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此恨无垠,此爱无期》

  • 作者:胖橘
  • 主角:陈姐,秦寒
  • 推荐:744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1-02-18 16:03:08

《此恨无垠,此爱无期》 内容简介

独家创作《此恨无垠,此爱无期》是胖橘执笔的一本豪门类新书,剧情中的主角是陈姐,秦寒,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横扫千军,极力点赞。精彩情节试读:按着陆生留下的信息,我到了陆氏集团,然后跟着陆生一起去了民政局。我没有想到一切进展得这么快,看着自己手上的崭新的结婚证书,这简直比做梦还虚幻。陆生和我走出民政局,开口问我:“我下午要回公司上班,你准备

《此恨无垠,此爱无期》 章节试读

按着陆生留下的信息,我到了陆氏集团,然后跟着陆生一起去了民政局。

我没有想到一切进展得这么快,看着自己手上的崭新的结婚证书,这简直比做梦还虚幻。

陆生和我走出民政局,开口问我:“我下午要回公司上班,你准备去哪里?还是直接让司机送你回家?”

我摇了摇头。

“我有些私事要处理,你直接和司机回公司就是。”

陆生认真看了我一眼,然后丢下了这样一句话。

“晚上记得回来,你昨天也听到了,我父亲今天结婚,晚上他会和自己老婆去我爷爷那里,你到时候跟我一起回去见爷爷。”

我点点头,看着陆生离去,心头终于证实了一个猜测。

陆生故意不去参加自己父亲的婚礼,晚上还准备将我带回老家给他父亲添堵。

看来,这父子俩真的是有深仇大恨。

陈姐是我在监狱里面认识的朋友,她原名叫陈颖,比我大十岁,认识陈姐的时候,正是她入狱的第十年。

十年前,陈姐亲手杀死了自己的丈夫,然后被判刑十年。

她告诉我,她年轻时候不懂事,一意孤行嫁给了一个渣男,结果这个男人不仅家暴她,还在喝醉之后打死了她唯一的女儿。

看着女儿死的那一刻,她彻底疯了,然后一刀捅死了那个渣男。

而我入狱之后就大着肚子,陈姐估计是想到了自己,所以一直很是护着我,

正是有陈姐的帮助,我在监狱里面才能安全生下孩子,陈姐几乎等于我的救命恩人。

她早我一个月出院,本来说好我出狱之后就见面的,但因为我想先见到孩子,所以和陈姐约在了我出狱的第二天见面。

现在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多月了,陈姐肯定很着急,我现在必须给她报平安。

按着陈姐留下的地址,我坐上公交车,然后来到了一个郊区的棚户区。

在巷子里面七拐八拐,问了好几个当地人之后,我终于找到了陈姐的住处。

这是一个很破旧的农村土瓦房,因为早上下了雨的缘故,周围地面坑坑洼洼,而房子周围更是堆满了恶臭的垃圾。

大门被紧闭着,我大声喊着陈姐的名字,然而十几分钟过去了,依然没有人应答。

我心头有些发慌,整个人更是有了不好的预感。

陈姐出狱买不起手机,我现在根本没有其他方式找陈姐,现在的我只能祈祷,陈姐是出去做事了,希望到晚上的时候,她能够回来。

默默在屋门口等候了一个多小时,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奶奶终于好心走了过来。

“小姑娘,你是找陈颖吗?”

眼前的老奶奶走路颤颤巍巍,我赶紧扶住老***手,然后点了点头。

“那孩子说是要去为自己的朋友讨公道,今天去了市中心了,她说自己朋友被害死了,绝对不能放过那个畜生!”

我脸色一白,手脚更是颤抖了起来。

“婆婆,陈姐什么时候离开的,她去了多久了,今天是第一次吗?”

秦寒是我老公的事情我只告诉了陈姐,她一直觉得我替秦寒顶罪不值得,甚至觉得我被这个男人骗了。

可是当时的我哪里愿意相信这些,只是一直含糊着,说愿意相信这个和我领证的男人。

然而一想到秦寒对付我的狠毒手段,我牙齿发颤,生怕陈姐和我一样,遭遇到秦寒的残忍报复。

“早上就离开了,现在差不多快要四五个小时了,你若是想找她,估计要等晚上六点多才行,她平时都是这个时候回来的。”

我不敢想象陈姐现在的遭遇,只能拼命的往市中心的一个写字楼赶去。

秦寒现在是一个律师所的老板,他上班的地方就是市中心的国贸大厦。

我想,陈姐一定是在那里,毕竟,我只告诉过秦寒上班的地方,至于秦寒住的地方。

一想到这里,我突然感觉自己是天底下最蠢的人,秦寒其实真的从未告诉过我他的私人信息。

不然,我怎么在最后才知道,秦寒这个男人和沈悦是一对,还为了让我替沈悦顶罪,亲自过来欺骗我。

秦寒的律师事务所在十层,一到国贸大厦,我还没有来得及去电梯,我就看到了国贸大厦一楼围满了人。

周围人都在小声讨论着,我听到了秦寒这两个字。

好不容易挤到人群中,我看到了正中央站着的陈姐,她举着一个横幅,横幅上面几个红色的大字。

“秦寒,你害死自己的妻子,弄死自己的孩子,你一定会不得好死!”

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虽然我早把陈姐当做了自己一生要感激报答的人,可是我从未想到,陈姐能够为我做到这步。

她知不知道,她今天在这里闹一场,若是秦寒报复回来,她现在出狱连工作都不稳定的人,下场该会有多凄惨。

我是想报复秦寒,可不是现在,更不能是以陈姐这种可能伤害到她的方式来报复。

秦寒当初能够在监狱门口抓走我,最后还把我关在精神病院折磨,这个男人肯定有自己的势力。

陈姐现在这样羞辱秦寒,他之后肯定会想办法弄死她。

想着,我就准备冲向前去,把陈姐拉回来。

然而,我还未冲破人群,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已经慢慢走了过来,人群中的人看到是他,也自动让开了一条路。

半个多月未见,他还是那样意气风发,即使陈姐拉着横幅在咒骂他,他的神色都沉静又从容,仿佛根本听不到周围议论他的声音。

秦寒真的是比我想象的还要无耻。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