

“好。”

“……”

莫渊便跟在一个入门弟子身后走着,和当日第一次来此工作时被人领着走的路线几乎一样,不过那时是进来,这次是出去。

沿路还汇合了另外一些苦力工人,莫渊和这些人隐晦的彼此打量了几下,眼神中有着莫名的意味,那是落魄中遇到同样落魄着的熟人的眼神。

惺惺相惜?同是沦落?

莫渊再一次见到了王胜,变化实在不小。

那个时候的他穿得颇为周正整齐,能够掏出近百万巨款购买一套房产,经济方面自然也是比较宽裕的,想着即将获得一个宁熙武馆的工作,自己和家人都将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颇有些意气昂扬的味道,而现在,却已经是个彻彻底底的认了命的苦力形象。

其实,不只是王胜,其他聚来的工人谁又不是这样的呢。

王胜显然也认出了莫渊,走在他身边低声问道:“小兄弟,你知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脸上自然浮现出担忧之色。

莫渊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不是什么坏事。”

最后,一行人被领到了武馆外的精诚服务公司。

看到里面的情形,莫渊暗暗挑了挑眉头。

就在那个宽敞的大厅中,宁熙武馆的四位嫡传弟子,大师姐俞敏,老二徐松林,老三彭海,老四陈麟,随意的一排站开,属于武师层次的气势毫不掩饰的外放四溢,自然而然就夺尽满屋子的光彩。

他们全都默不吭声,一脸肃然的站在那里。

那饱满的气势却“挤”得场内的其他人毫无容身之地,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精诚服务公司的那些人,特别那个天生自带恶相,当日出面对莫渊他们进行恐吓的男子,这个时候哪还有一丁点的凶恶,就像被逼迫着站在猫儿面前的老鼠,那个难受劲,作为旁观者的莫渊都能清清楚楚的感觉到。

就连凶恶的能够夹死蚊子的脸上不断渗出涔涔的冷汗,都不敢动手去擦一下。

领着莫渊他们进入大厅的众入门弟子回禀道:“俞师姐,徐师兄,彭师兄,陈师兄,馆区内所有苦力工人全都在此。”

俞敏四人点了点头,示意他们领着人等在一边,然后继续站在那里沉默的等着。

王胜他们这群苦力工人见了这个阵势,连个疑问都不敢放出来,规矩安静的等在一边,莫渊混在他们当中就当在看一场好戏。

又过了一会儿,又有入门弟子进来禀报:

“俞师姐,徐师兄,彭师兄,陈师兄,我们派去四个棚户区的人都已回来了,那些属于精诚服务公司的老员工连带其家人全都于昨晚消失。

另三个棚户区的消息是,他们于昨日下午近傍晚之时拖家带口都去了臭鼬棚户区,不过,他们又是于昨晚什么时候消失的,去了哪里,就无人得知,事实上,在我们派人去查证之前,根本没人意识到有这回事!”

徐松林冷哼道:“这些人的左邻右舍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知道,不过是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思,全都是些老油子,自然是一问三不知!”

虽然如此,他也没想过要从这些人口子逼问出什么消息来,武馆和这些民众之间的关系本就比较敏感脆弱,还是不要进一步激发了。

何况,这次事件太过不同寻常,旁人即便知道些什么,怕也非常有限,根本涉及不到事件真相。

就在这时,又有一个入门弟子进来,汇报道:“俞师姐,徐师兄,彭师兄,陈师兄,刚刚工具仓库的看守人汇报,昨晚工具仓库中少了一百多件铁质工具,包括斧头、榔头、扳手、锤子、柴刀等,全都是可用于械斗的凶器!”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炎黄人间》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