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晋文公的应援系统》

  • 作者:山西点子王
  • 主角:黑泽,东娄
  • 推荐:253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12-30 17:15:01

《晋文公的应援系统》 内容简介

山西点子王新书《晋文公的应援系统》由山西点子王执笔的历史风格的新篇,主线人物黑泽,东娄,主线精彩,非常书单必备。精彩内容:“那可不行!”重耳依然拒绝。换个地方?你在这大街上都想赖账,换个地方你不得直接跑了啊?重耳压低声音问道:“你现在对天发誓,效忠于我,我就不继续为难你!若是你不同意,我就一路拉着你进王宫。不仅让一路国人

《晋文公的应援系统》 章节试读

“那可不行!”

重耳依然拒绝。

换个地方?

你在这大街上都想赖账,换个地方你不得直接跑了啊?

重耳压低声音问道:

“你现在对天发誓,效忠于我,我就不继续为难你!

若是你不同意,我就一路拉着你进王宫。

不仅让一路国人知道,还要让所有的大夫们都知道你东娄的丑事。”

“公子,我发誓!我发誓!”

东娄一听要让自己在所有人面前丢丑,马上就软了。

名声,在春秋时代士人的眼中,那看的可是比什么都重。

好多士人宁可死,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名声受到损失。

东娄虽然没有到了那个境界,但是总归还是害怕的。

“我……我东娄今日对上苍启誓,从此往后效忠于公子重耳,若……”

东娄低如蚊声的发完了誓,重耳才松开手,拍了拍瘫软在地的东娄,说道:

“这不就对了,你我二人,齐心协力,定能为王上解忧!”

“我……是,公子!”

发完誓的东娄茫然的跟在重耳身后,他紧缩着脖子,生怕被路过的国人看到。

“你这是要去哪?”

东娄越走越感觉不对,刚刚重耳不是说要进宫的吗?

现在怎么朝着热闹的市区前进了?

“啪!”

重耳一个响亮的脑瓜崩,弹在了东娄朝下的后脑勺上。

“你就是这么和你的公子说话的?”

“公……公子要前往何处?”

重耳点点头,转身继续向前,边走边说道:

“这还差不多,你可是刚刚向上苍发过誓的。

若是一不小心忘了自己的身份,小心天打雷劈!”

东娄被重耳恐吓得一个激灵,赶紧撵了几步,跟在了重耳身后。

重耳领着东娄,一路穿坊过市,准备回舍管洗漱一番,再去觐见周惠王。

在虎贲营中武斗文斗了大半天时间,重耳满身泥土不说,身上也是一股汗味。

这个模样去见周惠王,一顶不尊天子的帽子就又扣下来了。

“诶?东娄大夫,你怎么在这?”

在就要到达舍管的时候,有人认出了东娄。

东娄听到有人叫他,猛的一抬头,来人更是惊讶。

“你怎么这副模样?”

东娄这才意识到自己一脸的泪痕,赶紧用衣袖捂住脸,搪塞道:

“黑泽无需关心,方才不小心摔了一跤,跌破了脸。”

那人恍然,

“大夫为王上之事也是操碎了心,无时无刻不在关心王上,竟然忘了自己脚下,真是忠贞之士啊!”

由于东娄与井三两人臭味相投,每日相顾,结识的自然也多是虎贲中人。

这个叫黑泽的,是井三手下一个普通的虎贲军士。

由于他善于溜须拍马,井三也是很赏识的让他留在自己身边。

今日井三特地让他去接待来访的齐国使者。

这不,他刚把齐国使者安排到舍管之中。

准备回去复命的时候,遇到了回舍管的重耳与东娄。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就请借过一下,东娄与我有事在身!”

“嗯?”

黑泽这才发现,东娄身前还站着一个满身黄土之人。

“你是什么人?

敢直呼大夫之名?

还敢站在大夫身前?”

说罢,那人抬手就要往重耳脸上招呼。

重耳一个闪身,那人扑了个空,黑泽瞬间就变得怒不可赦了。

“老子堂堂军士,打你你还敢躲?”

“黑泽……”

东娄心中直呼完蛋,他想要劝阻,黑泽却已经再次出手了。

“咚!”

重耳这次没有闪躲,面对冲来的黑泽,重耳脚下轻轻一绊,失去重心的黑泽重重的躺倒在了地上。

“刷!”

听到声响的国人们瞬间就全围了上来,速度之快,让重耳怀疑这些人是不是职业看热闹的。

“这个少年好生厉害,连虎贲军都能放倒。”

“敢和虎贲军动手,怕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地上七晕八素的黑泽听到国人们的耻笑,当下就站起身来,要拔出腰间的长剑。

一个虎贲军,被人当街放倒。

如此有失颜面之事,黑泽当然是气不过。

“黑泽,你可不要鲁莽,他是……”

东娄看着黑泽拔剑的动作,就知道事情不妙了。

上一个敢和重耳拔剑的,现在已经父子双双把床卧了。

果然不出东娄所料,自己的话还没说完,黑泽就已经被按到了地上。

咚!

咚!

咚!

重耳如武松打虎那般,骑在了黑泽身上,边打边问:

“是我出门没看黄历,

还是你出门没看黄历?”

“啊……快停手,我……”

重耳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拳拳到脸,打的黑泽头破血流。

“大……大夫,救我!”

黑泽用最后的力气,向东娄发出了颤抖的求救声。

但东娄的反应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

东娄不仅没有任何帮他的意思。

反而退到一旁,双眼紧闭,手还死死地捂着自己的嘴。

他不是要想来段box,他实在是再不敢多说一句了。

就在半个时辰以前,东娄几句话把自己卖给了重耳。

现在让他开口,除非打死他!

咚!

咚!

重耳越打越来劲,越打越舒坦。

周围的国人看的是胆战心惊。

“你别打了中不?你看他都成啥样了?”

一个卖杂货的老汉劝解道。

啥样?

重耳动起手来可不管那么多。

在战场上厮杀过的人,给你留条命就不错了。

哪里会管你那么多?

再说,我重耳这么大一个公子。

来个洛邑都处处受人欺负。

日后若是我的卿士们前来,不得被欺负死啊?

重耳越想越气。

俗话说的好,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气到发疯。

在虎贲营里,重耳其实已经算是极大的控制了自己的情绪。

现在又被人惹到头上,新气旧气都算到了黑泽身上,打起来毫不留情。

重耳正打的解气,不远处的市官跑了过来,厉声呵责道:

“何人敢在市间闹事?”

重耳抬头一望,国人们散出一条道的中央,站着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

“是谁给你的胆子,在王上脚下闹事的?”

这个壮汉气势汹汹的对着重耳说道。

这口气之狂傲,神色之欠揍,让重耳严重怀疑这人究竟是市官还是天子。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晋文公的应援系统》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