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无敌动物园》

  • 作者:初心仍有待
  • 主角:姬若雪,陈征
  • 推荐:429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2-30 12:26:32

《无敌动物园》 内容简介

今日本人推送给各位粉丝们初心仍有待原创故事《无敌动物园》,传奇人物是姬若雪,陈征,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书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内容试看 子时临末,夜深人静!郭富贵终于忙完厨房里的收尾工作,可以名正言顺的下班了,现在他的心早就迫不及待的飞到了西城门处,与他那正在焦急等待的老婆和儿子会和了。出了唐府大门之后,郭富贵快步朝着西城门的方向而去

《无敌动物园》 章节试读

子时临末,夜深人静!

郭富贵终于忙完厨房里的收尾工作,可以名正言顺的下班了,现在他的心早就迫不及待的飞到了西城门处,与他那正在焦急等待的老婆和儿子会和了。

出了唐府大门之后,郭富贵快步朝着西城门的方向而去。

唐府距离西城门很近,快步只有半刻时间便可赶到。

这时隐身的姬若雪正在跟着郭富贵,她身上的正义感驱使着她,不能见死不救,毕竟郭富贵是被威胁的。

跟着郭富贵一会儿之后,半路之上,姬若雪碰到了秦琅。

现在秦琅躺在路边一处,呼呼大睡,喝多的样子不止狼狈,更有些可笑。

追光就守在他的旁边,识海之中的薛定谔和孙悟空还有狼山,甚至于路易威登,感受到主人醉酒睡在路边,全都抓狂了,可是不被秦琅召唤,他们是出不了识海的,也就只能干着急没办法帮忙。

姬若雪见此,很是无奈,看着秦琅郁闷道:“不能喝酒还贪杯,臭嘚瑟!”

可是现在要去拯救郭富贵一家,姬若雪也不好耽搁时间,短暂的想了想,想到了一个秦琅不必露宿街头的办法,姬若雪立刻着手。

从袖间抽出一张化形符,随空一扔,口中法诀涌动,那化形符便成为了一只漂亮的小鸟。

见此,姬若雪对那只小鸟道:“去逍遥楼找岚姐……”

小鸟扑腾起翅膀,一眨眼便飞走了。

姬若雪则继续朝着郭富贵追了过去。

……

很快,郭富贵便来到了西城门前。

此时,西城门守卫小队长陈征,已经等候多时,一见这个时间段有人来城门处,那一定就是郭富贵了,他立刻迎上了郭富贵。

郭富贵见到有人朝自己走过来,立马加快几步,与陈征碰头。

郭富贵已经很着急了,见到陈征便道:“暗号!”

听到暗号两个字,陈征意识到没错了,道:“明月几时有?”

“天黑便会来。”郭富贵回道。

陈征问道:“你就是郭富贵吧?”

“没错,我就是。”郭富贵点点头道:“我老婆孩子那?”

陈征手指城门口,道:“就在外面了。”

郭富贵立马奔向城门口,背对陈征之时,陈征一下抽出腰间佩剑,欲要将郭富贵斩杀,而那城门口前的十几个守卫正在目测此处,见到陈征抽出腰间佩剑,他们也第一时间有所行动了,纷纷朝着城门外而去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郭富贵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同时,只听“啪”的一声!

正当陈征手里的长剑快要刺向郭富贵的后心口处,姬若雪现身开来天外飞仙,手执长鞭猛然一甩,清脆一响之后,长鞭缠绕在了陈征的脖间。

“啊!”

陈征舌头伸出老长,感受着强大的牵引力从后方袭来,因为武者等级相对于姬若雪来说实在太低,根本来不及反抗,就这么活生生的晕死过去了。

当然,姬若雪并没有要陈征的命,冤有头债有主,姬若雪绝不会乱杀无辜。

这时的郭富贵意识到不对劲儿,回身看去,就见姬若雪一下从他身旁飞奔了出去。

望着倒地不起的陈征,和他手里那把已经离开剑鞘的长剑,郭富贵再傻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显然自己要被灭口,但他却实在不知道,是什么人要帮他。

“小丽,狗子!”

不由多想,郭富贵快步朝着城门口外跑去,一边跑一边叫着老婆和儿子的名字。

姬若雪来到城门外,不远处的一辆小马车前,十几个城门守卫已经围了上去,一个个扬起长刀,杀戮所向。

“住手!”

姬若雪大喊一声。

“呀!”

吸引了守卫们的注意力之下,手中长鞭疯狂甩起,脚下猛然蹬地,再是一招天外飞仙,纵身一跃而起,便临至那小马车车顶之上。

“嗖嗖嗖嗖嗖……!”

长鞭在手,如同长了眼睛一般,顷刻之间,半空之中的姬若雪舞动猛然,三百六十度飞旋之下,那十几个围住小马车的守卫,他们手里的长刀便全都被长鞭夺下。

与此同时,姬若雪落下而来,站在了小马车车顶之上,此时的她黑纱遮面,周身流淌着骇人之气势,着实不敢叫人贸然侵犯。

“呜呜呜……”

马车内传来孩童啼哭,与母亲的安抚声交相辉映。

姬若雪沉声道:“别怕,有我在,没人敢把你们怎样。”

“小丽、狗子,我来了……”

这时的郭富贵快步朝着小马车跑了过来。

那十几个守卫被姬若雪的突然出现,震慑的无不是各自颤抖,还没开始战斗,便丢了武器,他们自然知道绑在一起也不是姬若雪的对手。

于此所想,十几个守卫同时惊恐的逃窜而去。

……

此刻!

逍遥楼后门处,一貌美女子一手执灯笼照路,一手则硬撑着扶着一人,被扶之人正是秦琅,扶着他的貌美女子则是逍遥楼的老鸨应天岚。

二人身后跟着追光。

这时,逍遥楼后门正对的街对面,斜侧一家客栈三楼的某个房间里,一女子正在开着窗,看着天上的星星若有所思。

忽然间!

一颗流星划过,那女子顺着流星的下落方向看去,有些窃喜,又有些措手不及。

一下目光盯在了追光的身上,虽是黑夜,但追光太白了,在月光的映衬之下可以被人清晰看见。

“追光,你怎么在这里?”

原来,这若有所思夜晚看星空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今日早些时分才从不归镇回来此处的叶倾城。

看到自己的神兽追光,叶倾城疑惑起来,仔细打量而去,便又看到了应天岚和秦琅。

虽然看着秦琅的背影,在这样的夜色下很难一下子认出来,可这时候不偏不巧,应天岚要去开门,没有扶稳秦琅,秦琅一下便倒在了地上。

这时应天岚拿出钥匙把后门打开,回过头来扶起秦琅,低下身子的同时,手里的灯笼正好照射在秦琅的脸上,一下就让叶倾城看了个清清楚楚。

“秦师傅?”

叶倾城眉目紧皱,喃喃道:“这不是逍遥楼的后门吗,逍遥楼可是风尘之地啊,秦师傅怎么会来这里?难道?难道……”

叶倾城一下握紧了小拳头,要不是顾忌这次被王兄周元泽放出来的时候被警告了,她真想现在就跳下去一探究竟。

“好啊!衣冠禽兽的东西!寻花问柳还走后门,这和当婊子还要立牌坊有何区别?是怕走正门被人撞见吗?丢脸?都这样了,还要什么脸!哼!怪我看错你了!”

叶倾城气得真是不想再看下去了,当然了,也没什么好看的了,因为逍遥楼的后门已经关上了,应天岚扶着秦琅已经进去了。

现在,只有可怜的追光,被拴在了一根马桩上,孤零零的席地而卧开始倒嚼了。

“哼哼哼!臭男人!”

“砰!”

猛地一下关上了窗户,叶倾城大喊道:“来人啊,小二上酒,本公主、呸!本小姐要喝酒!”

……

唐府!

顾婉儿躺在床上,对身旁晕死的和死猪一样的唐正元连挑都不挑一眼,她现在睡不着,想的全都是计划之中的场景。

嘴角连连笑意之下,忽然笑意收回,顾婉儿两眼无神了起来,思绪也跟着停止了。

身体僵硬的从床上起身,下地,连鞋子都没有穿,她便推门走了出去。

这时候,守夜的顾小柔正在婚房门口打盹儿,完全没有注意到顾婉儿从婚房里走出来。

穿过院子走出月亮门,顾婉儿像是被什么指引了一样,一路走着极为隐蔽的路线,直奔唐府后花园而去。

此时的唐府正房内,大床之上,唐阔海睡着的脸上笑意连连。

梦中的唐阔海在窃喜,窃喜这次婚礼举行的顺利,收了无数的至宝和价值连城的东西,窃喜秦琅竟然扬言什么也不要了。

可窃喜忽然停下,整个梦变成了一片混沌,唐阔海脸上的笑意一去不返,随之两眼猛然一睁,像是被什么牵引一般,这样的举动和顾婉儿的如出一辙。

身旁的妻子唐赵氏睡得正熟,根本没有发现唐阔海的举动,唐阔海直接下地出门一气呵成,这一幕惊得外面守夜的下人伙计和小丫鬟满脸懵逼。

他们知道唐阔海的脾气,守夜的时候自然不敢打盹儿。

见到唐阔海出门,下人伙计便问道:“老爷,您……”

唐阔海脖子僵硬的扭了扭,看向了那个下人伙计,可他的步子还在稳定的走着,那下人伙计被其无神的眼神吓了一跳,不敢多问什么。

下人伙计以为唐阔海是不想让他跟着照路的意思,就和小丫鬟两人谁也没敢跟着,继续留在门前守夜。

很快,几乎是同一时间,顾婉儿和唐阔海在唐府后花园会和了,然后二人一同走到了两块巨大的奇石之间,这里是极为隐蔽的位置。

来到这里之后,两人猛地拥抱在了一起,彷如干柴烈火一般,眨眼之间便都全身褪了个精光,然后席地,老公公和新媳妇开始了苟且之事。

在寻情蛊的作用下,二人根本不知道现在在做什么。

寻情蛊是一种蛊术,用蛊之人会将一种名为情丝虫的小虫子选取公母各一,通过炼制,然后操控情丝虫,在情丝虫体内使用蛊术,一旦入蛊,情丝虫便会不达目的不罢休。

情丝虫很小,小的比蚂蚁还要小那么一些,这种虫子真是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小小的身体大大的欲望。

成年的情丝虫会在成年的那一刻开始,直至死亡,都沉浸在无法阻挡的欲望之中。

一旦公母相遇,恋爱的环节都省略了,它们便会余生都在创造下一代的路上,竭力之后,便会死在风流之下,然后母虫的尸体会在死后的一段时间里开始产卵,公虫和母虫最后会沦为后代的食物。

情丝虫进入人的身体之后,无论在任何位置,都会朝着人的大脑而去,只要一个人体内有情丝虫,那么他(她)开始身体“静止”的时候,情丝虫就会快速的到达其大脑之中,然后受蛊之人就会失去意识和思维,被情丝虫体内的蛊术所掌控。

当被蛊术掌控之后,一男一女受蛊之人便会沿着蛊术师规划好的路线,纵使千里,也会直至相遇,在相遇之后,便会进行苟且之事,直到竭力而为,脑中的情丝虫便会死去,蛊术自然解除。

这种蛊术并不罕见,一般的低等级的武者在修炼无望,试图双修突破的时候,会极其偏爱此种蛊术。

但是,这种蛊术对于造丹成功后进入灵筑阶的武者,是没有任何效用的,因为灵筑阶武者已经可以“开辟”识海,到了这种程度的武者,意识是绝对不会被小小的情丝虫牵制的。

……

西城门外,姬若雪没有为难郭富贵,目送着他们一家人安全的上路之后,她才离开。

回到逍遥楼,应天岚便迎上来问道:“雪儿,那小子什么情况?”

应天岚并不知道什么有缘人的事情,她很好奇姬若雪为什么叫她去把一个醉的扑街的酒鬼带回来,当然,对于秦琅,现在能留给应天岚的印象,也就仅仅酒鬼二字了。

姬若雪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些不好意思,她解释道:“岚姐,那小子是我一个朋友,我不忍看他醉酒睡大街,所以就叫……”

“那你为何不自己把他带回来?”应天岚打断道:“莫不是你喜欢他,怕我误会吗?嘿嘿!”

姬若雪赶忙道:“你看,岚姐,你现在不是已经误会了吗?别瞎想,我和他真的没什么,只是朋友而已,对了,岚姐,这件事别和我师父说,好吗?”

“放心吧,岚姐懂的,不会说的。”应天岚偷笑起来。

姬若雪踱步上楼而去,应天岚道:“喂,他被我放到牡丹房了,你不去看看他吗?我见他喝多了,长得还挺帅的,都没好叫家里的姑娘去照顾他……”

姬若雪一下就脸红了,什么也没说就快步走了。

这时候一个醉酒的客人走过来道:“喂,老板娘,刚才那个姑娘不错啊,多少钱?”

应天岚一下脸黑如碳,怒声道:“你第一次来我的逍遥楼吗?懂不懂规矩?”

那醉酒的客人一脸懵逼道:“什么规矩?你家有姑娘,大爷我有钱,我是不是第一次来重要吗?”

“废话!来人啊,给我轰出去,以后不懂规矩的人不要放进来,咱家什么时候缺客人了?”

应天岚怒声道,立刻几个膀大腰圆的汉子快步走过来,就把这不识相的醉酒客人给提拉出去了,看来这第一次来寻欢的家伙,是要少不了被一通毒打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