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天庭小官下凡记》

  • 作者:蓝语路
  • 主角:王之正,周功
  • 推荐:492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1-01-17 17:08:28

《天庭小官下凡记》 内容简介

畅销作品《天庭小官下凡记》是蓝语路笔下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是王之正,周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出神入化,书单必备。精彩情节试读:正当王之正跟客氏在寝室里行房的时候,跟王之正一起来的周成、周功二人提着酒就进了地牢。因为时常来往,两名牢头看见了王大人的两个小跟班赶紧笑着起身打招呼。周成笑骂道:“你他妈是看见我提了酒菜才迎接我的吧?

《天庭小官下凡记》 章节试读

正当王之正跟客氏在寝室里行房的时候,跟王之正一起来的周成、周功二人提着酒就进了地牢。因为时常来往,两名牢头看见了王大人的两个小跟班赶紧笑着起身打招呼。

周成笑骂道:“你他妈是看见我提了酒菜才迎接我的吧?”狱卒嘻嘻笑道:“酒菜,酒是***王八蛋,周哥才是正儿八经的亲兄弟!”另一位狱卒也嘻嘻哈哈过来看周成提的是什么酒。周成笑骂道:“看你这没出息样,别看了,不是什么好酒,杜康,凑合着喝吧。主子在寝室里跟客氏夫人巫山云雨,咱弟兄四个就在这喝两坛解解闷吧。”东厂没有规矩执勤不能喝酒,这白天喝酒也是常有的事,从来没在地牢发生过事,所以经常是牢头喝醉了趴在桌岸上呼呼大睡。四个人猜枚行酒令,一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四个人也开始乌拉乌拉大着舌头说胡话。

周功、周成二人酒量千杯不醉,今天是在装醉。看到了俩人喝得趴在桌上不省人事,周成重重踹了俩狱卒几脚,看俩狱卒没有啥反应,就对周功说:“走吧,干活儿!”

周成走到围墙边,对着围墙学了三声狗叫,外边蹲着的侯启一咬牙,把一个麻袋隔着围墙重重扔到了地上。俩人四下看看,除了在门口把守的卫兵,院子里没有一个人,所有人都被王之正调派出去干活了。

俩人利索的抬着麻袋进了地牢。进了地牢,看见浑身伤痕累累的张开躺在稻草上一动不动,周功打开牢门,把麻袋抬过去,当着张开的面解开麻袋,居然从麻袋里掏出来一个死人!张开虚弱而又不解的问道:“你们这是干嘛......”周成对他笑了笑:“委屈点吧张大人!”

然后一拳击中张开的面门,张开轰然昏厥在地,俩人把锁链给死人套上,然后把张开装进麻袋,就抬着麻袋抬到墙根,周成小声说:“侯启,招呼着!”然后俩人隔着墙把装着张开的麻袋扔了出去。侯启带着两个壮汉利索的把麻袋塞进马车,驾着马车就走。

周成、周功回到地牢,看看这个死尸跟张开长得只有三分相似,浑身皮鞭的血迹倒是跟张开差不多。周功对周成小声说:“成,这死人长得不像啊!侯启到左家庄偷死尸也不看看脸!”周成苦笑道:“你以为这么好找的,BJ城又不是乡下,哪那么多没人收葬的死尸,这人饿是病死的流浪汉,上午才死的,被扫街的扔到了左家庄乱葬岗的,换了衣服,弄了几盆鸡血抹了抹,那脸是真没办法!”

周功想了想:“有了!”他对周成说:“把脸毁了得了!”周功点点头:“对不起了老兄,得罪了,我给冥界交代交代,给你投个好去处!”然后俩人利索的拿着刀子把那死人的脸毁了容。看看活干的差不多了,周成跑到王之正跟客氏睡觉的门口学了三声猫叫,王之正这时候跟客氏已经酣战了好几场,正抱着客氏睡觉,客氏躺在王之正怀里呼呼大睡着,听到猫叫,知道周成已经把事情办妥,然后放心的合上眼,昨晚一夜没睡,跟柳青青联络安排救人事宜,现在实在困得不行,骤然放了心,就搂着怀里的客氏大睡了起来。

周成回到地牢,看周功坐在桌案旁,兀自自斟自饮,周成也是个酒仙,倒了一碗也喝了起来。趴在他俩身旁的俩牢头还没醒。周成也不催促。俩人边喝酒边扯闲篇。剩下的一大坛被俩人喝了个干净,酒力上来,也趴在桌岸上呼呼大睡起来。整个地牢里的人都在呼呼大睡,王之正和客氏在床上睡,周成、周功和俩狱卒在桌上趴着睡。

到了天色黯淡下来,收队回衙门交办的东厂卫队,看见大院里安静的吓人,走到天牢看四个人趴在桌岸上醉酒大睡,笑骂道:“真***自在,咱弟兄在外边盯着日头办差事,这几个王八在这喝酒睡觉,待遇就是不一样!”几名卫兵存心要捉弄一下四个人,领头的卫队长学着王之正的声音说:“你们这几个小王八,居然敢在这喝酒睡觉,来人,把他们拖出去打死!”四个人听见热闹,都揉揉眼睛醒来了,周成笑骂:“高平,我日你祖宗!吓死你爷爷了!”

周功也笑着骂道:“你们收队了还不赶紧滚回去搂媳妇睡觉!”几个人闹腾了一通,卫队长高平问道:“王大人呢?你们就顾着睡觉,王大人去哪了?”周成小声抱怨道:“在那小屋里搂着客氏大奶奶折腾了一下午,现在还没睡醒呢!”高平坏笑道:“是不是在这都听见动静了?”

周功笑骂:“去你***吧,别让主子听见舌头给你拔了!”这时候,狱卒从里边叫道:“***,这张县令死了!”另一个狱卒说:“是死球了,身上都凉了。这家伙说话是够硬气,就是身子骨不好,东厂十八酷刑,才刚刚被鞭打了一顿就嗝屁着凉了!”周成走过去看了看说:“是死球了,功,你赶紧去喊醒大人吧,看看怎么处理,天这么热,死尸明天就臭了!”周功抱怨道:“喊醒主子,你咋不去,挨骂的事情都让我干。”

侍卫长高平说:“功哥,喝够了没?待会下了值,一起去街上再喝点?”都知道周成周功爱喝酒,周功一听,拍了拍高平:“行啊,你带弟兄们先去,送了主子回府我就过去。”高平点了点头,带着六七个东厂卫兵就去了。

狱卒喊道:“你们去喝了,把兄弟撇在这不管了?”高平笑道:“谁让你们***下午吃独食喝杜康,你们一会估计还要割脑袋去菜市口挂人头,太晦气,别来了!”狱卒自顾自骂道:“行行行,早挂了人头早清净!”

周功走到王之正搂客氏睡觉的卧室门口小声说:“主子、主子,醒醒主子,那县令死了,咋处理啊!”王之正没睡醒,懒懒的说:“咋处理,脑袋割了挂菜市口去,快滚吧,烦人!”

客氏惺忪的说:“死了吗?死了赶紧去处理吧,明个就臭了!”然后哼哼咛咛的缠着王之正:“天黑了,索性今晚别回府了,跟我回宫,今晚睡我这吧!”王之正坏笑道:“怎么,今天还没够?”客氏娇滴滴说:“不够,走吧,回宫吧,不想在这了,这一到晚上特别阴森。”王之正赶紧伺候客氏穿衣服起身。俩人穿戴好了,打着哈欠从屋里出来,王之正对客氏说:“你先在这等着我,我去看看现场”客氏睡眼惺忪的点点头。然后王之正走到地牢,周成、周功和俩狱卒跟在后边,地牢灯光昏暗,看不清,他拿着火把照了照,脸上全是血,面目全非,于是对狱卒说:“去把脑袋割下来,然后尸身拉到左家庄扔掉”一个狱卒拿着刀,熟练的把死尸的脑袋割下来,然后装进了麻袋,然后把尸体用草席卷着,抬到门口扔车上。

俩狱卒赶着马车拉着尸体去办差了,周成、周功命令轿夫抬过来一顶双人轿,王之正扶着客氏上了轿然后也钻了进去。王之正说:“送我们到延庆宫,你俩一会直接回去,通报少奶奶一声,就说我今夜不回府了”然后王之正和客氏在轿子里卿卿我我,一路回宫。王之正完成了一桩心事,骤然轻松了不少。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天庭小官下凡记》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