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农家锦绣:嫁个皇子也种田》

  • 作者:落花
  • 主角:木美婷,桂花
  • 推荐:660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1-02-25 17:00:24

《农家锦绣:嫁个皇子也种田》 内容简介

《农家锦绣:嫁个皇子也种田》为落花执笔,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主要章节节选:即便如此,人群还是骚动起来,议论着木家和高家的家事。主要是议论,木美婷这么丑,配不上外表卓然的高重九。“媳妇,你别听他们胡说,你挺好看的。”高重九盯着木美婷,认真地说。挺好看?这家伙该不会是眼神有问题

《农家锦绣:嫁个皇子也种田》 章节试读

即便如此,人群还是骚动起来,议论着木家和高家的家事。

主要是议论,木美婷这么丑,配不上外表卓然的高重九。

“媳妇,你别听他们胡说,你挺好看的。”高重九盯着木美婷,认真地说。

挺好看?这家伙该不会是眼神有问题吧。

“乡亲们,你们评评理,这个臭丫头和高重九,是不是一点也不般配,可怜我的冉彤,被这个不要脸的算计了,上错花轿,嫁错了人。”

被她算计?明明是她被算计好吗?

可是,被木桂花这么一嚷嚷,不解释清楚的话,以后都要被人戳脊梁了。

“木桂花,你可不要血口喷人,说话要讲证据。”木美婷往前一步,站得离木桂花更近了一点。

“证据?你现在在我家冉彤夫君的家里,就是证据!”木桂花挺直了腰板,朝着木美婷瞪圆了眼睛。

“好,既然你这样说,那我问你,我头上被人敲晕了留下的肿块,是怎么回事?既然是我算计高冉彤,为什么被打晕的是我?”

“这……谁知道是不是你自己打的,好用来污蔑我家冉彤!”

“噗。”木美婷嗤笑,“就算我算计高冉彤,也用不着对自己下这么狠的手吧?我又不是疯了。”

“乡亲们,你们听听,听听,这臭丫头自己承认算计我家冉彤了。”

这句话可把木美婷给气笑了,“怕你是耳朵不好使,得,暂且不说我头上肿块这事儿,我走出花轿的时候是不是说我嫁错了人?当时大家伙儿都在,难道没有一个人听到?”

见木桂花不说话,木美婷斜眼看了眼高重九,“相公,你听到了吗?”

“听,听到了,为夫还以为是你不想嫁给我呢……”

高重九语气有些羞涩,但听到木美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喊他相公,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满意高重九的回答,木美婷又道:“我相公都听到了,你们身为我娘家人自然也听到了,可你们做了什么?用棍子把我打晕了!”

说罢,木美婷用手指了指自己脑袋上的肿块。

“你胡说!”

“我有没有胡说你自己心里明白,实在不信,我们就找来大夫和县老爷,断断这门官司!”

“见,见什么官?有什么好见的!”木桂花脸上神色当即就不太自然了,明显是心虚。

木美婷看穿了木桂花的心虚,没有理会,继续道:“高冉彤原本是要嫁给我相公的,但是她看不起我相公,所以抢了原本我的夫婿,也是,那郑家的家世比高家不知道好了多少呢。”

木美婷阴阳怪调的语气戳的木桂花心肝儿直打颤,脸色涨红涨红的。

“不过谁知道郑家居然不接受高冉彤,把她给退了回来,这脸可真是丢到家了,以后可没人敢娶她了,这不,没办法才又来找高家,还把污水往我身上泼,当真是不要脸!”

最后几个字木美婷咬字清晰,一字一顿,气得木桂花身子都抖了起来。

但木桂花却是一句话都不敢说,只是低着头,细看还能发现额头上的汗珠。

“哎,这叫什么事儿,散了吧。”见事情已经明了,没什么热闹可看了,一个五大三粗的大胡子,摆摆手,往人群外面钻。

众人见大胡子往家走,也纷纷动身。

“木美婷,你个不要脸的,且不说你抢了我家冉彤的夫婿,我们来论论你抢占我女儿嫁妆的事情。”木桂花见人群要散,赶紧转移话题,继续往木美婷身上泼脏水。

“嫁妆?”木美婷眯起眼睛。

要是真有嫁妆,那她一定不会还了,就算是木桂花母女用来偿原主命的。

如今这家里一贫如洗,就算是要做点小买卖,也是要有启动资金的。

“你别给我装蒜,你们家穷得只给了你三两银子做嫁妆,我可是给我家冉彤准备了五十两银子。”木桂花说着,目光溜溜转,在院子里寻找放嫁妆的地方。

“哼,既然是跟着我嫁过来的,那就是我的,既然是二姨母帮忙准备的,我在这里说声谢谢了。乡亲们,你们评评理,这姨母送给侄女的嫁妆,有要回去的道理吗?”被木美婷这么一问,众人纷纷摇头。

“姨母,没什么事您就回吧,我和重九刚成亲,家里很多东西要置办。”木美婷说着,拉着高重九往里屋走,准备问问那笔嫁妆在哪里。

“木美婷,今天不把嫁妆拿出来,你哪都别想去。”木桂花拉住木美婷的衣服,坐在地上撒泼道。

“娘!”这时,一声娇滴滴的呼唤,高冉彤走了进来,蹲下身子,去扶木桂花。

“你拉我做什么!”木桂花瞪了高冉彤一眼,“你这是要帮那个不要脸的,打你娘不成?”

“娘,你听我说……”高冉彤附耳对木桂花说了几句,木桂花听了,脸色骤变。

“当真?”

“嗯。”高冉彤咬着嘴唇点点头。

“便宜了那个臭不要脸的。”五十两,几乎是她一生的积蓄,到头来为别人做嫁衣,她恨得牙痒痒。

木桂花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抬高了嗓子吼道:“你个不要脸的,改天再来跟你算账,你抢走我女儿的,我要统统讨回来。”

这话是说给众人听的,可是大家围观了这么久,到底是怎么回事,各自心中有数。

木美婷好笑地哼了一声,转身拉着高重九回里屋去找那笔嫁妆了。

她可不想餐餐没有主食,想着今天就要进城去,买点吃的回来,再去集市上转转,了解一下这边的首饰的款式和价格。

“媳妇,她为什么突然走了,你都不问问?”众人散去,高重九看着高冉彤搀扶着木桂花离开,问。

“管她呢,能清净一会儿是一会儿。”木美婷说着,从新房一个红色的大盒子里面,翻出了一些碎银子。

高重九担忧道:“早就听闻,你们木家的二房受大房的欺负,我担心她难为你父母,还有祖母。”

“担心有什么用?老太太不到日子也不让我回门儿,到时候回家去看看吧。”要不是急着卖粮食,木美婷倒是很有兴趣搞清楚,木桂花为什么突然一溜烟似的跑了,连这笔可观的嫁妆,也不要了。

“好。”高重九虽然担心岳父岳母受欺负,但媳妇都发话了,他也就乖乖跟着进城了。

“不错嘛。”虽然只是小县城的集市,但还是蛮热闹的,木美婷背着手,晃晃悠悠地东瞧瞧,西看看。

高重九见木美婷心情大好,也跟着笑得开怀,“媳妇,你要是喜欢,我每天都带你来逛。”

“逛什么逛,逛街不要花钱的吗?”木美婷瞪了高重九一眼,转身看到一家饰品店,像只见了鱼的猫,三两步窜了进去。

“媳妇,你慢点,别摔着。”高重九快步跟上,生怕木美婷磕了碰了。

木美婷也不理他,眼睛直直地黏在琳琅满目的首饰上面。

小县城里的妇女,为了劳作方便,不会戴太过繁琐的首饰,金步摇、发面之类的首饰不多,通常都用作婚嫁的装饰,做成红色。数量上和种类上占有绝对优势的,是各种各样,朴实的发钗。

木美婷拿起一支兽骨做成的发钗,问:“老板,这支发钗多少钱?”

“这个不贵,只要两文钱。”掌柜的虽然不乐意木美婷问了店里最便宜的钗子,还是耐着性子说了价格。

两文钱?两文钱相当于多少钱?

木美婷一懵,看来还是要先去买粮食,根据大米的价格,把人民币和这个时代的铜板银子,进行换算。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